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LOCKOFF.png


坐骨神经痛到终于坐不住椅子,学姐说我跟导师聊到过你这个情况,去拍个片子看看是不是腰脱吧。掀桌,奶奶个熊,青壮年劳动力一个哪去得了那么多奇怪的病回来的!
想起来过年的时候娘领着去看一个神神叨叨的老中医,把了半天脉说你这二十几年活过来挺不容易,然后就开始中西结合的阐述基因染色体如是说,因为咣的一下撞了枪口学科,所以我拽着娘头也不回的往出走,那么这是报应么……中医老妖怪……这人生阅历也太他妈丰富了……除了肿瘤性病老年痴呆差不多都得过了……
于是辅修课跑了回来,在床上躺了大半个下午,干了一圈CJ传说,又不怕死的爬下床来了……


[Tales Of Innocence]

很多机密的图书馆都喜欢设置在地下,泥土的潮气经过数个年月之后将穿过大教堂地下室的建筑岩层。这里真正的像一个棺材安葬着那些古代的知识。
“我可没那么好学,你自己加油吧优等生。”
事实上斯帕达只履行了扶着梯子让他爬上去的义务,然后自己就靠在书架旁不一会便打起盹来。卢卡查了好久资料之后,哭笑不得的觉着抱着一叠书的自己是下不来了。
随便叫醒的话……大概会发脾气吧……
无数被吼的经验告诉卢卡对性格暴躁的少爷如何敬而远之。于是他决定等着对方醒过来。
“关于教堂的历史没有什么疑问了吧,那么创世力的学说……”
“……不好意思我要上厕所|||(快点离开这念经狂)”
“是这样呢,我陪你一起吧。(笑)”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离我远点啊啊啊!”
伊南娜呢……
灰尘让他打了个喷嚏,胳膊发麻,原本就摇摇欲坠的书塔更加倾向于倾斜。卢卡慌忙的维持平衡,而梯子没跟他打好商量,整个人就这么乱七八糟的栽了下去。
声音大得把隔壁的里卡尔吵醒,卢卡揉着膝盖,心想糟了,斯帕达没有反应。不,不会吧,窒息啦?他犹豫着揭开砸在被自己当成垫子的人脸上的书。
对方不太爽的看着他。
“啊,对不起……”
“不要哭。我没睡着。”
斯帕达露出从来不掩饰的不耐烦表情。撤下帽子掸着灰尘,又按在自己的头上。卢卡拈起自己头上帽子的边缘小心地看着斯帕达银灰色的眼睛。蛰伏着古代兵器坚定的宣誓辞。愿为其剑愿为其盾的告白。
“你这个笨蛋在怎么能让人放心的睡着。”

2008.03.15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294-307dcec2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