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说为什么我刷自己的blog开得这么慢呢,原来是图片太多了……每次开页面都要调290多个图片……

早上去邮局取包裹,高兴的一蹦三跳回来了,把首长的果冻分给同学一起吃了,但是对于巧克力我要死守阵营。
虚心接受yudi的建议,用新收到的速写本画一本的十八叉同人志~(……)


忽然觉得小学的自己好少女呀,买过方芳专辑,还喜欢听青春美少女,一个按着最传统路线长大的我怎么出落成得如此农民呢,值得深深思考反省……
前天晚上夜聊的时候突然有人提起来歌词,于是就去搜了,这篇是听着《改变》打的,听到女孩子唱[我们要永远永远在一起]就觉得很感动了。第一次配合这种节奏,似乎有点不太行,打完之后就觉得自己都看着废柴你在搞什么……
一天内解决,少许TV0910相关,冷兵器不熟热兵器麻爪,所以不涉及实质剧情,只写校园,家教众隐藏,并且1和2……都,都走形了……OTZ
其实一直在计划着打山芋,但为何这突发的12如此汹涌……




LIE STORY




1.
希罗·尤依享受过一段很短暂的校园生活,虽然因为同行者的关系他严厉拒绝承认其为[享受]。

现在那个人又开始了不指望得到回应的自说自话,他编写的创作梨花诗畅销海外。在这个萧条的夏日里,没有冰棒的午休后,阳光动情地打在游泳课的场地上,能把学校泳装穿的如此迷幻的那位D码小姑娘,她一跑,我的心就随之动摇。
希罗拎着洗好的拖布从他前面走过,还是你的扫帚随之动摇比较现实吧。
要说,希罗没见过大海的话,基本就等于,自爆不属于您的爱好,一样吧,但是大海,的真谛在于沙滩和美少女,并不是开着高达往水里掉啊。
迪奥转过头来继续文学创作,提到对方不光彩的到达地球方式。
这能够最大化吸引另外一方的注意力,希罗回头看过去,坐在地板上的迪奥满面微笑,明丽的背景中教学楼门口的大面积爆炸后残余景象一片惨淡。
对比了世贸大厦之后迪奥认定希罗充分具有恐怖分子潜质。希罗默不作声的在他身后做着扫除,但是第二天打扫卫生的人却在钢质拖布杆上发现一排奇异的手指印。导致这场清扫工作的祸害最终选择了一贯以往的沉默,少说点话对他来讲如同要求另外一人做两小时无间断演讲一样稀松平常。

事情开始是如此简单,希罗为了确保OZ未曾安装监视系统而爆破了鞋柜,另一个阻拦无效的当事人笑着爆青筋。这在日后的很长时间他在祷告的时候都记得如何数落默不作声的临时同伴。上帝啊,您给了希罗心灵却忘记了给他心眼,并且他的大脑一定也是相良宗介移植过来的二手产品,这人是如此的可怜,请您救赎他吧。

完美士兵是不能够有多余的感情的,让我们把愤怒抛弃而继续奔向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道路吧。希罗感觉自己的内心有天使在教导自己如何排遣心中郁闷,迪奥在三米外露出小恶魔的笑容。

三十分钟之后希罗·尤依和迪奥·麦斯威尔扭打成一团。
其间充满了[这是你自找的!][偷袭并不卑鄙无耻!抱有着这个世界是安全的想法的人才是可悲的!][你想说这个世界很暴力么,给你暴力][老子都舍命陪小人的帮你做打扫了你竟然连一扫帚都不让我打][给你一拖布好吗?!!]的幼稚对白。
确切的说这是单方面暴力另一边极力反抗,希罗骑在迪奥的肚子上拎着对方的衣领,有无数喝彩和尖叫四下响起,围观者收门票费应该是个不错的致富途径,这个学校不少暴力剧场,但是每多一场人们也非常乐意观赏,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学校呢,还是所有的学校都是这个惨淡的教育前景。突然周围的人声了下来,于是他们在真空的时间听清楚自己和对方的呼吸,迪奥舔舔嘴角并把来自自身的红色液体吞下去循环利用,唾液杀菌酶对伤口的刺激让他唔了一声,希罗眯着眼睛不打算松开但仍然犹豫着是不是该把对方拖起来,声音好像过热退去后的呻吟余烬,神父候补迪奥·麦斯威尔的褐色头发落在脖子旁,构成一幅可以拿去投稿阁楼杂志的色情图片。
旁边有人往周围撤开,迪奥最后推开希罗摇摇欲坠的站起来向对面招招手,他露出一个[对不起啦给你添麻烦]的笑容,对方不买账是理所当然,人为造成的通道那端有冷兵器和空气相撕的声音。
[统统咬杀。]




