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L的blog上面看到心理年龄测试,原来我还是个18岁的小嫩孩
当然了年轻固然是本钱,但幼稚确实不值得耀。

逛其他人的BLOG上面看到的同人问卷,私自拖过来了,合掌。蛮喜欢这种形式,因为完全不用认真负责的写完整文(殴)
一式三份


同人问答
(inGuiltyGear


0.请给你看到这一题后想到的第一个CP写一个题目

红零:人鱼骸骨
1949:eight days a week
zy:我不会写字……这不是题目……


1.以最能代表你风格的文字给这个同人写一个开头

红零:
Sol有一段时间总在夜里吸烟,当然这和他白天的时候总被别人罗嗦并没有必然联系。

人类的小旅馆里面灯光昏暗得令人沮丧,他想如果这房子是木头的那他一定教给老板如何让室内明亮大方。但这样的话他就等于亲手断送了唯一的住处,于是Sol只能摸出来自己揉烂的烟盒就着还没有外面星星亮的灯光坐在床边抽烟。
桌面上的食物维持着五个小时之前的状态,Sol仍然没有丝毫胃口。
他设想着它们在火焰上被亨饪的全过程,泛光的鸡腿流下肥厚的油脂,它们滴落到火苗的焰芯上,但是也许不再会引起这人造火焰的突然猛窜。
他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然后被自己的无聊生硬的呛到烟气。
世界在2010年变换崭新的魔法年号,神已经死了但是大家还以为他依旧永生。
魔法终于被认为是至尊,科学死不瞑目的被绑上烈焰吞噬的十字架。
任何一本历史书上都没有记录第一个发现魔法潜能的人,他的名字和他曾经所存在的那个时代都轰轰烈烈的被前进的时间抛弃。
再之后Fredrick成了那个时代最早的Gear计划牺牲品,接踵而来的受难者是整个星球的人类。
他有时候会想起来自己久远的名字,但是那似乎已经不再是在说自己。时间和空间都已然经历得虚空漫长。
然后他会想起来KyKiske,一个总用温和到虚伪的笑容微笑的小鬼,严正死板的遵循着规则礼仪,演讲却总让一帮热血笨蛋鼓舞激动,容易被自己激怒,麻烦的家伙。最近却总是莫名想起来,对方又并不是他什么最重要的人,他最重要的人是ThatMan,重要到一生也要找到他,再狠狠地宰了他。
他只是是跟那个小家伙你来我往的过多了,善意的或者非善意的,他曾经用他最喜欢的茶杯当烟灰缸,或者干脆烧了那些所谓的重要文件,他认为离为自己所有的挑衅行径彻底道歉的时候还是早了一些,直到后来说对不起都来不及。Ky本质上还是个粘人的小鬼,就是自己脸皮薄的不承认,等到最后才沉下架子,开口却是托付了麻里麻烦的骑士团,那瞬间自己有多么尴尬和难堪。Sol再也不愿去回想。
他和Ky之间的确什么也没有,一切多到可能有什么的来往都是浅层表象。就像他在夜里行走背对着宇宙但不等于远离了地球,Ky不是他的什么人,永远都不是,一张好看的脸或者一个名字而已,被这个世界伟大的记录和传颂,但也许过了几个世纪之后就像第一个发现魔法的倒霉家伙一样,连名字都不会被记得。

在昏暗的小旅馆里Sol又一次在夜里坐在床上抽烟,慢性毒的烟焦油狠狠的呛进了呼吸管道,这让他想起了在骑士团里面白天被罗嗦的时代,顺带也就想起了Ky。他在烟终于烧到自己手指骨节的时候想到,Ky什么也不是,他只是他永远无法再继续的日程。

*
1949:
Ky在办公室里跟一堆堆的案件卷宗纠缠不休的时候,Jam的电话给他下了最后通牒。过去的三十六个小时里面他已经拒绝了对方三次的邀请,中华美食店漂亮的女老板生气的声音通过电缆丝毫不减威力,十分钟后Ky挂断话筒为自己暂时耳聋的听觉神经哀悼。然后继续投入纸张油墨的新一次战斗。
人类始终不可能像重读一本书或重看一部电影一样去重温爱情。他也知道半途而废的约会过后补救只能适得其反。
Ky无奈的等到下班时间再旋开门把走出去。
等等,重点是他和Jam小姐只是纯洁的男女关系。
然后Axl就讪笑着说都男女关系了还涉及纯洁什么事,不过比起凶悍的绯闻女友,Ky反而是更纤细的那一个。
他碰到他是在站牌的地方等着一辆公车,Axl的时空旅游手册不知道为什么又回归了这个时代。总之就是Ky在等车的时候碰到Axl,对方认出了他并且主动打了招呼,Axl说话虽然没有顾忌但是并不让人特别排斥,对方口无遮拦说话的同时旁边还站着低头点烟的Sol。
公车晃晃悠悠的来到了临时站点,排在最后面的三个人上去之后已经完全没有了能坐着的位置。
安稳的站着也是幸运的一种,Ky为自己已经坐了一天的脊背感到发自内心的疲惫,他拉着吊环让头靠在举起的手臂上,目光从最前面的大块车窗玻璃寄送出去。
五点十分的光线成为一天中最漂亮的橘色,它们用相同的路径潜进车内,最后落在金发青年的发侧。
没有在这个时候睡着。但是Ky仍然在刹车的同时身体顺应惯性的稍微前倾,当他回到自己本来的位置,重新站立好的时候背后撞上了其他人的身体。反射性的即将道歉出口,在那之前浓烈的烟味从头顶毫不客气的闯过来。Ky回头看到Sol,对方站在他身后没有特定表情的回看了一下他,向后扫了一眼表示已经没有空掉的公车拉环,接着就理所当然的[共享]了Ky正握着的那一个。
继而大批量的候车乘客涌入车厢,这让他拥挤得没有余力抗议Sol。
Ky看外面。
在这站下车的Axl拉起嘴角,于车窗外向里面摆摆手,不知道是对Sol还是对他。

*
zy:
……小弟好好的正在骑士团里面坐办公室喝茶看报纸,享受政府官员糜烂生活,这时候大头闯进来一边满屋溜达一边冷嘲热讽。小弟最开始还装作视而不见,但是大头接下来开始动手动脚,小弟忍无可忍愤怒的看着对方把新地毯踩得全是泥巴,连helloKittY卡通图案的脸上也被踩了鞋印。于是他生气的拔剑出来对正在拉上窗帘的大头说口胡我看你就是来找茬的,战吧。大头拉完窗帘之后想了想对了自己好像在进来的时候就把门锁好了,于是爽朗回答小鬼战就战。……接着大头理所当然的打败了小弟,推倒了小弟,他们在办公桌上又开始了战斗(……)……


2.这个故事可能的后续发展是...

红零:这是全碎片……
1949:SK呗
zy:……他们H了……


3.结尾会出现出乎意料的逆转么

红零:不会,很保守。
1949:会呀后面超级激情(骗人的)
zy:你说反攻了么……不会的


4.那么它会是HE还是BE呢

红零:全碎片没有过HE……
1949:HE
zy:H[重音]E


5.文的主旨是

红零:他们有奸情
1949:他们有奸情
zy:他们有奸情



2006.10.11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26-9b9c06ec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