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我发这篇日记已经失败了四次了,如果这次再不行那么就是五次了。
人那啥果然是系统不容啊。

今天看方世玉电影,就是中央六台四点多演的那场,头一次上能看了全程,吃饭的时候便总是情不自禁的扭头过去看,最后扒着饭碗骑着椅子对着电视傻笑。爹娘问我看什么看成这样,我随后就回答[方世玉!],爹问我方世玉是什么,我说方世玉就是方世玉呗……他继续问我方世玉到底是什么,我一时突然找不着形容就问他那你知道黄飞鸿是谁么?然后聪慧又善解人意的娘接茬了,我知道了,方世玉就是革命工作者被国民党杀害了的那个……
…………哪,哪个啊?|||

昨天看了一天机器猫,没学习,现在我已经懂得了如何带着有色眼镜看着这个男女比例失调的漫画,我纯洁的童年跟黄河水一样奔涌着汇入了石油污染的大海。机器猫和野比的友情真没得说,连传说中的同人结局都走着没有能量的机器猫变了废铁,而野比为了他而努力长大最终唤醒机器猫。五十多本以后那七兄弟出来之后我就没太看了,一是看得乱槽了,二是单行本价格变贵了以前买不起。相对来说我还是更喜欢超长篇,小的时候看的时候觉得剧情安排真的超神呀,现在重新看还是觉得不错。

然后这是预防针活动,ReadMore里面是机器猫同人,还是不知道填不填的,兼有浓重的向涂沐致敬
对藤子F不二雄老师有深刻崇敬和对我的人品有严肃期待的都不用点进去了。我唯一能保证的一点,这不是我写过的最煽情的,但是我写过的最无耻的。

反正现在也已经没有办法对得起自己的童年,早就零七年啦,但如今我刚刚才意识到,事已至此那自己应该装备好无耻继续在革命征程上再蹭一个台阶。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2.26 / 密西西比蘇打 /
今天出门的时候碰到了佳佳,我小学的死党和初中死党兼情敌
那时候我手里拎着只有在我家这边才买得到的拍扁的巧克力糖葫芦,还是家里的味道最纯正了,我美滋滋的迎着风吃,吃得满嘴糖渣还递过去问她吃不吃。她考大学的时候复读了一年,现在在念高级护士,我周围的人似乎都脱不了医学干系的样子。
非常热热闹闹的聊了好一阵,我也开始想念珊珊和唐旭了,她很不满的样子抱怨着我们居然一晃眼都要参加工作了,很没有实际感,在毕业后的很多年月的确比我们小时候一起玩的时候要奔走的更快。我给了她莲的电话号码,然后她告诉我,我们两个曾经最喜欢的那个人要结婚了。

我回到家之后找出来一张98年的照片,终于被迫强制性的结束了我迄今为止行程最长的单恋。


2007.02.24 / 芭比娃娃奶咖 /


1. 點六個人。
祸国殃民就此打住急急如律令!

2.姓什麼。
姓红。

3.你多大了。
永远十九岁

4.職業。
目前混吃混喝。

5.興趣。
勾引小姑娘。

6.喜歡的異性。(依據H加註:爲了某些同學着想,此題同性亦可~~毆


所有我萌的类型都能体现。

7.有啥特長。
特笨。

8.持有什麼。
饭勺,妈妈我要吃。

9.煩惱。
不能每时每刻的压倒娘子。

10.喜歡或不喜歡的食物。
喜欢任何好吃的东西。
不喜欢内脏。

11.對你愛的人說一句話。
我爱你。

12.介紹被指名的六個人。
点名退散……但我内心有这样六个人,完全不点名,我只想形容
我最爱的人。
我最经常依赖着的人。
我最喜欢粘糊过去的人。
我与之相处最轻松的人。
我最希望永远在一起的人。
我最不能控制住对其暴露软弱一面的人。


[附卷]

1選種顔色比喻傳卷給你的人。
深蓝

2用一種動物比喩他 。
皇家鹰

3再用食物比喩下。
辣椒

4用顔色比喻即將接棒的六人。
没有啊!

