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跑去看小翼亲的BLOG,更加深刻地认识到DGM在脱离漫画剧情之后动画组就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同人内容,敌人推倒了小绷带,豆芽仔再次推了小绷带,李姑娘把耳朵贴在被推倒的小绷带胸口听着心脏,喂,喂喂喂,团花就是让你们这帮人这样YY的么
RK短打之神为何还不附身!你不知道我还欠别人文么!T血T



一式三份同人问答
(in D.Gray-man)


0.请给你看到这一题后想到的第一个CP写一个题目

红零:互猎游戏
1949:Need Not To Know
zy:我不会写字……这不是题目……(不想管你了)


1.以最能代表你风格的文字给这个同人写一个开头

红零:
神田勇曾经听一个话多的同伴说我的梦想是跟你一起私奔到威尼斯听过一百遍。但后来的结果却是他追踪着那人一直到了梵蒂冈最高的教堂顶。
顶着强风他看到认识的人,化成灰也不会看错的家伙,拉比在明空的大幕景中仍然挂满嘴角的明媚笑意。
最后他们一起从顶层坠落下来。在疾速下降的过程中拉比从后面围住他的腰说,其实殉情这种事情,我早就想和阿勇你一起试试看了啊。神田哼了一声,六幻一路贴墙滑行最后插进砖块的裂隙。“骗子。”他悬在半空看着继续下落的另外一人,然后突然想起拉比的异能感是能够自由伸缩的锤子。而这无疑能使对方从任何高度落下来都具有良好的缓冲。他愤愤地骂该死,然后低头向下全神注目,但出乎意料的是拉比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如常的看着他笑,以重力加速度下落。
烈风打乱了神田的头发,他的眼孔看到仿如雾都而来的大片白蒸。

*
1949:
“因为死后腐烂了一段时间才被发现,所以尸体呈现明显的巨人观。内脏腐败之后产生的气体。人的身体已经膨胀到无法想象的程度。眼大而突,口如漏斗并嘴唇外翻。”
理论上的听话者手指翻过厚沓资料文本。
“闭嘴。”
他抬起头来,对面人立刻一副[耶耶人家成功的吸引你的注意力了呐阿纳达]的得意表情。眯起眼睛。
“再说话就调你去尸检。”
“真可惜。阿勇你这属于越权范围。”
红头发的人坐在椅子里一条腿架在另一条上作百无聊赖状。
关于局长的狗屁特别直接指派,后台并不需要任何学历和证明信,档案单个在调送的半路,态度是自始至终的没有正经,说话是从头到尾的真假掺半。这样油嘴滑舌的人应该去做特工而不是委屈在哪家哪家小小的重案组了。被问到专长时候颇仔细的思考之后答案令人咂舌,却是意料之中的不贴边际。
[我爱好打扫卫生,但意思并不是说我想要做杂工,而且如果有美丽女士向要参观我的公寓情况,对不起我也是一样拒绝。爱好这种东西根据环境而发挥,显然过大的警察署和过小的单身公寓都不是面积正好的规格,要打比方的话……就像这间办公室的大小差不多,恩,对了,就是这么大刚好。……问一嘴这是谁的办公室?]
大家的目光看着深皱眉头抿着嘴唇的神田。
对于这样的[人才]应该安排在什么位置是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给我叫姓氏,加职称。还轮不到你叫我的名字。”
拉比低下头。想要在办公桌的这面看着层叠纸山中又埋下去的脸孔,而对方干脆的举起文件来阅读,他的视线被纸张阻隔。只好无可奈何的作罢。过一会似乎又发现了新玩法,坐在椅子里,用脚一沓桌子。反冲力带着椅子下面的轮滚动开去。
“那么神田组长,我给你装个游戏然后咱们联机火拼双扣吧。”
神田听到轮子滑过来的声音,皱紧了眉头,把文本簿举得更高。
“别老是对着蝌蚪字看,会很快变老的。”
翻页。
“……唉,为什么呢,你看看,难道我不比通缉犯要帅气的多?”
纸张被拉下,把所谓的内部机密资料拽在手里却浑然不知的人,一手没有放开,另一手举着张白的侧照。努力做出相似的表情。笑容里唯一相通的是不正经,他看到照片里那人的耳钉和对方单圈耳环发出相同角度的闪耀光斑。
愤怒之余神田还没来得及自己到底抓过来了什么东西,而下一秒他便看到裁纸刀深深的以一个稳固力度切入六十三页的文本纸。
而拉比及时躲开,在办公桌对面[好险]的捂着自己的右手。
“该死,你到底有完没完!!”
办公室外走过的人从没有拉下百叶窗的透明玻璃向里面瞟上一眼。
每日剧目。
“唉,生气了。”
而他的手摆成画框的形状。
“大家都说神田组长生气时候很漂亮唉。”
神田觉得自己脾气来的也许太突然了一点。其实也是对方闲到没有事情可做,所以才会在这里吵闹,而说道对方没有被分派,那么源头归结也是自己。科长丢了这么一个人到自己组内,但是却完全不知道如何安排。拉比的神情有点无辜,说这有点形容词不搭掉的奉承话,他想着也许是在赔礼。
拔下裁纸刀,他稍微有点抱歉的看着被切出深痕的纸面,不知道该用什么过渡,却仍然先例行公事的白眼过去。
“他们脑壳坏掉,你也不要总听些乱七八糟的,与其在这里自言自语,你还不如去关心一下那还没归库的档案,已经两个月……”
“阿勇。”
拉比打断他的话,神田再一次确认对方没能把这以外的称呼坚持到三次以上。
“其实他们只是说‘很帅气’‘很好看’。”
他顿了一下。
“而我纠正了所有人,应该是‘很漂亮’。”
很满意,甚至可以说因为自己产生的影响而得意的表情。

胸骨和第四五肋间的心包裸区。胸骨柄后方主动脉弓。向上分支。头臂干,和走行于胸锁乳突肌下颈总动脉。
神田的脑海里清晰的闪过这些。他被截下的话没有继续下去,也没有由刚才愤怒而起的站立坐回椅子中。他手中的裁纸刀在拇指下意识的拨动下咔咔咔的开到了最大长度。
神田开始认真地考虑,把这东西向什么地方投掷,对方的死亡程度最透彻。

*
zy:
万里长城永不倒,RAK一个也不能少。


2.这个故事可能的后续发展是...

红零:拉比背叛教团,神田的一路追杀
1949:NNTK的传统发展趋向,成坑
zy:学术性论证万里长城的长度考证和秦始皇修建时候的残忍暴政,推广到农民起义产生的合理性和各朝代政权终将被颠覆的必然后果,共产主义在召唤着全人类的和谐统一以及社会主义伟大的八荣八耻。


3.结尾会出现出乎意料的逆转么

红零:结果就是怎么杀也没杀到,第二部带上豆芽仔继续追杀(你开什么玩笑还来第二部)
1949:坑的意义就是……(翻找新华字典中)
zy:峰回路转的结论,所以RAK是巩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铸造新时代行为榜样所必不可少的。


4.那么它会是HE还是BE呢

红零:大概是BE吧
1949:如果能结局一定是HE
zy:撇去前段血泪历史,进行到结果的得出来说应该是HE,不过如果读者因为废柴过于鬼扯而半途吐血身亡那么这就是现实版本的SE了……


5.文的主旨是

红零:相爱相杀 。
1949:警局里相爱相杀。
zy:万里长城内外的相爱相杀。


2007.02.02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66-7fa3cd46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