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也就是拿过去骗分的阅读笔记集合)

Tags
标签集



——————————————
Insensible target65.

曾经有一篇报道是关于富家少爷离家出走的,他拉开一听可乐从地上捏起这份旧报纸,色的油墨已经有了年头,上面还沾着油渍,大概是哪天他吃汉堡的时候碰巧没有东西擦手。
声泪俱下的恳求和召唤的确能让人热泪一把,但是狱寺从来不是看少女漫画长大。但在这个空档他开始认真寻思着或许有时间也的确应该回去看看父母,毕竟他人生的开始是他们所赋予。整版的报道还附有家庭照,下一刻他在背景里面看到那致命的钢琴和姐姐。
于是可乐罐因为过分颤抖的手而报销掉。

狱寺隼人,也许生来是一个天才,即便不是打架方面。从来没有觉得念书非常辛苦,可以口算繁复的演算式,但他却对数学家的头衔毫无兴趣,最后决定头也不回的走上不良少年道路。第一次感觉垂死在艺术面前的无力,而这窒息感的绝大部分来源于同父异母的姐姐。

这个世界于我,或者相反过来说,不过如此而已。

他试着动了一下身体,是保健室的床。耳孔里听到墙上钟表的秒针走动,时间流淌。狱寺突然警醒过来自己之前为了阿纲当下无数细密的针刺,所以才处于这种情形。
而现在对方是否安然无恙呢,他的思维接触到这个问题的同时身体就开始了行动,他猛睁开眼睛,正要起身——
听到温柔的女声。
狱寺在一个瞬间突然被凝固住再也不敢动弹。那是他熟悉的,想摆脱的,难以忘怀的,恐惧的。但是却又从来无法洞悉的。
有双手覆盖上他的眼睛,上面还充满着探病水果的植物香气,碧洋也许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惧怕什么,她身上流着跟他一半相同的血液,从心脏到毛细血管的循环渗透,没有理论能否决这一点,但是他们始终无法以正常的方式面对彼此。她的手阻隔了他睁开的视线与眼前景物接触,狱寺听到几不可闻的叹息。

“隼人,不要紧。姐姐会一直陪着你。”



——————————————
ANGRY BOY target65#2

血液在一瞬间脱离了他的心脏向地生长。狱寺似乎听到了阿纲呼喊自己的名字,然后内心暗自愤愤首领你怎么还不快跑。

接下来的几分钟,失血过多而虚弱得几乎快睁不开眼睛的他,看到到场的山本非常生气的脸。



——————————————
love call

你很难想象云雀这个人骨子里其实热爱校园本土,最开始只有传言其手机铃声是校歌完整有声版。当然这只是阿纲的单方面证词,所以在实际证实之前狱寺都以为又是首领想出来的新式玩笑。

他推开通往天台的门。
云雀看了一眼他这边,继续斜靠在栏杆上像是在等人。
这个推断其实也不无道理,一般这个人只会在自己的专属教室带着,过多的阳光和嘈杂的人群对他来说都属于嫌恶物品。
狱寺惨死在这位风纪委员手下的烟头无以计数,这个简单的理由就是两个人不愉快过节的开始。接着他耻笑对方的武器是缩短版的残疾人手杖,而云雀也从来不是心胸宽广的类型。
云雀没有过多言语的走过来,不动声色的开始了进攻。
在天台上打架的次数对方明显比自己要多,于是优势所在也是理所当然的。

他被扼在栏杆边缘,身后就是教学楼离地几十米的空风。云雀的皮肤苍白到近乎重症贫血,但是这不影响他周身弥漫危险气势,狱寺看到对方说话的时候还露出两颗尖利的犬齿,连空气都能被硬生生的绞碎。
“说说你总来找死的理由。”
云雀的呼吸近得他能够听到,身体重心抵住自己,虚无的重量。如果此刻对方不把他领子勒得太紧,狱寺想自己一定会由衷地感谢。
“……”
完全无法发声。这是[我要掐死你]的架势,而不是[快给我招供]的架势。
“算了。我没兴趣了。”
委员长的耐性一向不是特别好,这点狱寺倒也是有所耳闻。
接着在最后致命一击前他听到了传说中风纪委员的手机铃声,真人原唱,如此淳朴的校歌立刻让这个打架血拼你死我活的场景充满了生活化的欢快,狱寺顿了一下的思维不自觉跳脱到秀逗的领域,这都是原作设定的问题,我真的没有笑你风纪委员。云雀的扑克脸并没有太大的表情改变,但是明显已经停下了手里进一步攻击的动作。
狱寺从斜睨的角度看到对方口袋里露出来的手机屏幕,来电显示上是清楚的英文[DINO]。



——————————————
dead set target61.

