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HECKMATE

几乎在场所有的人都看到利巴鲁出了老千。
离当事人最近的鲁鲁修咳嗽了一声作为提醒。而显然利巴鲁并不把这当作一种暗示,仍然啥也没意识到的照旧傻乐。鲁鲁修无奈,只好以朋友的大度立场当作没看见。
坐在另一面的朱雀也看见了。他只笑了笑出于礼仪什么也没说。
会长在利巴鲁的正对面,不过她自始至终保持着一种近似于[自己家儿子胡闹就胡闹吧]的暧昧表情从不点破。
卡莲一面要装着病弱的样子一面还要环顾着四周等等人的诡异表情,感觉真是累极了,于是干脆事不关己。
而夏莉……夏莉正好是没看见的那一个。

于是快乐的赢家在各人不多不少的鄙视态度里继续爽朗大笑:
“好啦——咳,听令听令!”
利巴鲁拿起象征着皇杖拖布杆,当然拖布头已经被卸下来了。鲁鲁修汗颜的想着难道就没有更好的代替物了吗,而新任的国王已经开始指手画脚起来。
“我命令,2号和5号……”
说到一半还睁开眼睛故作神秘的扫视一圈,看到米蕾对他作了一个[玩得过分一点也可以哦]的手势,利巴鲁放出了后半句。
“KISS。”

夏利的反应最激烈,她快速的翻过来自己抽到的卡片,看清楚上面的数字之后松了一口气。这口气松的非常微妙,携带[吓死我了]和[有点失望]的混合气场,而关于后者的未完待续事宜是,她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迫切的盯着鲁鲁修面前的那张卡片。这让发的男孩稍微感到了一些在最激烈的战场上都难以匹敌的紧张。
同时卡莲也有着毫不逊色的惊慌,有人好像在一瞬间看到了她的发梢也像有情绪一样跟着微微翘起,不过她很快的排除了自己处于危机之中的可能性。合上卡片,她为自己刚刚或许有些不符合形象的表现而微笑,并转移事件般的转过头去看身边的学生会长。
抱着胳膊的米蕾在所有女性中显示出了最为从容的态度,这或许与她一早便知道自己的号码有关,或许也只是玩世不恭的态度使然。她慢慢的用一种猫类,或者说是金钱豹一样锐利又狡猾的聪明眼神盯着全场人,饶有趣味的等待揭开谜底。
鲁鲁修感觉有点不好,状况外的三个人让他的危机指数上升。他一方面不安的看着利巴鲁,期待着两个数字其中之一掌握在发号施令的人手中,这样就可以给这个荒谬的游戏指令一个废止的合理理由。而另一方面,他又不时地瞄着朱雀那边的情形,这时候童年的好友翻开了卡片,上面有一个红色的手写体数字2。
虽然还有转机的可能,但却仍然反射性想着惨了,这时候会长的声音在旁边说着[哦呀,鲁鲁你是……是5啊?],卡片终于还是被求解心浓重的夏莉先一步翻开。……于是就还真的惨了。

“唉?真的要KISS吗?”
这样问着的卷发少年却已经微微起身。
“开什么玩笑!……朱雀你也别跟着他们胡闹!”
起哄的口哨声随之响起,会长拍着手称赞朱雀真是个敢做敢当的男子汉,看好戏者的言外之意不免带了[鲁鲁修这么退缩可是不行的哦]的渲染。所幸激将法对于战术战略通晓者完全无用。鲁鲁修先是故作镇定的语言阻止,但发现行动派的对方并没有响应的意思,于是他开始慌张的向后蹭着垫子躲闪。
“啊哈哈只有脸是不行的哦!”
被誉为人肉黄色笑话百科全书的利巴鲁难得表现出了与会长相呼应的母子档,他大力的拍着朱雀的肩膀如此教唆,朱雀军团士气受到极大鼓舞。

手撑在和式拉门上,朱雀弯下腰,鲁鲁修看到一截阴影攀升上自己灰色的和服。他吞着口水只有紧张的瞪视,日本少年的脸在他前面停下来,在这个距离然后以两个人才能听清楚的声音低语。
“这个是借位。”
效果已经非常明显,满屋的欢呼声表示着,在朱雀身后已经情绪高涨到顶点的众人认为此时此刻的二人已经正在执行利巴鲁国王荒谬的[皇令]。
听到这句之后鲁鲁修顿时松了一口气,体力笨蛋的升级版本终于优化到大脑,或许的确应该赞赏对方对于危机有了快速而正确的应对能力。
但是朱雀接下来就攫住了他的下颌,在鲁鲁修惊讶之际笑着贴上他的嘴唇给出下一句。
“这个是实战。”


fin
2008.06.25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374-afc215a7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