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FF7PC版CD1
这,真是个腐败糜烂的游戏




[Cloud,你的脸都脏了]
然后就被女生调戏了。

好像所有男性角色包括路人甲乙丙都能对主角表示出好感
[这是我的地盘,不过你想来的话随时都可以来,回见,哥们]
[你好像跟我一样寂寞……如果要我做你的朋友随时都OK的]

小小云……明显比小体罚矮多了
[春天一到,我就要走了,到Midegar去。]
去找我的春天。(喂)

[要是你出名了,会给登在报纸上么]
[我会努力的]
小子,你方向错了吧,只是想上报的话去登征婚广告也一样嘛(这方向才错了吧)

[要是你真的出了名……我有危险的话来救我……让我体会一下……]
所以说你少女情怀嘛,体罚姐,你一定没有想到这种情况
“看呐,那小子就是总在报纸上登征婚广告的那个”
“真的啊,没想到能见到真人”
“他怀里的那个女孩是怎么回事”
“又是被骗的吧”
“好可怜啊”
“…………Cloud,你能告诉我,你出去的这几年都干了些什么吗?”
“等等,Tifa,冷静你听我解释……”



Tifa没有认知里的那么御姐
另外我以前看错你了,原来Cloud是个纯正的毒舌小青年才是真的。




——————————————

最终幻想7是一部非常有启发意义的游戏,通过这部游戏让我深深明白了友情,爱情,奸情,这个世界所应存在的坚毅,身为人类所能够承受的生命之重,我们要直面的事实,和那些人性中穿行不息的,即将永存的光辉。
最重要的是,它让我学会了一个词,[小宝贝]。

[例句]
古留根:(嗨,Cloud)小宝贝,到爸爸这儿来……

啊。这真是资本主义不同于社会主义的真切的恐慌。

(From一个共产主义战士张卫国的游戏手记)


蜜蜂馆里面集体房间,这个地方的腐败都不用说了……虽说Cloud也的确长了一张[小宝贝]的脸……

至于神秘房间嘛……跟自己的灵魂相见这种情节其实很正直,但是最后主角清醒的方式就有点OX了。
[对不起……发生了那么多成人的事情,作为赔礼请受下这个。(女式内衣)]
[这块破布?给我?搞什么?]
重点应该在……那么多……成人……的事情吧……破布什么的早就没所谓了吧
C同学你果然被……啊了么?还是在昏倒的时候……
我也在奇怪为什么昏倒也能HPMP全满来着,原来是这样么……流泪了……

蜜蜂馆外面……
出来的时候一帮男人满脸陶醉
[我从Aeris小姐手里买了花,不过500gil,是贵了点]
哪是贵了一点而已啊……
[我一定珍惜Aeris小姐卖给我的花!当作护身符!]
又不是塑料花,哪里那么长时间给你当护身符……
[我想跟Aeris小姐约会,不过她说没有一百万是不可以的……]
……怪不得Z哥哥会提议为了赚钱开“什么都做”的这种限制级店铺,其实,其实你平日是被女朋友压迫的很惨吧……


由于一些原因,在到古留根宅之前的剧情我打了三遍,所以对于原雪崩的另外个成员的那硬逼出来的[日久生情]也非常无奈。
……我已经……再也不想看……再也不想看水塔约定火车站丈夫休假请把Aeris带到安全的地方请你不要哭泣了……挠……地……板……


[等着吧,到了ID检测区域,一旦暗下来就不知道要出来多少变态了……]
Jessie姑娘,你的话太有启发性了。



——————————————

神罗这个活生生血淋淋骨子里写满剥削的混账资本主义公司!还我的饮料钱来!

(from在自动售货机前深深流泪的共产主义战士张卫国游戏手记)



先没有去要电池,跑去蜜蜂馆。不过看来媳妇的[小宝贝事件]已经在6号街成为美谈了的样子
[啊,就是你!我听说你了,你不仅爱打扮成女装,而且还有暴力倾向,我们这里只欢迎有修养的顾客,请回吧!]
服装店的老板则[啊,你今天穿得很普通嘛,还有什么有创意的点子?一定要告诉我啊]的面孔
游戏制作组一开始就没打算给主角留有任何形象的余地……嘛?

