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要隐,此后的更新用予约发送。



翻版

修奈泽尔从中华联盟回来,与此同时在内心里对某件事情已经有了一个确定性的概念。
“我不愿在友国的领土引发战争,亦不可眼睁睁的看它到来而毫无作为。”
为夺回皇兄的新娘修奈泽尔开始负责不列颠的调军进驻。
是祸是福,zero,令帝国头痛不已的恐怖分子的所作所为,对他们在中华联盟的拓展势力的确是一个良性推动。
于是几天以来所有相关部门都忙得焦头烂额,修奈泽尔即便同样繁忙却也能仍旧显得从容。朱雀在他门外欲言又止。不用去细数这是几天以来第几次“偶遇”这个圆桌。纠缠的理由也过于简单,在花园里他终于给对方一个严格来讲也算不上解释的说法。
“无论如何我没有输,这就是结局。”
关于那场以白骑士为质押的王棋对峙。
而这种说法让朱雀突然想到鲁鲁修,那个童年玩伴,再次相逢的好友,结局主义的高明棋手。而自己面前,毫无疑问正是他有一半血缘的兄长。



难兄难弟

齐诺向阿尼娅要卡莲的照片并没避着他,金发碧眼的圆桌从不掩饰自己对什么人的好感。
他简单的说了句祝好运,从表面到实际都没什么诚意,倒是如齐诺也毫不介意。朱雀知道另外一个人看上的无疑是色骑士团里最麻烦的刺头,会用虚弱的外表掩饰自己即将挥出的利刃的女孩子,也能若无其事的说着干净利落的谎话。阿什福果然不会出什么平凡的子弟。不过如果有可能的话,他还真是由衷不想成为这种牡丹花下死的试炼。
即便对敌人感兴趣是危险的。而无论如何,朱雀仍对齐诺和自己在喜欢的偏好上有着太过相似而保持惊讶。



窘境

“我想要枢木朱雀。”
这一句话让他每个毛孔颤抖不已,舒展的手又握上,几乎像发现一个崭新的事实,期待已久的答案。那,是你吗?是的话又是如何能平静的说出这句话?指甲挖进肉里,隔着圆桌制服的手套布料仍能赋予钝痛。齐诺在旁边不合时的小声打着口哨,受欢迎的人呐。

而对方又开玩笑一样的将他甩开了。
“——送给皇神乐耶大人作为礼物。”


2008.06.09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358-da5abb18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