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裙带菜孙子因的原作设定在这里~不可不看~


虽然大副没有给出脸,但是我相信他十分英俊的心依然是不会变的~
因孙子CW25一定要上船长本啊~奶奶都看到你说过了~这么说定了啊~

猛击里面可以看到我特别创作的同人哦,好羞呀(你快死吧)




在我的心中有艘小船

(大副第一人称)







风中凌乱号在经历了上一个暴风雨之后终于几乎凌乱于风中了,咦?我说了“终于”,我可没说。
这是距离上一次离开陆地后在海上停留的第三个星期。缺少维修的船只状况令人堪忧,今天早上又有人看到老鼠跳海了,真令人无限唏嘘和感慨,人类果然是能在任何情况下生存的生物呢。厨师走过来哭丧着脸说跳海的老鼠在临死前吃掉了船上最后一块四毫米见方的面包。
其实四毫米见方的面包根本可以和面包屑叫做一个名字,我还是放弃了思考这个问题。在高速运转的大脑里继续着对于更加重要的问题的探索。
在整个航行过程中我都一直在思索这样的事情,能不能弄到一片长条形的木板。从长度宽度和坚固性来说甲板都是最好的选择了。为什么我要找到这样一块木板呢?这个问题很好,因为这样的话一旦船体真的不幸沉没,那么至少还可以用这个和装淡水的木桶组成一个简单的漂流装备供船长逃生。
这么快就说到我们的船长了,对于他,船员们提供的形容有“十兵卫爱心眼罩”“真选组队服”“剑心的十字叉”“剑心的十字叉太大相良宗介的十字叉才对”“云雀恭弥的虎牙”“工藤新一的手指甲”“服部平次的手指甲泥”,最后一项大家还是当作没看见吧。
而将这些所有的元素用任何排列组合都能完整拼凑出我们的头儿的面目来。
就是这样的领导者,他在暴风雨的夜晚为了让全船人员幸免于难而毅然决然脱下了自己的裤子,虽然他脱下了裤子之后脸上洋溢起的严肃和莫名的兴高采烈表情至今仍然能在无数个夜晚成功地把我吓醒,但是托他的福不知为何那暴风雨竟然真的搞笑般的停止了。
总之看了以上的段落你也能理解到船长是一个伟大的人了,他现在走过来了,请镜头注意给适当的加一下马赛克……等等!我不是说加在脸上!

“大家都说你拆了卫生间的甲板啊?你来解释解释吧,嘛……”
“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您……”
“混账!万一有人把重要的东西比如说小南的情书藏在那里怎么办?”
“根本没人会在那里藏重要的东西吧!”
“可是咪太它!……”
“请你不要再说咪太了啊!”

刚才我们的话题涉及了“咪太”?请您不要再开玩笑了。



还好在船彻底散架之前负责瞭望的水手兴高采烈的告诉我们发现了大陆的影子,这无疑是提高了我们生存率的决定性信息。
在他说话的时候我感觉有什么东西从高处,从他的嘴里,以炽烈的太阳光作背景落了下来,以任何前因后果的分析来看都应该是唾液淀粉酶以及其他蛋白混合而成的俗名口水的液体,这东西一落在甲板上就立刻烧了一个洞。刚好路过的厨师告诉我暂时不要告诉这个已经被丢到桅杆上三天没吃过东西的家伙船上最后一块四毫米见方的面包已经不存在了的事实,厨师露出了“我真聪明啊”的表情,而我始终都觉得能够把面包屑理所当然叫做面包,而且还反复反复提到的家伙实在是非常大言不惭。

“已经要到大陆了吧!快放我下去!我要吃东西!”
“他说什么?”
“[上面好快乐。]”
“好龌龊,爬一个柱状物体就那么开心么?”
“真是难过呢好想回卧室打坐来清洁刚刚被玷污了的内心。”
“我也要~”
“你们不要走啊!刚才还分明能听清楚!喂!回来!回来啊!!!!”

海盗船是奉行海上的生存法则的典范,在船内也真是一部活生生血淋淋的达尔文弱肉强食进化论。



船长在甲板上穿着胶皮靴子,就是雨天时候穿来趟水玩的那种,我可没说船长在下雨天的时候会出来玩幼稚的趟水。
船长向船头走去,他的目光坚毅的看着即将到达的港口,瞳孔的深处埋藏着久远岁月的沧桑,以及人类远古的起源自海里来但是终有一天要重返大陆的决心。没有什么能够阻挡船长的视线,没有任何东西。
他色的鞋底每一步踏在甲板的薄水层上都会溅起水珠来,晶莹的水珠散落在跟在他身后的咪太身上,于是船长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咪太咪咕咪咕的把溅到头上的水抹下来。他微笑了。很多路过的渔船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我们这艘已经快沉底,并且水已经没到甲板的船。
船长继续走,他看着前面,色的鞋底踩起的水花溅到了咪太身上,船长停下来,低头看着咪太又咪咕咪咕的把溅到头上的水抹下来。他继续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船长往前面走,鞋底踩起水花溅于咪太身上,船长停下观看咪太还是咪咕咪咕的把溅到头上的水抹下来。他仍然露出了高兴的微笑。
船长走,船长停下,船长观看咪太咪咕咪咕的把溅到头上的水抹下来。他露出了痴迷的微笑……
船长,船长,您这种举动叫做变态吧。

