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今天没学习,光看机器猫去了,我很有罪恶感,这是NNTK IN REBORN。
1,完全无视原作背景,人物关系混乱重排,半架空性质
2,可能的含无厘头KUSO,可能的他漫串场,绝对的作者恶趣味随意安排等
3,将含有NNTK前作一切相关要素,包括成坑概率
4,敬请不要期待后续
5,谨送给面包(flamewhale),坑要好过什么都没有(也许)。
(有效与否只能说待考的)励志用,祝早日康复,病痛退散,考试顺利,万事OK。




Need Not To Know#2







scene1
“好久不见。”
“……”

对方没有作出理应的回应,一刻钟后他低下头把脸埋在手掌里,指缝间模模糊糊的透出了对话框外的真心话,但是对面的人仍然毫无遗漏的听到了。
“可能的话……真不想见。”
北半球白日最短的一天DINO见到对方,见面费用是昂贵的保释金。
XANXUS是他每年履行责任般必定见到的人,当然其实这个说法并不绝对。
如果不想的话也完全可以,但是仍然反复形成习惯,他归结自己的一切做法早已超越医学领域,表现状进入心理学的强迫症。

在等待办手续的空档,他无奈的看着对方。
“前科累累。”
潜台词是屡教不改和不可救药。
但XANXUS并不作出反驳,面对为自己支付现金的DINO来说,让对方抱怨两句也没什么不可以。
而这次DINO出奇的没有再说更多,他胳膊支在面前的桌子上,前臂骨骼另外一端的手腕抵在下颌骨上。
XANXUS背着窗户的角度,看着对方不完全的侧影,玻璃后面铅色的浅薄日光侵袭入这个房间的罅隙,金发青年的影像如同艺术品,这让他肉食系动物的眼睛微微的眯起来。
在短暂的停顿后,静止的画面再度开始了活力的运转。
DINO把椅子向后滑开,他透过门格看到办公中的漂亮女警,对方正好看过来他们的方向。
他对她微微一笑,嘴角精密弧度无需计算,已经雕琢成习惯上的事情。
交际是课本以外的修业,DINO没对人说过他的学历资质,自信是内在的潜行,在成为自负之前他有信心掌握好其间边限。
XANXUS交扣双手看着DINO,并不说话。
女警察表情冷淡的埋头于自己所面对的公文中。
DINO的椅子滑回来。脸仍然偏向那个方向。
“真奇怪,上次我来的时候她还非常的热情。”
[上次]的概念是一年前,事件仍然是保释,对象逃不了XANXUS。
DINO说话的中心人物是女警,虽然热情之于对方并不属于警察职称的工作范围。
XANXUS左边叠右边的两手分开,然后右手叠左手的扣合。
漫长沉默之后终于开口。
“啊……那个啊。”
“也许是因为我跟她说你和我是那种关系。”

DINO转过头,看着他,而XANXUS平静的看回去,嘴角慢慢的,慢慢的划起胜利弧度。
黄色头发的一方终于露出了那种[我败给你了]的表情。





the later scene
停车场里面稍微凌乱的车位里,DINO轻易地找到了自己那一辆。
他没有急着开车门,只是身体重心稍微靠在车尾的部分,视线的落点在不远的一辆车门处,一个长头发的人为另外一个人打开了车门,脸上有着浅色疤痕的人坐了进去,仍在外面的另外一个人站直了身体,转过头。
接着他很远的看到对面剑士般锋利的目光穿透了几十米的空气。

“我一直都在做愚蠢的事情。”
直到那车开走,DINO在渐渐远离的视野里辨认出了高档的车标。




next scene
DINO的手停在车门把上,并没有施加力度。他突然想起什么,然后贴近深色的玻璃。
从反光中看到过分放大的面孔和眼仁,透过自己在二氧化硅表面所呈虚像的瞳孔中央,他隐约看到车内的景象。
然后搭在门上的手松开。

转身背部靠着车体得以稍微的休息,他时不时地回头看看车内。

两个小时的五分之一中,三辆车开进来,五辆车开走。
统计学经常在计算一些琐碎的事情。大学的课程里面有一半时间他都战战兢兢,主讲师是动不动就掏出枪来指着学生的恐怖分子,尽管面貌仿真的逼近无辜婴儿,但危险物品即是到任何时候都内含火药但外表无恙的易燃品。四年里DINO对于其所学最大的领悟是如何不要去做导火索,这是很多情况下对性命的继续延续最重要的措施。

在这个空旷的地下停车场中已经稀少了光线,人造的灯源惨淡的控制着空气的光含量。
尽管真正室外的亮度也并不一定充足。
在接下来的极其细小的声音中DINO再一次把视野定格回车内。

