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Vongola77-家教公式書-日常篇

供图翻译制图的殿下们都辛苦了


vongola77.jpg





profile

山本武爱好:和式太鼓
狱寺隼人爱好:钢琴


山本在街机店的门口停了下来往里张望,新装的太鼓机器前面仍然有人。在身旁拉着书包带的狱寺发出了嘁的咂嘴声音,已经足够用以表达自己对他的这种低俗爱好的极为不齿。灰色头发的少年文雅又粗鲁的抨击着这简直是对音乐的强暴,笑嘻嘻的棒球运动员抬手去揉旁边躲闪的脑袋,投球三百公里以上时速的温厚手掌,毛燥燥的护腕刮着固拗的章鱼脚。
山本武上扬的嘴角和狱寺隼人下拉的唇线能合成一个椭圆。
“下次祭典的时候敲给你吧,我敲的可好了呢。”
不知道该怎么给这个自说自话的约定回应,狱寺用手里的《月刊世界之谜》作为鼓棒集中了对方的头顶。



human relations

一平--(♡)-->云雀恭弥

一平最讨厌嘈杂的而且低俗的男人,这与童年的心理阴影不无关系。她在雾气里面思考的第一件事情是“这次耽搁了又要遭到师傅的骂”,消散的烟瘴后面隐约浮出物件的轮廓。
泽田纲吉的姿势并没有太多新意,正坐在坍塌的家墙前面哭自己人生何其惨淡。而要是对方没有打招呼,她几乎认不出来正给蓝波擦鼻水的是加百罗涅的首领。奶牛装的小鬼眨着无辜的眼睛叫着大便,把被挤坏的脏兮兮葡萄往抱住自己的男人身上蹭。。
“啊……十年后的一平,你好,不好意思我没能阻止得了他开炮哈哈,随便坐坐吧……看你面汤都洒出来了快擦擦吧……啊,痛,怎么就又摔倒了……”
应该提醒对方,在高档手帕的另一面还粘着蓝波的鼻水这件事情。但是没办法开口。香港来的名刺客无法对自己的情敌痛下杀手,她总在想,哪怕这个男人少那么一点点的温柔,自己也不用这么烦恼喜欢着喜欢迪诺的云雀恭弥。



specialty

与星星通信中的风太的周围会变成重力异常地带,体内的能量令磁场失常。

感觉到脚正在离开地面,电影里面超能力者的浮空片断闪过,那什么,蝙蝠侠呢,还有超人,泽田纲吉几乎涕泪纵横,妈妈你快看我正在把内裤外穿。六道骸攥紧旁边的人的手,眼睛没有看着对方,仍然透出无比自信的微光。
“彭哥列,我要你听好了。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的榜首。”



personality

完全展露对里包恩的对抗意识,猛烈的指导也是为了让自己的学生比里包恩更强!
可乐尼洛:里包恩用拳头的话我就用脚踢。


可乐尼洛曾经有大半年的时间都一直在潜水艇中。呆在“COMSUBIN”的日子里,除了训练以外的时间连睡觉也是随时待命。脚没踩上实际的陆地就这么在水里沉沉浮浮了一百多天,所以当自己的军靴踹上泽田的左颊时候,他还惦记着力度不够。
若是知道泽田纲吉自由泳还无法超过十五米,那见面的招呼又岂止是一脚。
他们的舰艇于北极大陆附近浮起,在秘密的境外基地补给物资,漂流站记录数据,北冰洋一月份的平均气温在零下二十到零下四十度之间。
面对极冷的雪原,让他想起来那个总是一副同样表情的,不比这更温暖的男人。


daily life

以物理性攻击,不让他开口!

间八和平目鱼的侧缘是云雀恭弥喜欢寿司材料,这足够作为论据表示他对传统料理的青睐。
但他当然也从来没想过求助于某个同伴,正宗的料理能从棒球和日本刀野郎那里酝酿出来听起来纯属天方夜谭。
这天他破天荒的偏离了以往回到自己栖息地的道路,直到站在对方的门口也没揣测出来自己的想法。看到那张从并盛棒球队一直笑过来的脸,心里还是一贯的想揍。于是下意识就立刻有了结论,跟对方打一架就是他现在所要做全部事件。
对方拒绝着表示彭哥列的岚之守护者之前也说过相同的话,笑起来的表情并不勉强,没法跟一个刚刚失去父亲的人联系起来。
而云雀远比狱寺更善于沉默和等待。三十分钟后无法继续支撑感情的山本武终于在他的面前慢慢的抱着自己的脸,不是笑,也不知道哭没哭,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2007.12.26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251-a84cca84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