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ou打鸡血的日更状态从14话播完开始就一直到现在……好棒
有交流图又有雀的日子简直滋润死了,某种意义上来说14话真的很神很好很强大帅呆棒透好极啦。


……突然就觉得,革命军领导者x侵略国皇子的设定好像很有意思。无法逃避崩盘也无法脑补的时候开始玩设定了么

那么CG的平行世界,英前线和日前线战争。
枢木朱雀x鲁鲁修·V·不列颠




东京革命日


轰炸开始的时候朱雀刚刚煲好他的红烧牛肉汤面,而鲁鲁修的第一反应还以为自己是又产生了幻觉。
从连绵数月的轰炸开始他就一直觉得地面不断震动,就像地震过后出现的体感误差。但是防空洞落下的土块打到头上他就知道一切是真的,而自己还没来得及感叹“好倒霉”的时候就看到另一块也砸中了端着面碗的朱雀。

朱雀看着落下来的土末叹了口气,鲁鲁修知道如果对方在“唉……”后面还能接下来什么语句的话,大概无非也就是“你老爸又开始了……”
然而这空袭又不是为了他,真的为了他的话怎么会有空袭。查尔斯·J·不列颠若知道自己的儿子和自己的杀人炮弹只有几米的垂直距离的话又或作何感想。
而在鲁鲁修方面一直觉着朱雀对自己没怎么苛刻的迁怒过,原因大概是因为那人也有个政治立场相当的父亲,而这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倒是颇为微妙。
“喂……你放开我吧,我又不会跑。”
朱雀看看他。
“可是你确定吗?我可不确定啊。听说你在逃跑和说服方面有着颇高的造诣呢,上几个看守还处于无法从脑筋急转弯绕出来的状态。至今为止的记录是扇抓住你一次,藤堂抓住你一次,我抓住你一次:而每次都离不列颠基地越来越近……啊,你看越狱吗?零七年的老片子。”
“……不看。”
鲁鲁修脸了下来,似乎是想起什么不太好的回忆。
“托你那第三次的福,我一个月内都不想再搞什么动作了。”
“嗯,这真不错。”
朱雀笑着掰开方便筷。
“这种结果很好。虽说过程我也很喜欢。……那你要吃牛肉吗?红烧口味的应该很赞。”
前半句话很明显让听话者的身体大幅度的颤抖了一下。朱雀用筷子从面汤里挑起牛肉块发问,鲁鲁修扭过头去断然拒绝。同时庆幸胃部没有不给面子的作出多余声响。
“不要。”
“别担心没沾上灰啦。”
“才不是担心这个问题,说了不要就是不要!”
自讨没趣的一方倒是毫不介意,转个弯把高蛋白送到自己的胃袋,接着埋头继续专心对付他的碗面。

那么对方想怎样就怎样吧,到现在为止朱雀倒也没有勉强鲁鲁修做过什么:除了一记飞踢加按在地上和后来的五花大绑以外的话。鲁鲁修阴沉的想着在有朝一日的时候定要狠狠的报复回来,那可是第一次连嘴里都灌进去土的难得人生阅历啊。朱雀没感觉到对方的强大暗气场,只是看着努力耸起单边肩膀的鲁鲁修有点疑惑。
“怎么了?”
“……嗯?没事,脖子痒痒。”
“哪里?我帮你挠挠吧。”
“——你离我远点!!!”
又一个鲜活的巴浦洛夫效应。

