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这个脑内成分测试
特别RP,能测出来很大宇宙的结果,娘子和yudi的让我笑喷了,为什么会喷你们自己去看


DGM
昨天看了蛋糕截图给我的XYSTER草图,阿糕简直太灵了,我就这么突然觉得我又一次爱上他们了。



拉比

里拉比的情感热线#
我叫拉比,性别男,下一届的Bookman。国籍呢是个秘密,背景身世也不能告诉你,爱好只能透露百分之一,知道我所有事情的人也就是老爷子吧,而事实上他也不是到处宣扬的人而我又总有一天会替代他。
刚到教团的那阵似乎不巧的逢上败战,整个教团里面弥漫着沉重的气压,顺着二楼的视野看下去,正厅旷阔的暴露在眼底。
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也很好奇为什么葬礼会不合时宜的让一个正在挂水女孩子出席,看着她是否有滚针危险的手臂,我更不清楚她在哭泣的空档竟能回头看我到底是怎样的剧情安排,李娜丽脸上贴着医用的胶布,但完全不妨碍我立刻判断出来她的脸是我喜欢的类型,身材待定。那时候我当然根本不知道她的名字以及她某层面上恶魔般的哥哥正在跟书翁讲话,感觉着这个室长在握手的时候手劲非凡,与此同时我努力回忆她眼睛里透明的悲伤。
经过不长时间,很快的我们便再次见面了,似乎是悲伤之余的情绪层面厄尔尼诺,她的心情看起来完全不好,但是头发已经束起来了,一切显得立正而有序,她从走廊对面迎面而来,看了我一眼意识到我是个陌生面孔但是什么也没有说,她要是这个时候对我笑一下的话,我大概会稍微付出百分之三十的认真来喜欢一下这个东方的女孩子。但是我跟她打招呼的时候她却愣了一下,很快便莫名其妙的说了声切。
真是奇怪。
我是说我真是奇怪。
对于在刚进教团那阵能把李娜丽和阿勇弄混是我一辈子的耻辱,我用我的左眼发誓我将为我五点二的视力保守这个秘密直到死的那天。
分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李娜丽是个可爱的女孩子,亚莲到来之前她会在食堂的餐桌上跟我说着例如下午的时候服装科室要取我的尺寸定做团服之类轻松的事情,这很难让人不误会我和她是在交往,事实上如果不是克姆伊的因素我也的确认真考虑过搭讪这位女孩子的十几种方法。但是也仅仅止于搭讪而已。神田勇会在每次我和头发女孩子嬉皮笑脸的时候哼着鼻子走过,我连头都不用会就了解他手里的餐盘上放的是什么。嗨,阿勇,今天也很有精神呢。谁知道他碗里的荞麦面不会因为他接下来嫉恶如仇咬牙切齿的咀嚼而哭泣呢。只食用荞麦面,单一无味到让我完全受不了的家伙。第一次见面我们也完全没给对方留下过应有的最佳印象,他跟我说[切],而我仍然笑着其实厌恶这个字眼,对于这个动作也没有好感,那时候他当然也没有对我微笑大概以后也绝对不会,而我也理所当然的不曾付出百分之三十的认真来对应某种叫做喜欢的东西。
不遵循应有的条例,没有按照可能的设定。走进了历史,对[墨水]产生了情感,一切都逆转了也毫无所谓。
事实只是这样。拉比,这个第四十九号假名者,因为我无法分析的理论,奇怪而毫无逻辑缘由的爱上了神田勇。



神田

神田勇的不高兴时间#
在我的生命里应该有着大面积的时间用来冥想,但是它们现在被分水岭的那一边越发露骨的占领,拉比是这个名字。我不准备把他划归为认识的人以上更深层次的解析范围,同伴是什么,朋友是什么,但他突破领域攻城略地。我死了干净就能摆脱,但何奈我永远死不完全。名拉比的毒瘤是血液里面最响亮撞击管壁的那一部分,它贴近我,但是又远离我,我突然想见他的时候他永远都不在旁边,我觉得烦的时候他总能以任何形式出现。诺亚一族中怒气感情的代理者终于放弃了生存,我胜利,迎接接踵的再次消亡,我没说我想见到他,但是如果能看到一眼应该也不糟糕。或者我再次清醒时候终究仍然能够再见到他,面对红发的未来书翁,我任何形式的反击都注定将是场必败战役。




Reborn
今天糖在电话里面说到山芋,其实我们很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说山芋,说到他们的时候真的让人有非常明确的幸福感



山本

狱寺隼人不耐烦了#
这个人嘛,很棘手,不对,是很白痴,我需要无时无刻的为自己跟这样一个人是对手而感到耻辱。他对朋友来讲还好吧,够义气的程度可以跟了平比拼极限。在十年后他舍身保护小春和一平的举动让我对这个人有了混蛋以外的改观。能看出来他和他老爸的感情特别好,我可不是说我慕他们这样的家庭的意思。山本武十年后失去了传授给他剑术的父亲,在彭哥列基地特训指环应用的那天晚上我故意没选择刺激他的词汇,我想我懒得。但是在他从后面抱住我的时候,我真的没有想到需要立刻推开的理由,他就这么安静的站了一会然后松开手说抱歉,我平静地看着他估计着真正接受自己父亲死去所需要的时间。这个人的虚弱面不需要我去揭穿。……反正我懒得管他,对,我没必要管。应该是吧……
对了他家是开寿司店的,你去吃过么?
还有其他的?哼,我怎么知道。




狱寺

山本武对此想说#
我喜欢的人总是拒绝我,各种理由中[你是争夺我左右手位置最大的敌人]是冲锋陷阵的那一个。没人知道他的逻辑到底是如何把我圈进这个敌人范围内,但是作为能够引起其注意的元素我想我完全不介意充当对手。是个不良少年,但是又学习出奇好,明明在上数学课的时候翻看化学书,却还总能在其他时间把数学给补齐回来。面对阿纲的时候就立刻变成了脸飞红晕的请安少年,脸上刻意笨蛋化了的表情很难让人相信这跟与苛刻的小王子贝尔进行指环战的是同一个人。
我基本能够猜测自己跟他说交往看看的时候他肯定是一脸饱受耍弄的生气表情,而且我真的说出来的时候他挥过来揍我的那一拳是左边还是右边也完全被推敲正确。
可我始终没预计到他最后还是答应了我。
很久之后我发现我仍然不了解这个人,时间足以长到基本等齐十年,并让他彻底的褪去少年时代的所有嚣张气焰。我仍然无法向他从容问出[你要去看十代首领的墓吗],狱寺无声的从我身边走过离开基地,在从此以往的所有拒绝理由中没有任何一个比这种无声的宣言更加有攻击力。
我知道自己始终想进入并取代的部分,是被他层叠包围的最深腹地。







我想我现在还会在这里一定是因为爱吧……
因为在前两天看过的一些解析之类的,太准确了,于是我决定开始相信星座这玩意了……

然后收工遁走啦。

从现在开始一天省下一块两毛钱就成,大家要买A to Z哦,谢谢啦,我爱你们=3=

2007.06.19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155-470082c7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