2.
希罗很少说话并不表示他没有想法,迪奥话太多但他仍然坚持自己是个有思想的人。他们偶尔打架但并不表示感情不好,迪奥在那里甩空话的同时希罗仍然缄口不置评论。这个金迷纸醉的世界不值得人们留恋,尤其还有这么多暴力分子祸害人间,如果有小规模暴力的发泄能够阻止大规模暴力的爆发这么好康的交换,我当然义不容辞做出牺牲,这就是一个共产党人的无私自白,为了伟大的布尔什维克我可以选择奉献出自己的宝贵生命。

我要把这个邮寄到OZ总部,用话唠的威力摧毁拖列斯和他的邪恶党羽。
希罗看着蹦蹦跳跳到远处的小辫子心里开始盘算用快递呢还是平邮。

他和迪奥有事破坏OZ基地的时候粘在一起,没事闲着校园生活只是想不到分开的理由。他们一起在机动战士中突出重围,也一起在学校的午餐时间拼死争抢。迪奥经常把他当作万能小叮当使用。耳朵眼睛耳朵耳朵眼睛鼻子眉毛,密码输入完毕,快快吐出钞票来吼吼吼。为什么不回应,不会是坏了吧,让我拍一拍……等等,我没有真的要拍,暴力是不好的,啊啊糟糕已经下课铃了,但是不要紧食堂就在前面了希罗快跑,汪!
他被莫名其妙的大力推上前去进行不光荣的插队任务,感觉自己踩到了一团花椰菜,但是并不非常肯定,浪费食物是不好的,这么思考着的时候他已经冲到了最前排,即便是低智商的人也知道给手持自爆装置的人让路才是活命准则。
希罗端着糖醋排骨从窗口撤离,遥远的买饭大队里面似乎传出了缥缈的[要·忍·耐]哭声,然后迪奥大声地喊[别出来啊希罗我还要葱爆肉]的声音惊天地泣鬼神的盖过了一切。


之于希罗来说迪奥是个奇妙的物种,L2卫星因为对他的认知也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但按照迪奥的话来说L1卫星才是一个凶神恶煞的地域,他们为了守护自己故土名誉的口水战也进展到过激烈的身体角逐。
战事结果最后以用糖醋排骨和葱花丢对方满身作为战斗终结。

迪奥的顽强生命力可以和他的头发相媲美,他开着夜车补作业,但第二天仍然神采奕奕的在课堂上接话,他为了考试不当科可以不择手段的装可怜,也可以不折手断的扮残废。迪奥·麦斯威尔永远知道如何向学姐借课堂笔记的正确方法,以比大教堂里面颂诗时候更加感情投入的方式开始这场演出,谢谢你呢漂亮的学姐,礼拜过后请留下您的电话号码,有给你麦斯威尔神父专场的弥撒。
并且尽管只停留了几天但是他也清楚这期间每个过生日的女孩子,对于告白的女孩子也不会敷衍的接受,过于认真的拒绝是一种锐利的伤害,希罗评论他也不见得比自己圆滑多少,迪奥往嘴里丢薯片口齿不清的说我们开高达不能拖家口而且我知道你喜欢校花作为哥们不能横刀夺爱,然后在被揍前又认真解释,虽然撒谎是没什么的事情,可是用一辈子圆谎的过程太辛苦了。
希罗每次都是几乎冷笑的想着,反正我们在这里只是短暂掩人耳目的停留一下,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3.
早饭的时候迪奥刷过早饭之后又用刷了一支冰棒,虽然这时夏季,但是对于一边吃面包一边吃冰棒的奇怪组合,希罗仍然在整个进餐过程中都保持沉默的鄙视。直到大家都吃完早饭之后,迪奥很霸气的一擦嘴,并告诉他,刚才那只冰棒是拿他的卡刷的。而且不要指望我会还你。
希罗平静的倒了餐盘,食堂工作人员在餐具消毒的时候发现不锈钢餐盘的周边有一个拇指大小的凹痕。
出了食堂的迪奥在前面一路小跑着,绑成麻花辫的头发和竖成兰花指的手型一起在空气中甩来甩去[啊哈哈希罗生气就来追我呀]。
这时候追过去的才是笨蛋吧。而且我对那几毛钱完全不介意……他觉得丢脸又线的想把脸皮撕下来藏在校服里面揣着走,并在后面慢慢的慢慢的移动,很得意自己终于和对方保持了非常满意距离。