[加一些了]

1生活的態度。
得过且过

2想讓自己保持的状態。
现在就好

[我說]

1喜歡自己的童年麼
非常的喜欢。

2用一首歌形容這個給你問卷的人。
这个人应该是很优雅又很慢拍的曲子,但我平时听的大多是快节奏的所

以形容不上来OTZ……

[那麼]

1最想去的地方。
几年内都是上海。

2想成為什麼。
有钱人。

3如果有件事可以重來,那是什麼樣的事情。有了重來的機會你又該如

何做?
反正都过去了。

[提問]

1假如你遠方的愛人因爲工作不能回來,你會怎麼辦?
煲电话粥或者阿纳达你给我上QQ,长距离恋爱这我最拿手

2你最愛的人名字是什麼?不要說沒有!(有點八卦是吧?)
讨厌!不告诉你!

3喜歡大學還是高中
高中


2007.02.23 / 芭比娃娃奶咖 /
白天没有资格用电脑,晚上的时候网又慢,FC2还刷不太上来,能补几夜补几夜吧……
久违了大家。


DGM96夜
一千零一夜故事的的第九十六夜。
事处地点是三年前美国的新奥尔良,这让我无比想念起来肯基的奥尔良烤翅。
星野开始倾情的,婉转的,给我们讲述一个纯朴的体力工作者是如何加入了邪恶的人口拐卖组织NOAH的整个过程,以此来表达小绷带挂在这种拥有着浓重悲剧仇恨背景的角色手里一点都……不……亏…………
但还是很亏啊星野姐姐,这世界上出来行走江湖的男人靠的都是脸啊……
特别说一下这张的小绷带太萌了。
96



DGM97夜
封面题名应该是《李娜莉之兄》
其实这一夜连同之前的一夜都看过了,9899以前也大概都扫过了一眼,但那时候考试也就没太仔细看。小绷带拿着这个时候已经成了可以拿去COS铁碎牙的六幻去跟甜食男拼命,然后刀碎人亡(喂),最后还留下了颇有深意的话语[真不想向……克姆伊那家伙低头呢……]。连载事实证明了KK奸情大大的有。
一句[如此一来,就真地结束了呢]宣判了他终于失去长久以来吸收自己生命而提升力量的异能感,突然想到扉页上面的题字是[我会完成任务,无论发生任何事情],结果[任何事情]终于发生的时候,最无法于感情中接受的还是其实最事不关己的看客。
神田于崩塌的空间中嘴角露出几乎是自信而和谐的微笑。对于时间的最敏锐者察觉了另外一个空间中的异变,谁的时间消失了,显而易见却不点明的叙述。没有任何人提及,关于神田或许在很久很久以前早就脱离了他们人类时间的事情。
98中的开场是一句斯金晚安,诺亚感情中最强烈的[怒]的拥有者却是自始至终喜爱温和无害的甜食,为这个可怜的矛盾体的终将远去,诺亚的所有血统者在群聚着一场欢笑着流泪的盛宴。
此回合到此为止,山努亚国王的睡前故事开始进入最血暴凄厉的章节。


DGM98夜
诺亚追袭亚莲组,师债徒还的血泪现实版。
其中有一段非常可爱,加斯戴罗提问亚莲“如果把你抓来作人质的话,可以引出克劳斯那家伙么?”
亚莲立刻毫不犹豫地回答“怎么可能。”
拉比在背景里面流着泪感慨小弟你的人生完全被师匠毁掉了,附加旁边小段配音是[那不相信任何事物的眼神]……


DGM99夜
99

[要和亚莲扯上关系的话,也要做好这种程度的觉悟哦]


大家好,我是名字不能告诉你的神秘白发小帅哥,在本集露出了非常狰狞的面孔。电视机前的各位美少女可以踊跃竞猜我的名字,1白毛女,2萨菲罗斯,3Dante。参加者请致电栋拐栋拐栋栋拐并按照语音提示输入您所选择的答案,答对的奖品将是神田勇用过的绷带一条,即便答错也不要灰心气馁,您同样会得到更加让人脸红心跳的安慰奖神秘青少年R先生的热吻一个。

