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本来是很高兴的吃着炸蘑翻文档,但是吃着吃着看到下面这个东西就突然说什么也吃不动了。再然后我又悲痛的发现其实这种变态又恶心人的东西是自己写的,认识到这件事情的同时我的脑海中至少涌现出了三种语言版本的[你到底在搞什么啊]([你到底在搞什么/what were you doing/你的大大的搞什么的干活])……不过还好现在我已经干不出这种事情了,有兴趣的真的可以点进去看看,这是我一个对人体医学领域无比憧憬[屁]的龌龊后辈对变态老前辈的致敬……

part of <A/P3>:End of Nothing/无法预算章节
(现在看这个名字真好笑,当时就是单纯想向渥美大神致敬的……)


……

Hojo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

对于Jevona细胞在人体内必然启动的假说。

但是对于这一猜想的论证,目前尚没有成为完全试验期的个体。除了Sephiroth以外。
在Nibelheim事件之后我们曾经把仍然活下来的村民作为人体J细胞移植研究的对象。
大多数试验对象陷入神经系统的混乱状态,并出现臆想现象。由此经过整体解剖和组织提取,我们在以海马为中心的大部分脑组织中发现Jevona的基因。这些基因从核质中出来,脱离了细胞的外围保护,使它自身从细胞水平的入侵物变成一种分子水平的入侵物。
在这里我们可以打个简单的比方,它原来是细菌,但现在经过它自身的修正之后,它变成了一种病毒。
我猜想这种修正是为了它能够更好的整合到宿主的基因组中,而最后的目的是达到宿主个体的完全Jenova化。(在这里用了一个名词的形容词化用法)
Jenova细胞可以算是是一种高度进化的智慧的侵袭性生物入侵。
这种情况可以参照植物在变换了生长地点,周围的制约条件消失之后的疯狂生长所造成的生态入侵。也许Jenova在其原本的的环境(比如其母星,但我们谁也不知道那是哪里,我曾经申请过神罗上层继续宇宙计划,结果这帮蠢蛋在26号宇宙计划完蛋之后认为我跨部门的要求可笑至极。)并没有产生这种入侵现象,但是在它来到星球之后,对于完全没有抵抗Jenova入侵免疫力的人类来说,就是天上降临的灾难了。
我故意放出一些正处于未完成试验期的样本回归到人类社会,并且给他们编号,希望能够观察到有什么出乎意料的变化,而从反应上来看,他们在本能的驱动下向Sephiroth所在的地方去汇聚,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厮杀,就像种内斗争,由这种选择来推测结果,留下的最后一个能到达的是最成功的样本。
现在来说Sephiroth方面。这是现阶段内唯一一个完全试验体。从他的变化,人格的剧烈转换来看,(据我的猜想)毫无疑问他已经完全的被Jenova入侵,或者说同化。各个时期抽取得血液样本来看也发现微量长的Jenova基因。他的被入侵之所以缓慢大概是因为Jenova细胞在胚胎时期被注入,所以它和生物的个体能够处于一段较长时间的平衡,并且不断的激发个人的各种战斗潜能。这段平衡的而无任何异样表现的时间我称其为J细胞潜伏期,当然,潜伏期的长短并不是最重要的问题,最重要的问题在于潜伏期之后一定会爆发性侵袭这个结论。也可以叫做J细胞的必然启动。
Sephiroth唯一的完成了这个启动的环节,但是不巧的是这个启动的时间正好是他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世(虽然似乎他以前就知道我是他的“父亲”),并且了解到自己是一个试验的产物。这时候他发生的人格剧烈变化,由于无法排除外界因素的影响,所以我们不能贸然的断定是J细胞启动的原因。但是抱着这个假设的概念,我们可以更进一步的做多一些研究和试验。

在Nibelheim大火之中我们得到了许多的人体试验资源,并且神罗会处理掉一切的对外消息。

对于意外获得的Soldier样本,我自然格外的珍惜……



“够了。”
Reno把报告书递回给Tseng。
“我不想再看下去了。”

“Reno,你是Turks。”
对于任何的事情都有着良好的心理准备和应对措施。

“给我看这个的意图呢?”

“我觉得为了神罗或者为了星球,你都应该了解接下来你应该做的事情。”

“抱歉,主任。”
说话的人试着从椅子里站起身来。但是他最后虚脱般的跌坐回柔软的扶手椅之中。
他把头仰到后面,光线并不太好的室内他眼睛部分完全沉没在身后的暗里。

“能让我一个人呆会儿么,我想呕吐了。”



A/P3:EoN
2007.05.31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139-9bafd8a7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