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BLAZE


这个夏季明显已经超过了服部平次的忍耐极限。
站在自动贩售机前敲着塑钢玻璃,他努力想象并告诉自己这是一块直接跟北极相连的冰板。但是实在不幸,自我催眠似乎在高温面前失去了它应有的效果。抬起头,他能看见同样备受气温煎熬的难兄难弟,那个号称永远比零度水更冷静的人正向他走来。

工藤新一粗暴的扯着自己的领带,脸上带着被燥热削弱了的耐性。脖子脱离与布料的厮磨终于触摸到了空气。服部打了个口哨,眯着眼睛接过对方递来的矿泉水瓶。
“没有饮料。”
工藤拧开自己的那瓶,瓶壁的细小水珠粘在指甲上,服部听着对方说话,同时并注视着逐渐蒸发的液体折射的日光。
“只有纯水。或者想要什么就自己跟暮木警官说去——”
嗯,视听双享受。
“……还有刚刚忘了说,自动贩售机坏掉了……不过看情形你已经被吞币了吧?”
落实到自己傻站了半天的核心问题上,经济损失者唯有无奈的点头。
工藤走过他的身边,拍拍机器,毫无反应,当然没指望这东西跟小猫小狗一样的可以采取怀柔手法,索性下一刻在球场上的经典强力踢击堂皇登场。
巨大声响引起路过的行人侧目,之后贩售机安静如初。工藤叹了一口气,回头给因为突发事件难以接受过于惊讶而状况以外的服部一个[你看我也帮不了你]的表情。
从语气到动作,一系列看来似乎并不是特别的心情愉悦。在这种天气要打起精神来的确是件难事。服部倒也觉得直打蔫,介于此他没再费心去斟酌如何用词。
“那么里面情况怎么样?”
“并不乐观。”
一口气给自己灌了许多水的工藤歇了一会才回答他。
“……人证,物证,和推理都指向一个人,但是嫌疑犯却固执不肯供认。你觉得是误判的可能性大些还是我们遇到了个棘手的犯人?”
“如果你愿意在失误上与我同频的话,那我就放弃坚持后者。”
“……我有拒绝的权利吧。”
“开玩笑的嘛。安啦,不会每次都那么好运碰上好松口的家伙。”
“……”
话是说到这里,服部看着工藤闷不作声喝水的侧脸,但是已经开始心虚的思考着,今天自己的推理也许的确无法像以往那般缜密。

这一年冬转春季的非常缓慢,用了一个乌龟爬的速度到达了季节的标志性花开,然后立刻接力棒到兔子的敏捷冲刺到炎日的夏季。这最直接造就的结果是一个非常漫长的冬季和一个异常难熬的酷暑。
工藤的沉默并未让气氛冷却,闷人的潮气在此刻继续长,服部拉着自己的衬衫前后扇着人来风。
那个一向没有准头而只有主播小姐能看得气象台怎么说今天来着?对,无风向微风。
“……啊烦死啦烦死啦,干脆给里面那家伙用点吐真剂吧。”
背靠着墙壁,开始混浊地思考将这些剩余的水一古脑浇在头上会是怎样的淋漓畅快。服部平次并不是特别清楚自己在说什么,或者这些无稽之谈在今天这种闷热的天气里听起来那么像一个可行的捷径。
而工藤没有施加力度的拳头代替了那些虚幻的水流。它穿过空气,接近,贴着他的头皮和颅骨,最靠近思维中枢的那层屏障,给他警醒。完毕。
“你傻了吗?动画片看多了吧。”
日本人的色发系,服部平次想着自己头发的温度一定相当烫手。
而那种脱离身体其他部位而鲜明起来的温度,在工藤的手离开后也持续无法消失。

“我就不用说了,天气什么的……不过你在烦什么?”
两个人盯着前方漫无边际的发呆了一会,服部斜着头漫不经心的问出口。对方愣了一下,看情形是被说中了内心的样子。然后开始视线盯着透明的矿泉水瓶,手指捏在瓶壁上发出喀吧喀吧的声音,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认真也不太认真地回答。
“……很多事情,很杂乱。逻辑也没有办法理清楚……”
工藤的水已经喝完了,服部克制着太过条件反射的将自己的水瓶递过去的冲动。
“我也不知道,也许真的……是太热了吧。所以受了影响……”
说着他转过头来,看着他,放松了什么一样,工藤新一突然笑起来。
被直视的服部平次突然有了比东京地区的三十八度高温更燥热的感触。
“或者就跟你的原因一样吧?”



fin


原来服部平次你看R2|原来工藤你也看R2|“对我们每周追看然后讨论剧情到下一周。”
……为什么,我好像,把新一……写攻了……?
2008.07.15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398-84c82a0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