拉比经常拉着我给我的发言稿添加奇怪的抬头词,大家当作没看见上面那段吧。嗨,我是亚莲。
(阴郁脸)
今天是一个糟糕的日子,我在这个不太怎么高兴的诺亚破空间里面听到了让人更加雀跃不起来的词组。人民民主的大军早已解放了劳动人民思想上的枷锁,但是诺亚一祖那句[欠款]和[库罗斯]又让我回忆起了万恶的旧社会,我的血泪史是无法用人类的语言完整叙述的,旁边那个谁,不要职业反射的拿出你那本历史典籍来记录。
他们提到了师匠,于是我就想起了过去那些再也不会来了的日子。我以前还天真的以为呢,万岁,它们再也不用回来了。
曾经,在曾经一起学艺的那个时候。混账,什么学艺,就是做仆人吧。师匠那个混蛋欠了酒馆钱,把我抵过去给酒馆老板干活。
那时候我很生气。我刷了盘子,我擦了桌子,我扫了地板,我招呼了客人,我做了除了卖身以外所有罪大恶极的事情。结果第二天那家酒馆因为破坏太过严重而倒闭了。
然后就是师傅去给情人买纪念品,因为钱不够,他同样的把我抵过去给首饰店老板干活。
那时候我很生气。我擦了玻璃,我打扫了柜台,我拖了地板,我招呼了客人,我做了除了卖身以外所有穷凶极恶的事情,结果第二天那家首饰店因为前晚首饰都离奇被盗而倒闭了。
还有一次让我记忆犹新的,师傅在赌场输了钱,大概很多钱吧,他还是一点新意都没有的把我抵过去给赌场老板干活。
那时候我很生气。我帮人端茶倒水,我向人索要小费,我学了如何发牌,我出了若干的老千,我做了除了卖身以外所有不可饶恕的事情,结果第二天那家赌场因为被一个神秘男子A赢光了所有资产本身成为赌博业一个最大的笑话而倒闭了。
而今天我知道因为他欠了帐单而甩给了诺亚,这时候诺亚又来追我要债,换言而之他现在换汤不换药的又把我抵过去给诺亚还债了。

现在我相当的相当的生气。





2007.02.21 / 密西西比蘇打 /
今天没学习,光看机器猫去了,我很有罪恶感,这是NNTK IN REBORN。


2007.02.19 / 密西西比蘇打 /

耶头啊
[今年过年不看书,看书就看七本书,耶!]


你这真的是拜年短信么
[七科联考复习如何?A很好,每天废寝忘食。B较好,每天坚持十小时以上学习时间。C一般,只是将课本通读十遍以上。D较差,只掌握重点。E很差,只看了几遍书。及其非常特别以及非常衷心祝福……新春快乐!]


骗你呢
YACA取书的各位没有特典了拿呢,非常抱歉,不过不要紧,这里特别出血放送出来根本不可能存在的曜特典来弥补大家……真的哟,真的真的哟。


六道骸在很多年以后的自传中记录到,关于他为医疗事业奋斗一生的起源要从他传奇的童年开始讲起。

那段时间医学技术尚不发达,一个麦粒肿的切除也能够反复感染。他父母亲在最后终于无可奈何的把他送到科研所去接受专门治疗,却并不知道自己这番举动已经给全世界的毁灭安装了启动器。
在后来因为天意的弄人,编剧的原因和导演的作祟以及天野鬼斧神差的安排,六道骸父母亲莫名其妙的挂掉,而他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孤儿。
研究所的老大夫们对这个孩子的遭遇非常痛心,纷纷表决心一定要不辜负六道夫妻临终的托付而治好他们的儿子,于是从此六道骸开始了他从手术台到另一个手术台的悲惨生涯。

在反复的手术过程中和愈后的痛苦中,六道骸并没有失去自己战胜病魔的信心,而且他在不断的自我分析和自我剖白过程中总结前次手术失败的经验教训,从而确凿的实践了[久病成医]这一真理。
他深刻地意识到那时候医学只是的普遍落后和医疗手段的急待整治。最简单的例子就比如说,他在八岁那年躺在眼科手术台上,于浅表麻醉药的奇妙晕眩中,在戴着老花镜的老大夫手术刀上,分明看到了昨天食堂切过的三明治里面的菜叶。