透过深咖啡色的玻璃,人类也可以参看到的在高原真空地带中雏鸟降生。
蜷在后排座位里的四肢,以一个最原始的胚胎方式环抱着自己的躯干。每一个细枝末节都清晰的色刘海,DINO觉得它们终于过长到了能盖住拥有者的眉目,这让他自己无法细致的端详对方眼角肌肉活跃起来的动作。在漂亮的鼻梁下面的器官分开,似乎开合之间说着些什么,最后是眼睛睁开的方式,透过头发的间隙,睫毛也能被看清晰,舒展的过程细致而稚嫩,最后眼睑后珍藏的珍宝,还没有从沉睡中完全转至清醒时候的形态,是未经加工过的柔软的煤玉。蒙着稀薄的雾气。
近距离观察云雀自然醒来是一个景致,但是太多人太大意的举动让这个觉轻的人在自己睡醒之前被打扰往往是众多悲剧酿造的原因。
DINO有着绝好的耐心,他一直到被注视的另外一方完全醒过来,跟自己大眼瞪小眼,叹一口气,低头看着后座上椅垫的纤维,数数超过了10,终于无法忍受了向自己愤怒瞪视发出抗议,在这之后他才开始了下一刻的眼皮眨动。
窗子下降下来,DINO看到云雀未经漂色的面孔。
“为什么不进来?”
DINO眯着眼睛笑了笑,对待对方不耐烦时候的最佳政策。
他的手搭在门把上,演示给对方,轻轻翘起,机械的运转发出了微小的磨合声音。
“因为你在睡觉。”
而另外一人并不买账。
“我还以为你是忘带了车钥匙。”
找到外套披好的云雀重新回到窗口,手里晃着一串金属物品。
“呃……为什么你就不能接受现行的浪漫呢,恭弥?”
“但现实如此。”
门打开了。外界的温度携带着另外一个人的气味卷入车内。
云雀听到DINO认真的微笑声音。
“做人不要太现实,恭弥。”
从后视镜里无法洞悉对方的眼神蕴含,因为DINO移开视线暂停了双方目光的交流。

他微微的眯起眼睛,听到发动机的声音,外界的低气温因为刚才车门的打开而曾经大量涌入,暖气维持回之前的水平尚需要时间,即便是多了一个恒温动物的存在。云雀往稍微不太冷的地方缩了缩身体,一只胳膊在后面胡乱找着杂志。
车缓慢的驶出停车场。
云雀因为迥异的光线而闭眼睛。抬手当着眼睛。但觉得还是太亮。最后举起书本来阻隔过于直接冲撞进来的光子。并不知道前排驾驶席的DINO正在不住的无声轻笑。因为自己这一系列动作,而觉得非常的可爱。







scene2
DINO的目光从正前方转移到方向盘上,食指不自觉地轻按那上面凹凸的颗粒。他的心情从刚刚开始不错,在微微开启一点的嘴角能够听到似乎的确有,但是又并不明朗的哼歌声。
车后排的脑袋稍微动了一下,探到前面来。
在眼角也能看到的色头发接近的时候,DINO没有动身体。
还没有驶入中央大道。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一条笔直的单行线,所有的大型四轮机械都沿着同一个方向奔去。
所以似乎任何亲热动作也不用担心被迎面而来的车辆看到。
似乎。当然这只是假设。

云雀的身体停在前排座位的夹隙中间,胳膊却继续前进,DINO侧过目光看到对方漂亮的指尖越过他胳膊的一侧,最后停在收音机按键上。在那时候双方的衬衫下的肢体有短暂的摩擦,而后偏离。
这一点小小的阻力非常奇妙,DINO感到对方有些退缩,但是在转瞬之后富有艺术家气息的手指仍然毫不犹豫的施加力度,按下了停止键中断了扬声器中旋律的外放。
“吵闹死了。”
几乎不用想就知道的紧皱眉头。
DINO转头看着他,另外一人说话的嘴角无心的露出白色的犬齿,似乎昭示着某种可见的威胁。
“两件事情告诉你。一,下次不要听这么没品的歌。二,开车就给我好好看着前面。”
对着熟悉的语气方式,DINO立刻报以惯例的回答。
“嗯,嗯。”
同时眼角不留痕迹的从后视镜里面看着尾随的车辆情况。
然后他几乎是带着些许微笑的,脚下踩了刹车。


那时候云雀还没有来得及退回后座去,就这么接着冲力往前蹭了一段,腰卡在前后排的交界,而DINO早有预谋的手扶住了他的肩膀。
“怎么了?恭弥,没关系吧?”
听话的同时金色的头发擦过自己的脸颊,零碎的发梢刮着皮肤表面的触觉系统。被呼唤名字的人先是看到扶着自己的那只手臂末端,露在空气里的近手腕的地方的绮丽花纹。
几厘米以外是让世界上女孩子难以拒绝的温柔笑容。更何况这种笑容还镶嵌在对方那一张万年有人买帐的脸上。经常不得不被迫去计算着笑脸的折现价值,但是骨子里他讨厌这样的兑换。
接着云雀做了一个决定。

前面有着繁华的城市主干街道。每次在回去的时候都要经过商业区,这是DINO奇怪的爱好。
而现在这里是还没有驶入中央大道的单行线,在擦身而过的车辆的确都无法看清楚的角度里。
路边上停泊的法拉利中,云雀恭弥难得就这么空着手,毫不留情的挥拳揍向豪华车的主人。





2007.02.19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48-1400df2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