狱寺曾经觉得把部下当作情人一样的相处方式只有在DINO那里才能看到。每每肉脚的对方在手下面前都骁勇善战,为了保护你们可以拼上性命的作风实在帅气,但是对于彭哥列家十代首领的跟班来说,给对方支付的巨额关切大概不用指望有任何回报。
不过狱寺并不介意。

聪明人都知道自己的界限,这就是个简单的算式。没有成为数学家的狱寺仍然对数值天生敏感,硝酸和甘油的比例从没出过差错。他败给阿纲的第一战就知道自己始终有一个无法突破的极限,而对方还可以强并且更强。这就是真正的手党头目和普通不良少年之间的差别。但是泽田纲吉不知道,这世界上也没有几个人比高明的数学家更了解。狱寺知道,明白,清楚。为此以后的追随都完全义无反顾。
他以为自己将就这么一直追随对方下去,自己一厢情愿的忠心耿耿也没有关系,直到有一天他惊恐的发现对方已经不再需要自己的自立起来。
DINO和晋升在召唤他的离开,其实到这里来他只是想找到一些能够说服自己留下的理由。日本的居民区供电线路,电线网格把整块的天空截裂成不等分,尽管这里的视野并不适合观赏宇宙,但他知道意大利的星空远不会如此绚烂。

“他是我的朋友。”
“以这样的立场,我不希望他离开。”
围墙的另一边泽田纲吉枕在自己的胳膊上仰望苍穹,此时此地所有人都正看着同样一片狭小而珍惜的天空。没有矫揉造作或者懦弱妥协,忠实于自己心情的人总是能够把语言字句说的坚定。
为了这样一句话,回来寻找遗落打火机的他突然泪流满面。



——————————————
not only for one target61#2

-倒是你真的不需要通知其他人?
-见了面反而更难分开。

他在夜的街道撞上了人。白色的短袖T恤。
扬起了脸上想必还有没来得及擦干净的泪水,是泪腺液体分泌物,狱寺隼人从来不会承认那和哭泣有关。
“哟,这么晚了在闲逛?”
他抬头看到山本的脸,理论上他和对方差五公分,当然还要算上他谎报的身高,对方的棉布上衣已经印上了水迹。山本也低头看自己身上,向上挑了挑眉毛,狱寺拒绝承认那是自己留下的,但是不知道是该先擦干脸庞还是先开口辩解。
“下雨了吧。”
山本摊开手看看天空,若无其事的爽朗笑开。

狱寺知道但也同样不承认,他不会去意大利的确切原因,绝不仅仅是因为泽田纲吉。



——————————————
时间。 target98.

是一种这样的东西。它从外貌上改变了十年后的Lambo。又从内在改变了十年后Lambo再以后的十年。
二十年后的Lambo重游故地,举止言谈已经完全渗透着优雅和沉着,单单是这个人的出现已经让空气弥满低旋的气压,除了相似的自来卷发和左眼角下的井字符号以外,已经很难找到根当年拖着鼻水说着[要忍耐]的小鬼有任何关系。
“不算上做梦的话,已经有相当长时间没有被十年后火箭筒带回来了吧。”
说话的人看着天空垂落的雨丝,随后目光落在陪同淋雨的一干人等。他并不惊讶对方也在瞪着自己,于是很轻易的在众人里找到醒目的银灰发色。
“居然还能和你们再次相见。真怀念。”

