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外科我来啦


——————————————


开始慢慢的打丕诺曹奇幻之旅

真·三国无双4·SPECIAL
——————————————
曹丕传开始吧。

(from 再打下去就要打第六遍了的共产主义战士张卫国游戏手记)


官渡之战
[我名为曹丕,字子桓。父亲曹操为其野心所动,开始进行一统天下之战。而我的义务便是,为他的战斗进行见证一是。
首先必须排除的是,迷信汉室的袁绍。他是个自负且能力与器量不符的可悲家伙。就让我来让他带着他的幻想一同下葬吧。
父亲和那种凡夫俗子竟为老友,真是悲哀哪。他跟您的器量毕竟差太远了……我就帮您断掉这层孽缘吧。]

曹丕传一开场就先老实坦白了曹SIR的不正常性取向。儿子又宣言要帮他了解了与袁绍的孽缘。
动画中东尼和二爷的比武也能看出来一场三角恋中的乘号关系。其实夏侯敦的别扭样子其实挺可爱的呀。官渡战的前一天晚上曹SIR带着关二爷去偷袭袁绍,这当然更加引起了夏侯敦的不满。留下了儿子和东尼守城之后曹爸爸一脸幸福的策马而去,[云长快跟上哦]。夏侯敦方面则被狠狠的刺激到了,看着战区地区上他郁闷的跑去北边守城的寂寞蓝点(怎么看出来寂寞的),张卫国本来想去安慰安慰他的,但是按照这个游戏系统的设定,我靠近他的时候他仍然是一脸郁闷的砍敌,连句屁话也不跟我说……

于是就一路上砍着向袁绍那里跑,中途的时候城池被进攻。于是跑回来解围,在门口邂逅了甄宓女王,女王御姐的声音深深的打动了张卫国的共产之心,于是世界彻底完成了共产主义,丕诺曹本着[你老婆就是我老婆]的原则强抢了人妻。

城池的危机被解除之后,往袁绍方向的道路一帆风顺,似乎是因为太顺利了于是张颌也叛变我方了,他遥远的喊着华丽者是也加入了魏军,每次砍到100人的时候他就会在下面的对话框里发来LOVE信息称赞,大体意思就是曹丕殿下你有才又长得华丽……颌丕这个CP……是存在的啊……好想哭……

跑去砍大耳,一进入刘备军的营地,关二爷就满脸感情复杂的要求退军,这大概就是我五次去砍袁绍的时候曹SIR都不在袁绍本营附近的原因。

最后砍了袁绍,结束战斗。




臆想集
Assumptions Of History
儿子的性向会被老子传染的举例


在董卓的死去之后,紧接着吕布被杀。关云长在那个拥有惨白月光的夜晚完成了整条杀戮锁链中最后一扣。至此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几乎所有人的记忆里都还没有将与之相关的事件清零,但是战火已经要命的蔓延过来。

连吊唁死者的时间都没有。

东方再次升起的朝阳依旧,而北方大陆上的王者已经改换。官渡之战绝不仅仅是表面上看起来而已,这场胜利在全体曹军心里打下何其稳固楔子。

总有一天胜利者会在史册上记录这次战役的所有荣耀,连同以后的即将迎来的无数次胜利一起。而死去的人永远失去了张口辩解的权利。没人追究这所有的血债是否需要偿还,在数年后西凉马孟起冲入敌阵用龙骑尖直指曹子桓的时候,才有人隐约明白那是一个怨怨相报的轮回。

而一切的一切真正降临的时候,曹丕对于所面对的事件表现出超出他年龄所应有的沉稳。

诅咒的命运似乎从他携带着枭雄之血降生的时候就贴近自己将前进的道路生长,他毫无疑问的已经走进了这个世界,这些年来所一直经历的告诉他,这就是生存的规则。

而那天曹丕从庭院穿过,看到这个世界里另一个厮杀的场景。

夏侯敦经常与关羽切磋武艺但并不代表他喜欢这样,在对决的过程中他认为自己能够最大限度的发现这个隐敌的特别之处,但是经常的结果是一无所获。
石面的切口上很少人能看不出锐利和杀气的并存,曹孟一句[气势逼人得如同真的要斩了关羽一样]便轻描淡写的将事件始末带过。而在官渡战的当天,夏侯敦并不声张的反对并未从现实意义上动摇主要决策者携带关羽夜袭袁绍的意向,似乎关于诸杀颜良后的关羽会因看到刘备营旗便请求退军也早在曹操预料之中。

