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8d158aeec300773a2df53417.jpg



毒品一般是指使人形成瘾癖的药物,这里的药物一词是个广义的概念,主要指吸毒者滥用的鸦片、海洛因、冰毒等,还包括具有依赖性的天然植物、烟、酒和溶剂等,与医疗用药物是不同的概念。

制毒物品是指用于制造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的物品。毒品,有些是可以天然获得的,如鸦片就是通过切割未成熟的罂粟果而直接提取的一种天然制品,但绝大部分毒品只能通过化学合成的方法取得。这些加工毒品必不可少的医药和化工生产用的原料就是我们所说的制毒物品。因此,制毒物品既是医药或化工原料,又是制造毒品的配剂。








魔晃#

手术台上的的实验体猛烈的抽搐了一下,注射器推进的历程变得艰难起来,血管的收缩产生了极大的阻力。尽管仍然闭着眼睛没有清醒,但是黄色头发的普通士兵皮肤泛出不正常的青色。药物的总量已经超过了半数致死量,新来的助手有些胆怯的看着身旁的记录数据的指挥者,显然对这种状况的出现还不太适应。
“老师……”
“继续加剂量。”Hojo并不抬头,只是专注于自己的演算式。镜片后的瞳孔有种硬冷的光。
“维持在足够造成脑死亡水平以下就行。”



尼古丁#

“这次的责任姑且不追究,反正我今天的主要任务也不是逮捕攘夷分子。不过一会你跟我到组里去录个口供,说明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的起因经过气温和空气湿度和包括夜空可见度和可见视野内的行星数量。差一点的话都将以妨碍公务和攘夷嫌犯的罪名扣押,那什么表情,暗示也没有用,吃个大头鬼草莓冰砂傻子才会给你付账(掏钱包)”
“嘛,不说话会导致你的肾穿孔么?我可是突然有了重大发现……”
“多吃草莓冰砂能治疗先天性秃头?”
“太傻了,你还能更傻一点吗?已经不能了吧。真选组最傻土方十四郎。”
他把对方的脑袋摁下来,阻止自来卷企图扩大化宣传的[真选组副长真相],对方咕囔着这是当权者的武力压制民众言论自由。
还有比这更蠢的事情吗?帮没什么大脑和危机意识的老大守在阿妙小姐的店外,遇到桂小太郎并被对方逃脱,追击途中又被歌舞伎町拉客的变态人妖缠上。现在这种情况他只能无可奈何的转移话题,烟灰随着说话一星一星掉在地上。
“嗯?那你有什么发现?”
“想听?”
对方掰过他的脸,顺手牵羊下还未燃尽的烟蒂,表情带点懒散地玩味。
“尼古丁好像真的会让人上瘾。”
“与你大多数不能让人苟同的结论相比还的确是比较有建设性的一个。”
KISS,完毕。



咖啡因#

迪奥·麦斯威尔必备的东西,乐观的性格,眯起来笑着的紫色眼睛,总带着洗发水气味的栗色头发,随时随地可以长篇大论的嘴巴。
希罗·尤依常备物品,迪奥·麦斯威尔。
事到如今已经连退货的余地都没有了吧,希罗懊悔的想着,恶狠狠的卸下一枚螺丝。在他跟WING ZERO深度接触的检修时刻,他的战友还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充当监工,这种深厚的阶级友情让他恨不得立刻向对方劈头盖脸的大吼“你能不能不要再看了!”,迪奥笑得灿烂如花“你听说过吗希罗好象传说机舱在半夜会闹鬼哦。”

这导致他没睡过的48小时里耳道鼻孔和大脑沟回中全是浑浑噩噩的废话连篇,这天晚上迪奥照旧出现。晃着辫子边笑边打招呼,明显没有辨认出来他眼中惊恐的神色。
希罗捏着扳手的手臂抖动了一下,迪奥凑过来胳膊勾在他肩上,今天的通宵单口相声场如约正式开幕。
“你怎么还不睡。”
“哦?咖啡冲多了喝完睡不着。”
迪奥若无其事的偏开眼神。什么冲多了喝完睡不着!分明就是为了不想睡而喝咖啡吧!希罗的情绪强烈动摇中。他充满血丝的眼睛盯着对方的马克杯。
“把那东西留下,然后你回自己房间睡觉去。”找个水池倒掉不就行了。
“什么……?”
迪奥捂着嘴巴以[怎么少女怎么来]的姿态后退,“希罗你,我刚刚喝过的……想跟我间接接吻吗!太坏啦!”
L2卫星居住者总是知道如何最大限度的惹怒L1公民,希罗爆发界限突破,开始极其后悔没跟五飞好好学习一套中国拳法。此时他眼中燃烧着[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吵]的巨大殴打热情,上前一步用身体将对方卡在栏杆与自己之间。
“那还用间接的吗?!”