反正我无聊……就打了下来。
Shinra 62floor
[这里是科学部门资料室,其他3各资料室分别保管着]
[都市开发部门,治安维持/武器开发部门,宇宙开发部门的资料]
·Data on experimental animals living near Midgar.米加周边栖息的突然变异生物实验数据
·Final evolutionary stages in land dwelling life路栖生物的最终进化论
·Report on high Mako levels in living beings关于高浓度魔晃对于生物影响之报告书
·The Ancients in History历史上的古代种 生物博士加斯特·法米雷斯
·Mako energy and the rise in life forms生物的爆炸式进化与魔晃能的关系
·File on Dr.Gast.Biologist加斯特档案 生物博士加斯特·法米雷斯

[这里是宇宙开发部门资料室。各资料的名称均在门口的牌子上注明]
·Economic report:Space Dev Program最终预算报告书:神罗宇宙开发部门
·Shinra rocket space travel神罗的大陆间飞行器
·Results of failed space mission"YA-79"大型飞行器“YA-79”式宇宙进出计划的失败
·Modern history of Midgar space program vol.1宇宙开发部门光荣历史 上部
·Modern history of Midgar space program vol.2宇宙开发部门光荣历史 下部
·Diminishing Mako energy and Planet movements魔晃能量低下与行星运动

[这里是治安维持及武器开发部门资料室]
[请将看完的资料放回原处!切勿混入其他部门的资料]
·Plan for new land weapons新式陆上武器开发计划
·Economic report:anti-Shinra activities米加治安白皮书,反神罗势力之现状
·Breakdown of SOLDIER members by class特种兵成员级别明细
·Heidegger`s Shinra peace keeping law神罗特别治安维持法,海丁格尔提案
·Ranks and extended use of Mako weaponry魔晃武器长期使用之相关特别规定
·Materia production and its military uses魔石的制造及其军事利用相关权力

[禁止外带出!]
[本楼一切资料禁止向外传播]
·Midgar City Map:Sectors 0-4米加分区图:0至4号街
·Midgar City map:Sectors 5-8.米加分区图:5-8号街
·Reactor Construction Chart.魔晃炉建造工程 都市部施工日程表
·Problems with plate construction in Midgar.神罗顶盘都市设计问题点
·An illustrated guide to City Planning图文解释:卡式都市空间建筑法
·New plans for Urban Planning新都市建设计划书



我发现我很喜欢RedXIII
Rufus:你们是什么人?
Cloud:我是原神罗soldier class1st!
Barret:我是雪崩的!
Tifa:我也是!
Aeris:贫民窟卖花女!
RedXIII:…………我是,是一个实验动物……

Barret你……绝对暗恋Cloud。
RedXIII:我说,我们也应该考虑一下怎么离开这里了。
Barret:你这家伙这么冷静。倒是真像那个家伙。
赤红十三:你说什么?
Barret:没什么

在阿C苦大仇深的回忆里面,一到村子口就开始左右打量那两个普通小士兵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阿C,左边那个吧,应该是没错吧。
[我一有空就会来跟你聊天]
阿C,你把Z哥哥的每一句话都记得好清楚。

帝王果然很强,上山跟山妖一开打的时候傻眼原来自己居然只有HP140的LV1呀,最开始还跟螺丝帝王你你我我的好像势均力敌一样(因为这部分回忆是Z哥哥强加的吧),媳妇还没有跑过去砍怪呢就HP红0了(这说法好奇怪)……幸好老公够强,不过帝王为何你一路上都只用冰系魔法呢……
1,原本还想卸正宗下来给阿C装着玩玩呢……结果证实我的想法太愚蠢了。
2,原本想这时候就去找文叔叔SVC呢……结果证实我的想法太愚蠢了。
照像留念的时候帝王动作颇为扭捏,帝王,帝王你怎么了啊,为何这害羞模样直逼你家媳妇……


回忆里面的场景到底有多少是阿C自己经历,又有多少是Z哥哥亲自操刀然后又在那五年里面百无聊赖的时候侃给阿C听的呢……没有错我就是很想知道体罚姐的内衣到底是谁翻出来的……
(旁:是你翻出来的,捏着攻略猥琐笑的家伙)



——————————————

冲剧情high过头而错过了去拐带闷骚青年和小妹妹,这种革命道路上的错误不能再犯第二次了

(from今天也很流泪 共产主义战士张卫国游戏手记)