而众位老大夫们因为一直的无法根治他的复发性麦粒肿,而抱着愧对于六道夫妇的心态在眼科手术室中集体自杀,那就是后来的事情了。

六道骸醒来之后在手术室随便找了一把拉风的鱼叉,便大摇大摆地走出去,在离开研究所之前他偶然看到了同期接受治疗高度近视眼和严重蛀牙的千种和犬,出于病友之间奇妙的情谊,他对这两个人发出热情的邀请要不要一起出去行医江湖,那两人当然没有拒绝。

在接下去的日子里,他开始了自己走遍天下医遍天下的生涯,遇到了不少有趣的人,比如说花粉过敏的并盛风纪委员长,先天性身高发育不良的彭哥列十代目,炸药心理依存的吸烟少年,投球人格变化的寿司男子,长期婴幼儿脸的杀手,以及严重器官衰竭的小姑娘。他跟他们结下了不解之缘,每位患者的愈后反应都非常良好。

但是就是因为六道骸的这种广为天下人的先人后己的精神,终于使自己的眼睛病程受到耽误,导致了麦粒肿眼睛迟迟无法治疗,最终炎症反应使整个眼球变红。
同时一直陪同他的另外两个人的病情也没有任何好转,长时间的拖延治疗最后让犬不得不终日带着各种替换假牙为生,而千种的近视更是夸张到了脱离了眼镜就根本分不清楚超市里卖的菠萝和六道骸本人的程度。

然而糟糕的事情并没有就此完结,噩耗总是接踵而至。那是一个无论如何也让人无法高兴的夜晚,国家卫生部颁发了关于全国统一清除江湖术士的法规条例。
而那时候已经在在手党界广为人知的六道骸则成了被清除的首要对象,从此他又开始了逃亡的生涯。
在逃亡的过程中他仍然不忘记去探望每一个所遇到过的患者,给他们以自己诚挚的关怀……尽管他最后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被公安机关的缉拿小组追上并逮捕。

为了回报六道骸治疗自己儿子的善良心肠,泽田纲吉的父亲到牢狱中探望,并询问他要不要到自己的家中当儿子的专署医生,身为一个优秀的医生是不会甘心于裹足不前的,所以六道骸仍然胸怀天下人的对其邀请委婉拒绝。

然后快进就是来到了新近的连载,为了挽救一个X染色体隐性遗传病的患者,他甚至使用了违背他的原则的不科学的借尸还魂理论出场,并且刚露面就兴奋的向在场的众位介绍了新研制的双黄莲的神奇功效。而大家震惊的原因只是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他的单眼麦粒肿竟然还没有治好。

六道骸最后虽然仍然没有从牢狱中走出来,但是他的精神他的光芒已经温暖地普照着每一个人,他无私的形象已经深深的打印在每一个人的心头。长久以来接他默默背负着大家对他的扮猪吃老虎,女装癖等各种各样的不理解的指责,他知道振兴医学事业的道路仍然很长,在这条道路上布满了艰难险阻,就比如说眼下的七科联考,每年一届的恶毒的迫害广大医学生的七科联考,医大的题库都十分混帐,很混账,非常的混帐……


不行,一扯淡到七科联考我就卡了OTZ
大家跟我一起喊,七科联考是混帐!



2007.02.18 / 芭比娃娃奶咖 /
晚上洗完澡之后接到小的电话,小子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活蹦乱跳的“嗨我现在在阿尔及利亚……”。
然后我就想,阿尔,吉利呀。的恐怖分子们。你在哪呢。你们都在哪呢。快给我把她绑回来呀,中国恐怖分子,都欺负到你们地盘上去了……
说是过年不回来了,然后就开始讲阿尔的人民对中国人民的亲切程度,在街上走路的时候都有人主动要跟她合影,合完影之后还有小孩子在她后面挂着满脸崇拜的表情跟着走。阿尔,吉利呀。的恐怖分子啊,你们都在哪里呢,中国的恐怖分子都去占领你们的胶片售后市场和人口拐卖行业了……
接着那厮继续跟我耀地中海气候的水果又大又甜,为了深刻表示到底有多甜,她举了一个让地球人民震惊了的例子,阿尔,吉利呀,连柠檬都不是酸的,真甜啊……这时候晚上还血泪的吃着10块钱一斤的酸草莓的中国人民再次从内心的呼唤了阿尔,吉利呀。的恐怖分子们呐。


