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这章完掉之后就真的去背书了。(背一半结果还是来填点土了)
好想给他整个世界都架空掉啊囧
之前的日常记事考试之后回来补记。




-02-


这是走向胜利的关键一步。
然而它们已经取得。


巴黎司法宫。
过去的人们在这里宣判罪者的种种罪状。
他沉默的看着这个空旷的空间内的一切设施,却又仿佛所处在何地都于自己完全无关,Sol慢慢的抽出一根香烟含在嘴里,烟叶的气味透过滤嘴向口腔里扩散。
执法,仁慈,力量和法律。
Sol继续漫不经心的扫视着周围,接着他摆弄起途中捡到的打火机,外壳上是手工雕刻的花纹并非魔法塑造的模型纹刻,这个高级货原本的主人是个身份不低的家伙。
这种推理一闪过脑海,然后他给自己点上烟。
腾起的白烟笼罩过壁炉亭里的每一个建筑材料分子。这个代表最终极正义的地方。但不幸最后站在这里的是代表邪恶的Gear而不是圣洁象征的人类。
就连这里最终也要被给予这样赤裸的讽刺和自我矛盾,而且似乎理应受到这样强烈的抨击,人类竟就是这样的生物。


Sol从建筑物里走出来,这个城市的街道充满了死去的气息。移动着的Gear并不能添任何活力,他们看起来更像是将死未死的灵魂在干枯的支配着不属于自己的躯体。
人类的尸体已经逐渐的从这个被异种占领的城市移除。街道除了新染的血迹以外,整个安静的城市如同未曾发生任何异样。


他这么一路走着,又突然觉得这是一条略微熟悉的道路。他想或许自己之前一百年的旅行中曾经几次经过也说不定,但是最后他否定了之前的猜想。
Sol停在面前的坚固石块的建筑前,然后确凿的回忆起来,五年前的自己曾从这个熟悉无比的地方悄无声息的离开。


圣骑士团的内部已经完全空掉,甚至没有任何一个战士的尸体被发现。核心的部队已经撤出巴黎,转移到了其它地方。聪明的人类现在还知道保存可能作为希望的战斗力,尽管这个最后阵地的沦陷基本已经定局了整个战争的方向。
Sol看着骑士团上方的天空,不明朗的光线让他的瞳仁透光的圈孔放大,而这个刚刚启蒙的黎明让他产生了错觉,自己仿佛正面对着的不是人类的废墟,而是盖满雾气的大海。


“想要温柔的灭绝这个种族看来是不行了。”
从后面响起来的,Justice充满机械感的声音。


2177年,Gear在再度来袭。在更之前的圣战期间,尽管于人类之间Gear的制作在几年前已经被禁止,而这个时候,一份绝密的资料重新出现在世上,让噩梦继续进深的是,Justice的部队掌握了这份技术。
于是大部分的人类的死尸,过去的或者新亡的,都被散落在各地的Gear部队挖掘和收集,集中起来改造成新的Gear。
这支后天捏造生命的队伍不断壮大,它们被与之对应的人类归类为变异物种,这种变异种开始逐渐的攻占人类的各个城市,相反的是人类势力的逐渐衰败。
已经不想要救赎或者被证明生存还有其他的意义,Justice终于返还了她曾经还不是Gear时候所具有的人类化情感,单单只是为了报复这个世界所能进行的不择手段。
从那的两年内,这个世界忽然空旷到连墓地里的十字架也不再加。死去的人类将不再拥有墓碑-因为那是一个会引来Gear挖掘尸体的标志-或者他们的家属更倾向于焚烧遗体,然后把自己曾经最钟爱的亲人挤压着装进一个狭窄的盒子。


Justice的到来突然让Sol对更多的烟焦油味失去了兴趣,他简单的稍微张开嘴让香烟的滤嘴从自己唇边掉落下去,将尽未尽的火星在地面苟延残喘着,他把它踩灭。
死寂的钟响,清晨的六点整。
Gear部队占领了巴黎。
而单单这就足够成为人类最后战线沦丧的宣告。


*** *** ***

拥有着两翼对称的平台。
这肃穆宫殿的后面,繁茂的花园仍然昌盛的生长。
植物从来不曾主动的受到其它生物的争端而枯萎,它们只是在地下暗暗互相争夺着土壤中的养分,然后在地面上盛开出艳丽的色彩。
整个自然界的生存法则,胜者为王。
爱丽舍宫。
原法国的总统府。
“我原以为你会选择在圣骑士团驻扎。”这将是最讽刺最挑衅的举动。
在地毯上走动,Sol停下来站在一幅艺术品前面,他并不回头就这么问着后面的人,Justice没有停下来,直接越过了他驻足的地方。
然后她的声音回答。
“没有这个必要,雄狮永远不会费精力跟兔子怄气。”
Justice会议室里坐下,然后安静无声,Sol不曾过问也仍然心知肚明她在继续的操纵着Gear的行动,尽管这个机械化的自主意识Gear平时也毫无一刻休息的在控制着其下部队的行动,但是当她完全专心的沉默的时候往往都在进行着更为精密和复杂的指令下达。


Sol闲散的漫步到窗前,拉开半掩的白色窗帘。
而清晨的巴黎,并没有给与一丝阳光来穿过玻璃的屏障。
他从这个地方看到Dizzy正在后面的花园里慢慢走着,从步伐上来推测她此时的心情并不是非常的明朗。也许是因为刚刚休息过来没有隔多久的缘故,她身体的状况仍然不太好,或者-
Sol褐色的眼球里清晰地看到Dizzy背后两道疤痕,跟这个女孩子的美丽一切都不相符合的印记。
-从他遇到她之后就没再见过她明朗的一面。
花的香味和空气也透支着无力感。这跟今天的天气一样。他呼吸着缺氧的大气。就连Sol自己也觉得,整个巴黎城居然沉闷的超乎了自身原有的记忆。
然后花园里的Dizzy抬头,看向他这边,发现了站在窗前看着自己的Sol。
Sol靠着窗帘没有动弹,两个人也并没有说任何话,只有女孩子依恋式的持续着注视他,而看起来粗野的Sol也并没有选择离开来强制终止对方的视线。


Justice已经聚精会神地沉默了一个小时以上。Sol推测她在清理整个城市的同时,也正在派遣出一部分队伍去搜索逃亡的人类的行踪。
圣骑士团是个再多么小小的危险,但毕竟也属于危险的属性。
这个女性Gear的缜密已经到达了一定的地步。


于这个建筑里还存留有人类撤离之前来不及带走的物件,挂件,名贵的画卷,银质的餐具。
Sol的指腹抚摸着手里刚才从桌前随意拈起的器皿,那些凸凹的质感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眯着眼睛看着杯子边沿华丽繁复的曲折雕刻,它们并不是完全死板的对称,银质曲线交扣的结点上有着红色的黄金,微妙的融合了一种奇特的花纹走向。
一只精妙绝伦的茶杯。


日光在八点之后回顾法兰西。
天空终于露出了让他觉得似曾相识的灰蓝。


 


TBC

2006.09.23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15-648c6fe7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