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MIRO 20:27:02
反逆到底讲的是个什么故事
凌月·雪 20:27:41
讲不列颠少年鲁鲁修想要日翻不列颠,但是却被好友朱雀日翻的故事


不对的,其实不是这样的!反逆讲的是这样的一个故事才对!
↓↓↓↓↓↓↓↓↓↓↓

不知道怎么回事NICO竟然阴险的把这个动画给换了!那么民那与我来走下载吧!心动不如行动,速速点击,你保证不会后悔的!
(说实话我不是很知道它会保存多长时间……)
http://www.mediafire.com/?zyzmg9ujdny
或者http://rapidshare.de/files/39733002/_____________SP1_.flv.html



以及KINGHT2里面的黄胸鲁鲁卡片战部分
knight201.jpg
黄胸发动舒扎克卡

knight202.jpg
鲁鲁发动露露羞卡

knight203.jpg

knight204.jpg


白骑士(攻击力5000)vs露露羞(攻击力3)
露露羞发动特殊能力,白骑士攻击力下降为零!
露露羞胜!



………………马  好 棒

*

又到了这个季节了……今年卢卢和本家都要毕业了,不过因为他们俩情况比较复杂也许还会在寝室住上半年说不定。于是我们仍能每天晚上一起听着楼下成群结队的醉汉唱歌,小伙子们,毕业了也要做好朋友是正确的,不过不要闹到让保安来维持社会治安吧……
……最近看了咲叶样的架空白之后觉得甜系大好,少年们的青春和爱情的确不应该用来搞三次世界大战!咲叶样请填臆想症!


于是战了小白文,没什么技术含量但是自己打得又快又开心,这种行文如流水的快感回归真让人颤抖不已……


supporting part
架空慎入
supporting part


朱雀刚说完前面一句话,就感到鲁鲁修顺畅自如的完成了把咖啡呛入自己呼吸道的高难流程。他没感到愧疚或者什么,习惯性的一边帮忙顺着对方的背一边找出手绢来给他擦擦。鲁鲁修咳嗽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死攥着手绢不撒手,也没找出空来说“我没事你不用担心”:这的确不可能没事。不过朱雀倒也从来不担心。

当然一开始就没想过从鲁鲁修那里得到“祝你新婚愉快啊舒扎口哈哈哈”的祝福,朱雀早就在话题最初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明显的动摇。鲁鲁修[什么!怎么会这样!]的表情写在脸上,接着在一瞬间变成了[不给你!……一个妹妹都不给你!]的坚定神色。
难得看到对方如此失态,这可真是愉悦的经历,于是朱雀更加阳光灿烂的笑出来。“鲁鲁……”
鲁鲁修着脸推开他“我需要跟尤菲谈谈……”一转身就撞上了门框。
打击真是不小啊,朱雀看着未来大舅子的颓唐背影无限感慨。

其实两个人是好朋友,但后来发展为老死不相往来,磕磕绊绊的梁子是一年多前结下的,大家都正值大学毕业,那是个为了尽快甩脱学校束缚奋力直冲向未来的年代。查尔斯老师监考抓得严,枢木朱雀检举企图抄同桌答案的鲁鲁修而得到了该科目的加分并顺利毕业。被检举的鲁鲁修则受到处分留级再修一年。

在毕业典礼上朱雀向他阳光挥手,并依旧大大咧咧的露出标准挚友的微笑,这都不重要,最令人发指并令单身汉骂街的是他一只胳膊还拦在尤菲的腰上。
“鲁鲁修我先一步出入社会了哦,尤菲就放心的交给我吧!”

放心个大头鬼,鲁鲁修只得站在稀疏的留级生行列脸色铁青。
他剩下的战斗武器只有自己每一秒钟都在运作的脑细胞,于是鲁鲁修开始恶意的幻想着对方那身那毕业典礼的学士服是多少届以前传穿下来的产物,而大家出于懒惰很少有人穿后送洗,于是那上面残留有多少人的汗液和污渍,一代一代地积累到这个时候,而学士帽里说不定还能翻到侏罗纪时期的跳蚤标本……挥吧挥吧,人来风还能驱散一点发酵纤维的臭气。就知道笑,行行,那也就笑吧,趁现在还能人模狗样的春光灿烂的时候。尤菲也真是个傻姑娘,你们八成还不知道这世界上有搞破鞋戴绿帽子分手和婚外情这码子事呢吧哼哼哼……
……纵然枢木朱雀为人正直,而鲁鲁修是标准的一丑遮百俊主义者,他手握拳头怀恨不已,左攥右攥还是无法爽朗的攥出喀吧声响,只好在内心怒骂,丫个畜牲!平时旷课答到都是兄弟帮你顶着啊!他的情绪非常愤慨激昂,已然忘记了通常最后的情况都是利巴鲁帮忙随之同样翘课的鲁鲁修答三人份的到。