曹丕关于自己父亲为何如此尊敬一位他军将领这件事情上,得到的答案却始终暧昧得如同自己的诗词一样,故弄玄虚也能一脉相承下来。对于曹操这个人,他相信那是一个会让任何人乐于曲下双膝的存在,但明显关云长并不看重这些。

他在庭院里观看许久,但没有人注意到他,当事人各有心事的离开,他回到住处看到自己的父亲。

一种奇妙的感觉驱使了他在那天冲动的向他讨问一个确切的答案,关于关羽这个人是否对于他有超出优秀将领以外的意义。

而接下来尴尬的沉默似乎确凿提示着,有时候话语往往比死亡更像一把刀插在两人之间无法抽身,直到曹操一如多少年都没有过的爽朗笑出来。如果要嘲笑这个问题的滑稽并不用耗费如此夸张的表情,而要解释谜题的答案又似乎颇不明朗。

总有一天,[可他终究是刘备军的将领]这种话在军营里被再次提起,继续进一步的提议还没有被送出口唇,发言者并不是以上曾提过的任何一个。而此类发言最终得到的回答依旧是曹孟一个依旧意味深长的眼神,抑或是几日后相赠赤兔拜别的结局。

而在那许久之后的长坂战中,曹操下了和当年约三事于土山几近相似的命令。这似乎和一向爱才之心并无相异,却毫无疑问的唯一的吸引了曹丕的注意力。

没有一支暗箭射出更无人敢前往单挑,单枪匹马的蜀将正开辟一条血路艰苦的突围。

处于战场中心远处的甄宓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人,曹子桓的眼睛,然后从那里得到了一个不明确的分析,和一个很肯定的答案。




——————————————
赵云:不太好吧丞相……这种封建迷信作法跟张角有什么区别……

(from 小时候觉得诸葛亮求东风很帅气而现在就觉得他邪教了的共产主义战士张卫国游戏手记)


赤壁之战
历史上这战应该是曹军惨败呢,光荣你还真敢改啊……

[父亲他洞察大局的慧眼,已经衰老了吗?虽然棘手……但收市父亲的善后,也是我的义务……]
哎,曹子桓终于到了连内裤也不愿意跟老豆一起洗的年纪了……

水战的船上路线一片混乱,于是转了半天发现结果还是在原地的状况时常发生,两次不小心截了黄忠,于是孙刘联军火计没能施展成功,丕诺曹则无法跟诸葛SENSEI对决。而故意放走黄忠的话,事态则变得非常不可收拾,等孙权出场的时候我军惨淡的只剩下丕诺曹和曹SIR军团,曹SIR坐在马上数落我[已经到了这种局面,子恒啊,我看你要如何收场!]
这个从小就让儿子一骑当千的刻薄老贼……这时候你应该安慰才对吧……




臆想集
Assumptions Of History
关于赤壁之战的一些琐事


周瑜这天的早上是被冻醒的,他条件反射的去抓被蹬开的被子,但是显然这种东西是根本不存在的。
他睁开眼睛看到木制的房梁,然后想起来这是干草屋,而自己的屋子别孙权私自借给诸葛亮住了。这还不算,最令人吐血的是那个方便两军军师之间相互切磋交流感情的美其名曰。面对这种简直能够让他跑到孙策的坟头挖出墓碑回来砸孙权的脑壳的屈辱,周瑜当然聪明的选择以退为上策。
于是就睡到了这间干草屋里来,他还没睡醒的脑子里顿时闪过[知识分子上山下乡就是这个悲惨待遇吧]想法,然后他起床忧郁的走出门,考虑着自己又睡过头了而没有早饭吃的现状,这深沉的忧伤表情立刻被路过的巡逻兵们解读成[都督多么伟大又在彻夜思考我军战略部署]。

