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家庭教师Reborn

目标52.53.终极变小
reborn05
嗨,嗨。重点是巨大么。
说着这话的人在接下来的十页内就变成回了学龄前时代。
然后的发展我就丝毫不怀疑山本君一定会在导演作者的安排下出场调戏幼儿园小朋友。
[棒球狂来啦?]
[原来是狱寺!你也来啦?]
sy



目标54.
reborn06

target泳池边

scene0
“狱寺?既然来了就也一起下来游泳吧”
“有你这种混蛋变态在我怎么可能脱衣服下水。”啊不用了我还有事情拜拜。
“……啊?”
“……不小心内心和说话反了。”


scene1
“十代首领好奇怪啊……时而会游泳,时而还要装出不会游泳的样子。”
“……”
“棒球狂,你那是什么眼神?!”
“同情……”……谁都看得出他不是装的……


scene2
关于前一话事件的翻旧帐。
“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吧!?”
山本非常无辜的回头。
他用目光回应了对方怒气冲冲的质问,然后打手势提醒着自己的手党道路上的同伴,因为他的过大声音,使两人变成了众人注目的焦点。
然而十五公尺外的游泳池另外一侧似乎是笑料更加密集的地带,女孩子欢快的笑声毫无疑问的昭示了被观赏者[男人耻辱]的头衔。不中用的初中生抓着边缘练习打水,泽田纲吉正在身体力行的实践他最新的游泳理论。——
-狱寺总是坚持认为自己的老大是为了掩人耳目的隐藏实力,于是他适度配合的装疯卖傻。

确定没有人看向这边,狱寺放下紧张情绪的狠狠瞪了山本一眼。
“我什么也不知道啊?刚刚你说什么,嗯?”
山本仍然只是笑,明显对他的负面表情并不在意。
“就是那天在首领家……”
“抱了你?”
混蛋是故意的!
狱寺清楚的听到自己牙齿猛地咬碎了吸管,硬塑料片硌在牙龈下面,这异物让舌头不自然的打卷,然后他看到自己每一个吞吞吐吐的字眼出现在空气。
“说,说什么呢?!咳!(塑料到达了舌根)……咳,呸…啊咳咳…”
“别这么激动只有一次……好的好的,你不用瞪我了,不让我帮你拍背我知道。”
“什么一次?!是两次!第二次你还不放手了!该死,我很好玩弄嘛?!”
“哦……”
[原来如此]的表情在对方脸上铺开,山本手摸着下颌,然后摊手。
“原来你生气这个。下次我会适可而止的。”
缓过气来之后口不择言可以归罪为大脑缺氧,但是狱寺隼人总是后悔管不住自己生气起来就口不择言的嘴。
至今为止的对话没有一句话可以在正常等级范围的理解内,而且又有人忘了预先解释[我被那个被改造过的破烂十年前火箭筒变小了你个臭小子还拿我当小孩的拎起来抱着大爷我很生气啊哼哼]。

女孩子的注意力被声音吸引了过来。
“看什么看?!我什么也没说!你听到到什么了?!”
驱的同时还咬到自己舌头了。
女孩子脸红的笑着游到泳池另一边跟同伴回合。
“嗨?狱寺,她们怎么一边说话一边笑着看咱们?”
驱的结果实在不佳。
狱寺不说话了,从保龄球事件开始他就对女性物种心存恐惧。


scene3
“不过也蛮好玩。”
山本眨眨眼睛,最后看一眼低头嚼吸管的另外一人。他站直身体,伸展了手臂。这是打算再次进入泳池畅游的准备姿势。
狱寺逆着阳光抬头,手里拿着被捏出鲜明褶皱的纸杯,对方在光线里裁出深广而高大的阴影,如同一棵挺拔的植物。精悍的头发走向,和漂亮的肌肉曲线。

“你这恋童癖棒球狂说什么风凉话,你怎么不自己试试变成那种……”
他说到一半不想再提变成二头身的傻样,从小学毕业后狱寺就对自己的童年时代敬谢不敏,恐怖姐姐料理是原因其一,变态家庭医生是原因其二。他的语言停了一下不打算继续后文,低头看着手里的饮料杯决定咕噜咕噜的喝完走人。
“[软绵绵的身体。]”
山本突然回头笑眯眯的接下话,这让狱寺呛了一口果汁。
“你这混蛋……”
“是你当时自己这么说的吧。”
眯眯眼。
“我没说过。”
过于焦躁的否决。
“啊,你没说过。”
分明就是[你说了]的表情。


scene4
这家伙的表情让人太不爽了
“炸了你吧!”
“从刚刚跳入水中的时间来看,现在你身上的炸药应该还没有干。理论学家。”
眯眼睛笑。
“还有。”
“小心脚下过滑,狱寺。”
巨物落水的声音。


scene5
肌腱的过冷反应是没做准备活动的生理反射。
狱寺在水里吐着泡泡,眼睁睁的看着咫尺的水面离自己越来越远。
“你的游泳理论”
有人拦腰把他捞起来。
“有没有说过”
然后架着两条胳膊托着。
“要是遇到脚抽筋的时候”
狱寺露出水面。咳水,呼吸。
“该怎么办呢?”
他看见山本的脸。
“混蛋。”
“这时候应该说[谢谢]。”


2006.10.27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37-f13c9337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