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写这个
(yudi你美好的文点亮了我……)



一式三份同人问答
(in Reborn)


0.请给你看到这一题后想到的第一个CP写一个题目

红零:斑鸽
1949:生铁养殖
zy:我不会写字……这不是题目……(够了)


1.以最能代表你风格的文字给这个同人写一个开头

红零:
关于狱寺隼人的一点小事件上的小领悟。
姐姐,说到姐姐。
姐姐的威慑在狱寺家族体现得淋漓尽致,为了成全对方[和恋人Reborn一起乘坐摩天轮的小小(重音)心愿],狱寺退开可能发生惨案的战场一步,幼年时代就在姐姐牌饼干和白琴键之间出生入死的生活阅历,狱寺家为美食杀手业贡献的岂止是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
这时候山本武和他站立在同界限的同侧,微笑着对玻璃对面的Lambo挥挥手。
“你怎么不上去?”
“嗯?噢,我对高空不太行啊。”
恐高症是不能够搬上台面作为当十代目首领左右手的光荣砝码,他为自己又一次在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件上胜过山本而暗自高兴一阵。直到机器运作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一个一个小格间的缓步上移中,他看到泽田纲吉兴奋的看着远处的脸孔。

好像是我被留下了。

有时候他会误解对方也许是故意留下来陪自己,然后告诉自己的确是误解了,或者,就算是又有什么关系。
山本先是笑眯眯,或者一直是如此,反正这是一贯的表情了,侧着头看着他问话,语气里面只是没危险的逐步接近,亲切而欠一点亲密,微妙的仍然有隔阂,因为过于了解不耐烦的时候对方大概会挥着拳头打击颊部过来。
看着烟灰烧到了滤嘴,狱寺把它掐在指尖,打量着垃圾箱的位置。山本的声音的确有点太近了,他忘记了恶灵退散的驱开对方一拳,在远处的冰激淋摊的方位有一个垃圾桶,但似乎相同的方向突然看到了熟识的人影,他出于惊讶的条件反射而回头扫了一眼山本,狱寺到现在为止也不觉得那一眼有任何邀请意味。

摩天轮转一周的时间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当然不是指多到能让你流利背诵完联考所需的七本书籍。
就一个吻来讲是长了一点。垂直方向上的半空中徐徐开动的摩天轮有一个小格子晃动了一下,几十米外的惊呼声降落到地面上便成了无关痛痒的嘈杂。几乎能够想象那头傻牛在里面又干了什么蠢事吧,该不会使用了十年后火箭筒,还是二十年后呢。山本的手卡在他下颌的时候狱寺感觉对方向是在提醒自己分心了,在一些时候的不专注是忌讳的事件,只能归罪为对方直觉敏锐的过分,闭上眼睛,他自暴自弃的放弃直视日线明朗的晴空。
下一次就算会在姐姐抽筋的乱七八糟也不要留在地面上。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狱寺在山本的下唇离开的时候心有不甘。对方是被老师同学认定的好人卡授予者,十代目的好朋友,自己的好对手,Reborn授名的好杀手,苛刻的风纪委员长也从其身上挑不出毛病的人。这样的山本武,随性地对待敌意,用奇妙的认真来游戏,亲吻像是呼吸,做事总能让自己惊讶不已,关于这些种种产生的吸引力,他执拗的命名那些为不太对劲的东西。
抬头的时候能看到对方的视网膜,更里面是泥土深层的文物,自己灰色的瞳孔被埋葬在里面,呼吸贫氧,动弹艰难。狱寺隼人知道,那是监狱,像欧洲的要塞。
I wish I know how to quit you.

