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一定有什么东西跟上来了,如影随形一样。
6月30号是毕业生最后的强制搬迁期限,现在人已经走完,空出来很多寝室,楼上的一排寝室目前全部空出,等待安排新生。
卢卢毕业保研。退寝。研究生寝室在八月份开学时分配。
剩下来的221和214合并,因为想要阳面的寝室所以我猥琐室友本家三个人搬到214的(健美操)师姐寝室。
昨天晚上猥琐室友照例每周回家,师姐因为钱花完了所以也回家,而本家早已回了北京。我又是一个人留守寝室。
对前几天的电话还心有余悸,不过还好已经离开了断掉电话线的寝室,好像也就不那么害怕了。白天刷了点伊藤润二来看,扔了好久竟然剧情忘掉大半。接着又刷了DA上的白交流本,很好很交流。晚上熄灯爬上床之后开始跟娘子短信,杰克罗丝的谈了一番朱雀受N25和露露受N25。
正准备睡的时候,然后我听到了,楼上有挪椅子的声音。
不是幻觉,不只是一下,持续了一阵。接着突然停止。此后什么声音都没有。
楼管很讨厌,催得很严,毕业生已经都在6月30号的时候搬出去了。
空了很多寝室。楼上的一排也已经空出来了。
虽然是夏天,寝室还很闷,但是我有种从头冷到脚的感觉。
立刻很紧张的发短信给苍月。她没回。

大半夜的,孤独空旷的寝室,一个妙龄少女……总之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情也就是一个男鬼学长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大声背诵细胞周期调控的分子机制,而且还是满脸血肉横飞的那种……而那时候很惨的我突然想去厕所了。
这种情况类似于在考场上发卷的一瞬间突然内急,医学上的激素水平理论认为人类在紧张的时候尿液产生会减少,而尿意的产生完全来自神经的兴奋。此时此刻交感神经压倒了肾上腺激素的情况让我非常不满,但是不满归不满我不能对不起已经伴随我二十多年并仍然要伴随我的膀胱兄弟。
于是我按亮PSP屏幕灯,飞速的爬下床,在暗里摸索向卫生间,而内心还不断高喊着[All Heil Britannia!]来避邪……现在想想这真是很纱布的做法啊,不过估计如果今晚他们仍然不回来的话我还得这么干。

……妈的这几天到底怎么了…………今天去看H文驱邪……

2008.07.05 / 芭比娃娃奶咖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387-a4ca3a4a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