前面是教学楼。
但世事难料是这样解释的。

早早的就埋伏在一旁的汽车开足了二百迈的时速就冲了出来,并在准确撞击他之后优雅的停了下来。粉红色的豪华车里面跑下来长发大小姐,抱住他的肩膀摆出了韩剧里面最常见的喊死人的煽情架势。
[啊,希罗,竟然是你,天,真是命运的邂逅,我们的注定,希罗,对不起,你怎么样,摔疼了么,我这就送你去医院,哦不不你还是到我家里来吧哦呵呵呵呵。]
面对这种诡异的关切面孔还不跑简直就是笨蛋了,他受宠若惊的推开对方,连滚带爬的逃离绑架现场,后面有[啊,他受了伤,却还在为爱奔跑]和[莉莉娜小姐果然目光远大]的扯淡花痴,他捉摸着他们一定不知道自己还会手动接骨,并咬牙切齿要不是你们我也不用总是拼死保命。不过这个学校的烈日太过迅猛了吧,没听说过中暑的前兆是视野昏红呢……

[社长……我们实在跑不动了……减少两圈吧……]

[你跑不动了么?真的跑不动了么?其实不是的!我们要尽情的挥洒自己的青春和血汗就像A组的希罗那样,看,他跑向着我们过来了!极限!]

[……可是……社长……他好像真的是在流血……]


身为军人他敏锐的思维让他拒绝去医务室,丝毫不用怀疑莉莉娜已经在那里布下了埋伏,自己怎么能够这么傻气的去自投罗网呢。设想一下,一个花季少女,你们说过的对话自述还没有迪奥一天晚上的寝室夜谈的十分之一多,然后就一直对你穷追不舍,而且她还不是推销保险,这情形很明显,希罗认为她不是在追求自己就是在追杀自己,但此时此刻这两个动词的概念基本等同。

最后最先看到他的是迪奥,这并不奇怪,但是对方在一进门看到一个满头血的人时候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又在第一时间抗议他拿自己的番茄酱去玩COSPLAY,对于对方这种脱离常识的反应希罗只能表示了无奈,迪奥拎着雪糕袋晃了晃告诉本来是给他的但是都化了,并用咬在嘴里的雪糕表示不用担心呐希罗为了不浪费粮食所以在化掉之前我已经代为解决了。他疑心对方总是用这种马后炮的事情来刺激自己,于是轰轰烈烈的新一轮寝室拳皇争霸开始了。




4.
第二天对方丢过来一套篮球队服,希罗疑惑的看着他。
迪奥开始嘿嘿哈哈的打着掩饰,偶尔参加运动也是不错的吧,跟同学交流感情也挺好吧,篮球队长特别好人啊,他请的雪糕非常好吃……简而言之两支雪糕就把自己给卖了篮球队打比赛的迪奥还顺手搭上一个他。作为这样一个不会算账的存在,希罗实在认为在人类历史上很多年也难得出来一个。
请了外援的不止是自己这边,听说另一方还到棒球队挖角,他对此也感到无力的荒谬,你们这是在玩篮球么,干脆再带几个柔道社的一起去比赛广播体操相对合理。

比赛结束的时候,场外有人不屑的口气[切所有运动项目都这么无聊]。但你还是看了全程吧。希罗对不认识的人内心吐槽完毕,穿过弥漫烟味的地方走向水池,迪奥正在水龙头下冲着脸,之后才想起来忘记拿毛巾的沮丧甩着脸,他想了想把毛巾递过去,闭着眼睛的迪奥跟他热情的道谢,有水流进他的嘴里面,被舌头卷了进去,经过上腭,喉咙,进入身体,和血液一起,希罗如同木头一样于原地看了很久,后来他真正意识到自己像一块木头的时候迪奥已经抬起头来。
[………唉?…希……罗?]