“好啦,我们走吧。”
在极度不雅的吸吮面汤声结束后,朱雀放下碗和筷子,语气上不是提议也不是建议,这打断了另外一人在心中进行着的[日本这个野蛮的民族]持续鄙视。
“你说什么?”
走?……怎么走?鲁鲁修用活动范围有限的肘关节支起身体,现有的视野能看见脚踝上缠着的一圈一圈粗砺感十足的绳索。那什么,这该叫跳吧,何等的失态。
朱雀也站起来,然后又弯下身体,从水里捞鱼一样轻而易举的揽起对方的腰,鲁鲁修惊醒的时候腹部已经铬着日本男孩的肩膀。不是吧……
“开什么玩笑!你解开绳子我自己能走!……喂你手放在哪里呢?!”
“别动,我可是伤患。”
朱雀的声音难得的低,也许跟越加清晰的轰炸声音有关。防空洞震荡的更加厉害起来,从这个视角看到对方风衣下隐隐要透出的深红,不列颠军队的子弹如果到了精准的狙击手那里就能威力十足。
的确得到下个基地去更换药物,鲁鲁修安静下来,这个想法什么时候超过了无时无刻不灌注在他身体里的逃亡念想,于是他默不吭声,心底还是稍微拒绝了承认是因为出于对方曾帮自己挡了子弹的愧疚。

“没问题吧,可能一路上会有点颠。”
问题可大了——可是没人能有机会说出这句话。鲁鲁修费力抬头看见在他们身后渐次坍塌的防御工筑,在从此以后的无数个夜晚里依旧心有余悸。这个城市已经没有完好的建筑,街道两旁也只剩下又又丑的地基,这种情况下的商业中心和贫民窟也就只有燃烧后的残渣含碳量区别。
他那时候曾不禁想着,如果他们死了那么这个城市就没有活人了吧,而朱雀没说话,但一切举动都表明这他们两个必须生存下去。


二零一八年,不列颠殖民与日本反击战争爆发的第十六个月。前日本总理大臣的儿子枢木朱雀带着不列颠第十一皇子:对这场战争有着至关重要影响的俘虏——穿过致命的硝烟和弹药丛林,在掀天的炮火声中往成田山基地。














相信还会有后续的人都被作者骗了——这是向苍月大大的反击。有不满请去双倍掐她(笑回去)



















哦呀?

02

作为基地里第一个看到两个人的玉城,理所当然要表现出他标志性的浓烈好奇心来。
如果和平年代的话,他大概就是那种和孩子或者孩子妈抢电视遥控器的已婚男子典范。而不幸战争赋予了他保持钻石王老五的机会,于是此时玉城再一次不甘寂寞地显示了自己大龄妇女的八卦精神。
对着归队的上司,他即不表示敬礼也不表示慰问,动物园免费开放日一样没完没了看个够。
“……为什么这个人被你带回来之后就一直这个状态?你殴打他了吗,还是恐吓?……到底怎么做到这个效果?”
“别乱说,没间断的跑了一天一夜我哪有工夫做多余的事。”
朱雀拍拍同龄人的脑袋。
“鲁鲁修,还能说话吗?你到底被什么吓着了?”
“愚蠢,我看上上去很像被吓得得发呆吗?我正在思考考。”
“可是你现在说话都咬舌头了……”
“……事到如今摊牌吧,枢木朱雀。日本军是不是在秘密的进行不死士兵的研究?真是卑鄙,这种对生命的亵渎我绝对不能认同。”
“哈?你说啥?”
“不然你怎么解释你那非人的体能?”
“……”

对枢木朱雀的认知作为一笔烂帐被记录下来,而鲁鲁修在成田山基地第一次看到卡莲的时候,直觉到双方的战事已经到了非常严峻的情况。
毕竟一个国家连最后的妇女和儿童都已经开始拿起武器,不能不说前途堪忧。
他正揣测着十几岁便发育过度的女孩子到底应该归类为妇女还是儿童领域,卡莲也看见了他们。
红色头发的混血女孩在第一眼明显把他当成了新人,但是当看到鲁鲁修被反铐在身后的双手的时候,原本预计打招呼的胳膊慢慢放下。
“——间谍吗?”
于是她转向朱雀问话。
“不,他可是珍贵的俘虏啊。……你有馒头吗?”
“……”
卡莲没听懂,鲁鲁修听懂了,一脸线。
“你能不能在这种情况收敛一下你那奇怪的幽默感?”
“可是鲁鲁修你不是听明白了吗?”
“如果我有选择听不懂的低智商的余地,才不想跟你在这里做可怕的心灵沟通。”
“大概就是你这种性格才这么自负吧,啊,前面的拐角左转哦。”
“那是右吧体力笨蛋!”
卡莲站在原地看着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离开。
……总觉得出场一次应该再多说点话?
玉城从她身后上来。
“你也看到啦?其实我觉得他们感情还不错耶……”
“不过……[馒头]到底是什么意思?”
“哦?他们这么说?”
他低头看着女孩子的胸口。
“如果我猜错了你能不能不给我一巴掌?”
“……我现在就给你一巴掌。”

