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回头就是死路,这句话说得异常的好。



邓论课,六人组先用[你说什么呀我都听不懂]传统的恶了彼此一下之后,猥琐室友用出杀手锏[你们不要吵,打扰我做邓论笔记]让周围人全部扑桌,这厮在上了过半节课之后又以[我没有戴眼镜,可惜了,无法好好听课]作为绝招稳住恶人之王的宝座,然后开始在演算纸上画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看过去的时候他在排国家领导人年表,看到我看过来了顺手就在第五代国家领导人那里写了我爹的名字,接着他又继续开始给我绘声绘色的讲述邓小平的猥琐笑话。前面讲课的老师一定不知道为什么后排同学们为什么都精神如此亢奋。我想我在许多年后一定会怀念我不正经的大学。

本来是到班级学习的,但是屋里太安静又太温暖了,我坐到那里就想吃红豆牛奶冰,熬到七点的时候药理笔记弄到一半,还是内心挣扎着[老子是来学习]的跑下教学楼跑去快客,在快客里面突然又改变了主意想喝枣茶,但是等到枣茶做好了之后拿在手里又萌生了[糟糕,为什么点的不是姜母茶]的想法……猥琐室友总说我太磨叽了,但我想告诉他这种个性用文化词来形容应该叫做优柔寡断。
是要拿着枣茶去学校继续学习的,但是又觉得回来堕落一下也未尝不可,堕落一会再去班级也不迟,然而我的笔记今天晚上原本想给它弄完,不过没有关系反正我也要再回去的,可万一兴致上来了或者懒惰上来了不愿意回去了呢,而且我的书还都乱七八糟的铺在那里不太雅观,哦管他去死呢我要回寝室上网,但是书本它们……
最后到班级学习变成了什么结果呢……喂,都看到我这篇日记了,难道还不知道最后变成了什么结果嘛?

网游同学退学了。现在不知道他的父母找没找到她。其实我不想这么叫她,毕竟最开始我们在一起听过ENDLESS RAIN,还在公车上探讨平新还是新平的问题,YY过她男朋友是受,然后她负责去逼供她男朋友承认自己是受,我们在一起扫过雪,她凑过来,在白色的呵气里跟我说话,她始终都比我高很多,是我印象里最漂亮的南方女孩子的影像,我从现在开始往前推移的半年里再也没有好好的看过她,等到最后一次最接近她的气息的时候却是在这布满灰尘的书桌上最后帮她收拾东西。
直到现在,我好像还无力相信这些事情发生在自己眼睛最接近的地方。

新室友入住,不知道她是否能接受本寝室传统的猥琐思想。回来的时候喝着枣茶,看到她书架上两本余秋雨。
于是这个寝室里面有了四本《千年一叹》。


在兄弟寝众人的猥琐之中我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纯真(P啊)。
[哎?好奇怪啊大家怎么都来洗澡了……]
[因为大家知道你来洗澡所以才来的。]



娘子,明天解剖考试定要加油,绝对没问题的。

——————————————
啊,追加葵花姑娘的问卷,在里面。
抱歉抱歉,姑娘,我才看到。
關於朋友的問答——關於himawarixxx。

Q:這份問卷是誰傳給你的啊?
葵花姑娘啊

Q:跟這個人是在什麼情況下認識的?
说起来太丢脸了……是我盗连被抓了……

Q:認識多久了?
从被盗连的那个时候……星夜的DGM87夜?

Q:這個人有別於一般人的特點嗎?
图,风格化的单色+特定的一种彩色

Q:在你心目中這個人是怎樣的人?
都是我的推测啦,蛮可爱吧,很好压,很容易被萌,爆发力也很强劲

Q:現在有想認識誰嗎?請點名
外国友人(……)

Q:請傳給六個倒楣鬼
哦……不……

2006.10.30 / 芭比娃娃奶咖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40-1ce1dbf9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