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到现在为止我还是会把那件事情的后果和我没有尽到阻拦的责任联系得牢不可分,尽管这个逻辑说出来可能漏洞百出的难以继续进行推敲。第一个九月的黄昏里面她的母亲先于她跟我说话,而后来我们的第一次对话是围绕着某个我已经很久不再买的动漫杂志。我们曾在暗的公车里面大声的争论平新还是新平的问题,路边的灯火把断裂的橙色一截一截送到冬夜里的车厢。她的男朋友是个时尚的嘻哈味少年,于是这个北京小伙子踏上了要永远在他女朋友面前承认自己是个受的悲惨人生道路。对于班级里20个女生中唯二的两个ACG爱好者(姑且这么说)分在同一个寝室,所以打从一开始之于我幸运这件事情几乎就是深信不疑,但是始终还是没有一起经过第二个熟络的夏季,我不能说怀恨她的男友还是运转在网络的公司,各种游戏里面我不会接触的那一种是因为我就这件事情开始而存在的恐慌,而且在那个魔兽的世界里面我当然找不到以前和我一起扫雪的女孩子。
我觉得等我真正的毕业的时候就会完全的把她忘掉,或者在以后的某个时候发现却还没有完全抛弃记忆。

今天整理乱七八糟的书桌,在铅芯盒的底下无意中拽出来这样一张纸,上面是她至少两年前的笔迹。

[I`m sorry to trouble you so much in our daily lifes……]

最后一句是Let`s be real friends.
没有落款。


这个南方女孩子直到她连道别都没有的离开的时候也都还不知道,我很早就把她认为是自己很重要的朋友。
2007.08.30 / 芭比娃娃奶咖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179-62a2c299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