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娘呃……古代背景可真卡死人了……换个方向休息一下……


Guilty Gear
[after war]

现在几乎没人记得,在人类胜利的喜悦还没有被褪去时候中央法院所受理的一次审判,或者还是在那之后两个星期尚特监狱所遭受的特大火灾。

终战管理局的政治家方程中,年轻的骑士团团长不幸成为了那个为求解而代换进来的换元值。而现在,庞大的未知数值已经开始露出明朗的端倪,于是他们准备着手把他剔除。

KyKiske站在冰冷的钢栏后,空气里是同样不温暖法律。在这个他一生都为了人民的自由和生存而战斗的土地内,并没有得到理所应当的公平的辩护权益,一个来自于国家的起诉,最终甚至剥夺了他拥有一个实习律师的权利。

终于陪审团开始陈述冗长的发言,里面子虚乌有的元素几次让他几乎发笑,Ky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而事实上这比在战场上控制住疼痛更加困难,听阈始终拒绝接受这些荒谬的谎言,人类是如何始终比Gear更擅长残忍。

于是他终于颤抖的用手抚摸出在战争中鼓励自己的金十字架,低下头用嘴唇触碰着已被磨损的棱角,而周围开始想起稀疏的谄笑,几乎没有人不把这当作一次讽刺意味的犹大亲吻。

此时此刻背负着如斯不善的对立,年轻而温和的圣骑士团领导者,以无数无声抗议中最具有终结意味的一次表明自己立场。
我的灵魂永远不屈服于此。

忽然的他抬起头来,在听审席里传出粗鲁而不羁的唏嘘,曾经相识的炙热目光二度灼烤他的脊背,他知道自己不是第一次如此热切的寻找着Sol,而此时此刻他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如初的厌恶。

Ky站在中央法院的被告席上向下发布着如同海难中幸存者的目光,在最上方的最高法官终于敲定审判[有罪]。



2007.10.20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217-6993cc42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