好像我都没有计算过,连续着多少年她都在今天打过来电话,如无意外,比如说她真的被阿尔恐怖分子绑回来之类的,年三十大概还能接到一次国际长途。

有张初中的合影,我没有底片,那是我最喜欢的老师给我们拍的,现在他在上海郊区的一个初中里面教课,那合影上面是四个人,最瘦的那一个穿着牛仔裤和干净的白色衬衫,脸上挂着估计是跟阿尔吉利亚小孩合影时变都没变的表情,我把这张照片夹在年华是无效信里面。


这上面的那些东西到现在为止我都一直真实的相信。
我喜欢你。和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2007.02.14 / 芭比娃娃奶咖 /
游戏公司都向着不正直的革命大方向挺进,同学沉痛的问我日本的ACG业内除了制造受的男主角和腐的剧情以外还能做些什么呢,面对这等高深的问题我深深流泪了。而同时更加值得我思考的问题还有英雄传说4和鬼泣3之间的距离有多少呢?为什么我去找前者的防死机补丁但是却鬼使神差的装了后者完全版呢,真的好奇怪啊,啊,yudi后娘,你为什么露出了那么明显的[我想揍你]的脸呢


DevilMayCry3SE PC移植版



2007.02.13 / 密西西比蘇打 /
家庭教师Reborn同人志内详


2007.02.09 / 密西西比蘇打 /
张卫国早上起来之后发现眼睛里面好像又长了麦粒肿,绝对属于来自于六道骸的诅咒。而我本身想都不愿想这跟我昨天一口气解决了爹从海南带的菠萝干果有任何大宇宙的奇妙联系。
于是昨天被我信誓旦旦说了[全天在!][随叫随到!]一类的话的大家请容我利用上午的时间去一下医院谢谢……;_;
2007.02.08 / 芭比娃娃奶咖 /

|废墟公园|
URL http://yingxxx.51.net/

暂无BANNER,暂无HITS
若有连接,请变更,谢谢
<(_ _)>


2007.02.07 / 城建管理 /
今天拿爹的手机传了一下在学校拍的照片,环境造就人这句话说得太对了,我刚入学的时候多纯朴呀我


这个超市它……
里面卖的什么东


这个药店它……
里面卖的什么药


幼儿园门口它……
孩子他爸你看什么呐


ZIPPO打火机盒它……
中华精神永正直


休总受送的礼物它……
好兄弟,BL去


2007.02.03 / 芭比娃娃奶咖 /
跑去看小翼亲的BLOG,更加深刻地认识到DGM在脱离漫画剧情之后动画组就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同人内容,敌人推倒了小绷带,豆芽仔再次推了小绷带,李姑娘把耳朵贴在被推倒的小绷带胸口听着心脏,喂,喂喂喂,团花就是让你们这帮人这样YY的么
RK短打之神为何还不附身!你不知道我还欠别人文么!T血T



一式三份同人问答
(in D.Gray-man)


0.请给你看到这一题后想到的第一个CP写一个题目

红零:互猎游戏
1949:Need Not To Know
zy:我不会写字……这不是题目……(不想管你了)


1.以最能代表你风格的文字给这个同人写一个开头

红零:
神田勇曾经听一个话多的同伴说我的梦想是跟你一起私奔到威尼斯听过一百遍。但后来的结果却是他追踪着那人一直到了梵蒂冈最高的教堂顶。
顶着强风他看到认识的人,化成灰也不会看错的家伙,拉比在明空的大幕景中仍然挂满嘴角的明媚笑意。
最后他们一起从顶层坠落下来。在疾速下降的过程中拉比从后面围住他的腰说,其实殉情这种事情,我早就想和阿勇你一起试试看了啊。神田哼了一声,六幻一路贴墙滑行最后插进砖块的裂隙。“骗子。”他悬在半空看着继续下落的另外一人,然后突然想起拉比的异能感是能够自由伸缩的锤子。而这无疑能使对方从任何高度落下来都具有良好的缓冲。他愤愤地骂该死,然后低头向下全神注目,但出乎意料的是拉比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如常的看着他笑,以重力加速度下落。
烈风打乱了神田的头发,他的眼孔看到仿如雾都而来的大片白蒸。