“还差零点五米够不到岸,船长,请求再移动一些船身!啊不!挪过头了!完蛋了!撞上港口的停靠点了!船身倾斜,船舱进水,虽然它早就进水了,紧急警报!船长!船长!”
“巴嘎压路!是谁开的船?拖出去非礼五分钟!咪太!快跑!趁着这个船还停留在水面上!记住我告诉过你的话,一定要实现我们的梦想!找到TWO PIECE宝藏拜托了!咪太!咪太!!”
“这算什么啊,堵在出口先把那个马赛克的东西送下去?这时候不需要哭吧,你醒醒啊船长!”
“混账!怎么能这么说咪太,都难过的哭了,这就让你和开船的人一起去被非礼!开船的人呢?!”
“报告船长——没有开船的人啊,大家都在水里推船只有你和大副在上面——”
“胡说什么!分明还有咪太!”
“它都已经下去了吧!”

咪太站在岸上对我们咪咕咪咕的招手。



在我的记忆里曾经有一部电影,SpOderMan的叔父曾经说力量越大责任就越大。
顽强的船长靠着坚韧的意志力,成为了唯一一个能够以人类而不是他们的祖先的形态走下船的,其余的人都是推船完毕从水里游上来的。虽然我觉得导致他能撑到现在的主要原因是咪太,请不要有任何读者继续来信询问“咪太是什么”这样令我困扰的问题。而现在,这时候,船长下了船,接着他又冲出去买迷彩裤了,在那之前我真的真的很想提醒他应该把原本脱下来的裤子给穿上。

“老板,给我一打迷彩裤。”
“啊!流氓!”
“不是流氓,是咪太。”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老板,给我一打迷彩裤]。”

看着船长和老板热烈讨论的情景,最终我还是决定默不作声的离开,当然,这绝对不是出于“做出我不认识这个人的样子”的想法。



接下来我指挥厨师去采购准备下一次出航的储备食品,而自己则去向码头的售船者讨价还价准备买一艘新船。
在这里等待卖船的人很多,我随便找了一个看起来面目和蔼的老大爷,他出的价格也还算公道,就在我问他有没有可以讨价还价的余地的时候,他慢慢抚摸着我的手说让我叫他一声爸爸就打九折。
我毅然决然地决定转向其他家去。
最后在一个络腮胡子那里商量好了一个中等大小的船,就当我回去取钱的时候,发现掌管着钱袋的船长一脸疲惫的表情,经过询问之后,我知道了跑遍这个城市所有的服装店购空迷彩裤是多么辛苦的事情,令人欣慰的是船长已经穿上裤子了,但是面对着用来买船的钱全部被船长买了迷彩裤现在我是一点一点也笑不出来……
络腮胡子看了我们所剩的钱之后,估算了一下,告诉我们剩下来的钱只够买一条三米长的渔船,而且还不带木浆的。
因为想到以船长的性格绝对会说“没问题手划水”,所以大家毫无例外的都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表现得最苦恼的是厨师,主要原因是他新买的全套科宝博洛尼厨具完全没有地方放了。
等等,什么时候买的厨具?采购的出航储备食品呢?哪里去了?
始作俑者的船长也很苦恼,迷彩裤的数量真的太多了,三米长的渔船完全不够装。但是他很快就把这种苦恼转化成了严肃而富有哲理性的智慧,按照以人为本的原则安排了所有船员的今后去向。

“那个什么,很有名的,那个,伏尔加河的纤夫……”
“我们是海盗船啊船长!不是吧!开什么玩笑!竟然脸都红了,难道真的认真在想这件事情?!!”

站在这个庞大的港口城市的近海区,因为财政的空虚使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充满了悲戚。最后大家集体做出了不管什么还是先去挣钱凑够买船钱的决定,而为了防止悲剧再次发生我收管了船长控制财政的权力,并要求厨师把那一套厨具尽快的给卖掉。
除了船长和厨师以外的大家都一致同意。


于是,从现在开始
风中凌乱号全体船员的挣钱之旅~Sail~


2007.09.01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181-576232b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