明天翻一翻最近的档,还没跨海的话就再重打一遍


社长小样真是……啧啧。
Tseng在游戏里和我最初的印象总的来说不太一样,但是后来对Aeris的[嗯,我不能经常看见你了,自己小心]和小酒馆里的[离我远点]好歹是也算回归了禁欲忠犬……不过之前那几段剧情的笑法真的太龌龊了呀。

Hojo叔居然很有女人缘,于是现在也不是特别怀疑L阿姨也会[看上他]这个臆想了
海滩上
[Hojo博士走了,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博士一旦发现了什么,就开心的像个小孩子一样]
[我想我应该去追随博士,这样我们就可以到金碟游乐园双人约会了]
……这世界很奇妙,什么样的女人都有

Johnny兄……你是算最悲惨的游荡路人吧。
暗恋体罚也就算了,偏偏情信还被手里捏着攻略的猥琐主角在翻完内衣之后翻到。去蜜蜂馆也就算了,偏偏还被到蜜蜂馆偷窥老头老太太和加盟集体NP的小宝贝主角碰到。最后糜烂到精神不正常也就算了,偏偏仍然还要被刚跑完沙滩给小姑娘擦完防晒霜的主角满脸迷糊问[你是谁啊]。

你知道你的悲惨人生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吗?无错,首先扭转你的命运就要从消灭邪恶的主角开始,拿好你家商店祖传的的西瓜刀,英勇的从他手中解救你心爱的女孩吧。冲吧少年,向前,向前。
[主角再度换人?!]
[原NPC登场亮相!]
[讲述故事背后的故事]
[SE FinalFantasyVII系列最后一部《EG CRISIS》绝赞好评制作中!]



明天……再去调一遍档……OTZ





——————————————


事实上现在我只有十分钟了所以一切长话短说

(from 瀑布泪水共产主义战士张卫国游戏手记)

邮费妹妹接受完毕,进入贡加加村跟Z哥哥父母对话的时候居然队伍人员忘记换回来A姐姐,于是看着体罚那么八点档剧情的[Zack……][不,我不认识他][告诉你,我真的不认识]。喂,不至于吧小姑娘,你好像就曾经给人家带过一次路而已……
更可恨的是阿C居然满脸欠扁的附和逼问[你的表情告诉我不是这样的(指的是体罚否认自己认识Z哥哥)]
算了其实你也很可怜,就姑且不追究了

游戏文件太可耻了,据推测应该是少了一个动画,一到星象台就死掉,大家傻乎乎的站在屏幕上一动不动,重复了N次……照例明天再详细看吧。
文书,看来入手你将是一个长远而艰巨的任务(谁都不要我也只想要你啊)

Corel沙漠监狱的BGM很好听,真奇怪,为什么把这个地方的音乐做的这么好听,弄得我都不舍得走。
里面有两个NPC很奇怪,一个是你刚进来的时候跟他对话,他跟你说[嘻嘻嘻]之后就一直跟着你,在睡一觉之后莫名其妙消失。另一个是你可以过去跟他对话,很正常的附带选项对话,但在这之后一旦你靠近他周围他就会也跟着你。



——————————————


今天先到这里。

(from 游戏哪天不流泪共产主义战士张卫国游戏手记)


动画问题自始至终没办法解决,只好调了一个别人的档继续。
用别人的档真不舒服……名字都被改得乱七八糟的。

文叔叔入手了。至此以后我就什么也不怕了,两个男人和一条狗的队伍,整个世界哪里都能跑。
(那你还固执的要领养邮费小妹妹干什么? 俺:制造一个遮蔽媒体目光的绯闻女友)





神罗公馆。地下图书馆。

[关于逃亡者的报告书1
某月某日
从设施中逃往的2人在Midgar附近被发现]

[关于逃亡者的报告书2
发现时的状态
A原特种兵/编号( )
经魔晃照射并注射Jenova细胞,未发现影响
B普通人/编号( )
对Jenova细胞产生过敏反应]

[关于逃亡者的报告书3
关于处分
A因抵抗而被击毙
B趁A抵抗时逃亡]

[关于逃亡者的报告书4
其他
B目前下落不明,但鉴于其意识混乱程度不断加重,我个人认为放过他也没有问题,等待进一步指示]




