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像是从小学开始向上的每一次升学考试一样,在一个时期里面的最强大对手,到了下一个阶段里面就显得微不足道。

上一个时代的战争终于结束,人类从兽人的手中夺回地面的登陆权,螺旋王死前意味不明的遗言动荡在听者心中,暗含着以百万为限的一个死界。而命运从不放过任何参与的关系者,他终究还是要被唤醒来解释以后人类将面临的种种战斗。
下一部分的故事是从相隔了空白了的七年之后开始,在宽阔的政府议事厅里面正展开圆桌会议。一个个以前开着颜面说着粗口的男人开始统一起正装坐在桌旁,曾满身泥土带风镜的男孩已经长成身为总司令的少年,他座位旁恭敬的站着野心勃勃的发辅佐官,而在室外西蒙心爱的女孩子即将接受他时隔七年的求婚证明。
当然一切都会这么和平地进行下去,如果忽略了两集前昭然若揭的伏笔。




在这里的所有人 我们曾经 一起战斗过

记得以前是有这样的片断还可以追溯:因为大家都去迎战敌军,被留在大红莲基地里的病号罗修,正好被妮娅逮到作为恐怖料理的试吃者,虽然吃到了味觉不能承受的食物,但是不忍心打击女孩子高兴的情绪还是忍耐着每一种都吃了一些。事后排山倒海的厕所奋战在所难免,战斗归来的大家无恶意的调侃着他的狼狈样子。
然后想起来几分钟前刚刚看到的独裁者,在小的时候其实还是一个这么温柔的男生。

新都卡米纳城原司令官西蒙,因为消灭了统治地上的螺旋王(希望让所有人都能到地上来),建立了人类新都人类种族繁荣起来最终数量超过了一百万(还在办公桌前为市民鸡毛蒜皮的抱怨苦笑),反螺旋族探测到这一结果开始发动了人类歼灭行动(第一百万个婴儿的诞生带来的噩耗),月球开始脱轨坠向地球(人类将在三周之后灭亡),这时候甚至违抗法律私自出动红莲之眼(仍然是为了保护卡米纳城市的人民)。作为替罪羊为这一切荒谬的种种承担责任,他被法庭审判为甲级战犯,死刑执行前扣押林坎尼监狱。
作为辅佐官的罗修,在本应公正的法庭上,用手段使这场不公正审判变得合乎情理。

人类的新政府正发生浩荡的政变。这些在历史的长远和征程上算不得足以丈量的长度,咏史者毕拉鲁在林坎尼监狱的阴暗隔间里发出讽刺问候,你好啊西蒙总司令官。这是何其尴尬的局面,我们互为前时代的死敌,此时此刻竟然都一败涂地,并且不是在对方手上。

是说要了解一个人的过去,就一定能够预知他的未来。
曾在那样的年纪经历了那样一场的变故,对过于敏感的西蒙来说,尊敬的大哥的死去,就像是易被晒伤的人被某一天的太阳突然灼伤之后,经过一整个冬天也还原不回来原本的肤色。
七年前罗修从村长手里接过法典,那时候他们如果还能够为了相互的目不识丁一笑而过。但现在的总司令辅佐官,为了平复人民愚昧的愤怒,而能够游刃有余的将曾与自己一同驾驶红莲之眼的同伴推上死刑的绞架。
西蒙在暂行扣押的牢房里面揪住罗修的领口大声质问,而后者冷静无比的阐述着一个死亡的必要性。至此以往在七年前那个会一脸担忧表情躲在墙后看着伙伴的温柔男孩子已经再也回不来了,是否又可以说曾经在贫困故乡里面的牺牲教育已经奠定了两千五百五十五日后的这个结局。


罗修背向着西蒙不同的方向,分野的理由仅仅是[你什么也不明白],西蒙留在司令室空旷的桌前持续着关于自己不能理解对方的大声质问,终于他们亏欠彼此的已经不再仅仅是一次心平气和的谈话。

而我们又何尝不想明白这个世界,改变了我们太多的世界。

2007.11.29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238-6e0b6b2c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