他推开孙权的房门,想要再详细的重新确认一遍他们的作战方案,周瑜一只脚刚迈进屋里就看到正厅桌子上乱七八糟的麻将牌,屋内狼藉。他第一反应是对不起走错了,但是还没退出来发现自己其实没有走错,鲁肃和孙权正在墙角痛哭流涕的抱在一起。

其实事情原本是这样的,他们二人和大乔小乔一起拼桌,但是不到一个时辰轮流糊的真·雀无双二姐妹便将他们赢得只剩下一条内裤,虽然这两个人的内裤收藏价值非常有限,但是小乔也完全没有收手的打算,最后大乔本着不能欺负弟弟的原则拉住了小乔,于是这两姐妹拿着全军下个月的军饷走了。而孙权和鲁肃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来下个月要怎么给弟兄们发工资,他们为此瑟瑟发抖的想了一整夜仍然瑟瑟发抖,虽然周瑜分析导致他们发抖的主要原因还是没衣服穿。
这固然是很值得同情的,但是赌博猛于洪水猛兽不可原谅。
周瑜看了看案几上基本上没有动过的待阅书卷,毫不留情的收走了桌上的麻将,并严肃考虑着是用这些麻将牌砸死二人好,还是让他们吃这些麻将牌噎死好。

“都督你怎么一身是血?!!难道一早上就去杀敌了!”
“没有啦,只不过整治人民内部腐败……”
他们在船头相遇,周瑜盯着吕蒙半边肿起来的脸,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求知欲不要问一不小心而出来。
伯言刚起来时候总是低血压,他的拳头一定很不好受吧……呃……
正想着的时候,陆逊睡眼惺忪的走过来。
“……都督你怎么一身是血?还有旁边这个有着半张吕蒙殿脸的人是怎么回事?”
“……”
“……”
人类晨起时的脑电波最不容易记忆事情了。

他不辞而别了两个从一早上就搞家庭(?)暴力的人,有些问题还是两个人自己解决比较好吧。
周瑜在军营的四周随便走走,军中一派和谐景象,时不时有人向他恭敬的问好,大家洗衣服的洗衣服,搞刺绣的搞刺绣,缝缝补补的衣服又能穿一年,士兵们用枪和矛绑起来晾衣服的架子非常物尽其用,一条条雪白的棉被搭在上面,在日光照射下因为吸收了光线而晒得蓬松起来。
周瑜面对这种情景不禁感慨无限,到底有没有人在认真的操练,其实你们是来打仗的吧……

走到家属区,正巧看到小乔包着一大卷宣纸跑出房门,而对方似乎没有看见他。周瑜看见自己娇小妻子的可爱身影从眼前掠过,内心突然感到世界的美好。
然后把这个女人前一天晚上曾经企图赢光孙权身上最后一块布的事情完全忘诸脑后。

小乔一蹦一跳的走着,周瑜跟在后面,对方在转角拐进了一个房间,他抬头一看是大乔的书房。
小乔进了屋里之后顺手锁上了门。

到底有什么秘密要讲呢,他好奇的凑过去。
屋子里面的声音若隐若现。
“姐姐……公瑾……昨天……”
哦,这是在说他了,被孙吴的两个美女议论(虽然其中一个是他老婆)是所有男人的荣幸吧,由于小小的虚荣心作祟于是周瑜更凑近门缝一些。
“诸葛……睡……他……房间……”
大乔低着头正在写字,对于妹妹的讲话似乎并没有反应。
面对这种情景小乔似乎突然了解到什么,她继续内疚的面对同胞姐姐。
“虽然……对不起……大哥……孙策……”
虽然声音仍然听不清楚,但是周瑜却是听见了自己曾经的兄弟的名字,大乔的笔似乎顿了一下,低垂的眼睛似乎里有着柔和的伤感,周瑜在心里数落着小乔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同时也受到了无限的感染,自从大哥去世后一直都努力表现得仍然乐观的大乔,这真是贤惠的嫂子呢。
屋里面的大乔虽然停了一下但很快的仍然低头一笔一划的写字,自言自语说了半天的小乔见家姐似乎完全没有反应,干脆撩起小短裤一脚踩上椅子,手重重的拍在桌面。
“不管你同不同意!反正这配对实在太他妈经典了!怎么可以错失良机!!”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于公元一九六四年十月十六日下午三时……