YOU#

让Lady来形容一下她踏进事务所的感觉。脏,乱,差,东倒西歪的家具和食物残渣发酵的气味。井井有条的垃圾分类站也比这里更像模像样。如果Dante不发出声音的话她还以为那是具尸体,不过对方颓唐的样子倒也贴合行尸走肉这个名词。
“你叫我来是帮你收尸?”
“我弄丢了一半的自己,现在才觉得……真他妈的难受。”
你是不是的确有着如同你名字一样的文学情怀?
把Kalina Ann放下,Lady弯下身开始收拾着胡乱堆砌的pizza盒,嘴角拉起嘲讽又苦涩的弧度。
“是吗,那还真是糟糕。”



APTX#

“说谎也不能说是完全的坏事……跟人守着同一个秘密的共犯感偶尔也不错?”
“笨蛋,我可是相当困扰。”
超过24小时时限。服部平次一边接过对方甩过来的衬衫和长裤,一边递过去用作替换的帝丹小学制服。
……用目光揩油这种事情也的确不错。



Refrain#

中枢神经类药物作用于神经突触部分,以强或减弱的方式改变突触间敏感性达到作用。致幻剂能使人产生幻觉,导致自我歪曲和思维分裂。长时间使用能够导致人的反应速度,敏捷性,判断力和自我控制力下降。
对需要头脑清晰和身体高协调性的KMF操作来说无疑是摧毁式的。

第三圆桌骑士,据说相当中意红莲二式的驾驶员。

朱雀在走廊里碰见齐诺,对方反常的没有主动打招呼或者勾肩搭背上来,抱着胳膊默默看着他不说话。这让他感到些许的违和。一向笑习惯了的家伙展示严肃面容完全属于公鸡下蛋的事情,而一旦真的成了事实就不免像午夜怪谈一样的让人脊背发冷。尤其又是恰巧在这种时候。
走近的时候被突然抓住胳膊,仍然没有开口说话。齐诺不是没打过人,只不过很少对同僚出手。朱雀反射性的紧张起来,格斗神经调试好了最佳防御。而齐诺并没有下文,只是仔细察看他脸上的红色印子,目光漫不经心却又像是加载了重火力的机枪逐米扫射。
终于无法忍受这沉闷又诡异气氛的朱雀抽开自己的手,后退一步,并在心里预计着即将到来劈头盖脸的质问。原本没有期望会被理解或者原谅,也已经做好了这种觉悟什么的,虽然还是被自己半途推翻。如果他知道故友所做过的修罗道宣言却也总在关键时刻无法下手,是否还能稍微会心一笑[我们还真是相似啊?]

“看来这次没给我英雄救美的机会喽?”
齐诺没有动作或者语言上的暴力相向,而这种开玩笑的语气到的确是比怒气冲冲的指责更加让人无言以对。
朱雀一时间不知道该回答什么,齐诺叹口气。
“能告诉我你到底在想什么吗?”
一旦涉及到ZERO或者鲁鲁修的事情,年轻的第七圆桌就会失去对周围人所固有的忍让。世界的局面总是过于突转急下,紧接着夏莉的死去,学生会长的毕业证书还没落满灰尘,阿什福出身的大家就已经开始着手彼此猜忌和自相残杀。
面对着连同学名字都叫不全的学校后辈和圆桌前辈,到刚刚为止还一直坚持自己的做法的朱雀到是开始有些动摇。我们总是为了手段而忘记了目的?不过这种时候再说什么都是亡羊补牢。
“我……”
齐诺伸过来手,拇指按在他额头中央。
好像是兄长辈的家伙都喜欢这么点醒不争气的弟弟,他本来也无意逼迫对方编造些生硬的借口,有些事情若能够放弃偏执而去自己平静思考,便一切都有得回转余地。
“对别人和自己都好点,帝国已经不缺少阴谋家了。”
在两人的对话中,朱雀难得抬头,却看见齐诺有点难过但毫不退让的表情。像是一种告解或者宣战。掺杂着差一步就要成为现实的失望和没顶的荒凉。

“如果你刚刚成功了的话,我想我会相当生气。”





2008.07.21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402-635bb2ec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