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0902165144.png

在这革命就要胜利的当口真是心情无比澎湃,虽然速度仍然肾虚得让人心寒,但是无论怎样也比之前的二百二十三小时要有盼头多了,丕诺曹和赵小云,你们等我呀哈哈(你谁呀)


fenbianlv0.png
因为前几天看到了这样的话蛮在意的,于是就去看了一下访问屏幕分辨率记载……

fenbianlv1.png

接下来注意力就完全不在[主流还是1024x768的所以其他分辨率的就自行靠人眼分辨率纠正吧]上面了……
最后那个,那个640x480……


是,是谁啊?请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吧|||

里面是阅读笔记

D.GayMan又没出!又没出啊可恶!你不画小绷带的话就停载算了星野!


Reborn159
让我百感交集的委员长我就不截他的图了,满世界的镜头都在无限的回放他二十多岁男人的腰条和鬼畜化了的眼睛阴影……我是真的真的一点也不想放你呢,委员长,那么在这里我们来放点其它的吧~
reborn15901.jpg

reborn15902.jpg

reborn15903.jpg

reborn15904.jpg

reborn15905.jpg

reborn15906.jpg

reborn15907.jpg

我越来的……越觉得……这是一部……高达漫画了呢……是我的错觉么……啊……


SS179
gintama16901.jpg

阿妙姐,不是吧,你的S女王属性呢?
其实乙姬也挺可怜的哎……虽然我之前叫你肥老太婆,但是一看到美少女版我就倒戈了。
然后我文艺了……当然引用了里面的句子所以一定会出现搞笑效果,但是大家请一定不要当着我的面笑出来,我会难过得哭的哦




螺旋#




想再见

一面

即使花上

几百年几千年



土方从梦里醒过来,日本史老师给他的闹钟形态是一根粉笔,抬起头来前排的冲田给了他一个你完蛋了的手势,虽然比竖起来的中指他努起嘴露鼻孔的表情更加令人生气。旁边永远在吃零食的留学生就没人管,他之前费了多大的力气才在嚼饭声中成功睡眠呢。楼上的音乐教室里面传来跺脚声,音乐绕成一堆乱七八糟的线团,谁规定的必修课里面要有踢踏舞?就在他几乎要奇怪的顺出统统拉出去切腹的时候门开了。

“嘛,那个睡觉睡得满脸褶的出来一下……”

他当然不能指望对方充当他奇怪梦境的倾听者,所以只能认命的去做好对方的说教活靶这一没前途工作,星期三的日光总是有点激烈,走廊里面的光线刷得亮白,更何况还掺进来了刺目的银。

因为空气里一些人为的漫不经心,来自于他自己或者走在前面的人,土方突然问了个自己也莫名其妙的问题。

“老师你抽什么牌子的烟?”


——————————————

谁也没想到遭遇高杉袭击的时候救下桂的是自己,银时对这一点也觉得意外,[少年JUMP里面有个绑马尾的角色跟你很像]这种话当然没有[怎么也算昔日的战友一场]来得真实,但是如果遇上[麻烦死了我只不过是刚好路过而已]那么前两者都将显得苍白而滑稽。

桂的声音有点沙哑但是还不忘记说教,银时看着他的伤势是不是怀疑伊丽莎白对于这个人重要性就像墨镜之于长谷川的战斗海带值。解围和伤者,死斗之于困兽,相似的情景让人觉得似乎重新面对着古代战场的最终战役,风的声音响得极其凶烈,选择了最良好的遮盖动作挖着耳洞,银时抽开洞爷湖。

“因为拖着一个重伤病号太麻烦了所以我决定在这里抛下你,你在这里往里面走,有出口,我要到外面去看看高杉那家伙要不要过期JUMP啦……”

攘夷组织的头子还是老样子的在说[耍帅的人别做吹耳屎这么影响形象的动作]之前纠正到[不是假发是桂。]

他出去的时候很反常的没有遇到高杉。然而已经到达真选组副长一点也没有把危险降低。土方皱着眉头表情在说[怎么是你],而嘴里说着“怎么又是你”。

也没有更多的耗费口舌,土方向前走,目标很明显就是自己出来的深巷,他反射性的有点慌张,拽住越过自己身旁的色制服。

“别走。”

土方一回头,长烟灰掉在了银时手臂的血污上面。

稍微慌张的变成了对方,银时反而有点安心的闭上眼睛,手攥得更紧。

“小银我可是受伤了哦受伤了哦,医疗福利伙食营养费就从多串你的花红里扣吧。”

“老子用花红给你出丧葬费!”