他面无表情地走开了。

学校的走廊里空荡荡的,赛场那边还有下一场的对决,他思考着还是大型团体操比较方便实用,面有个女孩子迎面过来。
这情景跟某个时候何其相似,只不过来者的身后没有FANS军团,她低着头塞给他封信,这不是彼斯科特家女王的生日请柬,希罗犹豫了一下最后讷讷的接过来,拿到手里之后却没有撕毁,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异性生物从面前捂着红透的脸跑开,百褶裙翻在空气里面,那背影带着难以形容巨大的喜悦。这是校园,他没有想象过也不曾属于自己的生活模式。
他慢慢的把信封折好,在一个不会被学生随便注意到的垃圾箱旁像投递一封信的郑重般把它慢慢的塞进去。心理开始咕囔,为什么呢,对方为什么高兴呢,我的转学手续都已经呆在校长的办公室里。

进入一个转角,他看到迪奥站在学校内的自动贩售机前拍着按钮,对方的表情传达着信息他刚才被这无耻的机器给吞了钱币,无奈之余他只好继续地往里面塞硬币,他每投进一枚看一下记录表的显示确认,乖顺的眉毛担心的拧在一起。
若他们还是个普通的人,希罗这个时候会相信迪奥其实是个比卡多鲁要温和的妥协主义,特罗华的话会默默离开,五飞会以这机器不正义的理由拆毁学校设施。
他想着这些,看到价格双倍的运动饮料终于从下面滚了出来。

迪奥咕噜咕噜咽下去第一口的时候也看到了他,然后呜噜呜噜鼓着腮发问,大概是在示意他要不要喝。篮球是脱水运动,但跟麦斯威尔同学相处是神经脱线程度的联考会场。他看着他上下翻动的喉结,和上面那张幼气的脸线,铝罐饮料的拉环还扣在迪奥的食指上,他们总是下意识的保存着周围可利用的武器,这是可怕生物和可爱生物的共同点,或者说其实谁才是可怕的呢,希罗不说话的站立直到迪奥舔下最后一滴可利用的水源,他在这个艳阳的夏季第一次感到了厌氧生物对空气的疑惑。




5.
[跄!希罗~我来帮你擦背吧!]

[不用了。]

[别害羞嘛,你这么别扭的话大家都会认为我们不正常~自然点,自然点~]

[这么殷勤我也是不会借你抄论文的。]

[啊,我的感情受到了伤害,难道我们之间的致密情谊就仅仅是一张薄薄的论文纸可以分割的么,不,我要证明给你看是不可以的,是男人的话就来吧!]

[哼,随你便……不过等等!你那钢丝刷是什么时候哪里来的?!]

继续扭打成一团是必然的事情了,希罗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在对方的感情受到伤害之前,自己一定会更加惨烈的遭受对方手里那大规模杀伤武器杀害。出于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高尚思想,他决定英勇制敌,而且他认为自己至少也应该在充满机动战士的战场悲壮阵亡,在浴室里面挂掉的确不是什么说得出口的死法……
就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旁边的背景音乐是一个人的哭声[我求求你了,这是男浴室你不用进来,真的不用进来],中间夹杂着伴音[啊啊首领不要我走],公共场所是个吵闹又大杂烩的地方。

硝烟的战场中他无数次夺过对方的武器,撕裂敌军的战机,在蒸汽的浴室里他抢下迪奥的钢丝刷,居然还阴险做成了镰刀形,你想割肉么,但是拖下对方的浴巾这事情有点出乎意料。
他和他有一段暧昧的空气距离,这并不足以构成必须要负责婚嫁的荒谬理由,希罗琢磨着应该沉痛致词[你应该系得紧一点就像我一样]然后摆个POSE给他展示,还是[算了男子汉大丈夫就不要介意],干脆[我什么都没看到]吧……这个最省时省力。
迪奥麦斯威尔下一刻吵闹的拉开距离,[人家都被你看光了希罗好死相。]。浴室里所有人的目光从那边的哭唱剧场齐刷刷的扫过来。
不要命的人和不要脸的人往往只有一丝差别吧。虽然没有表情但他仍然汗颜的想,其实在浴室里不走光的困难程度基本就等于地球没有环境污染,为了防止噪声电波继续污染大气,他伸手捂住对方的在十分钟内不打算安静的嘴。右手鱼际肌外面的皮肤碰撞到乳白色的牙齿,最后一个尾音被捂灭。在这个最近距离最多蒸汽的空间里,他的拇指接触到对方嘴角被水温过的柔软的死皮。希罗抬头看着迪奥的眼睛,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
他惊讶了一下,立刻松开手。




6.
他并不了解他,这个见到吃的不洗手就立刻塞进嘴里的家伙,睡前也不祈祷的自称神职者。就像迪奥对自己除了名字以外也是一无所知。希罗似乎可以庆幸至少自己是两个人中最先知道对方叫什么的那一个,这么想着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思考回路收到了学校午休的情感广播影响。