看着昔日的好友离去多么惆怅,而自己还要在这个学校里继续纠缠一年,鲁鲁修站在毕业典礼的礼堂觉得格格不入。

这时候考试当天的同桌修奈泽尔优雅微笑着向他走来,均码的宽大学士服也穿的有模有样。他撩起头发走近呆站在原地的鲁鲁修,倾斜身体,嘴唇附着耳朵,距离近的能够问道价格不菲的男士香水。气场十足暧昧,远处有人举起相机。
“真是可惜呢,鲁鲁修。当时我都把卷子放过了三八线给你抄。要是查尔斯老师的话肯定会毫不犹豫吧,无聊的自尊心真是害人不浅,嗯?”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鲁鲁修积累的愤怒突破极限值,他听到自己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声“滚”,附带赠送一个自认为狰狞的表情。修奈泽尔倒是没有介意,只是留下意味深长的笑容并以非滚的形式扬长而去。

而很快的他就为自己年轻时候冲动的口不择言而感到后悔,第二年鲁鲁修在考场上绝望的发现修奈泽尔毕业后成为了查尔斯老师的助教,他在监考的讲台上拆开试卷集的封条并对自己邪魅一笑。

笑,笑!一个个混蛋就知道笑!

于是因为所以了一番,留级了两年的鲁鲁修仍然在做他最后的本科毕业设计。

这天许久没有联系的朱雀突然找他出去吃饭,天气也非常好,大概也是他觉得能够给对方涕泪横流鞠躬叩头冰释前嫌的机会。鲁鲁修捉摸着此餐厅的消费底价能昂贵到什么程度,并听见朱雀开门见山的说“我要和尤菲结婚了。”
鲁鲁修理智的在心理拟成了62种《将咖啡泼到枢木朱雀身上》的方案,但是最后却把自己狠狠的呛了一口。于是他只好作为补偿的把沾着番茄酱的手拍到对方身上,并因为过于着急在对方发现之前跑路而撞上了门框。
枢木朱雀在后面说着“鲁鲁……”,这话促进了他豁出去自己原本不济的运动神经一路狂奔,到是所幸对方没有追上来。
开什么国际玩笑!
离开案发现场后他第一时间拨通了尤菲的电话进行确认,接电话的女孩子惊讶的声音:“什么?哥哥……你不会做毕业设计忙得忘记了今天是四月一日吧……”……果然在开玩笑,朱雀是个混蛋!结论完毕。
不过好在那顿饭钱是赖在对方身上了……鲁鲁修这么自我安慰的想着,突然看到了自家信箱里有着一张新的用餐帐单。
……
朱雀的确是个混蛋!

他虚弱的扶墙走进家里,娜娜莉正在客厅的桌前折纸鹤。这是女孩子雅致的兴趣,他努力平静下心情,坐到桌边帮着妹妹一起裁纸,在这和谐气氛之中洗涤心灵。果然感觉到内心逐渐平静,纵然外面多么混浊和令人绝望,但心底深处总有一处清泉便能让人感动不已。啊,传说纸鹤这种美丽的手工艺品在量变的基础上会产生神奇的质变,也就是折到一千只的时候你所许的愿望便会成真,人们一代一代的流传着这种说法,但谁也无法说清楚这神奇的力量到底是从何而起又如何应验……那么我能不能许愿让朱雀和修奈泽尔快点去死!

“哥哥,你这么用力折会弄坏的……”

“……呃……娜娜莉你觉得朱雀怎么样?”

女孩子仰起头微笑。“他是个好人。”

好样的!鲁鲁修为自己妹妹发卡的干脆利落而感到大快人心,他几乎要鼓着掌大声疾呼——

“我一直喜欢朱雀那样的人。”

哎?这句话明显不是自己说出来的,鲁鲁修目瞪口呆的看着娜娜莉。

“可是他喜欢尤菲姐姐吧。那么娜娜莉也会祝福他们的。”

正面直击!鲁鲁修损血100点!
从一个妹妹也不给你到两个妹妹全部搭过去这个差距,敌人太强大……鲁鲁修率兵亲征没话说了吧!
于是他在电脑前面战了两个小时的三国志11,并在脑内详细酝酿了以下几套方案:
1:[其实我有一个姐姐叫柯内莉亚为人豪爽又年轻有为,大姐大形象尤其受到各界小男生到倾慕,我想你也会喜欢的吧……所以请把尤菲还给我!]
2:[其实我有一个课题小导师叫做修奈泽尔,其实也就是你认识的那个咱们同班同学,介于每次咱俩翘课他都会暗示老师点名所以我想他一定是喜欢你的……于是拜托了不要再纠缠娜娜莉了!]
3:[朱雀你在想什么呢!其实查尔斯教授才是一直苦苦等着你的人吧!不要被现实蒙蔽了双眼!]

