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写了,其实自己是非常不知道怎么安慰人的人,在QQ上说出来的话都是我真正想着的话,我希望你能好起来。

——————————————



44.喧哗

几乎所有在场的人都看见了工藤新一仰起脖子大力的呼吸。
他乏力又脱氧的张开嘴鼓动着胸廓,像是一个再也无法回归到水中的静鱼在垂死挣扎,动脉壁在皮肤的深层一下又一下的跳动,心脏也在以几乎爆裂的速度搏击出交相碰撞的血液,日光淋漓射透了他球衣包裹的身躯,只有五秒。他想,而竭尽全力的思考也不能挽救,濒临时限的思维再也无法支撑与水密度相近的骨骼构架。他抬起手似乎想用上衣擦一下脖子上成股不住流淌的汗水,但失水的肌肉已经无法履行收紧,这个下午没有风,空气不流通,语言不流通,工藤新一就只能这么站在绿色的人造草坪上濒临崩溃的呼吸,而耳孔里面最后绝望的传来了终战结束的蜂鸣。

在以往印象里是没有什么真正的毁坏过工藤新一的。他极少推理错误过案件的细枝末节,所以他从未被指责过对事实的不敬。他不允许自己轻易的认输,但面对败局的来临也抱以不会超出范围的从容。任何一个对手都不曾从精神层面击溃过这个人,也没有人知道他真正重要的东西被固定在哪里,事实上他屏除了锐利之后的眼神依然带着普通男孩子的温和,但它们仍然在正一点点的被贴上再也无法破解的坚固金属。可悲伤的是同样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固化蜕变,而盲目乐观的以此为警界救世主的荣耀称赞。
然后他在这次这个很不值得认真的小游戏里忽然全情地投入到其中,接着被不可拼接的全番击破。他无法自制的仰着头在原地颤抖,走过身边的队友没有人敢去触碰并询问这个坚强的人是否有在这个时候哭泣出来。

深色皮肤的男孩子首先从观众席的地方跳出来进入场地,背后有维护秩序人追过来的制止声音和女孩子的呼喊。剩余的观众正在欢腾雀跃和愤怒惋惜的嘈杂之中,有人丢水瓶和吃过的瓜子皮,他穿过这些固态垃圾和噪声污染抵达无法埋没鞋面的贫瘠森林。

他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口,觉得自己正贴近一个温湿的地球,海洋无限接近着的胸口的领地,肺部因为这些汹涌水气的进入而阻塞不畅,他的耳孔还要不休息的接受外界的种种杂音,他,他们,你,我,关于我们。
我们需要铸建一个堤坝,以防自己的抢险抗洪被攻城略地的淹没。他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用自己的手掌包覆住对方的后背,低下头鼻尖碰到怀里男孩子头发的边末,拍着工藤新一的后背慢慢的告诉他自己此刻所唯一能说的直白叙述。
“结束了,工藤。我们输了。”
“但是你很棒。”

服部平次感觉到自己的胸口湿润了一片。

f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3.31 / 密西西比蘇打 /
今日运势……

每天到葵花姑娘的BO上面占卜,今天出现了这个大宇宙精髓的图案……神秘,太神秘了

GW看得太慢了……因为一边看一边暂停一边截图是要受到公众鄙视的,我预感这个会成为年度重看动画,不过不要紧,废柴一向喜欢细水长流。

TV03话,1234奸情和5的孤独人生



0302.jpg


2007.03.31 / 密西西比蘇打 /
把背景图片换成了明黄色,在感觉春天快来了的时候猥琐室友告诉我网上似乎传说最近一段时间北方地区会有大到暴雪。


把OZ又逛了一遍。其实完全出乎想象,虽然更新已经停止,但是这个站在中国网络整体不安定下的情况下还能如此明晰的存在。我一直是尊敬着能够长时间做一件事情的人的,这时候涌出来的感慨让我突然充满了就像是第一次以小白的身份搜罗到这个网站时候的崇拜。

OperationZero算是比较老的同人站了吧,里面的提示部分还有着明确的分级标志,1一般同性配对,2强烈感情描写,3涉及身体接触描写,4含有血腥暴力成分。
没有kuso字样。没有yy字样。我曾经在这个严肃活泼团结紧张的新机动战士W大本营里偷偷的看了一篇又一篇的小说,在拨号win98的浏览器前面一次又一次的哭出来。
那时候还从来都不会意识到,从小宇之家出来后,我是一点一点的把以后所可能履行的对文章的专注都在这里看掉。