小乔竟然会说脏话了……
僵硬在原地的周瑜HP槽快速损血至红色区域,他真的太震撼了,以至于根本没发觉自己这种心理完全是[沮丧的爸爸发现女儿学坏了]模式,更别提抽出时间来研究自己老婆刚才到底在说什么。
大乔停下了自己的笔,她抽出自己刚才一直写的东西,递给自己的妹妹。露出甜美微笑。
“我知道了呀,来看看这脚本吧。”
“太棒了还是亮瑜限制级……搞不好这次要加印呢!”
“成本津费就用昨天从仲谋那里赢来的钱吧。”
“姐姐英明!还可以和张星彩交换她的马赵本~”

世界多么的不真实……
周瑜站在原地干枯石化状,此时此刻他的HP槽已经回零,路过的巡逻兵们用更加崇敬的目光看着他:都督为了我军的长久计议多么鞠躬尽瘁心力衰竭……
的确很心力衰竭……

诸葛亮在中午饭过后仍然赖在床上装死。周瑜一脚踹开门的时候对方正窝在被子里面准备睡第十三个回笼觉。
“你差不多一点,在我孙吴的土地上还如此放肆,快起床。”
“哎呀我水土不服……”
“那也别整天赖在我床上……快停下!!我警告你不准那么龌龊的闻我的被子!!”

然后没有了后文,诸葛亮重新卷回了蚕蛹状态。因为这个外交大使的选择,导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周瑜对于蜀国的印象比魏国要更加糟糕。现在他的房间和床被西蜀魔头占据着,那人似乎除了睡觉的养精蓄锐以外连吃饭的工夫都没有,诸葛亮实在掌握着光合作用的神秘奥义。

周瑜对着具有滚刀肉精神的盟军军师咳嗽了一声。
“孙权大人因为担心你晕船,于是在船上的战斗工作就交由其他人来完成,你只要在祭坛祈求东南风即可,我想这应该是轻松的工作了……”

在这句话刚刚说完,原本在床上的人以崭新的奥运健儿姿态跳到地上,并用满面红光的脸色表示自己对这个安排的非常满意。
“太好了,那么我们明天就去向天地四方祈祷东南风,按照程序还需要献上祭品,于是公瑾你速速穿上这套水手服与我同往。”
“姓诸葛的你不要逼我跟你翻脸!”

周瑜在一路上踢翻了三个水桶之后奠定了[我恨诸葛亮]的浓厚感情基调,如果他是魏国的太子那么现在他一定能够写出一篇名为长恨歌的穿越诗章,但是他当然没那个闲心凑华丽词藻。所以他更加直接的喊了出来[可恶的诸葛亮],而此时此刻从他身后路过的大众脸巡逻兵听到了这一句话,此人退役后撰写了副标题为《既生瑜何生亮》的长篇演义小说,并以此获得年度四大畅销书籍之一。

站在甲板上用兵书中所有的章节把对方骂完了一通,接着周瑜看着波涛汹涌的大海来平静自己的心情。实在不值得和那种卑鄙的人斤斤计较呀,还是忽略那些让人心烦的事情吧,你看海洋是多么的广博和包容,只是看着那深邃的水底和朦胧的天水相接就会顿时有种融入自然的畅快之感,人这是时候最最贴近原始的本质了呢,除去了那些浮华尘世的外衣拥抱自然,用赤裸的内心去感受自然,这是一件多么宏伟的工程,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的体会到这一点呢,就让我们坦诚的和自然作交流吧。
周瑜把目光继续放远,然后他远远的看见只穿着一条内裤的孙权正在领着全体官兵做柔软体操,而且正好做到跳跃运动。
船体跟着数万人的跳跃而一上一下。

