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周日那天陪着猥琐室友去中心血站,他做血小板采集我做全血捐献。一进门我就掳着袖子跑到量血压的医生那里说扎吧,医生慈祥的摘下听诊器告诉我先去填表。这种程序上的错误现在想起来有点丢人,但已经无法挽回了他已经知道我是医学生了唉……然后我怀着庄重又认真的心情填写了表格,而他又同情的告诉我半年之内做过麦粒肿手术是不能献血的。
对于这个我送到你面前让你砍都有人嫌你感冒病毒扩散的社会我真的没辙了,忍受着室友不断嘲笑过来的脸孔,我终于知道了六道骸是从各个层面上来阻止社会公益活动以败坏以泽田纲吉为首的手党组织名声的。(什么跟什么)
于是只好坐在旁边通关刚羽,然后看着猥琐室友躺在大沙发上单手插着管子忍受折磨。
在一个多小时又抽血又输血的时程中,供观看的电视屏幕已经播放完毕了一集被插了无数次广告的环珠格格第三部。于是整个采血的房间里面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和满屋子充满了精神虐待气息的[尔康][紫薇]呼唤。
唉,这个除了人血就是狗血的邪恶的世界。(你们看别的台呗)
在猥琐室友手脚活动不能的这段时间,我帮他代签了几个表格的名字,顿时产生了一种从监护人升级为经纪人的自豪感(到底哪个级别高啊),而我负责的艺人正在通过电视学习琼瑶风格的搞笑话剧,以后他一定会成为第十五代导演旗下的一名大片猛将。但他平时又总是坚持要用毛片去进军好莱坞,想对于这种无法刊登在正规娱乐杂志上的理想我应当代表党和人民给与充分的斜视。

其实呢,我对于血小板集采这种事情的恶心形容是吃了吐,没想到这人居然比我还恶心,一边被抽血一边说吐完了是还要吃回去的。

最后我们领了捐献血小板所得到的纪念品电热锅和两袋好吃点颤悠悠的回学校。(其实只是因为饿的)
我们拎着包着有[献血光荣]字样红色兜套的违规电器大摇大摆走过门卫的眼皮底下。
通过猥琐室友捐献血小板事件,我体会到了一个平凡人,不高尚的人,非纯粹并有着低级趣味的人也是能在一个小时内创造出一千四百元的社会价值和五十块钱违规电器的个人寝室产值的。为此,我跟猥琐室友说我决定下个月也去血站做血小板集采来证明一个高尚的人是能够创造更高的社会价值的。但是他立刻非常的鄙视了我的身体素质血液质量和心理状态,我想这应该跟我每天扒着自己的嘴角跑去跟他宣传口腔溃疡都可以和癌前病变有直接关系没什么直接关系……

不行,发了之后才发现这日记好流水账啊,跟小明的妈妈给了他三毛钱让他去打酱油于是他拎着酱油瓶走出了门,他首先是用左脚跨出门槛的,然后在全身肌肉和骨骼的协调配合下右脚也跟出了门外,然后他想着打酱油的地方前进了,第一步他又迈出了左脚,然后在全身肌肉和骨骼的协调配合下右脚迈出了第二步,接着第三步还是左右,于是呢第四步在全身肌肉和骨骼…………这日记跟这个有什么差别!
为什么我今天要写以前的日记呢……奇怪……



前面的日记隐啦,对不起……突然觉得自己无理取闹又耍赖的嘴脸既幼稚又难看|||

明天开始就正常了


这首歌很好听的,谢谢你们忍受发神经的我

陈明 - 降落




2007.03.14 / 芭比娃娃奶咖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81-357e3209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