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老师在讲分子生物学的时候给我们打比方:生物技术是手段,脑是研究对象……
然后底下有人偷偷接话:所以我们要利用手段搞对象。

生活是猥琐的病原微生物,最开始入学的时候大家也许都的确很无知,至少比现在无知。但人类总是各种恶性病毒的感染体,于是在两年生活的大浪无情冲刷了我们的心灵之后,师姐和红哥变成了韩庚吧中RPS小说的忠实读者,林哥热爱恐怖文学,猥琐室友仍然在和ColdNight系列战斗,而我已经明目张胆的在大家面前看GN同人。这境况使得[我很纯真]和[你在说什么呀我一点都听不懂]俨然变成了我们寝和兄弟寝之间互恶的口头禅。但是,为什么,只有我说的时候你们都相信呢……

格言的稿费上调了,于是这又激发了猥琐室友的创作热情,遗传课干脆利落的翘掉回寝室找灵感,中午就奋笔疾书的完成一篇。
在计算机课上他给我看了他人生中第一篇GL文,也就是中午那篇。我一边亵读(被划掉,改成渎)他的大作一边感慨流泪,小伙子你简直前途无量,第一篇就跨越了N13的界限,然而我写了多少年也都还蹲在无法补全3的左半边的墙角里……

突发奇想的拽了个风铃小朋友回来,结果它连欢乐颂都无法完整演奏。于是我只好努力怀旧。大家来跟我一起唱
玛丽有只小绵羊"
EDCDEEEDDDEGG
EDCDEEEEDDEDC


presents from elle。
我收到小饰物和一叠照片,它们记录着大西洋旁边的推理王国。
绿色门框和牛奶白的墙壁,漂亮天花板顶灯白日通明,玻璃透射过天空蓝和棉花糖松云。SHERLOCK HOLMES。贝克大街。守门的警察叔叔卷着衬衫袖子,我们看到斜条的领带和温和的啤酒肚。这一定还是个温暖的季节,连日光都生长得那么好看。
就是这些漂亮得让人想哭的景色和颜色,宣告逼近我们的零度气温迅速远离。
谢谢你,这么这么的感谢你>_<

sharon的HV感想
博士的梦境和现实中如此迥异。现实里他可以毫无畏惧的去触手整个7组的人,但是在梦境中他原来是个柏拉图主义者。
我理所当然地忘记了哪个该死的哲人说过梦是人类内心深处欲望的反射,于是我们可以预料博士抓住Vincent的手下一步的台词应该是什么(Valentine,请为实验室捐献一品脱血液样本,Lucrecia会感谢你的。)
对方的坍塌又昭示着他对自己愿望实现可能的自我否决。(你休想,博士。昨天是骨髓样本,前天是肌肉组织,我要向实验动物[……]保护组织起诉你。)

Turk时代的Vincent活在Hojo的梦里,他们的两个活在我们的梦里,但我们仍然活于真切的现实。
现实就是,我哭着说,为什么你不真的写春梦出来呢,受的sharon君。
2006.10.21 / 芭比娃娃奶咖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31-adf1f333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