唉……跟着这样没有前途的军队……还有什么混头呢……
他黯然的低头寻思着是跳海死得快还是自刎死得快。

黄盖走过来,在他身边站下,向周瑜禀报他们的计策试行情况,曹操现在已经充分相信了他因为无法忍受孙权总是只穿着内裤领着官兵作体操而要投魏这件事情。

周瑜公瑾抬头看着黄盖公覆,这位沧桑位老前辈为了这次火攻曹操作出了许多牺牲,为了产生更加逼真的效果甚至挨了肉体上的抽打,那些伤痕有很多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愈合,而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涌现出无数黄盖受同人志,周瑜用肺思考都能知道执笔阵的两个主催到底是谁。虽然说这个馊主意是他自己出的,但是每每看到这位高望重的老将军被盖受十八叉同人志折磨得风中凌乱还是于心不忍,无论如何,越过最艰辛的时刻之后,黄老前辈毫无疑问是最佳的伙伴,最佳的战友。

黄盖看着周瑜若有所思的表情,正等待着他对现阶段战况的进一步部署,而孙吴的都督目视着广博的大海,似乎抛弃了所有的顾忌准备放手一搏,他就这么向黄盖传达着命令,此时空气里还不时地能传来广播体操喊口号的三二三四声音。

“好极了!你与我今夜就乘小船去投奔魏国!”
“不是说等孔明先生借来东风……都督!不是吧!难道真的要降魏么?你这表情是认真的么!”
……




——————————————

甜姜……我对你的怨念很大啊……

(from 但是仔细想想没有叉一圈所以其实355什么的不都还是虚空么的共产主义战士张卫国游戏手记)


街亭之战
这一战的核心要领在于拖延时间……当然了,我是说如果你不是为了完美关卡而只是为了看八卦的话。
虽然战斗过程中张颌和甄宓司马懿一直都在不断的催促快战掉把守街亭的那个马什么玩艺,但是因为张卫国坚持着走一步颠两步扭秧歌凑三步的战斗方针,所以蜀汉援军终于到……看看星彩魏延马超诸葛亮这般豪华的阵容……当然了第二个必定遭到大家刻意忽视我也没有办法。
其实到亮哥被砍死之前我都一直抱着美妙的憧憬,按照这个STAFF的惊喜程度,耐心等下去的话赵云军团的出现只是迟早的事情,但是光荣的办事宗旨似乎是让你彻底爽了的话我还拿什么下次来卖钱,于是一直到亮哥[哦吾人三十六计走为上]的败走的时候,赵子龙仍然属于被深度雪藏的对象。

扔了把守街亭的那个马什么玩艺之后往回跑,一边跑一边鼻血口水糊满脸的期待着第一个碰到的蜀将是哪位。无奈弓箭兵们还是讨厌依旧,排一排在背后憋足了劲的烦人不停,于是转身回去一个个砍之:[老子泡不着妞都怪你们!],弓箭兵一个个纷纷风中凌乱:[吾们为了伟大的布尔什维克与和谐社会建造奋斗终生!],星彩妹妹跑过来狠戳了丕诺曹一下:[不要打普通的士兵,你有种跟我打么!],丕诺曹悲愤交加的耍着无双回头:[我认得你是蜀汉画马赵同人的那一个!]。我国刑法规定的正当防卫在法律允许范围内,但是因为修改器的神奇功效,于是此时此刻明显造成了防卫过当的现实效果,星彩妹妹在这一击之中含恨倒下,此仇此恨相信在接下来两个月后蜀汉同人大手出版的[马赵主曹丕悲惨第三者同人志]中将会报复回来。