*
1949:
“因为死后腐烂了一段时间才被发现,所以尸体呈现明显的巨人观。内脏腐败之后产生的气体。人的身体已经膨胀到无法想象的程度。眼大而突,口如漏斗并嘴唇外翻。”
理论上的听话者手指翻过厚沓资料文本。
“闭嘴。”
他抬起头来,对面人立刻一副[耶耶人家成功的吸引你的注意力了呐阿纳达]的得意表情。眯起眼睛。
“再说话就调你去尸检。”
“真可惜。阿勇你这属于越权范围。”
红头发的人坐在椅子里一条腿架在另一条上作百无聊赖状。
关于局长的狗屁特别直接指派,后台并不需要任何学历和证明信,档案单个在调送的半路,态度是自始至终的没有正经,说话是从头到尾的真假掺半。这样油嘴滑舌的人应该去做特工而不是委屈在哪家哪家小小的重案组了。被问到专长时候颇仔细的思考之后答案令人咂舌,却是意料之中的不贴边际。
[我爱好打扫卫生,但意思并不是说我想要做杂工,而且如果有美丽女士向要参观我的公寓情况,对不起我也是一样拒绝。爱好这种东西根据环境而发挥,显然过大的警察署和过小的单身公寓都不是面积正好的规格,要打比方的话……就像这间办公室的大小差不多,恩,对了,就是这么大刚好。……问一嘴这是谁的办公室?]
大家的目光看着深皱眉头抿着嘴唇的神田。
对于这样的[人才]应该安排在什么位置是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给我叫姓氏,加职称。还轮不到你叫我的名字。”
拉比低下头。想要在办公桌的这面看着层叠纸山中又埋下去的脸孔,而对方干脆的举起文件来阅读,他的视线被纸张阻隔。只好无可奈何的作罢。过一会似乎又发现了新玩法,坐在椅子里,用脚一沓桌子。反冲力带着椅子下面的轮滚动开去。
“那么神田组长,我给你装个游戏然后咱们联机火拼双扣吧。”
神田听到轮子滑过来的声音,皱紧了眉头,把文本簿举得更高。
“别老是对着蝌蚪字看,会很快变老的。”
翻页。
“……唉,为什么呢,你看看,难道我不比通缉犯要帅气的多?”
纸张被拉下,把所谓的内部机密资料拽在手里却浑然不知的人,一手没有放开,另一手举着张白的侧照。努力做出相似的表情。笑容里唯一相通的是不正经,他看到照片里那人的耳钉和对方单圈耳环发出相同角度的闪耀光斑。
愤怒之余神田还没来得及自己到底抓过来了什么东西,而下一秒他便看到裁纸刀深深的以一个稳固力度切入六十三页的文本纸。
而拉比及时躲开,在办公桌对面[好险]的捂着自己的右手。
“该死,你到底有完没完!!”
办公室外走过的人从没有拉下百叶窗的透明玻璃向里面瞟上一眼。
每日剧目。
“唉,生气了。”
而他的手摆成画框的形状。
“大家都说神田组长生气时候很漂亮唉。”
神田觉得自己脾气来的也许太突然了一点。其实也是对方闲到没有事情可做,所以才会在这里吵闹,而说道对方没有被分派,那么源头归结也是自己。科长丢了这么一个人到自己组内,但是却完全不知道如何安排。拉比的神情有点无辜,说这有点形容词不搭掉的奉承话,他想着也许是在赔礼。
拔下裁纸刀,他稍微有点抱歉的看着被切出深痕的纸面,不知道该用什么过渡,却仍然先例行公事的白眼过去。
“他们脑壳坏掉,你也不要总听些乱七八糟的,与其在这里自言自语,你还不如去关心一下那还没归库的档案,已经两个月……”
“阿勇。”
拉比打断他的话,神田再一次确认对方没能把这以外的称呼坚持到三次以上。
“其实他们只是说‘很帅气’‘很好看’。”
他顿了一下。
“而我纠正了所有人,应该是‘很漂亮’。”
很满意,甚至可以说因为自己产生的影响而得意的表情。

胸骨和第四五肋间的心包裸区。胸骨柄后方主动脉弓。向上分支。头臂干,和走行于胸锁乳突肌下颈总动脉。
神田的脑海里清晰的闪过这些。他被截下的话没有继续下去,也没有由刚才愤怒而起的站立坐回椅子中。他手中的裁纸刀在拇指下意识的拨动下咔咔咔的开到了最大长度。
神田开始认真地考虑,把这东西向什么地方投掷,对方的死亡程度最透彻。

*
zy:
万里长城永不倒,RAK一个也不能少。


2.这个故事可能的后续发展是...