NOIN桑,亚亚,air,还有,亲爱的yudipig,你们都是我的前辈。


还记得最喜欢迪奥时候的感觉,喝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麦斯威尔,导致了一直到现在为止都觉得雀巢过于焦苦,我想我还会喜欢这个类型的小家伙继续下去。也许不再是你,或许他们身上连你的影子也很少见到。迪奥·麦斯威尔,不气馁,不怨恨,饱经沧桑但还能有孩子的乐观,接近了两次转折命运的死亡还能笑着说出自己是死神这样的愉悦嘲讽,任何情况下活下去,就算用最卑微的方式。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糟糕的自己也能成为你这样坚强的人。


2007.03.30 / 芭比娃娃奶咖 /
一定有不少绘图达人知道怎么去横线的吧!是这样吧!请,请一定要不吝赐教……OTZ(谁让你不听课画在笔记上的)


为什么你是小姑娘脸的肌肉男呢




[……你没听课就干这个了?]
[对呀对呀~]
[……]
[你闭嘴,什么话也别说]
[我还没说什么呢……]
[但你已经露出了“鄙视小姑娘脸和肌肉男身体”的表情…………]

可是没办法我不喜欢平胸呀,而且我已经萌肌肉的领域很久了……




下午下课回来同学告诉我快递到了,我不在他帮忙签收的。我半惊恐的想到不会是又有谁的书申通送不到而退回来了吧……然后发现是订的DMC本《Reshuffle》。
于是此时的感觉就是那种非常俗套但非常精确的从地狱里升仙到佛祖面前。太,太快乐了……
先给漫画都看了,小说想等一下再看,不过把插图都抢先搜罗了一遍,合上本子让我有种已经掌握了小说剧透大方向的感觉(坏习惯)……作者和内容从头到尾都非常的充满爱呀这本让我欲罢不能的在寝室的地面不断滚动,特典的VD两只Q版非常非常可爱,嗨,萌星两兄弟你们好么>_<

太有爱了太有爱了!但你们为什么不做VD本呀!我跪给你们你们出VD本好不好!哭!TAT(滚!)
2007.03.29 / 密西西比蘇打 /

十年后的怪老头


山本武,男


祖籍日本,毕业于并盛中学,热爱棒球运动和家族寿司店


系彭哥列十代目雨之守护者


 


 


 







不行,这么一放就出来了遗像的艺术效果……(艺术个屁)

来来来到里面,现在看情报图比看正式版有乐子多了……


2007.03.29 / 密西西比蘇打 /

千姐姐的签名档好萌
人大概是一种特别需要施爱的动物,他们最善于前赴后继造出一种东西,然后死去活来地去追求它。


PSP整个就是你的专用机。
FFVIICC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xw8row7R1M
在2分52秒Zack说话的时候停了一下,然后Cloud摘下头盔,报上姓名。Cloud。接着Zack继续大声说话下去。
这段的游戏影像,两个人站在背幕的风雪之中,说着我听不懂的的语言。Zack在Sephy和Angel和所有人面前出演着那个我们所熟悉性格的活泼大哥,而他的声优在四月份将出演另外一个银发的角色,Cloud仍然只是个少话的可怜害羞的孩子,对方在大声说话的时候他视线自始至终没有离开Zack的身上。或许我们都猜错了,直到如此接近的时刻,你仍然不知道我的名字。


因此……蛹里是没有幼虫的。
[在蛹里,构成幼虫的细胞自行死亡,取而代之,构成成虫的细胞迅速长,幼虫在蛹里熔化身体,将自己做成蝴蝶的形状。]

Cloud的蜕变是由一个质到另一个质。其中经历了多少量的累计已经不在讨论的范围。也许这样的人物传记真的能够成为[农村青年如何变为星球救世主]的传奇来鼓励世人,但是他曾经经历的那些又有谁能够一一细数。
就连他自己也被混沌的记忆所折磨,一会仿佛是这样的,一会又好像是那样的。
Soldier,Class1st。他和Sephiroth是朋友。而事实上是可笑的他连Sephiroth知不知道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

