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休总受说:
“那个,可以借给我衣服吗?”
“啊,我的换洗衣服借给你吧。”

我说:
[傻瓜平次!鼻,鼻血!下来了啊啊!!]
[不要吵和叶,这没有什么。我很冷静。哦拿去穿吧工藤,这是我的内*裤心]
[冷静个屁啊!才没有人会把语气词也读出来!还什么内裤!]

休总受说:
最近我一直认为他的手机铃声是[真相只有一个(山口声)],短信大概是[平次哥哥~(高山声)]并且深信他的手机壁纸是工藤新一的剪报……

娘子说:
好WS啊73……你不会决定真的让他俩来一发(?)后用喜庆的红豆饭完结死气冲天的柯南吧。



好的!关于连载数已经修改过了!墶p

……完结是可取的!群众批准了!
找个好人嫁了吧,柯南感人最终章!



服部平次:工藤新一的失忆将是我恋爱生涯的巨大转折点。



HEIJI`S LIE.

每次看到那个男人,都觉得内心有种异样的感觉。
那么这样的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从失去记忆以来服部君至今也非常地照顾我,今天他在阳台上晾晒着洗过的衣服,我看到他在于是就走过去。身上还穿着他那比我身材要大一点的衬衫。
[服部君。]
[哎!咦……?工藤,是你啊。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今天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
[要说的话,我也不知道……]
我看着他的眼睛,浅浅的绿色,一种诚实的颜色。非常地好看。听到我说这句话的服部君表情有着非常大的振颤,但只有一秒钟,然后很快地他恢复了常态,然后试探的问着我。
[……新一……?你,想起来些什么了么?……]
我迷惑的摇摇头。然后他露出了大大的失望的表情。但是,刚刚他叫我什么?
[我一直在思考……如果我实在想不起来的话,为什么大家都不告诉我呢。服部君一直都很照顾我,一定也是以前的熟悉的人吧。你知道的我,告诉我不就好了。]
服部的脸上露出了困扰的表情。这种表情在这个时候出现有着奇怪的违和感。只是说一些别人的事情吧,为什么会使得他这么不情愿的样子。但是服部君却没有拒绝,拉了旁边的一个椅子让我坐下。然后像是在思考怎么开始讲述一样背对着我思索了一会。然后回头看着我。
[其实……]
他发出了声音。
[我本来打算就这样瞒着你一辈子的,其实我们两个以前是一对秘密的恋人。]
从他的眼睛我看到里面的自己露出了非常震惊的表情。
服部好像立刻就被这种表情所伤害一样,头垂了下来。
[啊啊,果然。现在跟你说这些会造成你的困扰的。所以我原本想永远也不跟你提。]
他继续着自己的讲话。
[这样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就够了。但是又觉得这样的自己很狡猾。自己一个人在内心里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你,但是你却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还会把我当作是你的好朋友吧。可是告诉你的话对你又不公平,明明已经回到了正常人的生活的你,为什么要知道这些多余的事情。]
悲伤的气息渗入到了他的话里。虽然仍然被刚刚告知的事情所震惊着,但是也不知不觉地为他的哀伤所动容。服部君就这么在我面前蹲下来,颤抖地用手捂着脸。
[默默的守护你也好,只是看着你也好。这样的事情保持着距离以朋友的身份来就好,但是我又经常忍不住地想把你紧紧地抱在怀里,抚摸你的身体,让谁也无法伤害你,好像这样才能保护你。这样的我……其实根本没有留在你身边的资格。但是对不起,请你不要讨厌我。请忘记我说的吧,也不要说再也不想见到我之类的话。]

他仍然把脸埋在手掌之中。肩膀颤抖着,我不能确定这时候的他是不是哭了。但是手却比我的意识先有所反映的抬起来放在他的头上。
柔软的,头发的感觉。
服部抬起头来。看着这样的他,我总觉得我一定要说些什么。
[如果我们以前是恋人的话。那么现在仍然是恋人好了。]
我对他微笑着。
服部君注视着我。为我的话惊讶着,眼睛里慢慢的像是红润了一样。此时的我甚至觉得这样的他非常可爱。
[虽然我一直仍然不能理解自己的感受,但是你应该是对于我很特别的吧。因为看到你就觉得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必须记忆起来。那么一定是这样了。而且我也不讨厌服部君。]
他的两条胳膊撑着我的椅子。蹲着仰视着我。
[新一……]
[所以……再继续交往也没有关系……]
他怔怔的看着我,仿佛我说了一个很难被消化的句子,然后他很快地露出一些沮丧的表情。
[请你因为不要同情我而这样说。]
这回无法理解的变成了我。为什么会被他认为是这样呢,说着前面那些话的我显得很不认真吗。
我大概是没有安慰人的经验吧。也不知道怎么用一丝不苟的论证腔调以外的语气来让人信服。
[不是这样的。]
有点着急的对他解释。而服部对我露出了一个笑容。
[没关系,其实你不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已经很高兴了。]
他要站起来。而我的内心里有一种急促的感觉,如果不在此刻把话说清楚的话,就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于是我也站起来忙着拉住他,椅子因为动作的急促而到地。他听到声音而转过头来。我紧紧地抱住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的我,就这样把嘴唇贴到了他的嘴唇上面。
不过按照他说的以前就是恋人的话,那么这样的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其实我很喜欢你。]
我的脸一定红得不比自己尴尬的语气好多少。为了不让他看很大的笑话,我把脸埋在他的胸前。隔着T恤能闻到服部君身上淡淡的汗味。
[所以不是同情什么的,我们继续在一起吧……]
自己的声音越来越小,我完全没有自信这些声音是否传达到了对方那里。服部君没有再说什么,过了一阵原本两条僵硬的胳膊只是默默地抱住了我。或许是站在阳台,而日光正晒在背后的缘故吧。我觉得非常的非常地温暖。


兰:(疑惑)服部君的脸为什么笑成那样?
和叶:(瞟一眼)他那么笑很久了。自从跟工藤解了一大笔钱又声称还不起的时候,不知道被对方当作苦力支应的他自己在HIGH个什么劲……



2008.04.16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309-cb1dc12f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