那是即便时间也无法磨灭的想念。
长大Lambo不否决自己对当年的毫无顾虑日子的向往。他无数次祈祷着希望能在梦里长久的回来,但是现实每每只小气的给他五分钟的界限。
二十年前他在同一个地方被彭哥列家族的十代头目救下,泽田纲吉因为忍无可忍而产生的愤怒,在大雨倾盆的气候仍然融化了避雷针细小的缺口。为此的失误是对方的戒指和自己的被一并剥夺,但是到最后也没有任何人来责怪于他。那时候每个人都是真心的挂念着他的生死,就连平时欺负他最凶的人也露出真切的担心喊着他的名字。

在时间长流里回到自己时代的Lambo,嘴角是否有着与当年相似的轻松微笑,他的手指慢慢收紧,握住在战场上获得的小战利品。
失而复得的角,脱落的漆皮下露出狱寺隼人二十年前的笔迹。



——————————————
冬眠动物

有一段时间狱寺总是睡不醒。
这段糟糕的期间他总是错过晨起的闹钟报时。咖啡也无济于事,只能让他入睡困难,导致第二天更加清醒不过来。
迟到只是小事,但无法跟十代首领去道早安才是最致命的环节。
狱寺咬着最后一口面包冲出门口,手表的指示还差五分钟八点。除非音速飞奔,不然都不可能上校门关闭前安全上垒。并且见鬼的是他暂时还不想和亲爱的风纪委员去打交道。

“载你一程吧,再不快点就迟到了。”
他咂舌的看着神秘出现的山本,心想你家到学校好像不是这个方向顺路吧,但是最后他决定不问出口,探讨这个问题不如更关心一些眼下的实际情况。
“虽然我最不想麻烦你……”
接着他被对方热情洋溢的拉上单车后坐。

以前电视上演过一个国民动画,喜欢伸出援手(=圆手)的机器猫是个老套的冷笑话。没用的主角野比康夫的还有更加夸张的三秒入睡。
然后他猛地醒过来,发现自己枕在山本的背上,狱寺立刻抬起头,第一反应是去擦嘴角有没有口水。在两分钟的车程里他挑战了三秒入睡的现实版本,还比较夸张的是坐在自行车上。
第二节课的下课铃正好响起来,山本感到背后的重量减轻,他回过头来,狱寺感觉对方的视线在饶有兴趣的钻研自己的发旋。对方一直在单车的停车位这么呆着,让他靠着自己睡足了两节课的时间。
狱寺想到这里,捂着脸觉得皮下毛细血管充血,他企图解释点什么。但山本微笑着打断。揉揉他的头,像是在对小孩子。
“不要紧,你没有说梦话。”

路过的风纪委员偶尔看到坐在单车上两个人,露出了[你们在搞什么啊]的不耐烦眼神。



——————————————
岚 target104.

就是暴风雨的意思。

有一个蝎子与青蛙的故事。
蝎子要过河,让青蛙载他一程。青蛙说,你是蝎子,我怎么能相信你呢?蝎子说,你可以放心。然后就爬到了青蛙的背上。
在河中间,蝎子刺了青蛙一下。
青蛙望着蝎子,问,你为什么要那样做?现在我们两个都得死了。
蝎子说,我也不能控制自己。因为我是蝎子。

战斗从来不会因为一方的倒下而结束,只有死亡才是充当终章的宣判音。彭哥列家族的战斗方式都不会致对方于死地,而且他们还从来没有任何人意识到这点重大的失误。
贝尔在对方最无防备的时候抓住了挂着那颗戒指的链子。
因为要夺取的胜利,以王族的尊严他不被允许失掉自己的战役。他从小被灌输了理念或者赢或者死,绝对的英雄主义和王权作风。

接近的爆炸终于毁掉了最近的一架监视器。所有来自画面另一边的喧吵全部消散。被他牵制的对手此刻突然也跟随着监视器一同安静起来。
没有人过多人声的介入,只有震耳欲聋的火药轰鸣。
贝尔在疯狂的神经中突然开始享受这一刻,死亡的接近是如此的安静与喧嚣。
还有二十三秒。

