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上家:不孝儿浅笑

娘在这里拼死的打字追你爹进度呢,然你塞这个给我分明就是要命呐……儿啊,你想看我死么,你果然想的吧!娘亲很悲伤啊!按倒脱开了打([赤裸裸]的家庭暴力……)



[描写练习]
主人公:DINO
道具:纹身



现实主义描写:

(啊,现实是啥呀我不知道……)
Dino知道自己被一个不负责任的传递交托给了个农民的时候非常平静,虽然他知道Reborn交给他性格最糟糕的学生的时候也没有此时心情纠结。到底什么是现实主义呢,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背,想象着那是奇天烈大百科的索引,目录一直延伸到手臂深处。


浪漫主义描写:

(我就觉得这是说文艺来吧)
他知道那个人永远不会给他一个比咬杀更接近肯定的答案,体贴这东西像对方色头发中的少年白一样,存在的本身就值得质以最高疑问。他有时候会不清楚云雀恭弥这人到底自何时而来,自何地而来,就像不明白家燕是否真的于沼泽泥下安静越冬。对方抓起他的胳膊,动作牵起他广漠的视线,干燥的空气里面有简单的触动,携卷着夏季最后的尘土开始沙漠空暴。
风纪委员长的指甲刻在皮肤纹花上,印出形状最最仿真鸟翼的一道弧线。
爆裂气旋的空风瞬间静止。


魔幻现实主义描写:

(骑士骑着白马到城堡汪?)
“太傻了。”
头一次见自己看着自己胳膊看这么陶醉的人。
“嗨?恭弥……你怎么来的?”
这是意大利啊。
“骑着云豆。”
够魔幻了吧。
“可是,可是……”
没有涉及纹身……
“这样就行了吧。”
云雀俯身亲吻加百罗涅首领的纹身。


印象派描写:

(不,什么是印象派)
左一笔,右一笔,右一笔来左一笔。
“喂恭弥别这样很痒……的……我说……你来就是为了在我手上涂鸦樱桃小丸子么……”


悲剧结尾:

(谁敢说不够悲)
“别画了恭弥……”
“我画的不好看么。”
“哎?”
“不好看么。”
“恭弥你这么问的话……”
“思考时间太长了,咬杀。”


喜剧结尾:

(哪里有笑点,到底哪里有笑点啊?!)
有点常识也能知道云豆一看也是不能归为座骑类的物种,所以对于你这个笨蛋能够在一瞬间的相信我觉得是非常好笑。至于我怎么来的,那婴儿的专用私人飞机不错,如果不是差点被拒绝棒球男到家中参观而情绪过度激动的炸弹人毁坏的话。
嗯,没有手下的你还是不禁打,不过咬杀了弱者也一向蛮有乐趣。你昏过去后进来的罗马里欧对我做了奇怪的请求,虽然不喜欢受人指使,但是我觉得金色头发扎出来羊角辫的效果真的不错。
另外我在你脖子旁锁骨上的地方留了点小纪念,就红蓝色调搭配理论,它的存在让我觉得和你的纹身陈起来挺好看。不用费心怀疑是口红之类的来自我欺骗,希望你能喜欢它,我亲爱的,亲爱的老师。



传……不传了……
喜欢拿去写呀,我想看大家写的(谁写一下辫子姑娘呗)

今年语文的作文题是什么啊?我还不知道呢……


小星星教主,我始终没有勇气做你给的题,太太恐怖了,我做那简直就是侮辱绘者……对,我的意思就是三十八条我竟然条条符合,原谅我这就切腹……

2007.06.07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145-5cec4e3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