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0083很伤呀……为什么我看到了death的warning还一头扎了进去呢……我是笨蛋……


跟猥琐室友一起听《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够在一起》,最开始她记错了歌名,以至于我一直在百度弱智的搜索《如果相爱的人不能够在一起》

当你扔下我一个人说走就走
其实我也知道你很难受
只是这个世界把你我分两头


看到了这句歌词,于是经过我们专家组鉴定,这跟勇气一样又是一首同志歌曲~


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够在一起呢,大家相爱的话就要在一起呀,这是最好的事情了吧


"I am always going to be with you, Heero. If being with you means walking through the fires of hell, so be it. We are stuck here. We are lost. But we are always going to be like this. Together."

"Yes, Duo. We can do this forever. Together."
(0083《lost》GW1x2x1)


这段话看得太感动了,我一定要引一下

平铺直叙朴素流水账
GW速打
1x2

we




这是一件干净的屋子,白色的墙和地板。
迪奥走进去的时候感到稍微的庆幸,自己没有穿着平日的色牧师服装,普通的服装使得他成为一个更加融入这个地方的存在,而不显出任何突兀。
他对着带他进来的医生微笑了一下,对方指示他在一架连接着机器的靠椅上躺下。
护士在他的胳膊上勒紧胶皮管,回流不畅的血液把静脉血管充盈起来,所以找寻的过程并不困难,而且针头进入也非常畅通。这期间她似乎稍微赞叹了一下这男孩子矫健的肌肉,现在科技的发展让人们对于自身的锻炼已经越来越忽视。
旁边的实习医生看着他的化验记录,找寻着话题。试图分散他的注意力,借此来减少第一次进行这种事情时候所带来的精神紧张。但这让迪奥觉得其实对方比自己更紧张,他放松的靠进椅子背后,看着血液冲进了透明的管内。
“血小板计数是20万……晚上没有休息好么?”
这个没有针对性的问句却让迪奥稍微有点窘迫。他的视线越过穿着白色大褂的人,最后在落地玻璃的对面,那边正站着扼杀睡眠的罪魁祸首,希罗·尤依一脸什么也不了解的表情。他当然听不到玻璃这边的对话,若他知道这边的医生问了什么肯定是比自己更加脸红的那一个。
迪奥原本的稍微尴尬因为看到对方而奇妙的缓解了下来,他看着希罗的扑克脸慢慢觉得有趣起来,并给正在看着自己的那个人一个大大的笑容,看到对方因为自己的表情而稍微皱了皱眉头。
“啊,我和我的朋友打游戏机稍微过头了一点。”
他这么跟医生说。
“不过还好的是你的血乳糜很低,最近在忌口吧?”
“我一直是素食主义。”
“这是个好习惯。”
“哈哈我也认为是的。”
“等一下当血量不足的时候,机器的红灯会亮起来,这时候攥紧拳头,像这个样子,重复几下。”
那个医生把手里本子夹在一边的胳膊下,忙乱中却把夹在里面的纸张掉在地上。若不是胳膊的缘故而活动受到限制,迪奥想自己一定会去帮他捡起来。最后他看见那个年轻的实习医生把散乱的记录从地面重新整理出来,并继续给他做动作演示。迪奥盯着他看,在对方中指的第一个关节有不太明显的突起,是常年书写而磨出来的硬茧。他对着正在卖力的让别人放松,但是却自己紧张起来的演示者调皮的眨了眨眼睛,轻巧的把话题带出了死板的职业套路领域。
“医生,你结婚了?”
对方愣了一下,挠着头有点羞涩的笑了笑。



玻璃对面的希罗因为看到他们无声的肢体表演,和接下来有说有笑的哑剧而露出了迷惑的神情。
迪奥在对面的那堆机器里面包围着,动作受限制,这让希罗产生了自己正面对着行刑现场的错觉。然后他很快地告诉自己,它们只是普通的医学机器,甚至没有自己和对方最熟悉的高达驾驶舱里一个表盘高端,威力更加无法跟自爆装置相比,它们对身体是无害的……大概是该死的这样吧,但他看到迪奥的脸色没有之前那么红润了。

