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ZACK曾在雨里留给CLOUD一个祝福,它来自于他的跳动的心脏,递交给对方的干净的前额。抬起脸的CLOUD一脸懵懂的接受了那些鲜血传达来的含义。
活下去,连同我的份一起。


因为一些细小的重叠,所以难过了起来。
keeny的最终话相关漫画,最开始给人的感觉大概是这样的。

但是仔细的揣测,却因为其中暗含的叵测的深意而感到寒冷。




让我 浑身沾满 你的鲜血 然后 却还要对我说 活下去 吗



《镇魂祭》


如果有一天,有人说:我想就这样什么都不管,逃到遥远的地方去。你会……
(和我一起吗?)
面对这样的话,是该责备它在经历许久之后的姗姗来迟,还是庆幸它终于能够穿过重重业障而隆重降临?

这是枢木朱雀最暗的十八岁,他杀了人。这一年比之前活过的岁月都将漫长。因为无逻辑的恨意和不对等的爱意。而招致一切的那个人最后还骗诱着自己如何狠下杀手。那时候朱雀仿佛就真的相信了,因为约定,因为承诺了一定会再次相遇,因为太甜美的最后谎言。或许在以后他有足够的时间去慢慢思考那天鲁鲁修的阐述是否是个天大的悖论。但是——

明天 就要


——那些都是,你的诡辩

——我们当然有无能为力的事情

——如果是 最后的吻的话 我不想要——


鲁鲁修心知肚明,朱雀又怎能真正的拒绝自己。

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因此活着是一个单数的意义。朱雀曾经因为这个暗示而发射弗蕾亚夺取了数万人的性命。但鲁鲁修说你必须活下去,连我的份一起。这时候朱雀的生命被擅自定义成了复数。那昔日被加附在他身上的温厚祝愿也成了沉重的枷锁。
此刻的我希望你活下去,而我将死去。鲁鲁修这样表达着自己的意愿。朱雀知道自己无法改变这项偏执的决定,哭泣得仿佛即将被杀的是自己。
这一刻觉得鲁鲁修的确残忍,他仍能对着昔日的朋友平静的微笑,说我的一切都在这里,
请 全 部 拿 走 吧 。

那种觉悟,当真是比爱还要耀眼的的感情吗
让我浑身沾满你的鲜血 然后却还要对我说活下去吗

法场那天,天气晴朗得仿佛经历洗涤,鲁鲁修睁开眼睛向上方看去,他所得到的最后影像又是什么,作者没有表述,然后他笑着闭上眼睛,仿佛心满意足。而如果微妙的思考一下,与此同时的枢木朱雀,其实正在高台之上的面具下无声流泪。

明明知道是最后一次拥抱,却被欺骗着仿佛以后还有相见的可能。明明自己杀死了对方,但是却还有连同双重的人生一起活下去。枢木朱雀有两次的流泪,一次是面对着鲁鲁修的谎言,另一次是面对这鲁鲁修的死亡。
想要知道,这样的朱雀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刺下去的呢,他前一天的眼泪到底有着怎样的寓意,相比满口谎言的鲁鲁修·V·不列颠,枢木朱雀的沉默是这个故事最大的悬疑。

不过现在,都已经无法知道了。


2008.11.14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510-83b9c76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