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爹:[我们都是大儿童了哈哈]

对,我们将至死都保留着一部分的孩子气,即便早已被剥夺了所有儿童的权利,比如说难过时候不需理由的哭泣。






儿童节彩糖,请各取所好吧



将尼二……你……唉#

在这个世风日下群魔乱舞鸡犬不宁兵荒马乱的时候,骨折患者的损伤后医疗无法得到保证几乎是确定的事情。狱寺隼人怀抱着死刑犯被临场救下的庆幸心情坐在地上捂着胸骨。胸肋关节到底有几处脱扣,这跟对方的体重直接挂钩,他目测着将尼二依旧惊世骇俗的占地体积,然后突然产生了也需自己整个胸腔早就成了馅饼的潜意识心理暗示。
可是意欲篡夺自己左右手地位的人还在旁边呢,自己怎么可以就此撒手而去。
“唉,狱寺,你没事吧?”
说的就是你,离我远点……
“我的改造技术已经比以前有了很大的进步。”
那首先解释一下那堆多余出来的破水管。
“晚饭怎么做?嗯……还要做多一个人的分量吧?”
这时候最先考虑这件事情也太理智了吧。
“好……京子你做什么都好……”
十代目的表情……我看不见看不见……
“哦哈哈哈Lambo大人来了!最伟大的Lambo大人!”
蠢牛也来凑热闹。
“喂别乱碰——”
瞎闹吧你们就……
“啊啊啊山本快躲开!!”

将尼二最大的质变飞跃在于,十年前他造了[十年后火箭筒],但事实上功效相当于半桶水的[十年前火箭筒],十年后他造了类似的东西,而他心安理得的叫它为[十年前火箭筒]。

这一整天的逼真的糟糕经历是一部糟烂的穿越小说,但拿去冲刺好莱坞最佳剧情奖似乎应该没有问题。
狱寺扶着脑袋,在幼儿园版山本武对着自己露出相似到令人恐怖的笑容时,感叹出妖怪从娃娃抓起的无奈叹息。



Cloud讨厌别人说他是娘娘腔#

Zack·Fair有无数英雄救美的经历,这归功于他从小矢志不渝的追求小姑娘的坚定信念。
他爸爸在对他的早期教育里面掺杂着很多的PG-13级别以上的成分,比如王子解救了公主之后,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但是最后王子和侍卫又有了一腿,于是韩剧般展开了轰轰烈烈的纠葛三角恋。
他的母亲阻止了电视剧本投稿屡次失败的父亲的不正规教育。她抚摸着儿子扎手的头发指着客车窗外,看Zack,那蓝蓝的天,那白白的云,那绿油油的麦子,和蜡黄蜡黄没营养的小白菜。
相比于父亲的过多文艺无法抒发之外,母亲的修辞水平似乎的确有限。
但这对善良的夫妇都不知道,自己那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的健康风景而其实满心惦念着家中的playboy合订本的儿子,老早以前就读过成人版格林童话的事情。

中途休息的时候,他从贡加加旅游团的车上跳下来,准备在这个新到的镇子里随便逛逛。背后有父亲和母亲叮嘱着不要走丢了,Zack内心充满了[为了逃避韩剧和风景片我也不容易啊]的感叹。
这个镇子民风一片纯朴,除了远处阴森森的一个大庭院以外的地方都洋溢着美妙的和谐气氛。有几个小孩在玩他早已不屑的挖土和过家家,Zack对此嗤之以鼻,他把目光转向玩社会群架砍杀的另外一边。
当他兴冲冲的跑过去的时候,发现似乎实际情况跟自己的预想有很大出入,所谓的打群架更应该说是众vs一,被打的金发小姑娘可怜巴巴的看了他一眼,Zack断线的大脑立刻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从野兽(……)Mode里面转换过来之后,Zack一脚踏上旁边的一具“尸体”,他整理了衣领,又弄了弄头发,让它们在对抗重力的领域上作的更为出色,然后这一些都就绪,他开始了自己标准话唠的开场白。令人惊讶的是对方竟然能听得下去,所以这次他相信绝对有戏。

“我叫做Zack·Fair,今年六岁,姓氏的意思是晴天,但是我相信也一定是在预示着我的人生中将见到无数的美人,比如你,我立刻就被你杀死了,但是法律永远也不会制裁则种形式的美好谋杀。是的,我刚刚救了你,但是不要再提这件事情了,它微不足道,非常的不足道。我不会要任何回报的,但是若你要执意嫁我我也不会狠心的拒绝,这位姑娘……”

