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白天没有资格用电脑,晚上的时候网又慢,FC2还刷不太上来,能补几夜补几夜吧……
久违了大家。


DGM96夜
一千零一夜故事的的第九十六夜。
事处地点是三年前美国的新奥尔良,这让我无比想念起来肯基的奥尔良烤翅。
星野开始倾情的,婉转的,给我们讲述一个纯朴的体力工作者是如何加入了邪恶的人口拐卖组织NOAH的整个过程,以此来表达小绷带挂在这种拥有着浓重悲剧仇恨背景的角色手里一点都……不……亏…………
但还是很亏啊星野姐姐,这世界上出来行走江湖的男人靠的都是脸啊……
特别说一下这张的小绷带太萌了。
96



DGM97夜
封面题名应该是《李娜莉之兄》
其实这一夜连同之前的一夜都看过了,9899以前也大概都扫过了一眼,但那时候考试也就没太仔细看。小绷带拿着这个时候已经成了可以拿去COS铁碎牙的六幻去跟甜食男拼命,然后刀碎人亡(喂),最后还留下了颇有深意的话语[真不想向……克姆伊那家伙低头呢……]。连载事实证明了KK奸情大大的有。
一句[如此一来,就真地结束了呢]宣判了他终于失去长久以来吸收自己生命而提升力量的异能感,突然想到扉页上面的题字是[我会完成任务,无论发生任何事情],结果[任何事情]终于发生的时候,最无法于感情中接受的还是其实最事不关己的看客。
神田于崩塌的空间中嘴角露出几乎是自信而和谐的微笑。对于时间的最敏锐者察觉了另外一个空间中的异变,谁的时间消失了,显而易见却不点明的叙述。没有任何人提及,关于神田或许在很久很久以前早就脱离了他们人类时间的事情。
98中的开场是一句斯金晚安,诺亚感情中最强烈的[怒]的拥有者却是自始至终喜爱温和无害的甜食,为这个可怜的矛盾体的终将远去,诺亚的所有血统者在群聚着一场欢笑着流泪的盛宴。
此回合到此为止,山努亚国王的睡前故事开始进入最血暴凄厉的章节。


DGM98夜
诺亚追袭亚莲组,师债徒还的血泪现实版。
其中有一段非常可爱,加斯戴罗提问亚莲“如果把你抓来作人质的话,可以引出克劳斯那家伙么?”
亚莲立刻毫不犹豫地回答“怎么可能。”
拉比在背景里面流着泪感慨小弟你的人生完全被师匠毁掉了,附加旁边小段配音是[那不相信任何事物的眼神]……


DGM99夜
99

[要和亚莲扯上关系的话,也要做好这种程度的觉悟哦]


大家好,我是名字不能告诉你的神秘白发小帅哥,在本集露出了非常狰狞的面孔。电视机前的各位美少女可以踊跃竞猜我的名字,1白毛女,2萨菲罗斯,3Dante。参加者请致电栋拐栋拐栋栋拐并按照语音提示输入您所选择的答案,答对的奖品将是神田勇用过的绷带一条,即便答错也不要灰心气馁,您同样会得到更加让人脸红心跳的安慰奖神秘青少年R先生的热吻一个。

拉比经常拉着我给我的发言稿添加奇怪的抬头词,大家当作没看见上面那段吧。嗨,我是亚莲。
(阴郁脸)
今天是一个糟糕的日子,我在这个不太怎么高兴的诺亚破空间里面听到了让人更加雀跃不起来的词组。人民民主的大军早已解放了劳动人民思想上的枷锁,但是诺亚一祖那句[欠款]和[库罗斯]又让我回忆起了万恶的旧社会,我的血泪史是无法用人类的语言完整叙述的,旁边那个谁,不要职业反射的拿出你那本历史典籍来记录。
他们提到了师匠,于是我就想起了过去那些再也不会来了的日子。我以前还天真的以为呢,万岁,它们再也不用回来了。
曾经,在曾经一起学艺的那个时候。混账,什么学艺,就是做仆人吧。师匠那个混蛋欠了酒馆钱,把我抵过去给酒馆老板干活。
那时候我很生气。我刷了盘子,我擦了桌子,我扫了地板,我招呼了客人,我做了除了卖身以外所有罪大恶极的事情。结果第二天那家酒馆因为破坏太过严重而倒闭了。
然后就是师傅去给情人买纪念品,因为钱不够,他同样的把我抵过去给首饰店老板干活。
那时候我很生气。我擦了玻璃,我打扫了柜台,我拖了地板,我招呼了客人,我做了除了卖身以外所有穷凶极恶的事情,结果第二天那家首饰店因为前晚首饰都离奇被盗而倒闭了。
还有一次让我记忆犹新的,师傅在赌场输了钱,大概很多钱吧,他还是一点新意都没有的把我抵过去给赌场老板干活。
那时候我很生气。我帮人端茶倒水,我向人索要小费,我学了如何发牌,我出了若干的老千,我做了除了卖身以外所有不可饶恕的事情,结果第二天那家赌场因为被一个神秘男子A赢光了所有资产本身成为赌博业一个最大的笑话而倒闭了。
而今天我知道因为他欠了帐单而甩给了诺亚,这时候诺亚又来追我要债,换言而之他现在换汤不换药的又把我抵过去给诺亚还债了。

现在我相当的相当的生气。





2007.02.21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75-ed9ef0e3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