最开始他们是来到这个医院做例行的体检,政府的日常安排得总是看起来有他们的条理性。
希罗看到一队中年人,他们拿着表格站成七扭八歪的一列,并在相互问候着一些废话的天气问题。他默不作声的走过了那些顶着快要能够照人的头皮和看不到脚尖的肚子的文职官员。在门口,迪奥已经抽过了血并一切检查完毕,他正靠在墙上等着自己,因为无聊而用脚跟敲着墙,看到自己就欢快的招了招手,他的头发在身后像空气一样的跟着他的每一个动作飘来荡去。
希罗没有什么明显的回应,而且这并不古怪,迪奥习以为常,并仍然咧开嘴笑着说话,这让希罗的思考回路崎岖的想起来自己前一天晚上铺开那个男孩的身体的对方的表情。
他们没来得及离开,在这个医院的通道尽头的红色灯亮了起来,然后一阵嘈杂。护士在走廊里面飞快的奔跑,从血库里面紧急提血,并且对应血型的血小板紧缺之类的。
迪奥拉了拉他的手。
“你听到他们说的了么?那个血型也许我可以帮得上忙。”

然后就是最开始的事情了。因为刚刚体检完毕,所以只是追加了几个简单的化验,然后迪奥就被医生领到了血小板的采集室。这个屋子里面很空旷,没有一个办公桌,除了躺着的地方以外就是机器,大概十台左右,但现在只有迪奥的那台是开着的。
在机器的旁边挂着几个古怪的透明袋子,里面有着液体,透明的,黄色的,看起来像是脂肪的颜色,但应该不是那东西,还有深红的,他打赌那是迪奥的血细胞们。

两个小时里,他的眼睛没有离开迪奥,很大部分的原因是对方没有看着自己,若是两个人对视的话,他可能五秒钟就会忍不住让自己先偏转开视线。迪奥被电视屏幕里面不知道在演着什么的节目逗得咯咯直笑,于是他自始至终都怀疑对方下一刻就会因为笑得太厉害而碰到了抽血的管道。
这是一个过分漫长的过程,分针走了两个表盘的路程。希罗在但最后一个循环的时候看到,当血浆和血细胞重新打入的那几分钟迪奥原本在笑着的脸上露出了一点难过的抽搐。他转过身体,不再继续看里面,迪奥·麦斯威尔苍白的脸上正涌现出如何相似的努力忍耐的神色,这种表情他在战场上没少见过,正好一个路过的护士看到了他脸上的表情,然后有点惊恐的绕开走了。

抽血的管道被撤下来,迪奥用食指隔着医用贴布按着针孔的地方走出来。百无聊赖的对靠着玻璃的他做鬼脸。
……这种程度的话,还算是有精神吧。希罗脱力的想着。



他们在外面拦下计程车。

“希罗,为什么只在外面看?你可以进来陪我,或许就不会那么无聊了。”
“那里不是隔离的么?”
“是可以进来的呀。在门口换下鞋子就可以了。”
“但是没有人告诉我。”
迪奥稍微惊讶,希罗几乎是有点沮丧的说了这句话。

“你现在有什么感觉么?”
“嗯?应该还好吧……据说这个的损伤比献血要小很多,那个医生说我能够献一个单位,但我坚持要抽两个单位。”
“你真是胡来啊。”
“比你好一点啦……现在嗯……要说的话就是有点冷吧。”
“……”
“就是在跟你要衣服呢!快脱下来借给我!”
“……”

迪奥捐献血小板的战利品:纪念卡片一张,凉水杯一个,献血宝宝的钥匙扣,伟大的希罗·尤依的外套。
“最后手术顺利呢。”
“嗯。”
“病人的家属来打听捐献者的姓名,说要感激。”
“嗯。”
“我写了希罗·尤依。”
“你……”

褐色头发的男孩把身体向他这边靠了靠。希罗听到对方嘀咕了什么之后陷入了浅浅的睡眠。他在迪奥的前额轻轻的吻了一下,非常的轻,以至于他几乎怀疑其实自己的嘴唇根本没有接触到对方的皮肤。

迪奥说。
“希罗,我感觉我们的罪孽又被减轻了一些呢。”



fin

其实很多的地方都不对的,医院和采血站是分开的设施,但是为了剧情伟大的地球圈会把他们合并的,灵感来源是兄弟寝同学从血站回来之后身体力行声泪俱下的血泪讲述,你描述得太惊悚了以至于让我产生了幸好我前天没有去(送死)的想法……


2007.04.18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115-ee646a02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