并不是天鹅在没碰见安徒生之前根丑小鸭长得一个样,而是我们在没碰到安徒生之前更本不知道天鹅曾经能跟丑小鸭一个样。

Cloud是那只不起眼的小鸭子,他最后完成了他无比疼痛的飞升蜕化,而牺牲了的是他穷尽一生也无法想象的代价。


fr《A/P: 》




我们就是历史。
不用经历到总有一天那么久远,我现在已经明白了这个句子。


2007.03.27 / 密西西比蘇打 /
菜窖给的,原本是真人题目,于是让我改成了ACG,我想我是一个羞涩的人,还是不好意思YY自己和我的后宫们艳史呀(屁)

脑残范围
Reborn
GGXX
DMC3


2007.03.24 / 密西西比蘇打 /
全文翻译完毕
VergilxDante
因为这篇的蛋挞弟弟到后来非常的小媳妇哥哥又很鬼……所以我忍不住随便的…………

没授权,意译和篡改严重……
十八岁以下不要进


2007.03.19 / 密西西比蘇打 /
小星星教主你太可耻了!我都不好意思放这些在外面…………


2007.03.17 / 芭比娃娃奶咖 /
Reborn137
要说网络联在真是个人多力量大的东西,昨天情报小图,昨晚杂志图源,今天下午就出了汉化。面对着严峻严酷的盗版和分享,少年蹦跶编辑部的小日本面对这毛主席打下的江山里众多的子民一定会深深地哭泣巴嘎亚卢。然后我紧接着就意识到,同期的DGM也应该出了……落了好多的SS……SS也,也有新了……钢,钢也好几个月……||||
狱寺十年后出场,看137之前我叫他总受,看了137之后我决定叫他媳妇。在同人印象中十年后彭戈列家族任何人的造型都在向着蓄发还俗(……)方向发展,狱寺的发型上下左右看都有着加百罗涅首领的风味,如果十年后小鸟委员长长发版之后活脱脱一个神田勇再现的话那我就去剖腹。
[回到过去后,请第一时间消灭这个男人]
入江正一照片出现,画面里面我们看到了眼睛男同学一脸要杀要剐随便的沧桑革命者表情,剧情进行到这里的时候我丝毫不怀疑入江同学的整个人生都被彭戈列这个手党组织给糟蹋了,而且这个邪恶组织还始终乱始弃的要从把他从十年前铲除,真是坏蛋呐,不过请问大狱寺,你随时带着入江正一的照片这是怎么回事啊,山本他允许你了么……
那啥,阿蒙呢……这个漫画要按照你家野比的模式开始篡写历史了……
大狱寺在几句话之后被硬扯回十年前,小狱寺带着和大狱寺那国恨家仇表情截然不同的爽朗笑容登场
阿纲和小隼人的互动小剧场非常可爱
[嗯?这是什么呀?很像棺材啊]
[不仅仅是……像吧……]
[可恶!居然让10代首领死掉!我不配做左右手!!]
[谁都没有说已经死掉了!!我都刻意回避这问题了!!]

当然到后面还是出现打戏了……可是谁要看打戏啊!我们要的是穿越和少女……




one side

事实上后来狱寺也没有想明白自己是怎么说出那些嚣张的话来。
关于第一次见面他跟泽田说杀了你我就是彭戈列的内定继承人,或者跟山本武讲你快去死吧死了我就是十代目的左右手。人命这样的事情,年纪越小就越无法理解和珍视。现在他几乎能够站在时间的侧手边,清醒地看着过去的自己怎样随便的把这些话说出来,接着它们在空气里一字一句的落地。然后他一点犹豫都没有,平静地像一块木头的默默流下泪来。只因为那一刻的狱寺,觉得自己透过时间过于真实的看到,那些只能印于记忆而肢体无法捕捉的虚像。

或者是其实他早就忘记了这事情,但是由泽田和山本死去的那个时候说了过于相似的玩笑句式而想起。这些让他都无力哭泣的意识到,最先向对方发出死亡诅咒的竟是自己。那两个人都先是提到了第一次的见面,然后说起他们的对话,继续开了一个不好笑的大玩笑,狱寺你现在终于可以成为 _______了。但两者的叙旧都并没有持续很久,最后都只剩下24岁的狱寺隼人惊惶地看着在自己怀里的身体逐渐冷却下去的全程。

终于有一天他可以对着十年前泽田纲吉大声地说对不起了吧,而五分钟之内他连跟对方说对不起的能力都被剥夺,他似乎永远都准备不好该对初中生山本武的演讲词。这个人在十年前过于活跃的存在而十年后却无法避免的消亡这件事情,是温柔的重复着他无数次生者的颠沛,然后凶狠的贯穿了他千百回死后的梦游。



another side

泽田纲吉最后在回去之后几乎没说什么特别的话,对汹涌扑面而来的热切问题也尽量回避。例如棺材里面闷不闷?褥子垫的够不够软?您一定怕吧十代目?等等我这就去救你!狱寺隼人操起满身的炸药做为了您我也是什么都能肯做状,泽田哭着跑掉。你这什么,董存瑞炸碉堡么,我是碉堡?