“啊……”
“你明白这上面写是什么吗?”
Cloud放下残破的纸张转身。
RedXIII灵敏的嗅觉捕着到了充满这个狭小斗室潮湿的霉味,一些灰尘落在他的鼻尖,他用爪子去扑落它们。
这个新入队的长发男人对此不置一词,他的目光只是盯在并没有桌上一些写完和没有写完的研究报告,上面有凌乱的字体和末尾签名,Hojo。
阴影攀延上他的半侧脸,这个从一个噩梦清醒到另一个噩梦的男人搁浅在几乎快要淹没自己的繁重的记忆里。
踢了踢地面上堆放杂乱的书籍和废纸,它们被Sephiroth肆意的扯乱出来铺满了地面,Cloud突然觉得自己也了解起来什么,但是最后还是放弃去更深的探究。他向门口走去。
“算了。”
习惯性的挠了挠头,他回身呼喊着同行的两个伙伴离开。

那些终年叠积灰尘的地下室,终于迎来了它的再一次漫长沉睡,阳光无法抵达这里,固执百年的悄无声息会继续持续下去。

他救了他。而他一无所知。




——————————————

同学打CS的时候曾经给我演示一个操作,她把视角最大限度拉向天空然后突转向下拉回地面,接着的画面是你的视野能够无限的贴近地面甚至镶嵌进土里,那些人造的颜色尚不能仿真现实的土壤,所以这看起来就象是你自己处于一个上下左右都完全褐色混杂的无缝空间,这是制作的问题,但是看起来真的很令人恐惧。
事实证明3D眩晕症再度找上我,曾经在Google Earth的时候它爆发的几乎让我冲到厕所呕吐。
海洋和天空等不可探知的领域,人类却渺小的在地面自以为无所不能。

(from你以为我很认真那你就错了的共产主义战士张卫国游戏手记)


Nibelheim山上长长的吊桥被修了回去,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毁掉的村子都按照原来的规格重新建造。
回忆里第一次走进屋里的时候阿C还酸溜溜的说[这是我家……]呢,但现在这间民宅里面却已经完全没有任何他曾经生活生长的气象。
刚进去就又退了出来,然后反复回想刚才的景象。
一个不知名的农妇站在厨房的位置,很显然她是神罗公司的雇员。这个重建的村子被刻意隐瞒了其曾经毁灭一次的事实,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原住居民。街道上时不时的还会缓慢穿行一两个斗篷的人影,来来往往的冷漠面孔都把这当作视而不见。
Cloud走进自己的家。
[我曾经在这里住了十四年……]
[你在胡说什么鬼话!快给我滚出去!]
连床单都和五年前是同样的样式呢,曾经他仰面躺在上面听着母亲漫长的苦口婆心。

走出屋子场景切换的屏,短暂的几秒钟这时候,这就突然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Cloud能够回去的地方了。

Tifa的书桌上摆放着人体的Jenova细胞和魔晃试验报告,以前我在同样的地方翻出Johnny寄来的信件。
那时候一心一意的想着[真好玩呀真逗],却完全没有意识到在这段叙述本体混乱的记忆中,可能什么都是错的。


Cid成功边缘断送了的梦想。
Vincent固执强加于自身的罪孽。
Yuffie被武力征服的故乡。
RedXIII宇宙峡谷底近乎哭泣的嚎叫。
Barret已经无法再干净的双手。
Tifa第七街酒吧被炸毁的遗迹。
Aeris回不来的男朋友。
贡加加村的老夫妇。
小野马的螺旋桨擦过北极终年覆冰的海岸礁石,终于又在世界的广漠天空下回归中部大陆。

第二次站在金碟游乐场的外面,我突然不敢再往前走。




(下面仍旧是原作+妄想篇)