感情上来讲他当然希望第三套能够发挥最大效力解决眼下问题,不过逻辑上看起来似乎除了第一套有渺茫希望以外剩下的都没戏。
鲁鲁修放下跟鼠标键盘纠缠的战斗开始面对现实的大敌,他穿上鞋和外套搭上门把手,娜娜莉在后面问着“哥哥你去哪里?快要开饭了……”
伴随而来的是厨房里阵阵土豆鸡块的香气,那可是咲世子的拿手曲目啊……然而蹭吃蹭喝就要在朱雀家!鲁鲁修用强大的自控力说服了自己。

后来他发现其实自己根本不知道朱雀的公寓在哪,绝对是低血糖对大脑的影响。而他又进一步发现自己又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学校寝室楼下。

因为揭发作弊事件,寝室散伙饭的时候他跟朱雀正处于单方面冷战期,他表示了朱雀出席他就不出席的态度,一副不共戴天的样子,扬着脖子傲得连寝室老大藤堂也没劝动。而结果还不是要和对方呼吸同一个气层的氧气,他在陪娜娜莉逛街的时候有意无意走过聚餐的餐厅外面,鲁鲁修隔着玻璃远远的看着齐诺勾着朱雀的脖子索要毕业后的新住址,咂咂嘴角,告诉自己这种乌七八糟的告别会不参加也罢。

想了一会还是拿出手机拨通了号码。
“喂,尤菲吗?我问你个事情——”
“前面鬼鬼祟祟的人把手举起来!这么晚了在这里干什么?!”
哈……?
“……等等!我不是什么可疑人物!”
反射性举手。
“哎…啊?…是鲁鲁修吗?我是朱雀啊。”(第一季模式启动)
……绝对是跟踪!这么晚了你又不是校警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鲁鲁修强烈动摇中。

这时候“我原本正想找你刚刚还在问尤菲地址”就太说不出口了,即便是事实。于是鲁鲁修仍旧保持一贯矜持,幸好对方足够不矜持的热情邀请他到自己家做客。
朱雀给铺了台阶,他倒是也毫不客气地走下来。

“你要跟尤菲结婚什么的都是骗人。”
进门的时候他站在对方身后这么说着。表明事实在先。弯着腰找拖鞋的朱雀回头看看他倒也不介意的笑了。
“嗯,我其实想先开个玩笑然后再告诉你事实……不过你急急忙忙地跑了我都没叫住你,其实我跟尤菲分手了。”
“哦……啊?!”
分手了!难道真的是查尔斯教授的神佑!

毕业之后又进入警校一年,然后成绩优秀分派到警视厅,刑事重案组。鲁鲁修从毕业之后一直没再主动过问朱雀的事情,而尤菲又不说起,这么几年的事情放在一起讲起来倒是有点听惊险故事的架势,他云里雾里的盯着朱雀。对方又拉开一罐啤酒递过去,他迷迷糊糊的接过来。
“那次任务有点危险,所以去执行之前我跟她说如果我死了请她原谅还有……而没说完呢她就哭着给了我一巴掌。一星期后我倒是活着回来了,不过她就跟我说拜拜了。”
那句话是什么?毕业了让我们结婚吧,不对,毕业了让我们分手吧。不过你们这都毕业好久了吧,混在社会不比赖在学校的时光,那段时光多美妙啊,江山如此多娇,惹无数英雄射大雕,朱雀被校花告白,此后无数男生在梦中含恨的喊着他的名字醒来,不列颠学院没有人不慕尤菲和朱雀这一对。而这么多年来主动权倒是一直掌握在女孩子手里,现在的事实又是尤菲甩了朱雀。这让鲁鲁修似乎不太恨朱雀并有点可怜起对方来,虽然一直没有稳定交往对象的自己倒也显现不出来什么特别的优越性,但他还是道义上的开始安慰。
“朱雀,你不用太伤心……尤菲那丫头其实……”
“嗯,我知道,我也没有伤心。她跟我说既然能够讲出那种话就说明并不是真正喜欢她,尤菲吧,有时候浪漫,但也挺现实。的确也不是一辈子活在梦想里的年纪了,有着喜欢自己的人为了自己就算卑微也要活下去那种想法很正常。而其实……我对她的批评倒是也无话可说。”
“哎话也不能这么说,你要是伤心的话就说出来吧……”
“……鲁鲁,你前一句后一句的这到底是让我伤心还是让我别伤心?”
朱雀问完这一句鲁鲁修也意识到自己的逻辑不太灵了,酒精是毁灭人类意志的终极毒品对吧,他捉摸着自己也没吃什么东西,胃也开始怀念学校食堂的土豆炖豆角,那狂野风格的杂烩里面充满了土豆,少量豆角,更少量的肉,肉里有大量的肥肉和少量的瘦肉,丰富多彩的配菜,从洋葱胡萝卜到香菜葱花,有时候咸一点,有时候淡一点,完全视乎大师傅当天的心情而定。
想了这么一溜十八招之后他饿了,下巴支这桌子跟对面的失恋者发号施令。
“煮包康师傅吧,朱雀……我还什么都没吃呢……”

