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一个很喜欢的MAD,不知道BGM是什么

看到最后除了感动什么都没有了,这个结局我很喜欢,喜欢好姑娘优子,喜欢很男人的鸡蛋大哥,旦莉小姑娘和奇米小伙子七年后出落得非常之萌,还有罗修,其实你就还是个不成熟的孩子,人所能做的事情本来就是有界限的,为什么要自责呢。所有领了便当的大家,你们的努力所有人都看到了,后来者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继续战斗下去的。然后又看到了卡米纳大哥,将西蒙和优子从平行世界的迷失里点醒,虽然寝室里面洞洞的但是我非常的激动,如果是每周一集一集追着看的话在最后一定会大哭一场吧,事实上即便没有每周一集的追着看我也打算痛痛快快地流下革命泪水来抒发心中激扬的,但是我真的被27集ED突然后峰回路转的加料部分给______(空白)______到了……

……嗯……我好像曾经还跟猥琐室友说过日本的动画片在最后结局的时候,虽然本篇已经完结了,但是过了字幕都会有一些给有耐心坚持熬过字幕的观众的特别服务的很好料的后续剧情……我好像真的这么说过……扶墙……

以下这段对话是我现在的心情的真实写照。

Imam 19:43:51
这告诉我们,美少年的终点是大叔.....

凌月·雪 19:44:09
我宁可美少年的终点是死啊!是死!!






以及阿糕你不要往下面看了,我终于还是走上了偏离的道路,所以一准会雷到你的……僇儖僠儍乕


Simon x Viral


我知道那个男人在很多年以后也没有再结过婚,仍然在这片土地上居无定所的四处飘泊。而当年曾混在一起的那一票人似乎都跟他的状况差不多相似,绝少有人真正的选择了成家安顿后过着宁静的生活。
政府当局在最开始的几年里很难找到他的踪迹,罗修为了自己的对手是那个擅长捉迷藏的挖洞西蒙而苦恼了很长一阵时间,后来人们渐渐放弃寻找前时代英雄的时候,似乎他严丝合缝的保密工作也开始稍微松懈。现在或多或少总是能听到一些相关的传闻,哪里的煤矿坍塌出现了神秘的男人去解救,或者干旱地区在某个人的带领下挖掘出了史无前例的清水源。这些事件往往都来源于远离卡米纳城的边缘城市,没人能给出一个它们是否真实的证言。
所以老实说,我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见他,没想过的意思并不代表这很糟。虽然我其实曾经设想过很多种更加正常一点的见到他的情景,但是这个继承了他大哥的不按常理出牌的小子从来没让它们兑换成真。在优子作为校长的第一所学校成立的时候,这家伙只用一张祝贺的卡片就打发了自己小时候也算是喜欢过的女人,那时候大家光顾着调侃[西蒙那家伙原来也会挑这样有品味的卡片啊],没有人提到也许在以后的整个生命中他们都将只能以文字的形式和这位老友互通有无。
现在上文所提到的那个西蒙正挂在窗框上努力的爬进来,我似乎应该提醒一下自己这是二楼的高度,当然这并难不倒连银河也能穿越的男人,那么关于他是怎么上来的这个问题先放到一边,此时此刻他的突然出现着实让我有点措不及手,于是只好干瞪着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双脚安全着陆到房间的木质地板上。
他跟我打招呼说“嗨。”

我想我此时此刻的表情不会太好,一定比在林坎尼监狱里穿着毛巾向他挑战还要傻上几倍。

*

对方的反应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是他现在的扮相却颠覆得让我对于这位战友的旧日记忆黯然失色。就脸啊什么的还是老样子没有变,曾经过了七年看到他还是一副当年的样子时候我就把这件事情见怪不怪,现在回想起来过去的种种,螺旋王在他暴虐人格占上风的时候就只作了这么一件不错的事情。韦拉鲁似乎还没剪掉那头分别时就已经长到披肩的头发,经过这几年它们更加壮成长起来,为了规束于是他把它们扎成了奇怪的马尾辫在脑后,当然了使我努力着好不容易扒在窗口找到平衡没有跌下去的原因并不是这个。
此时此刻韦拉鲁正挂着一个围裙,一丝不苟的盯着我发呆,在左手提着一只大马哈鱼,而右手紧抓一柄看起来很快的菜刀,他站在能被称作是厨房的地方,面前还是一只明显被常年使用的菜板。
这一派情景实在很难让人联想到人类歼灭远征队队长,或者红莲团强健的兽人战士,我想我拍照下来拿出去卖给周边地区那些叽叽喳喳的小姑娘们的话,绝对会赚足供接下来两年四处挥霍的生活费。而如果我把我的想法现在就告诉他的话,不用说他一定会用这把菜刀招呼了我曾经腥风血雨的生命。
因为他没有给与适当的阻止,所以我理解为这是一种[欢迎光临]的默许,顾自的从窗口跳到地板上,让整个动作都熟路的无懈可击。我对他说嗨,惊醒过来的韦拉鲁似乎在考虑着用左手持有物还是右手持有物投掷过来,然后很快的否决了自己的想法,他开始用比发呆时候更加艰难困苦的表情看着我。说出来的第一个词是我的名字,第一句话是为什么你在这里。
“这件事情说起来也蛮麻烦的,总之就是身上的钱花没了,正好想起来还有认识的人的住处,于是就借住一下……当然有晚饭的话更好。”
“我可没说同意。”
韦拉鲁的脸色没有变好,虽然很多年了我对于他是否会温柔微笑这件事情持保留态度。但这点唧唧歪歪的小气可就不像一个男人的作风了,我记得在最后的战争里这个人分明曾在驾驶席里张狂笑着[是你的话我也只好跟着拼一拼了]。
虽然说着概不接待的话语但是始终没有摆出送客的架势,基于此上于是我一边去翻着他的冰箱,一边半开玩笑的做着一个不太成功的试探:“有什么关系嘛,反正你也喜欢过我吧。”

你猜结果如何,他怒不可遏的给了我一拳。



tbc

2007.11.30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239-cc7cbd87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