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byebye


提耶,你想知道什么?

我开着arms阿修罗了一会,然后和九龙搅了起来
我在士气和状态上都占上风
这时那纱布人自杀式攻击,被我一枪托死。但我右眼看不见的弱点被九龙发现了
九龙攻在我右侧放冷箭,我机体大破,我下来,穿上推进器。摸着哈罗说了,永别了,搭档。把我的机体开回去
我卸下GUNDAM上的狙击枪,拿着它,飞到ARMS上,瞄准九龙
九龙在找我,P孩开着3倍速来救我
九龙发现我,我大喊“狙击!”。我们同时开抢。他击中了ARMS,我击中了他的机体
我被震飞到宇宙空间,开始回忆家人。并对着地球说…活在这样的世界上,你们满意吗,,我可不。。。
然后P孩发现了我,这时我旁边的ARMS爆炸了。。。。

哈罗返回,不停的喊我的名字
14岁问怎么了,哈罗还是不停的喊。皇小姐,14岁,你都哭了。这一段很感人。。。


——From S1宅男



高达00 23话 [世界を止めて]

哈罗的[LOCKON LOCKON -],刹那的喊声,阿雷路亚的[怎么会],提耶利亚的[这不是真的],菲尔哭了,物理老师说声音的传播速度是……宇宙是安静的因为它没有介质。

这事情也不是完全没有预兆,好像在洛克昂在走之前跟所有人都打过了招呼。
他跟提到自己的家庭,VEDA系统的全驾驶员资料清空之后,似乎只有跟女孩子谈话中的那点东西成为唯一有据可查的记录。我还有个妹妹叫艾米,洛克昂从以前就喜欢照顾比自己年幼的小家伙。
阿雷路亚也有需要想起来的事情。在营救重力区的时候若没有对方的帮忙,或许自己已经成为地球引力召唤下的陨石。更别提能否度过成年的生日或者和MISS皇通宵畅饮。跟哈雷路亚比起来洛克昂明显完全不像个厌世者。但这个对所有人都友善的人不难交往却很难深入,如果可能的话他倒是希望对方……只不过看起来好像再也没有那种可能了。
对于提耶利亚所得到的告别礼物似乎过于隆重,一条被拯救的性命和一只已失去眼睛。极大可能不是人类的家伙在接到几乎已经是事实的噩耗时候在驾驶舱里没忍住哭了出来。其实Meister担当资格什么的原本也没有什么必然的要求,而硬要说的话那么大概也就是死人是无法驾驶高达的。
刹那是最后一个看见洛克昂或者被洛克昂看见的人,提耶利亚和阿雷路亚修改的驾驶权限也没能拦住这个单眼的男人。晚了十几秒钟的路程就失去了曾经差点给自己一枪的年长者,当然也没法告诉对方自己隐约的找到了某个被藏匿很久的答案。他很确定从今以后是在也见不到那个命中率百分之二百的王牌狙击手了。即便如此,洛克昂被人记住最多的大概还是那些与冰冷枪械无关的温柔元素。
失声叫出来的情况以前也存在过,那时候喊着“我就是高达”的自己大概过于自我中心。那么更加悲恸高亢的呼喊能否不等价交换的让什么人从门那边回来呢,答案似乎否定。
散在宇宙里面的GN粒子实在很漂亮,色底幕比地球的散射天空更加适合衬托光芒。知道么,无尽的群星升起的时候,那却是需要以太阳的陨落作为代价。


2008.03.16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295-40cc605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