——————————————

银八老师会冒烟的棒棒糖是一个不朽的传奇,这话题在家政课的时候被女孩子提起来。含糖分最高的饼干会成为老师最青睐的食物呢。一些八卦在本来就叽叽喳喳的教室里混着烤箱的起动声嘈杂无比,土方低头看着盆里的面粉,想象这里面的所有都是烟灰,越想越觉得闹心,他把面粉搅成不可调和的糊状。

“小土方的志愿是警校嘛?”

银色头发的教师在眼睛的反光里笑得不像好人,他脑海里无数次想象过以后抓犯罪分子的样板大概就要参照这张脸。

“你怎么露出了肾虚一样的表情?不喜欢这个称呼么?老师相当苦恼呢。”

我才苦恼吧!土方感觉自己每次谈话都能被逼到动摇的边缘。

“嗯,老师看啊,土方君不太适合当警察这个职业。”

桌上是志愿表。
可恶,爆发已经在底线了。

“因为这样太认真的人做这种工作,会得罪很多人啊,搞不好以后可是会丢了性命的。”
竟然还附赠讲解的作出狙击手势,到底是不是在严肃的谈话啊。极限的口胡了班主任老师上一个结论之后,土方不爽的站起身,走出教员室。

这时候已经下课了。



——————————————

银时在抱怨着来探病的家伙为什么不带蛋糕的时候,土方让冲田用东西塞住这家伙的嘴,冲田拿出了一把蜡烛,然后被上级喝令着换成烂苹果。夜兔族的女孩表现出了她对食物的极大热忱,当然明显也能看出来新八对于粮食的问题上绝对当仁不让。
“神乐!别吃!别吃啊这是烂的!——”
“已经喝了好几天的葡萄糖输液了好饿呀阿鲁——”

土方看着剔牙挖鼻孔挖耳洞的病患者,突然气不打一出来的思考着要不要帮忙把七窍那剩下的两窍也帮忙挖了。

“最近经常梦到你。”

土方愣了一下,莫非……

“好像是在学校,你是学生而我是老师,中规中矩的副长大人还叫我老师呢好禁断哟真是呵呵呵……”

“你那是什么八婆的笑法!给我停下!”

“因为昨天晚上罚你扫了厕所所以心情一直到现在都保持舒畅,一定会有好事情发生呢,结果你就来了,现在又不开心了呀。”

“你跟我有仇么?!可恶!”

“但是在梦里你最终做了警察,真无趣呀~”

手在前一刻还按在刀上,土方突然因为过于巧合的发生,而几乎忘记了自己这次是来盘查对方攘夷派的事情。



——————————————

土方在没有案子的时候,仍然会继续着自己创作的自传,他的烟灰缸里面积压着万宝路的香烟,这毫无疑问的给了他无数的吐嘈灵感。

“在我不得不提的高中生涯(这时候脑海里面竟然浮现了冲田的嘴脸,对,我一定是记得他向我椅子上倒胶水的事情记得太强烈了),有很多同学(好大的嚼饭声谁来制止一下那个留学生),在其中有很多一起战斗的出生入死的朋友(近藤猩猩麻烦你的脸从镜头最近的地方挪一下……)经历过很多这样那样的事情(大脑里又生成了很多马赛克,等等,为什么会这样),我有一个班主任(生成图像失败了),这个十恶不赦的家伙曾经是唯一阻挠我前途道路的恶徒(虽然好像是只有那么一次谈话),但是无论怎样我还是光荣的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成为了一个警察(脑海里的我怎么穿着一身老土的色?)我在与邪恶斗争的道路上不屈不挠的激流勇进,最近也缴获查处了很多不良的犯罪窝点,就比如说新宿二丁目的牛郎团,里面有一个人叫做金……(妈的这是什么,串作品了,到底谁搞这么多平行设定!)”