狭窄的小餐馆里在他们冲进去的时候正上Turks集体Party。
Elena眼睛最尖的率先发现了他们,于是在[前辈!是他们,我们快——]之后便是因为匆忙起身而被椅子绊倒的声音。
Cloud那[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拿着好多魔石的忍者女孩子]发问句还没有说完呢,就被截止在半途。看来跨过了海域和东西半球,神罗的魔掌仍然在任何地域渗透。
他的目光越过杀气和干劲都十足的Elena的短发,越过仍旧沉默不语的Rude光亮的头顶,越过目光或者其他什么都无法捕捉的真空气流,看到对面鲜红的标志。
那时候的Reno仿佛完全无危机意识的伏在桌上,没有带他那昂贵的名牌墨镜。他欣赏了一下白瓷的盛酒容器,一些清亮的液体铺满了底部形成一个小光圈,它们在折射着两个界面的光线,这个红头发的Turks聚精会神的观察,并且看起来似乎他更愿意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这里。

我仿佛跟红色特别有缘。
Cloud摆出随时准备恭候战斗的姿势,但这时候又自嘲的笑笑,回头看了看名为RED的大狗和红色披风的沉默队友,而和那些同为Turks的后辈们相遇不知道又要拖出这男人多少目不忍视的回忆。
“——Elena。我们在这里是干什么?”
“嗯?呃我们在进行工作之余的度假……”
“但是如果在度假的时候也工作,那么不就跟工作没有差别了么。”
“可,可是……”
“……连酒也没那么美味了。”
“……啊…对,对不起……”
……
……

“谢谢。”
“你知不知道你很像一个人。”
“……Aeris也这么说。”
“那是很遥远的事情了,我还他一个人情。”
“啊?”
“没什么。”




——————————————

今天死人了,死人了。

(from热爱战友的共产主义战士张卫国游戏手记)


金碟里面晚上来找Cloud的人是Aeris。
在剧院里面的选项,阿C跑去请问普通士兵该怎样打败恶龙,而把专门为了解释这个而出场的魔法师丢在一旁。当对方问他所要打败的人是谁的时候,又义不容辞的选择了我要打败国王推翻政权霸占公主嘛。舞台上混乱无比,面对着勇士变恶霸的剧情,演职人员无法再继续圆场只好哭喊OMG,Aeris公主大发脾气揣翻恶龙,跑到小不正经的勇者面前又一个大大的耳光,Cloud转了好几个圈之后轰然倒地。至此恶龙公主和勇者不得不说的故事继续流传下去。

夜空太漂亮了。

“Cloud,我想见到你。”
“可是我就在这里啊。”
“我知道,但我的意思是……”

“我想见到……你。”

然而这个女孩子直到最后也没有见到真正而完整的Cloud。他的语言,做事的风格,一连串习惯的动作,她到临死之前看到的Cloud都仍然继承着Zack的人格。

出金碟之前带着文书去坐了摩天伦。
自始至终他都背对着Cloud。单脚踏上他那一边的座位。Cloud则像穿棉袄一样的把两手一插的姿势(或许其实制作方想要表达的是[抱着手臂]这样的“高难动作”),彼此都没有说任何话。Vincent弄了一下头发,然后两个人一起向外面看去,很多种颜色的气球慌张着腾空,礼花炸裂,整个金碟所有的影像于无声慢慢倒回。

古代种神殿里面Tseng把钥匙石交给Cloud然后就倒在一旁的地上。阿C愣头青关切小姑娘的过去问“你哭了吗?”,Aeris显得有些伤心“……Tseng是Turks的一员,我们的敌人,可是我们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
旁边阿曾借尸还魂一般嘟囔着“……喂……我还……没有死……”
……这段剧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想要搞笑的么……喂……

CaitSith挂了,或者说CaitSith一号挂了。当神殿变成色魔石的之后,主角滑下原有建筑形成的残缺地面去把它捡起来,而屏幕左上角又出现了蹦蹦跳跳骑着莫谷利的小猫。
[嗨,我是二号]
这话太残忍了。

帝王行凶的动画仍旧屏了……
阿C把A姐沉了。
阿C对着文书和大狗问你们愿意跟我一起来么。不要让我再做出可怕的事情了。我们走吧

捏着攻略的我知道之后的剧情,但是在这里的三个人尚不了解所有的真相。Cloud认为自己是遵循着自己的意愿追着Sephiroth,可却不了解自己连人格都是拷贝自别处。在那里眼神犹豫而坚定的说着我是Cloud前任soldier的人,何其不是抱着救命一般的祈祷来重复着句话。让我确认自己,让我知道自己是自己。而往后将要展开的事情,对他都太残忍了。





第一CD完

2006.09.07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5-3a2da8b4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