红零:拉比背叛教团,神田的一路追杀
1949:NNTK的传统发展趋向,成坑
zy:学术性论证万里长城的长度考证和秦始皇修建时候的残忍暴政,推广到农民起义产生的合理性和各朝代政权终将被颠覆的必然后果,共产主义在召唤着全人类的和谐统一以及社会主义伟大的八荣八耻。


3.结尾会出现出乎意料的逆转么

红零:结果就是怎么杀也没杀到,第二部带上豆芽仔继续追杀(你开什么玩笑还来第二部)
1949:坑的意义就是……(翻找新华字典中)
zy:峰回路转的结论,所以RAK是巩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铸造新时代行为榜样所必不可少的。


4.那么它会是HE还是BE呢

红零:大概是BE吧
1949:如果能结局一定是HE
zy:撇去前段血泪历史,进行到结果的得出来说应该是HE,不过如果读者因为废柴过于鬼扯而半途吐血身亡那么这就是现实版本的SE了……


5.文的主旨是

红零:相爱相杀 。
1949:警局里相爱相杀。
zy:万里长城内外的相爱相杀。


2007.02.02 / 密西西比蘇打 /
写这个
(yudi你美好的文点亮了我……)



一式三份同人问答
(in Reborn)


0.请给你看到这一题后想到的第一个CP写一个题目

红零:斑鸽
1949:生铁养殖
zy:我不会写字……这不是题目……(够了)


1.以最能代表你风格的文字给这个同人写一个开头

红零:
关于狱寺隼人的一点小事件上的小领悟。
姐姐,说到姐姐。
姐姐的威慑在狱寺家族体现得淋漓尽致,为了成全对方[和恋人Reborn一起乘坐摩天轮的小小(重音)心愿],狱寺退开可能发生惨案的战场一步,幼年时代就在姐姐牌饼干和白琴键之间出生入死的生活阅历,狱寺家为美食杀手业贡献的岂止是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
这时候山本武和他站立在同界限的同侧,微笑着对玻璃对面的Lambo挥挥手。
“你怎么不上去?”
“嗯?噢,我对高空不太行啊。”
恐高症是不能够搬上台面作为当十代目首领左右手的光荣砝码,他为自己又一次在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件上胜过山本而暗自高兴一阵。直到机器运作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一个一个小格间的缓步上移中,他看到泽田纲吉兴奋的看着远处的脸孔。

好像是我被留下了。

有时候他会误解对方也许是故意留下来陪自己,然后告诉自己的确是误解了,或者,就算是又有什么关系。
山本先是笑眯眯,或者一直是如此,反正这是一贯的表情了,侧着头看着他问话,语气里面只是没危险的逐步接近,亲切而欠一点亲密,微妙的仍然有隔阂,因为过于了解不耐烦的时候对方大概会挥着拳头打击颊部过来。
看着烟灰烧到了滤嘴,狱寺把它掐在指尖,打量着垃圾箱的位置。山本的声音的确有点太近了,他忘记了恶灵退散的驱开对方一拳,在远处的冰激淋摊的方位有一个垃圾桶,但似乎相同的方向突然看到了熟识的人影,他出于惊讶的条件反射而回头扫了一眼山本,狱寺到现在为止也不觉得那一眼有任何邀请意味。