外面开始下起雨,迪奥站在教学楼门口百无聊赖的点着脚,食指捏着拇指,无名指勾着小指,然后反复的两个手交错,像是一个新奇又变换莫测的游戏,雨里面折进来的阴暗光线透过他的身体,成一个温和的切线,希罗最后一个离开教室,走过被自己爆破过的鞋柜,金属格上还有瞬间剧烈氧化的衍生物质,他停在距离爆炸位点最微妙的一个距离,从落地的正门看到对方头发弯曲的细小弧度。

迪奥没告诉他在之前自己到底等了多久,于是希罗也不打算说明在之后自己在那里看了多久。

[你怎么不走?]
他终于走上前去,看了一眼置物柜里面,公用雨伞还剩下最后一把。
迪奥转过头,慢慢的眨了眨眼睛,耸起肩,他的校服和头发已经因为水气而泛起惺忪的潮气,然后开口,希罗逆光中看到那些维生素缺乏的干燥嘴唇却并没有因为雨天而变得好转更多,迪奥的声音像是一个稀松平常的谈话,一个被简略过的陈词,一个理所当然的阐述,一个不容辩驳的契定,在布满干燥和水分的季节里积蓄着有生命的水流。

[但是我走了的话,你就要淋着雨回去了吧。]

他的视野里有褐色的海洋。无声无息的,平面的,慢慢退潮。






有一种意外比我们预想的要更早来到这个星球。
它在炎黄战争未曾起始,盘古开天之前,擦过耶和华的光环,把犹大的亲吻匆匆甩在身后,它越过文明的轨迹,把时间播回蛮荒。他是他来到地球的第一场海啸,以最猛烈的姿态登陆,他对固土最强有劲的回击,让让噪鸣却生机的喧嚣扎根在星球每一个失眠的夜空。



[好好享受校园生活吧。]

[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本来就应该是在上学校的。]

[但我们能够真正的融入这里,简直就是个谎言。]

[错觉,太错觉了。]

[你和我都不属于这里,虽然我们也都不属于对方。]

那些头发落到他脸上但是很快又离开,夜里它们就像蔓藤缠连,从遥远的古塔上垂下,上帝的传话者迎着窗口,希罗在假睡的视野里见到对方总是微鼓着的无害颊线。

[我在OZ的海上基地等你,你一定很快就会来的。]




7.
希罗在袭击开始的十分钟后到了已经燃起火海的海上基地。燃料爆炸的明丽火焰中,死神的镰刃正破开夜空的色与岑寂,他通过对讲机听到迪奥说着[好迟啊],但是画面没有切入对方的驾驶舱内。他无法看清楚这晚的迪奥的任何一个表情,谜题的死神终于拉下了斗篷开始严格行刑,防守机动战士的爆炸声欲震碎耳膜。接着他的激光炮对准了整个基地最高耸的设施,之后的光芒如雪崩的降临的轰然爆裂。

光里面有一片煞白。

这是结束。

这是一切的结束。







于Dr.J投降宣言的结束后希罗的头脑清醒过来,他在短暂的几秒似乎梦见了几天内短暂的经历。
在这个曾被严重破坏过高达的机体上有着他从别处拆零件来修补过的地方,迪奥曾经为了这件事情挖苦又数落的闹他很久,这个人肉相声机器在一段时间内大概会视这种无机器械为自己的惟一。而自己又何尝不是呢,生命都不属于我们,能够拥有一件东西是多么奢华的施舍。他在暗里查看着自己的高达的各部位情况,显示屏的荧光擦亮在岑寂里的空气,每一个部件的反光部位泛着蓝色的光泽,相同材质的高达尼姆合金。它之前是在死神高达最靠近驾驶舱的那一部分拆卸下来,他伸出手抚摸着那一片表面的漆皮,它们是色的,在逐渐预热的系统里开始温吞的辐射出人类以上的温度。他知道这很愚蠢,但是他第一次制止不住自己。


萨古斯眼睛透过屏幕的显示看到影像,他的大脑似乎当机了一会,这段时间足以成为他操纵机动战士历史中的最长失神。他想过对方是个毋庸置疑的精英,却没有设想过是如此的年轻,东方人面孔的技师眼睛里有抛弃一切的决意,但这样的人其实会在心里吐槽对方的蠢事,很容易的被惹怒而掐架在一起,拿着枪械去午饭的食堂,雨里面看着另外一个背着手的男孩子身影,只是这些事情他将不知道。希罗将不会让任何第三个人知道。

他看见对方在打开的机舱门口启动自爆,雪暴如同汹涌海潮。





END



2007.04.14 / 密西西比蘇打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ingxxx.blog74.fc2.com/tb.php/110-e9b497e4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