直到后来他觉得的确有必要跟对方谈谈,据历史记载泽田纲吉和狱寺在二十一世纪初段是曾经有场郑重对话的。但是后来被历史上最凶肇事者Lambo捣乱,风太在雨季排名榜首位的保育员大打出手,一刻钟后的火箭筒弹乱射,十年后Lambo登场的时候听见一句之于狱寺来说几乎是绝对不可以听到的禁句,他无法用睁开的单眼向泽田表示你快停下,索性全都闭上我不参与悲剧现场。
要说泽田纲吉没中死气弹的时候总是心地太过单纯,于是他当然不会懂得这句话被后来的狱寺用怎样痛苦的形式记忆了三亿一千五百万秒的光阴。

[十年后的狱寺一直守在我的墓前呢。]
[要代替以后不能再说这样的话的我向你道谢,辛苦了,狱寺。]



plus side

山本武招待了他非常郁闷的客人。

[(放茶杯)结果三个人的想法都一样。]
[……]
[阿纲,你……呃,应该说十年前的你,还有我都想去找十年后的Lambo问Reborn的事情。]
[……]
[乌贝寿司不要?]
[五年前吃伤了。]
[那么蛋皮包的呢?]
[我讨厌你。]
[呀……果然这样啊。以前我就知道你经常在课堂上用密码文字写日记,当然十年前你总觉得别人看不懂,而除了阿纲以外谁都知道其中百分之七十是在讲要做左右手之类,另外的百分之三十大概在骂我。你那个时代的我……抱歉,我只是说以后的我,那样的我的角度看现在的我一定很肤浅,还认为能够完全的去了解某个人。但我想自己终于会意识到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不是像了解一个游戏的规则那样肤浅的知道,而不是现在。所以我仍然觉得自己有可能介入你的领域,按照过了五分钟你仍然没有消失这点来推测,十年后火箭筒的坏掉让你有了更长久的时间留在这里。若是什么时候有什么想说的话,就请随时的对我讲吧。]
[其实我只是来杀人的。]
[哦?(眨眼睛)那我被你首先的杀死了。]
[山本,我从来不知道你十年前就这么会煽情。]
[(挠头笑)这个,大概因为对象是你吧。]

顿音。



2007.03.17 / 密西西比蘇打 /
关于还没看到中文版连日文版图源也没见的Reborn137呢……
删节有


我们觉得这是个玩笑
nothing 21:01:56
更开玩笑的是杀手是隔壁眼镜破小孩


当然这漫画本来就很玩笑
凌月·雪 21:04:55
开什么玩笑,眼镜小孩意识到世界太牛郎了都是因为彭哥烈这个牛郎组织么?他因为拒绝当牛郎所以被激发了潜力干掉了12卷之前都牛的不行的手党家族?开玩笑吧,真是开玩笑


后妈开玩笑
nothing 21:06:10
总之我被虐到了……天野你好狠啊……这种同人本都耍不出的招


玩笑菠萝清仓甩卖
nothing 21:10:00
…………菠萝……菠萝呢……
凌月·雪 21:10:33
菠萝……菠萝到处找附体呢吧……等等!难道他附了眼镜男孩的体?!
nothing 21:10:49
不会吧|||我宁愿相信菠萝泡烂了
凌月·雪 21:11:13
麦粒肿癌变了,世界上最变态的人死于可笑的肿瘤扩散


谁让这是牛郎玩笑狱寺总受漫画……
凌月·雪 21:16:08
那这么说十年后的芋头回去看到山本了?
nothing 21:16:31
噗……娘子……你怎么一直记挂着山本阿
凌月·雪 21:16:31
芋头,你看到小山本会怎样呢……然后你在五分钟内迅速的被年下了吧,真可怜


2007.03.17 / 密西西比蘇打 /
今天才看到GGAC的移植图,非常奸情一定是预料之中的,以前明目张胆的压倒强吻也就算了(KY:不能这么算了吧),但这次携手共创美好未来又是怎么回事?(SOL:我也觉得过于温和了)
让我最为欣慰的是小弟你越来越年轻了,越来越,越来越无法KS了…………

GGPS2


2007.03.15 / 密西西比蘇打 /
题目来自yudi,反正你说了想要就拿走的……


1.今まで好きになったカップリング7つ [現在喜歡的7個CP]
(2007年3月14日前后三个月的区间内)
出木衫野比(这……)
Zack Cloud
Sol Ky
Vergil Dante
白马羽
拉比神田
山本狱寺


2.特に思い入れのあるカップリングは?[覺得比較特別的CP是?]

