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写了,其实自己是非常不知道怎么安慰人的人,在QQ上说出来的话都是我真正想着的话,我希望你能好起来。

——————————————



44.喧哗

几乎所有在场的人都看见了工藤新一仰起脖子大力的呼吸。
他乏力又脱氧的张开嘴鼓动着胸廓,像是一个再也无法回归到水中的静鱼在垂死挣扎,动脉壁在皮肤的深层一下又一下的跳动,心脏也在以几乎爆裂的速度搏击出交相碰撞的血液,日光淋漓射透了他球衣包裹的身躯,只有五秒。他想,而竭尽全力的思考也不能挽救,濒临时限的思维再也无法支撑与水密度相近的骨骼构架。他抬起手似乎想用上衣擦一下脖子上成股不住流淌的汗水,但失水的肌肉已经无法履行收紧,这个下午没有风,空气不流通,语言不流通,工藤新一就只能这么站在绿色的人造草坪上濒临崩溃的呼吸,而耳孔里面最后绝望的传来了终战结束的蜂鸣。

在以往印象里是没有什么真正的毁坏过工藤新一的。他极少推理错误过案件的细枝末节,所以他从未被指责过对事实的不敬。他不允许自己轻易的认输,但面对败局的来临也抱以不会超出范围的从容。任何一个对手都不曾从精神层面击溃过这个人,也没有人知道他真正重要的东西被固定在哪里,事实上他屏除了锐利之后的眼神依然带着普通男孩子的温和,但它们仍然在正一点点的被贴上再也无法破解的坚固金属。可悲伤的是同样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固化蜕变,而盲目乐观的以此为警界救世主的荣耀称赞。
然后他在这次这个很不值得认真的小游戏里忽然全情地投入到其中,接着被不可拼接的全番击破。他无法自制的仰着头在原地颤抖,走过身边的队友没有人敢去触碰并询问这个坚强的人是否有在这个时候哭泣出来。

深色皮肤的男孩子首先从观众席的地方跳出来进入场地,背后有维护秩序人追过来的制止声音和女孩子的呼喊。剩余的观众正在欢腾雀跃和愤怒惋惜的嘈杂之中,有人丢水瓶和吃过的瓜子皮,他穿过这些固态垃圾和噪声污染抵达无法埋没鞋面的贫瘠森林。

他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觉得自己正贴近一个温湿的地球,海洋无限接近着的胸口的领地,肺部因为这些汹涌水气的进入而阻塞不畅,他的耳孔还要不休息的接受外界的种种杂音,他,他们,你,我,关于我们。
我们需要铸建一个堤坝,以防自己的抢险抗洪被攻城略地的淹没。他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用自己的手掌包覆住对方的后背,低下头鼻尖碰到怀里男孩子头发的边末,拍着工藤新一的后背慢慢的告诉他自己此刻所唯一能说的直白叙述。
“结束了,工藤。我们输了。”
“但是你很棒。”

服部平次感觉到自己的胸口湿润了一片。

fin



2007.03.31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94-afd327c6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