调出大地图来看发现前方是姜维军团,于是兴冲冲的跑过去见甜姜。小姜的治愈形象在这个寒冷的冬天立刻治愈了张卫国因为考试而扭曲了的心灵,[你一定就是敌方大将吧……请与我交手!]。就连叫阵也叫得如此招人啊,鼻血……此时此刻抢占不了姐姐(?)就抢占妹妹(?)的欺男霸女精神火热的燃烧了曹家子弟的无双槽,于是丕诺曹立刻奋不顾身的跑上前去推倒了小姜。

推了小姜继续向前,我的行走路线有意无意的微妙的绕过了口吃男魏延。蜀军新应援军团,首领马超挥舞着龙骑尖出现的地点正好是在马岱军团被击败地点……这可以解释为微妙的血浓于水,所以我一直认为这一对兄弟的看点绝对不输给曹丕曹植。

[哎老哥你也来啦?]
[丞相说此处战事严峻要我前来支援!]
[原来如此……可是老哥你能不能不要对这那边那个大众脸说话……]
[啊抱歉抱歉,你们长得真的很像哎……]
这一代里面一张山贼脸的造型足以马岱小朋友流下无比悲伤的憋屈泪水……安啦安啦,放心,不要哭的,按照光荣篡改功力和同志精神我认为他们一定会再356里面给你一张正太面孔并安排你和魏延将军来一段惊天泣地鬼神的BL情杀……别哭!怎么哭得更厉害了!

丕诺曹出战打败了马小超,愣小子还傻呵呵的约定了[下次要再见哦],嗯……介于355攻受度极有可能造成马丕的人设所以再见什么的还是算了吧……抢占了孟起的马之后丕诺曹内心充满着不亚于抢占了孟起的马子一样的欢欣雀跃,欢快的骑着马回头跑去看亮哥那边是否被阿懿殴得很惨,当然了其实亮哥无论惨与否最后都是要灭掉他的。而因为5代人设的深入人心,所以我一路上都有一种被一群刘皇叔围上来[阿操的儿子你倒是看看我刘某人啊]的错觉,砍到达敌方大将所在地点后,曹丕和诸葛亮对轮无双最后结束战役。




臆想集
Assumptions Of History
关于小雇员和前任上司的一次刀刃相见


“已有多年,战火终究要传递下去。”
“此时间仍然会是枭雄共战之际,就算能有协力造就三分天下此种局面的奇才,但是对于一切的最终因果,纵使诸葛孔明也不能全然道破。这便是风云莫测世事的变化诡诈。”
“相对于大陆全局的恢宏和天下人心的纠杂错合,三国内俊杰只需照料好独自一人抉择的分内事情,这样看来则变得简单无比。”
“而你所需要做的,只是站在正确的阵营里面。”

狭路相逢的时候有些人总是像武侠小说看多了一样,习惯性的开始文学少年思绪徜徉,各种修辞手法的招降诗句飞流直下三千尺无限奔涌,在这一点上无数前任经验可以总结,面对蜀军的时候魏军某将领便口水似动脉血无限喷薄。为了保留其在下属面前仅有的尊严,于是楼主的ID被管理员设置积分限制以外马赛克。曹子桓在论坛上的删贴记录为零似乎只是因为和区位版主司马懿混得熟。无双槽被华丽的之乎者也消耗殆尽时,对面的执枪者终于作出回应。

垂下枪尖,颇为认真的给于对战者短暂注视,然后默默弓背向前倾身,这是西蜀大地礼教,而现在已经蔓延在曾经天水魏将的周身。姜伯约在街亭外的守备道路上布阵竭力拦截魏军来袭,而最终面见的却是千般轮回的藕断丝连。

曹丕看着对方在诚恳鞠躬后已经再度重新摆好迎战架势,乌色的眼睛里面透射出无坚不摧的刚毅,礼数的拒绝之余,行动比具象的声音更深切的印留在险峻的陇山,淡然的遗憾以外,给此时此地的魏文帝留下的一种更深镌的突破气海的感悟。

“……竟然,连眼神都一样呢。”










2007.11.20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200-8aa502a8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