RoyEdo
这对我的一生都至关重要。


3.一番最初に好きになったカップリングは? [最先喜歡的CP]

飞影藏马


4.自分的に一番熱いカップリングは? [自己最熱愛的CP]

ZackCloud


5.次に回す五人を決めて下さい。[决定下面答題的5人]

no one


2007.03.14 / 密西西比蘇打 /
周日那天陪着猥琐室友去中心血站,他做血小板采集我做全血捐献。一进门我就掳着袖子跑到量血压的医生那里说扎吧,医生慈祥的摘下听诊器告诉我先去填表。这种程序上的错误现在想起来有点丢人,但已经无法挽回了他已经知道我是医学生了唉……然后我怀着庄重又认真的心情填写了表格,而他又同情的告诉我半年之内做过麦粒肿手术是不能献血的。
对于这个我送到你面前让你砍都有人嫌你感冒病毒扩散的社会我真的没辙了,忍受着室友不断嘲笑过来的脸孔,我终于知道了六道骸是从各个层面上来阻止社会公益活动以败坏以泽田纲吉为首的手党组织名声的。(什么跟什么)
于是只好坐在旁边通关刚羽,然后看着猥琐室友躺在大沙发上单手插着管子忍受折磨。
在一个多小时又抽血又输血的时程中,供观看的电视屏幕已经播放完毕了一集被插了无数次广告的环珠格格第三部。于是整个采血的房间里面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和满屋子充满了精神虐待气息的[尔康][紫薇]呼唤。
唉,这个除了人血就是狗血的邪恶的世界。(你们看别的台呗)
在猥琐室友手脚活动不能的这段时间,我帮他代签了几个表格的名字,顿时产生了一种从监护人升级为经纪人的自豪感(到底哪个级别高啊),而我负责的艺人正在通过电视学习琼瑶风格的搞笑话剧,以后他一定会成为第十五代导演旗下的一名大片猛将。但他平时又总是坚持要用毛片去进军好莱坞,想对于这种无法刊登在正规娱乐杂志上的理想我应当代表党和人民给与充分的斜视。

其实呢,我对于血小板集采这种事情的恶心形容是吃了吐,没想到这人居然比我还恶心,一边被抽血一边说吐完了是还要吃回去的。

最后我们领了捐献血小板所得到的纪念品电热锅和两袋好吃点颤悠悠的回学校。(其实只是因为饿的)
我们拎着包着有[献血光荣]字样红色兜套的违规电器大摇大摆走过门卫的眼皮底下。
通过猥琐室友捐献血小板事件,我体会到了一个平凡人,不高尚的人,非纯粹并有着低级趣味的人也是能在一个小时内创造出一千四百元的社会价值和五十块钱违规电器的个人寝室产值的。为此,我跟猥琐室友说我决定下个月也去血站做血小板集采来证明一个高尚的人是能够创造更高的社会价值的。但是他立刻非常的鄙视了我的身体素质血液质量和心理状态,我想这应该跟我每天扒着自己的嘴角跑去跟他宣传口腔溃疡都可以和癌前病变有直接关系没什么直接关系……

不行,发了之后才发现这日记好流水账啊,跟小明的妈妈给了他三毛钱让他去打酱油于是他拎着酱油瓶走出了门,他首先是用左脚跨出门槛的,然后在全身肌肉和骨骼的协调配合下右脚也跟出了门外,然后他想着打酱油的地方前进了,第一步他又迈出了左脚,然后在全身肌肉和骨骼的协调配合下右脚迈出了第二步,接着第三步还是左右,于是呢第四步在全身肌肉和骨骼…………这日记跟这个有什么差别!
为什么我今天要写以前的日记呢……奇怪……



前面的日记隐啦,对不起……突然觉得自己无理取闹又耍赖的嘴脸既幼稚又难看|||

明天开始就正常了


这首歌很好听的,谢谢你们忍受发神经的我

陈明 - 降落




2007.03.14 / 芭比娃娃奶咖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