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钢64
高度概括。出发前的钢在大总统的儿子面前时而毕加索时而凡尔赛,头上的天线也避雷针化。
红莲去追马尔高医生,但是却只看到被斯卡掉包的人,然后他露出了一个经典的表情。
阿姆斯特朗家族的遗传变异非常奇异,少佐的姐姐和妹妹都长着正常人的脸和体格,由此我们可以结论出来,此家系的基因仅在子代是男性时显现出肌肉性状。
爱华和阿尔冯斯穿越了无数次死亡的深渊,终于走来了弱肉强食的北部地域。

这个表情太好了。
[你是谁呀]
64-00



DGM95夜
扉页的三个人太说明问题了。
95-00

诺亚一族都喜好玩SM,有了锁链更加方便出演少儿不宜戏码,然而阿勇姑娘,都这个时候了你还配合他玩cosplay耶稣就有点搞笑路线了吧。
95-01

本集小绷带和诺亚正面近距离对招,双双使出超杀,最后结果当然两败俱伤。太阳头诺亚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而神田则是异能感武器六幻溶化。但是我又预感太阳头还没死透,日后肯定要来向神田寻仇,阿勇姑娘你本来就不应该太过善良,回头补给敌人最后致命一击才是真正明确的做法。
种种迹象表示,星野总是在神田的脸上无限的向藏王致敬,这是明显的暗示对方[快来画我的神田受同人志]。
这个细节画面很可爱,阿勇姑娘就连内心活动也要加上口头禅
95-02

[我和你,谁会活下来呢,驱魔师。]
[应该是我吧。]

[我可一直在等这一瞬呢]
足够接近的这个瞬间。
我总是一步步的估错。神田勇仍然还是没有死,他的对手更不是英国绅士。他被作者最早作了必死宣判,但事实上他的躯体一次次徒步穿过了三途。他不能死,因为死亡已经不足以作为上苍赐于他的残酷宣判。

不死者。
只有死者才不死。
95-03

我们最早就理应有所预感,但是,为什么现在才发觉呢

[不死的人类,哪里会有这样的人类呢。]



[神不会就此轻易原谅我。]
背对着逐渐死去的诺亚,确定着能够离开这个房间的方向。
他向前走了几步。
神田赢取了他刚刚的战斗。或许也是最后一场,但管它呢。
这一场接近死战之中自己几乎是在不断的作弊,他所拥有每次都能复生的躯体,但是诺亚却不能。一开始的胜算就倾倒于自己这边,毫无疑问,无论过程多么艰难。可是……神田苦涩的皱了皱眉,被烧掉头的死法真是难看得要命。也许他还能自我嘲讽的庆幸,还好在狼狈的样子露于人前之前走了麻烦的教团众人。
灰烬被风气猛带向前,连同破损建筑的泥土尘埃,它们粘合在一起和氧气共同行进,接着被呼吸入气管。
神田忽然觉得鼻腔里被空气里异端的元素侵占,最简单的身体反射让他捂着嘴咳嗽起来。
现在整个鼻腔都是诺亚的奇怪气味。他就这么一边剧烈到近似干呕的咳嗽着一边想。而自己曾经还因为另外一个人被诅咒就拒绝和对方握手呢。
但他一点也不为自己从前所表现的种种排斥而有丝毫后悔,或许原因是他真的由衷的憎恨着亚莲也说不定。
接着除了他自己的声音以外,大地的撼动也连续轰鸣起来。
空间崩塌兵临城下的节节推进。

神田仍在咳嗽着。
只是简单的呼吸道反应,然而他却因此接近窒息。
因为他觉着自己刚在的确在向出口迈出脚步,但是却又忽然预感也许一切行程到此为止。
失去了六幻的那一刻也同样失去了驱魔师的资格,他至此再也没有任何理由跟他站在一起。
他双手抓紧崩溃的焦土。梵字从胸口向周身扩散治愈伤口,喉咙的艰涩却由内部断裂向心脏。拉比。他想。用力艰难的想。然后持续接近脑海的是温绿色眼睛,它们渗透记忆侵袭直到自己再也无法推拒。
神田勇放弃所有无谓抵抗,慢慢跪在地上,粘满血迹和泥土的手指上仍然有皮肤烧焦的痕迹,他把苍白的脸孔深埋于掌心其中,缴械投降的闭上眼睛终于无声哽咽。
[因为我丑陋的感情,所以该死的神永远不会原谅我。]


2006.10.22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33-cb55de6a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