*
1949:
慈善的狼对天真的羊说:“你不光临寒舍么?”
羊回答说:“我将以拜访为荣,如果贵府不是在你的肚子里的话。”
彭哥烈同盟家族,加百罗涅首领,最年轻家长,跳马DINO,承认自己的确对未成年人稍稍的抱有过慈善的狼的念头,但由于对方并不属于柔软的山羊,于是这个比喻的成立可能半途夭折。
这时候他正拿着冰激淋的甜筒呢,两个人约会是从少女漫画时代遗留下来的不死产物。但问题在于云雀不买账任何形式的浪漫,只是顾自穿着并盛的制服站在人潮最汹涌的路口,于这个游乐园里面费尽心机的致力于驱散所有成群结队游玩的路人。DINO想问你就这么迫切想要降低你们学校的社会评价么,但对于生命诚可贵的深刻了解让他坚决收口。
然后他看到了狱寺隼人,那个拒绝了意大利晋升圈套的少年,对方也看到他,似乎感到也很惊讶,他微笑着招手示意,但对方旁边的人阻挡了狱寺的视线。DINO有点尴尬又窘迫的手在半空,打招呼却没有人回应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忘记了自己手里之前还持着冰激淋,因为挥舞而坠落的几个彩色粘球,目标地点是衣服的干净布料,他汗颜的望着自己的外套上五颜六色的诡秘花纹,试图想一套不太蹩脚的理论来告诉云雀这是他突然崇尚的巴西欧拉米亚族远古图腾。
事情总是在糟糕之后又拼命的向无法挽救倾倒,无论你愿不愿意。
[你这是什么。]
[巴西欧拉米亚族远古冰激淋。]
DINO看到对面的眉毛不是特别高兴的挑了一下,云雀在他能够完好的组织语言之前出现是个意外。对方就这么没什么更多说词拉着他来到鬼怪馆的侧墙旁。然后施以不符合礼节和毫无任何敬词的要求。
[太蠢了,换掉它。]
[但是恭弥,你看我出门的时候又不是总带着衣服……]
谁能想到有人会糟糕得把冰激淋扣在身上呢……哦,不,也许是应该能想到的。
云雀扯下披在肩上的校服,[便宜你穿这个。]。DINO有点惊讶,云雀一向并不是特别懂得关心人的类型。稍后对方想了想又说跟他说前提是别把校服给弄脏了,然后开始搭帮手的帮忙拽下花掉的毛衣。
DINO感动自己的学生懂事长大了。
[啊就这么扔掉了?]
[恭弥,可以了,不用帮我解衬衣。]
[那件没有脏吧……等等!]
云雀是个一意孤行分子,根本不用太过长时间的接触就能充分了解,DINO知道自己说话很难干涉对方想做的事情,他听到对方好像咕囔了一句[你也是并盛毕业的么?],原因来于自己似乎曾经说过很怀念并盛的天台。

后来罗马里欧来接他回去,对于这位手下不再则完全有可能因为过马路不懂得躲车而挂掉的BOSS让人无法致以评论,DINO对其微笑表示的确自己也有些累。云雀已经先行离开,体贴的留下了校服。DINO不知道自己是赚了还是赔了,矛盾的来源脉络不清晰。并没有太严重的失误,并没有,一切大体按照所想进行,反复告诉自己这个,DINO有挫败感。
只不过加百罗涅首领在疑似被自己的学生袭击的那个时候,突然想起了中国的一个古老故事,似乎是关于一只猫收了了一只虎做徒弟的故事。
*

zy:
你真的要听我说么……那么就是关于阿纲同学作为和了平学长的摩天轮同乘者的曲折坎坷经历。
第一,热血的学长仍然在摩天轮上苦口婆心的劝导说服泽田纲吉,并企图论证加入拳击事业是多么有发展前途。
第二,学长在说到[远大][创造][辉煌]的时候忍不住配合全身动作来表达热血沸腾的情感,所致使的悬空铁皮盒左右晃动曾经一度使泽田纲吉觉得自己也许就要这么挂在摩天轮里面了。
第三,又是了平在指向窗外说我们的征程就在那里的时候似乎看到了什么,在他趴倒窗边确认之后,泽田听到了风太最不友善排行榜名列前茅,并盛最凶猛生物,拳击社常年动员入社人选,的名字。
第四,了平妄图拉开玻璃跟下面的人打招呼,但似乎是办不到的,他只好隔着透明二氧化硅介质手舞足蹈,地面上的云雀看到了他们。
第五,泽田纲吉明显地看到云雀似乎在向同盟家族的首领借用什么东西。
第六,云雀向DINO借用的是一把远程狙击枪。
第七,下一格的Reborn在窗口感叹云雀的枪法精准[也许又是一个天生的杀手],碧洋表情满满幸福。
第八,泽田纲吉强烈的感觉自己真的真的会挂在摩天轮上,了平看着穿洞的拳击手套(谁来解释一下他为什么逛游乐园业带着这个)感叹着诸如[我越来越欣赏了]之类的话。
第九,了平的拳击社团入社动员会之泽田纲吉专场继续轰轰烈烈的在小间里面展开,突然摩天轮顶部有裂缝扩大,被没有文化的作者形容为鱼叉造型的武器横在阿纲和了平之前,两人相视无语数秒钟之后泽田纲吉向上看。
第十,六道骸对他打招呼[哟彭哥烈^_^]
泽田纲吉确信自己今天真的会死掉在这里。

(这个摩天轮早晚会被操坏的。)


2.这个故事可能的后续发展是...

红零:全碎片。
1949:还看不出来这个发展么?是HD呀
zy:摩天轮坏掉了,所有人都被扣在游乐园里面打工偿还。(DINO&泽田纲吉:你在讽刺我们两个家族穷么)


3.结尾会出现出乎意料的逆转么

红零:碎片怎么逆转?·_·
1949:异常没用的BOSS……大家要他反攻么?
zy:罗马里欧拿钱来给BOSS赎身(其他人呢,喂还有其他人)


4.那么它会是HE还是BE呢

红零:全碎片没有过HE……
1949:HE
zy:大家都在游乐园里打工,一个月后致使整个游乐园都被迫关门了。SE。


5.文的主旨是

红零:山芋最高!吼!
1949:其实,也许HD也萌得很……
zy:各大游乐园请张贴出这些人的巨幅清晰画像严禁入内
2007.02.01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65-fd1cacdb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