Zack确认,在说出某个单词的时候,他的下腹被人狠狠的踹了。



时隔半年#

“这又是什么?”
去年也送了奇怪的东西。
“小白兔护齿灵牙膏。”
“什么?”
“钢,儿童节快乐。”
“你说谁是拖鼻水永远长不大矬到幼儿园阿姨需要从草丛里面挖出来能被看见的小屁孩?!!!”
……
“大佐为什么满脸血还笑得很高兴……”
“好长时间了,他被称做无能但终于在爱华君那里找回了攻的自信……”
“但我怎么总觉得这种自杀式的挑衅好笨蛋呢……”
“是这样呢……我,我也是这么想的……”



如何纠正恋父情结#

“哦,儿子们,我来啦~想爸爸吗?啊哈哈哈,来胡子扎一扎,Dante来扎一扎,哈哈,别哭,来Vergil也扎一扎,哦,扎一扎~再扎一扎~哈哈哈……”
“快,快停下……愚蠢的父亲……”



we iv#

迪奥·麦斯威尔从来不讨厌社会公益活动,但是对于今天的场景他实在说不上来喜欢。现在他的脸上仍然堆积起充满热情的笑容,但是其实他的内心在呼喊着天呐这一切快结束吧。

蕾蒂在几天前安排了他们五个前任高达机师在六月一号的时候到市中心的幼儿园来参加活动。希罗口头传达这个消息的时候,解开围裙并把刚出锅的菜肴端上桌面。
“要去么?”
“唔……嗯……”
他专心的辨认着希罗的手艺,据推测它很像糖醋辣椒……对……就是糖醋辣椒……希罗最爱的辣椒,他不爱辣椒就爱萝卜……可是这完全不像萝卜……萝卜被残酷的L1卫星人解剖之后不是这个形态的……
认真地思考着上面这些事情的迪奥,并不知道对方把自己思考时无意识发出的声音当成了接受任务的回答。

于是六月一日如期到来,他被糊里糊涂的拉到了会场参加活动。
冗长的大会发言,各位领导讲话,幼儿园学年代表致词,和向革命前辈敬献大红花。
经过了这些之后,迪奥突然能够理解五飞为何而借口不来。
接着一个额头上点着小红点的羊角辫小姑娘走到他面前,她拉了拉他的衣角让他弯一下腰,迪奥蹲下身来。对方把一朵皱纹纸折的红花用别针别在他的牧师服上。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有点僵硬的微笑感谢,而小女孩突然凑近,抱着他的脖子亲了他的脸颊。
与此同时来自希罗方向的自爆气场立刻开始启动。

自由活动时候更加让他欲哭无泪,在幼儿园的阳光明媚的庭院里面,他被无数个头仅在他腰高度的小鬼包围,而悲伤的是他们并不想安静的听高达闯世界的故事,这让麦斯威尔优秀的口才没有崭露头角的地方。
他的辫子被一些小鬼拽着,无数沾着泥土和鼻水的销脏手拍着他的裤子和衣服,站在他正对面的那个小男孩红着脸低着头,虽然他很出乎意料的并没有作出[攀爬前高达机师]的动作,但下一刻他更加令人出乎意料的肯求[大姐姐请嫁给我]。

迪奥彻底头晕了,他的脸看向希罗的方向,递过去一个眼神[我们偷偷逃吧],可是对方没能正确收到他的信息。
他的恋人此刻正立正站好,用最标准的军姿立在一堆团簇的小鬼头中间,面无表情的目视前方,并且脸上正逐渐泛着可疑的红晕。
迪奥看着对方那奇怪的表情,突然的他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希罗慢慢的把脸转向他的方向,然后身体也转过来。他在一群拖油瓶的小鬼拖拉之下向迪奥的方向迈步,并且在幼儿园小朋友簇拥拖着他的衣角的时候仍然满脸诡异的幸福。
迪奥下意识的想往后躲闪,但是他此时此刻的状况真的无法灵活实现这一想法。
希罗走到了他的面前,两方人堆会师之后,所有的小朋友们都扬起天真的脸庞看着这两个人。

“希罗,冷静点,别乱来。”
“迪奥,小孩子太可爱了。我们也制造一个吧。”
“所以跟你说别乱来啊!我根本没那生理功能!等等!小孩子还在看……喂!!!唔…嗯………”

明年还是不要让高达机师来参加幼儿园小朋友和英雄人物互动活动了吧……
蕾蒂·安在庭院的外面困扰的扶着额头。



邪恶的科学家偶尔也需要休息#

这个研究生目不转睛的看着烧杯里面的反应体系,浓稠而滚烫的液体在冷却后缩成了一块物质。它是固态的,弹性并不很好,在玻璃棒的触碰下很容易的出现凹痕,一种确凿的粉红的颜色。
他紧张的吞了一口口水,看向自己的导师。Hojo的目光沉没在眼镜的反光片后,什么也没有说。
“老师,这是一种什么东西?”
“这是……是一块泡泡糖。”
“啊,啊?……”
“快!把Sephy找来我要测试一下这泡泡糖吹泡泡的大小!要快!!!”
“老,老师……”



