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已经好几天没有心情敲字,一挂上线就到XQ刷满版的地震贴。今天晚上可不能再刷了。
日本直播已经开始,等生肉讨论和熟肉放送
顺便存个地址
http://www.k4.dion.ne.jp/~coltroll/
http://cou.uijin.com/




隐喻


学校最大的屏幕里出现图像,有人说着现在三分钟的哀悼开始,豪华的不列颠王旗降了一半。所有的人都停住脚步,站在原地闭上眼睛。
尤菲·米娅一周年祭日。

鲁鲁修把安全盔抛给他,而自己坐进副驾驶里。
“不默哀致礼?”
其实自己也是同样的逃犯,洛洛一边发动着机车一边问。而被问到的鲁鲁修作为回答一样的看了眼屏幕。粉红色头发的女孩子在画相框里神情温和。漂亮的不列颠皇女,在十六岁这样最好的年纪微笑。只不过从这以后永远停在了原地,失去了走向更远的权利。
“公主殿下很美丽啊。”
“嗯。就因为这我也觉得ZERO做了件很过分的事情。”
“喂喂……这可是不敬吧哥哥。”
引开起来,直冲上道路。护目镜隔开了烈风,让眼睛直接对抗烈风的确有些勉强,于是不禁要赞叹人类是这样富于创造解决方案的物种。


中央街道建筑物前的路段上拥挤了一圈人,前面的车辆阻塞着,被夹在中间的急性子司机在不停的按着鸣笛,隐约的好像能看到警方的黄色警示带。
“我去看看。”
小跑过去的洛洛,走回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不阴不晴。
“嗨嗨,交通事故吗?”
“不,好像是自杀。”
“嗯?”
打听回来的人重新骑上载人摩托的驾驶位。
“听说朋友误杀了他的妻子,于是他就杀了朋友。最后自己一个人爬到很高的地方,跳下来坠楼身亡。”

“哦……这样啊。”
鲁鲁修把身子往座位里沉了沉。
把定位在案发建筑上目光收回来,洛洛重新扣好安全盔,对着副驾驶的兄长询问。
“我们绕其他道吧?”
“看来不得不这样……得上时间就行。
“那走吧,换条路的话……我看看……”
“……洛洛。”
低声的自言自语被鲁鲁修郑重的打断。年轻的杀手视线从表盘的地区路线图上移开。脸上带着没猜忌的疑惑表情看向兄长,并于短时间里于内心反复过滤着任何可能触发记忆底线的线索。
“你看起来不太舒服,要口香糖么?”
“呃没什么,只是围观的人太多了有些挤吧……其实我并没看到里面的死者。”
“……抱歉,早知道就不该让你去看出了什么事情。”
诚心的关心往往带着比焦糖更难下咽的苦刺。
交叉起手指,色头发的年长者在认真做着反悔。
“……就不会看到那些不太舒服的情景。”

不再会呼吸的关系者,因冲击力扭曲的四肢,血和死亡。不计算腐烂的情况存在,据悉坠楼在所有死状里最为惨怖。

洛洛重新发动起机车,得在后面有车辆来堵上退路之前离开。事实将永存在于世界的某处,不曾丢失,只是小心锁起并加以看守。一年的时间他已经走近了这个人,但并不代表他从此远离了鄙陋的死亡。在机械的噪音里记得回给对方一个微笑,只是不知道低着头的鲁鲁修是否看到。
“没关系。”

因为所有人已经介入其中。



fin
2008.05.18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332-6da5c2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