虽然比不上皇宫的华丽饰物陈列,不过富有居家气息的室内摆设仍然让鲁鲁修以为这是日本前线军内部某高干的预备分房。
朱雀松开他的手铐。左右交替捏着手腕,神经末段的辛辣感也告诉他不破皮是不可能了。
“鲁鲁修,你知道么唾液可以消毒?”
“快停止上世纪八十年代少女漫画风格提议吧,真的,拜托你了。”
真是无法承受这孽缘级别的关照。对方立刻[开个玩笑你竟然也相信]的笑起来。
“总之你暂时呆在这里。吸取了前几次的经验,现在室内各个角落有监视器看着你的一举一动。别那么快露出[变态]的表情,卫生间是没有的,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任何危险物品包括刮胡刀一类的都不配给。不过,我想你大概也用不上那玩艺?”
美少年是不需要长胡子的。
鲁鲁修挑衅的盯着对方同样光溜溜的下巴,明显不满。
“……我还有其他选择吗?”
“当然有。普通囚犯牢房,单人间配备不知道上一次洗是什么时候的被褥和或许经常停水的厕所,洗漱用具也是老前辈留下来的,如果老前辈没有偷偷揣走的话。室内冬冷夏热的气候紧跟当前季节,而且生态环境也最大限度的与自然贴近,可以跟蟑螂,蚂蚁,潮虫等多种昆虫进行良好而近距离的感情交流。”
“……”
“你好像已经决定了留在这里?有事情就按铃,专人会到达来解决问题,三餐有人按时送到,这是国际公约法里对俘虏的最高待遇了……老实说我真慕你。”
“慕就来一起住住看啊。”
“哎?你说[一起]的话……我觉得我们还没到可以发生超友谊关系的程度……”
“从现在开始往前追溯三十秒,我们什么对话都没有进行过。再见。枢木。”
鲁鲁修挥手,正准备以八点电视剧常见关门方式夹住对方的脑袋,而朱雀的手撑在门框上,以深夜档电视剧常见的情景拖开即将合上的门。

“……干嘛?”还有什么交待的。
“下次见面的时候,鲁鲁修不妨叫我朱雀吧?”
朱雀脸上的笑容很简单,但是语句里含有的成分很复杂,[下次]是一个微妙的时间点。
鲁鲁修看着对面似乎在认真提着这个建议的人,这时候好像应该用对方的话以[我觉得我们还没熟到可以互叫名字的程度]回击,不过最后还是转了转眼珠,面对着轮廓鲜明日式的俊颜,加倍奉送不列颠皇家微笑。
“没 门 。”


“你觉不觉得枢木队长一回来就心情不错?”
“……那能叫不错吗?”
“反正是一种[今天学长跟我笑了哟的女高中生]和[被女友无情挫折的男大学生]的融会贯通形式,这个年纪的男孩子真是有够复杂。”
“……”




tbc

*俘虏……腐乳……就着馒头很好吃。[奇怪的幽默感]
英国人和日本人都能畅通无阻对话呢,别问为什么突然出来天朝语言

甜苍来填坑。
2008.07.18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399-49ae50ca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