是的是的,英雄大人你总是正确的#

“(脊背发冷)不知为何,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大大咧咧的拍拍肩)说什么呢Sephy~嗨,看Cloud来了,快打个招呼……唉?他怎么红着脸跑了。”



幼年的Dino被欺负了#

被抛起在空中,但是跌下来的时候并没有任何人拖着他的手脚。水泥地面的缓冲效果相对海面软垫糟糕到不只是差了一倍两倍。他没想过立刻的爬起来,对应反复折磨的最好措施就是消极待毙。有人往他的纹身上吐口水。在他脑海里想过一百种关于自己现在可笑姿态和出糗狼狈的形容词,但唯独没有想过该如何诅咒对方。
嘲笑的声音终于稍微离开,他躺在地上,日光强烈如初,无法直视上空迅猛穿透大气的光线,然后仿佛有云遮挡一切暴烈的惨白,阴影透过他眼皮暗下来。

Dino睁开眼睛,未能看清对方,之前被夺走的绒线马玩具重新砸在自己的脸上。
“就各方面来看你是个软弱的垃圾。”
XANXUS很少说话,一说话就必定涉及那几个固定的词汇,今天的句式和词组套路也不奇怪。
Dino想了想自己没有更多的东西被抢走了,于是他第二次睁开眼睛。强光里的对方的表情无法被读取,只有轮廓能够看清楚。Dino放弃了能够看清楚XANXUS这个高难的课题,将视线拉向旁边。

“但无论怎样我们是同盟。”
声音第二次响起。
远处,银色短发的Squalo正挥拳揍向最后一个恶作剧过的孩子。



别再小孩子气别扭了#

“啊,你。万事屋。”
“搞什嘛……怎么又是你,买东西不犯法吧……哦,你也买了,我帮你拿着东西,快把自己抓起来吧。”
“六一儿童节你也庆祝?不给你家那怪物女孩买点腌昆布么。”
“不对哦,我吃零食可从来不用特定的找什么日子作理由。”
“可我买零食只在特定的什么日子作理由。”
“……”
“……”
“多串,这下毒了吧。”
“你说对了。要吗?”
“不要白不要。”



late birthday present for vermouth only#

对于我家的平次,怎么说呢,我从来都认为他将来的职业是接任平藏叔叔而继续当一个警察,或者是SM俱乐部的终身制M角色。而今天发生的事情令我对他的印象稍微改观,为此我决定在服部平次适任职业的小册子上填上保育员一项。
小兰和她没用的侦探老爸来大阪玩,还有那个拖油瓶的小鬼,路上堵车非常严重,经常能够看到市内各个幼儿园的小朋友在老师的指导下穿过马路,其实今天的天气并不适合游园,稍微有点阴,但是还好的是一直没有下雨。
我和平次照例迎接了他们,带领着他们吃了一些特色小吃,并到通天阁随便转了转。下面是女孩子的逛街时间,所有的男性角色都被硬拽着逛了三个商业区,花掉了能让平次哭出来的数目的钱。采购结束之后他们都纷纷露出了人生绝望的表情。
晚上的时候大阪有放烟花,最开始我还担心如果下雨就无法看到了呢,而就如同我之前说过的,最终没有下雨,这真是太好了。
听说今年的烟花会很好看,当然来的人也很多,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位置,视野还算好,但小兰家那海拔过低的小鬼被淹没在森林般的人群中。什么也看不到蛮可怜的,但是他似乎又并不介意这些,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江户川柯南是个奇怪的孩子。
这时候平次拨开人群回来,有人抱怨他,但是他露出了[不满我就把这东西扣在你身上的表情],这么多年来我头一次看到他露出如此又痞又无赖的表情,看来他的人生正在向正常的男孩子转变,第一注烟花响起来,他把从外面买的冰激淋和饮料交给我和小兰,然后他抱着柯南的腰,让他骑在自己的脖子上。小孩子一只执拗的吼着[放我下去],似乎是因为小兰也在旁边的样子,所以[混蛋]这个粗鲁的词说的刻意压低声音。平次也不管,只是啊啦啊啦的讲着你看那个是牡丹花和满天星,这个笨蛋胡乱讲着自己也不懂的比喻,他对花卉更没有研究,但是还不停口,服部平次就是这么个粗神经的家伙。
小兰家那个戴眼镜的小鬼最后终于妥协的安静了下来,平次的话也渐渐少了,他问他[好看么],柯南也没回答,就突然扳过平次的脸亲了他的脸颊。
而在那之后一直到烟火完毕,平次都在很丢脸的擦着眼角。





2007.06.01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140-c7b1b952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