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人果然不能自己闹腾自己。何苦啊。
因为看到Ying样在打丧尸围城,于是就去找了剧情视频,最后结尾的红字部分因为分辨率不够而一片模糊,像几个孤立的血点,但是又紧紧环抱。又翻回去Ying样的blog,终于看到那两句话的清晰版本。
……我一直都觉得外国的童谣都特别的惊悚。

然后一下午心情不太好,又去看了寂静岭的视频,越来越郁闷,看着什么都烦,回来看着BLOG也非常闹心,挑了个锁COMMENT的模版,然后想着何必还像硬逼着自己吞下一公升苦情的药水这样矫情呢,关了算了。
今天突然觉得自己之前巴嘎一样在闹什么啊。

还就是那个道理吧,偶尔看两个伊藤润二老师的短篇还是陶冶情操,而集中火力的看上十来本就不太妥了。
虽然好像把原因都归结在恐怖视频上也不太对……

(……不过……说起来……寻姜记……好久没更新了呜……)



然后呢,我重要的那个人,也是很多人挂心的那个人,现在不在这里了,但是当然没放弃。像漫画里面说的那样,爱和信念嘛,这是在这个社会上无权无势的我们目前所能掌握的最贵重的东西,如果总有点什么能破天地而久长存的,为什么不能是它们呢。

我觉得你是不会介意我在这里说点你的事情,因为我不想人忘了你,真的有心的人大概也绝对不会忘吧。
alpheilia。就算它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单纯的ID,而很多人最初从这里看到无数种奇迹,阅读而收获的欢乐还是悲伤,它们已经被编写成记忆,存留在海马。科学家说人类的大脑对于所有接触的事情都有所保存,即便你不去触碰它,它也不会消失,就算看起来被遗忘,但是仍然已经存在,无法改变。所以一定是以这样的形式,其实在我们阅读的同时躯体最中枢的部分已经被进驻。

每年快到末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真的这么又过了一年了。曾经希望不会改变的灵魂,装在这个年龄载体的躯壳里面却越来越无所适从。在以后,年纪长得更大一些,也许像以前那样可以为了一些人造的故事,而毫无忌惮放声大哭出来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像是我们的父辈,他们不再露出脆弱的幻想的一面,而要全心全力的坚强的面对现实和生命。毫无疑问的,总有一天我们必定会走上他们的道路,现在所挂心的一切不再是我们精力的主频。
就算在人生里,现在仍是思想幼稚的时期,但也只有这一次,所以因为它唯一性而被珍藏也是绝对可以说得通的。
而曾经在这里的,能让眼角湿润的感动,和那个创造了这一切的人,是足够用一辈子来记住的。

所以,所有喜欢过娘子的人,无论是默默地看着,还是已经轰烈的告白,你注意着他有多长时间,而他的文字就陪着你一起呆了多长时间,那么为了这么久的陪同,跟他说句[谢谢你]吧。
作为一件你能为喜欢的作者所做的事情来讲,这很简单呀。



yudi在日志里这样说:
“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而开始的一年,还有三周便结束了。”

其实没有这些事情,零七年也要开始的,但是这些事情的存在,对每个人本身总是意义重大的。
刚才还撞上了阿v,一向开朗的家伙今天也难得的压抑起来,在庸人自扰的笨蛋层面上我们不用如此同频……吧。
还差三周,干脆都别耗费时间烦心了,一起慢慢的把发生了诸多事情的今年给理顺一下吧。


2007.12.09 / 芭比娃娃奶咖 /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243-1b556b02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