他们在面汤的香气里继续聊天,仿佛回到大学时代偷偷在寝室里用违规电器的年代,那时候他们一人放风一人烧汤,每次寝室自助火锅都吃得惊心动魄紧张刺激,最后刷锅的时候也要看好了打扫卫生的阿姨没在水房,洗洁精和刷碗布三十秒解决:吃饭从来都是一种战斗。而这种需要快速行动力的工作一向由朱雀完成。
“后来啊你知道吗,你们毕业走后我就搬回家住了。第二年宿舍就搬进去了新生,节假日的时候就成帮结队的去鱼塘钓你和尤菲一起放养的鱼苗,啊还有你们一起种的那块苗圃也被铲平了改成校长的雕像,反正物是人非吧,不过修奈泽尔倒是没变,和查尔斯老不死的整天都在盘算着怎么扣着不让我毕业。……话说你那时候怎么想着突然举报我作弊的?”
鲁鲁修说着有的没的突然响起来说到重点,朱雀脸上立刻露出了一种难堪的表情,想说又很为难。
“那时候看他对你献殷勤有点不爽……”
“所以你就举报我?!害我还要被他打压两年!”
“……啊……|||”
朱雀线,鲁鲁线。
两个人没了对话,安静就加楔近来,鲁鲁修用筷子挑着面条往嘴里送,目光不时地瞟瞟啤酒和泡面袋子上的佐料,还是熏酱鸡肉味的呢。然后,再顺便的瞟瞟朱雀在干什么。

“我们,还能在一起吧?”
面碗一放下来,就看到对面的朱雀,像大一时候问着数学笔记能不能借用一样小心地问着这样的话题。
鲁鲁修强忍着没像下午一样喷出来。
“你啊……跟前女友的哥哥,前前男友说这种话好吗?”
“倒是没怎么考虑……想到就说出来了^_^”
“体力笨蛋,把你的大脑捐出来吧,还能为了洛伊老师的生物机械学研究做出贡献。”

刚入学第一次见面的打招呼,有戒备的交流到彼此熟悉,一起逃课和突击考试,青涩的碰触,走廊无人处热烈的接吻。
鲁鲁修其实被突然又直白的询问撩得有点心动了,而眼神没法坦诚的回应对方,只是始终安静的地看着逐渐冷掉的雾气。
“现在时间?”
“啊?”
朱雀被他突然的问法弄得一愣。
“过十二点了吧。”
朱雀看了看表突然意识到对方的意思。鲁鲁修不看着他也掩饰不了脸上的红晕。一个并非未知的隐喻,一个绝对肯定的答案。酒精的作用吧。那也就的确是酒,鲁鲁修很高兴能有一个借口可以全面推托责任,若不然没法对这旷日持久的战争潦草收尾做以交代。
曾经他和朱雀开玩笑说毕业之后要怎么样,计划得比变化更加周全,那时候也就真的相信了世界能够一成不变的维持下去,而他们终究还是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有什么办法呢,这叫face the reality还是什么。

虽然经过了一波三折,不过现在他也有了自己的全新目标: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我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扣学位者,都全体下跪!
好像串词了……不过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啤酒罐啪的顿在桌上,鲁鲁修晃晃悠悠的站起来,这动作破坏了正凑过来的朱雀认为完美的KISS气氛,鲁鲁修此时此刻的平衡感和视焦让他感觉面前有两个朱雀,时而重合时而分散,实在不知道应该看着哪一个的脸说话。
于是他在昔日好友的惊讶目光中满眼伟大抱负的做出宣言。

“朱雀你……们(?)看着,老子便要战翻不列颠大学!”

*


第二日修奈泽尔在办公桌后手支着下颌,面露微笑看着宿醉头痛的鲁鲁修,被注视者白皙的面孔露出青一阵紫一阵的描述人生百态,一只手拘谨的捂着脖子上贴了OK绷的地方——明显那下面不是什么伤口——而另一只手上捏着被再度返工的论文不住颤抖。

“那也等你先顺利毕业了再说。”

问世间情为何物,实乃一物降一物。



END.

2008.06.14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362-c8f062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