“……不能空手而归的这种想法,就算知道自己会因此而死掉,也不能控制自己,因为我是十代首领的左右手。”
这么说话的少年脸上突然有了释然的笑容。贝尔从过长的刘海后面看到对方被逼进的爆炸火焰映红的发际。
那人松了一口气。
“但是我更无法控制自己想要回去和大家一起看烟火的冲动。因为我是狱寺隼人。”
在话语结束的同时,银灰色头发的少年猛地扯断自己颈上的锁链。他以最快的速度离开爆炸中心,贝尔躺在原地,手中切实的捏着沾满血污的戒指,却突然没有了真正得胜的欢快感。
对方将去拥抱注定的败北和他喧闹的亲友,然后继续生存,而自己除了到手的胜利以外竟然一无所有。
在这时候他突然想知道当年死去的兄长一个人离去时是否孤独,但是他或许即将迎接相同的感受。

最后贝尔所见证的,是如飓风一样猛烈席卷的炽焰。



——————————————
我明白。 target104#2

他权衡自己的生死和胜利重要的时候,在监视器的另一面,山本未曾说过任何一句话。
但是狱寺知道如果自己没有回来,一向都开朗又好脾气的对方会是最生气的那一个。



——————————————
星球恋爱 target35.

我曾经在最崇拜的阿纲大哥家呆过一阵子,这个人有着非常奇妙的矛盾体质,他在最无建设和最有威信的手党老大排名都是第一位。他注定有最多最有力的手下,但是他又坚持的称所有人为自己的朋友。而我住进来的理由,则是他位居[最难以拒绝别人请求]的长年冠军。
阿纲大哥家里总是非常热闹,大家似乎都把这里当作默认的聚会场所,也有很多人凑在一起开过占卜Party的时候,但是却不小心因为雨天而弄得乱七八糟。当恢复意识之后我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占卜过什么,只是看着众人纷纷如释重负的笑脸。
阿纲大哥说着[幸好我不是喜欢列恩的奇怪的人]举手欢呼万岁,但很快的[喜欢列恩的奇怪的人]Reborn便对他实行了残酷的审美教育。
银灰色头发的哥哥也同样显得非常高兴,他狰狞着面孔[太好了我就说老子最讨厌小孩子嘛]然后去殴打Lambo。Lambo拖着鼻水哭[要·忍·耐],但是自始至终也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要拿自己来做庆祝活动。

最后等到所有人都离开的时候,外面的雨水已经停止了坠落,只在地面形成清新的水层,阿纲大哥也去送小春回家。我透过玻璃看到他和银灰色头发的哥哥招手再见,同时在门口没形象的跌了一跤。
然后我回头,看到聚会上最活跃的一个发哥哥仍然留在屋内,我歪着头看他,之前这个人在聚会上一直听着别人的排名结果,却从没有为自己占卜过任何事情。

他似乎明白我的意思,咳了一下不太流畅的说着
“…呃…那个…一个人喜欢的人排名,你也能知道么?”
我点点头。
“……能不能,请你帮我占卜……”
他说到一半的话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整理自己的措辞,但更像是在做着某些抉择,最后他拍了拍我的脑袋作为结束。
“算了。”
他拉起嘴角笑。
“我想还是不用了。”

这位大哥哥最后许诺下次会请我吃蛋糕,我告诉他我比较喜欢车站前的第二家店的抹茶口味,然后他走下楼梯大声的跟伯母说再见,我想他确实是个个性开朗的好人。
透过阿纲大哥家二楼的玻璃,上面还挂着未曾蒸发的水雾,大雨过后的最后残留,它们带来大气层的信息。我清楚地看到在楼下简短的街道前,发的哥哥从后面追上银灰色头发的哥哥,在对方的后背拍了一下然后爽朗笑开。
银灰色头发的哥哥不高兴的嘟囔了些什么,然后两个人一起走远。

关于这些每日每日上演的事件,它们都有无数行星的指引。

就像是人与人相遇这件事情,也怀有着如同星球轨道般复杂的契机,如果仔细的去探究,你会发现它们本身的起源不可思议。
这么一条条简单的记录们,它们在漫长银河里面或许非常微细,但又是关于真实的最贴切记叙。
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开始,到生长和死亡,遗迹会作为标本继续生存与星球古化的胶片之中。
这些微妙的信息,这些细小的奇迹。
它们会长久的存在于那里,无关是否被洞悉。

只要你希望,就能看得见。




end
2006.10.29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38-446cf4e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