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SK经典的相处方式英文同人都写得差不多了,再去重复前人的脚步没有太大意义……换言而之这篇的所有剧情架设都属于比较扯淡的范围。我尽力向太腐的世界观看齐,但是大家看的话绝对不要太深究背景。
这个慢慢写。当然,因为作者(共和国建立年)的缘故,狗血八点档和或许的少儿不宜肯定是必不可少的。


 


God is a Girl


 


-01-


这是一个简短的战役。但是却在精神面上持续的无限漫长。
每一次的战斗都给他这样的感觉或者更应该称其为错觉,因为每次结束之后他都能发现现实中的时间只不过懒洋洋的走过了一个时针不到的距离。
他曾经为了纠正自己的这种时间上的错觉而开始揣着一块怀表,但是事实证明这跟某些固执的要带着金十字架的家伙们的愚蠢举动无不类似,他们都需要一个指引,信念上或者概念上。再后来Sol在两个星期不到就弄丢了那块表,它可能是带着某个战斗的激烈的回忆掉落在某个战场的遗骸里。而他也再没去寻找过新的。
这种错失在时间里的感觉掺杂更多的是麻木,Sol从来不曾为面前血液的飞溅而产生或迷惑。他只是单纯总觉得自己在无止境的屠杀,并且现在已经没有一个终止符来昭告他可以停下自己的失控的举动和冷静的狂暴。


终于,面前最后一个躯体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他,然后倒下。Sol身体里某个一直暴怒的部分终于由这影像而慢慢平息下来,封炎之前被烙得发红的剑片也开始逐渐冷却。
他低头,然后再度仰起额骨看看周围,四野里已经没有了任何非Gear的生存的东西。


那最后一个死去的战士被他正面的击中,这是致命的撞击。他倒下的时候仍然不甘心的伸出手紧紧抓住面前的敌人的手臂,直到他的眼睛里最后一丝光也暗淡下去,但施加在手指上的力度仍然坚固。Sol这才想起来似乎自己曾经见过这个家伙,在其它什么地方比如那个可笑幼稚的圣骑士团,有那么多的笨蛋都迷信的崇拜着他们的小鬼团长,而面前这个人或许就是曾经的信徒们中的一个。
对方的身体随从着重力下坠,依旧那么用力的拉着他,仿佛是希望拖拽着他一同坠入深远的地狱,这个不自量力的家伙在死后仍然简单宣布着自己的愤怒和难以置信,Sol轻描淡写的把它拨开,然后那死者的指甲,在被生硬拉离的时候仍然仇恨般的在他强健的臂膀上留下一条条红色的印记。


结束。


Sol把他搭档般的武器插在地面,伸手去掏自己的香烟。但是后来他却皱着眉发现自己没有打火机。大概也被丢在了什么不知道的地方。他自己能够充分的运用火焰,就像它是他身体的一个零件,任何时候供他差遣,但是Sol讨厌用魔法构建的火焰点烟,这让他觉得尼古丁的味道都非科学的完全虚构化了。
最后他还是把因为烦躁而揉得不成形状的烟盒重新放回裤袋,拔起地上的封炎。
他向前走,并不确定最后的终点在哪里,而且这个已经失去标志建筑的平坦的废墟之地也已经没有必要再树立方向的概念。
环顾了一下整个环境,Sol最后转向一个海拔稍微突出一点的方向。
镀金色的日光逐渐的被吞噬成血红,最后的那些光辉播撒在这个男人的身体上,Sol Badguy被打磨成了一个面向可见的光芒的人,圣洁,他觉得厌恶想了想这个词,继续向前走。每一个步伐的迈进都带着漫不经心的随意,仿佛行走和生存对其都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事情,他拒绝把空闲的手插进口袋里,虽然他的衣服并不整洁但是他不想把血污也擦进口袋的内衬里。


然后突兀的,Sol的脚步停了下来。
他的脚旁,那个脸向下倒着的人有一头纯金色的短发。


在一旁Gear们的注视下,于战斗中鬼神一样残暴的Sol安静的止住了自己的前行步伐。他慢慢的蹲下,伸出那只沾着人类的血和泥土的右手,它揉进那缎明亮的色彩中。Sol把对方的头发揪起来,稀松的土渣从那个已死去的面颊上落下来,地面干涸着深红的血块。
Sol微微低头,嘴没有严紧的合上。他看见了对方的脸。然后松开手。
Gear们看着他们的统帅重新站起身,Sol给自己一个讽刺的微笑。
“没有理由再去安抚过去了。”
他说着,脚步走过那尸体旁。然后这表情放大到他整张脸,他向前走,在前方那些他部下的Gear都无声的让出一条通路。
踩着那些已经死去的肢体,有Gear,但更多的是人类。他踏着他们而到达了山岗更高的地方。他那样笑着对女孩子伸出手,而Dizzy安静的站在那里,身上干净且一尘不染,不带有一丝跟这个战场相协调的污垢和血气。


“曾对你不公的这个世界已经在你的脚下了,小公主。”
语言是这样的从Sol的口中被述说出来,而同时的Dizzy,她看着他,用了很长的时间,如同一座一直安静的雕塑终于被允许流露出感情一样。她最后又再次的虚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慢慢合上苍白的眼睑。这个女孩子停格慢放的影像一般逐渐倒下,Sol结实的臂膀作为最近的支撑物而接住了她。


他最终确认她只是昏睡了过去,在这么长时间实地的操纵Gear之后。这之后他并不急着弄醒她,Dizzy不需要医生,在睡眠里她能更好的治疗自己并得到休息。不单单是身体上的疲惫,而更多是来自于思想和内心里。
Sol尽可能轻的把她抱起来-虽然在过去的一百年里他没有被教授给如何对待人温柔,但是要唤醒早年的属于Fredrick记忆里的礼节并不是特别困难-女孩子的头无意识的歪向外侧,而他调整了一下自己手臂的方式,让她靠着自己的胸膛,这样能让她更好受一些。沉睡的Dizzy有着均的呼吸,Sol看着她的白皙的脸庞,脸上露出一种介于温柔或者笑容之间却又似乎不完全属于两者任何一个的表情,然后他继续向前走。
前面仍然有Gear不断的让开道路。他走过去,身后的Gear们默默地跟从着。
在他们归去的地方,有着血红的夕阳,部下的Gear和Justice。


 


 


TBC

2006.09.19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14-7ad70a3a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