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Reborn137
要说网络联在真是个人多力量大的东西,昨天情报小图,昨晚杂志图源,今天下午就出了汉化。面对着严峻严酷的盗版和分享,少年蹦跶编辑部的小日本面对这毛主席打下的江山里众多的子民一定会深深地哭泣巴嘎亚卢。然后我紧接着就意识到,同期的DGM也应该出了……落了好多的SS……SS也,也有新了……钢,钢也好几个月……||||
狱寺十年后出场,看137之前我叫他总受,看了137之后我决定叫他媳妇。在同人印象中十年后彭戈列家族任何人的造型都在向着蓄发还俗(……)方向发展,狱寺的发型上下左右看都有着加百罗涅首领的风味,如果十年后小鸟委员长长发版之后活脱脱一个神田勇再现的话那我就去剖腹。
[回到过去后,请第一时间消灭这个男人]
入江正一照片出现,画面里面我们看到了眼睛男同学一脸要杀要剐随便的沧桑革命者表情,剧情进行到这里的时候我丝毫不怀疑入江同学的整个人生都被彭戈列这个手党组织给糟蹋了,而且这个邪恶组织还始终乱始弃的要从把他从十年前铲除,真是坏蛋呐,不过请问大狱寺,你随时带着入江正一的照片这是怎么回事啊,山本他允许你了么……
那啥,阿蒙呢……这个漫画要按照你家野比的模式开始篡写历史了……
大狱寺在几句话之后被硬扯回十年前,小狱寺带着和大狱寺那国恨家仇表情截然不同的爽朗笑容登场
阿纲和小隼人的互动小剧场非常可爱
[嗯?这是什么呀?很像棺材啊]
[不仅仅是……像吧……]
[可恶!居然让10代首领死掉!我不配做左右手!!]
[谁都没有说已经死掉了!!我都刻意回避这问题了!!]

当然到后面还是出现打戏了……可是谁要看打戏啊!我们要的是穿越和少女……




one side

事实上后来狱寺也没有想明白自己是怎么说出那些嚣张的话来。
关于第一次见面他跟泽田说杀了你我就是彭戈列的内定继承人,或者跟山本武讲你快去死吧死了我就是十代目的左右手。人命这样的事情,年纪越小就越无法理解和珍视。现在他几乎能够站在时间的侧手边,清醒地看着过去的自己怎样随便的把这些话说出来,接着它们在空气里一字一句的落地。然后他一点犹豫都没有,平静地像一块木头的默默流下泪来。只因为那一刻的狱寺,觉得自己透过时间过于真实的看到,那些只能印于记忆而肢体无法捕捉的虚像。

或者是其实他早就忘记了这事情,但是由泽田和山本死去的那个时候说了过于相似的玩笑句式而想起。这些让他都无力哭泣的意识到,最先向对方发出死亡诅咒的竟是自己。那两个人都先是提到了第一次的见面,然后说起他们的对话,继续开了一个不好笑的大玩笑,狱寺你现在终于可以成为 _______了。但两者的叙旧都并没有持续很久,最后都只剩下24岁的狱寺隼人惊惶地看着在自己怀里的身体逐渐冷却下去的全程。

终于有一天他可以对着十年前泽田纲吉大声地说对不起了吧,而五分钟之内他连跟对方说对不起的能力都被剥夺,他似乎永远都准备不好该对初中生山本武的演讲词。这个人在十年前过于活跃的存在而十年后却无法避免的消亡这件事情,是温柔的重复着他无数次生者的颠沛,然后凶狠的贯穿了他千百回死后的梦游。



another side

泽田纲吉最后在回去之后几乎没说什么特别的话,对汹涌扑面而来的热切问题也尽量回避。例如棺材里面闷不闷?褥子垫的够不够软?您一定怕吧十代目?等等我这就去救你!狱寺隼人操起满身的炸药做为了您我也是什么都能肯做状,泽田哭着跑掉。你这什么,董存瑞炸碉堡么,我是碉堡?

直到后来他觉得的确有必要跟对方谈谈,据历史记载泽田纲吉和狱寺在二十一世纪初段是曾经有场郑重对话的。但是后来被历史上最凶肇事者Lambo捣乱,风太在雨季排名榜首位的保育员大打出手,一刻钟后的火箭筒弹乱射,十年后Lambo登场的时候听见一句之于狱寺来说几乎是绝对不可以听到的禁句,他无法用睁开的单眼向泽田表示你快停下,索性全都闭上我不参与悲剧现场。
要说泽田纲吉没中死气弹的时候总是心地太过单纯,于是他当然不会懂得这句话被后来的狱寺用怎样痛苦的形式记忆了三亿一千五百万秒的光阴。

[十年后的狱寺一直守在我的墓前呢。]
[要代替以后不能再说这样的话的我向你道谢,辛苦了,狱寺。]



plus side

山本武招待了他非常郁闷的客人。

[(放茶杯)结果三个人的想法都一样。]
[……]
[阿纲,你……呃,应该说十年前的你,还有我都想去找十年后的Lambo问Reborn的事情。]
[……]
[乌贝寿司不要?]
[五年前吃伤了。]
[那么蛋皮包的呢?]
[我讨厌你。]
[呀……果然这样啊。以前我就知道你经常在课堂上用密码文字写日记,当然十年前你总觉得别人看不懂,而除了阿纲以外谁都知道其中百分之七十是在讲要做左右手之类,另外的百分之三十大概在骂我。你那个时代的我……抱歉,我只是说以后的我,那样的我的角度看现在的我一定很肤浅,还认为能够完全的去了解某个人。但我想自己终于会意识到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不是像了解一个游戏的规则那样肤浅的知道,而不是现在。所以我仍然觉得自己有可能介入你的领域,按照过了五分钟你仍然没有消失这点来推测,十年后火箭筒的坏掉让你有了更长久的时间留在这里。若是什么时候有什么想说的话,就请随时的对我讲吧。]
[其实我只是来杀人的。]
[哦?(眨眼睛)那我被你首先的杀死了。]
[山本,我从来不知道你十年前就这么会煽情。]
[(挠头笑)这个,大概因为对象是你吧。]

顿音。



2007.03.17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85-7b96a4f5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