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为了讨好本家,我向所有我能见到的人形容了他所具有专业临床医师水准鬼斧神工的滴眼药水手法,当所有人都向他投去了钦佩目光的时候,他只是因为担心着自己的温柔形象而愤怒的盯回来了我,于是乎他滴眼药水的手法越来越专业临床医师了……

师姐一回到学校就跑来我们寝室,并她快乐的让我转过脸去让她看,红哥从家回来带来了内蒙古月饼,并且含蓄的表达了他也是来看一看我的可耻目的。虽然这是人类所广泛存在的一种心态没错啦,但是……看什么看抢先版啊!明天到教室跟大家一起看终极版!

吃着外表如烧饼硬度如铁饼内馅如烩饼的地方特色,此时我的内心涌现出了无穷无尽想吃麻辣烫的熊熊欲望,欲火中烧的我发现了这个室友们都不在寝的绝好时机,而且此时天色正构成了可以趁出去吓人并达到目的的最佳时刻。趁着灯瞎火我摸出了四块钱溜去了南街,并买回了一碗因为快收摊了而菜不全的麻辣烫。虽然没有我喜欢的蘑,但是我的内心仍然无比激动,回来向小星星教主和菜教主耀一番开始下来工吃,迅速的吃着麻辣烫并在吃完了之后准备去洗饭盒,但是天灾人祸的寝室门开了。

当时的情景在数年后我的回忆录里是这样记载的:在一个深秋并逐步向严冬伸进的夜里,张卫国睁大了眼睛,独自面对着他所最不愿意想象的情景。他的室友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并反手带上了门。一截冷气被关合的门硬生生的夹成两段,锁扣咬合上的咔哒声把室外接近零度的气温转换成了音频,张卫国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手里的饭盒已经暴露了他之前所做过的事情,此时种种的悔恨冲撞上了他的思想,他痛恨着自己,他真傻,真的,他单知道外面的气温是寒冷的,但是为什么就没有想到回来却会有着比寒冷更加严峻的危险呢,即便此时他能够绞尽脑汁把饭盒里的东西解释为煮面汤,但是那充盈满室内的麻辣烫气味要如何狡辩?怎么会犯这种错误,到底是为何就鬼迷了心窍……就正在他的心灵不断的进行着悔恨和自我抨击的这个时候,张卫国的室友走近了他并低头看着他,他的目光直直的看着张卫国的眼睛,而张卫国因为无法做出合理的解释内心充满了纠结,他的目光避开了,选择临阵脱逃作为这一次正面的对决的单方面结局,但是他的室友似乎并不介意,继续盯着他看了一阵。这在人生中短短的几秒对于张卫国却是接近于几十年的煎熬。并不确定是否那人到底露出了什么表情,最后室友从他身旁走过去,走进屋里。椅子被拉开的时候着冰冷的刮擦声,和着室友走进屋后的第一句话“你的眼睛好得差不多了嘛。”,就这一句而已,张卫国在瞬间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端着饭盒的手因为过于紧张之后的突然松懈而不住颤抖,他的心脏在承受了之前的压抑之后开始重新泵动,体内的血液循环重新再开。然后从室内传来的是一种纸盒被打开的声音,接着室友的听不出任何感情色彩的声音。
“过来滴眼药水。”



本家你一定不要看到我的blog来,不然你一定会滴眼药水滴死我……

虽然这几天我都看起来很悠闲也没什么正事,但是我的确有认真的在努力的奋斗啦,如果我瞎了那么就请在我的墓碑上写[他的一生奉献给了事业]而不要写[事业糟蹋了他的一生]……


20071007230113.jpg


菜窖交guest稿了哦,小星星教主和十四你俩加油呀……奊暥帤柤傪擖椡偟偔偩偝偄

2007.10.07 / 芭比娃娃奶咖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210-aa03e568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