——————————————

决定性的一刀终于在他败给他的一千五百几十个日子之后以值利率的方式雪耻。银时重心不稳的向前一步,于是对面的刀刃更深的插入自己怀骨,这让土方近十年的刀刃生涯有了第一次的退缩冲动,有点实战常识都知道为了以后的医疗处理不应该继续造就创口的难愈合性,而对方将真选组配刀最锋利的那一部分完全吃进自己的心口。

“不反击么?”

“我也想啊多串,但我的脊柱大概被你弄断了吧……”

土方有点诧异,同时还想着嘴唇起码还能经受神经的支配吧,果然对方的一口血迎着这个想法吐到了他的制服上。

那时候土方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恶心得几乎就这么推开对方,但是银时用下颌扣住肩膀没有给他这么做的机会,像深海里拖着船支沉没的生物,土方听到缓慢的水声。

或许要交代遗言吧,他安静的听着呼吸能传达什么,但是那个人却提前死去一样固执着一言不发。

土方的眼睛目视太阳一点一点地被吞吃到地平线下,夜晚降临到他一侧的肩翼。



——————————————

在很多年以后土方也没有想起过去看自己的高中老师,他当然不知道曾经阻挠过自己警途道路的的班主任现在如何,或许已经荼毒了并荼毒着更多地祖国幼苗吧。现在以自己的工作职位倒是能够有个理所当然的理由将其逮捕。

他也算尝试过写信之类的,但是每次开头到“致坂田银……”的时候就会因为原因莫名的不好意思而把信纸揉烂,太蠢了,简直蠢到极点。

后来有一次出差他回到原来居住的城市,站在学校的门口等到人都走完了之后,他才无奈的背负着[看那人鬼鬼祟祟站在那里好久了][是痴汉不要看快走快走]的指点欲哭无泪的走进去。

所有的教室里面都没有人,职员室里一点灯光都没有。
收发室值班的老头提醒他八点后要锁校门。

土方看着无人的操场突然觉得莫名的空旷。

天了。



——————————————

车误在这里大概有半个小时了,发动机没有一丝活气,土方正靠在车头一下一下播着打火机,断油的小机械不给他任何火苗,香烟的滤嘴快被咬断的时候他回过头看着冲田,那人正坐在驾驶席上以前所未有的认真面目企图发动起车来。想趁这时候撞死我拜托你也考虑一下客观条件吧。

“最近的修车点大概在三条街外。”
“别用那种[土方拜托了]的表情,我可不会一路推车过去。”
“我认为你在前面拉着车也不错,伏尔加河的……”
“什么纤夫啊?!你船长本看太多了吧!我手机没电了,呐,把你手机给我,我叫组里来拖车。”
“不可以哦,我把它借给咪太了呢。”
“什么咪太啊!!”

走向街旁最近的一家店铺,借用个电话应该不是什么问题。他一推门。虽然是白天,但是店门是锁着的。

他看着这家店的门脸回忆着经营者的名字……身后发动机起动的声音打断了他。

可恶。土方把万宝路狠狠的扔在地上表示自己的愤恨,冲田[拜拜喽混账副长]的道别比世界上任何事情都要欠扁。到底是什么动力让发动机神秘的修好的?难道现在要自己这么走回组里么,他记得从这里作为起跑线可是一段不短的路程。

愤慨之后仍然要回去,他无奈的迈起腿,却发现身为名义上的副长和实质上的片警,对这一段的道路远不像自己原以为的熟悉。

那年冬天的几场雪都下得特别大,去给丈夫扫墓回来的登势看到店门口已经积了厚厚的雪层。

身后的人始终低着头走路,所以没有预感到目的地已经到达,只能注意到她踩实的积雪里沉着一段米金色。

登势回头招呼着她从墓地里“捡”回来的家伙别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

而仰起头的银发青年眼睛里仍然有点迷茫,在以后的几年里他成为了登势酒馆二楼的常住客。




我愿意

变成

照耀无论多少暗深海的明珠

所以

请一定循着

那片光芒

回到这里

在这里

循着那片光芒


回到这里


回到



这里





fin.

2007.09.02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182-db8dacf9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