摩天轮转一周的时间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当然不是指多到能让你流利背诵完联考所需的七本书籍。
就一个吻来讲是长了一点。垂直方向上的半空中徐徐开动的摩天轮有一个小格子晃动了一下,几十米外的惊呼声降落到地面上便成了无关痛痒的嘈杂。几乎能够想象那头傻牛在里面又干了什么蠢事吧,该不会使用了十年后火箭筒,还是二十年后呢。山本的手卡在他下颌的时候狱寺感觉对方向是在提醒自己分心了,在一些时候的不专注是忌讳的事件,只能归罪为对方直觉敏锐的过分,闭上眼睛,他自暴自弃的放弃直视日线明朗的晴空。
下一次就算会在姐姐抽筋的乱七八糟也不要留在地面上。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狱寺在山本的下唇离开的时候心有不甘。对方是被老师同学认定的好人卡授予者,十代目的好朋友,自己的好对手,Reborn授名的好杀手,苛刻的风纪委员长也从其身上挑不出毛病的人。这样的山本武,随性地对待敌意,用奇妙的认真来游戏,亲吻像是呼吸,做事总能让自己惊讶不已,关于这些种种产生的吸引力,他执拗的命名那些为不太对劲的东西。
抬头的时候能看到对方的视网膜,更里面是泥土深层的文物,自己灰色的瞳孔被埋葬在里面,呼吸贫氧,动弹艰难。狱寺隼人知道,那是监狱,像欧洲的要塞。
I wish I know how to quit you.

*
1949:
慈善的狼对天真的羊说:“你不光临寒舍么?”
羊回答说:“我将以拜访为荣,如果贵府不是在你的肚子里的话。”
彭哥烈同盟家族,加百罗涅首领,最年轻家长,跳马DINO,承认自己的确对未成年人稍稍的抱有过慈善的狼的念头,但由于对方并不属于柔软的山羊,于是这个比喻的成立可能半途夭折。
这时候他正拿着冰激淋的甜筒呢,两个人约会是从少女漫画时代遗留下来的不死产物。但问题在于云雀不买账任何形式的浪漫,只是顾自穿着并盛的制服站在人潮最汹涌的路口,于这个游乐园里面费尽心机的致力于驱散所有成群结队游玩的路人。DINO想问你就这么迫切想要降低你们学校的社会评价么,但对于生命诚可贵的深刻了解让他坚决收口。
然后他看到了狱寺隼人,那个拒绝了意大利晋升圈套的少年,对方也看到他,似乎感到也很惊讶,他微笑着招手示意,但对方旁边的人阻挡了狱寺的视线。DINO有点尴尬又窘迫的手在半空,打招呼却没有人回应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忘记了自己手里之前还持着冰激淋,因为挥舞而坠落的几个彩色粘球,目标地点是衣服的干净布料,他汗颜的望着自己的外套上五颜六色的诡秘花纹,试图想一套不太蹩脚的理论来告诉云雀这是他突然崇尚的巴西欧拉米亚族远古图腾。
事情总是在糟糕之后又拼命的向无法挽救倾倒,无论你愿不愿意。
[你这是什么。]
[巴西欧拉米亚族远古冰激淋。]
DINO看到对面的眉毛不是特别高兴的挑了一下,云雀在他能够完好的组织语言之前出现是个意外。对方就这么没什么更多说词拉着他来到鬼怪馆的侧墙旁。然后施以不符合礼节和毫无任何敬词的要求。
[太蠢了,换掉它。]
[但是恭弥,你看我出门的时候又不是总带着衣服……]
谁能想到有人会糟糕得把冰激淋扣在身上呢……哦,不,也许是应该能想到的。
云雀扯下披在肩上的校服,[便宜你穿这个。]。DINO有点惊讶,云雀一向并不是特别懂得关心人的类型。稍后对方想了想又说跟他说前提是别把校服给弄脏了,然后开始搭帮手的帮忙拽下花掉的毛衣。
DINO感动自己的学生懂事长大了。
[啊就这么扔掉了?]
[恭弥,可以了,不用帮我解衬衣。]
[那件没有脏吧……等等!]
云雀是个一意孤行分子,根本不用太过长时间的接触就能充分了解,DINO知道自己说话很难干涉对方想做的事情,他听到对方好像咕囔了一句[你也是并盛毕业的么?],原因来于自己似乎曾经说过很怀念并盛的天台。

后来罗马里欧来接他回去,对于这位手下不再则完全有可能因为过马路不懂得躲车而挂掉的BOSS让人无法致以评论,DINO对其微笑表示的确自己也有些累。云雀已经先行离开,体贴的留下了校服。DINO不知道自己是赚了还是赔了,矛盾的来源脉络不清晰。并没有太严重的失误,并没有,一切大体按照所想进行,反复告诉自己这个,DINO有挫败感。
只不过加百罗涅首领在疑似被自己的学生袭击的那个时候,突然想起了中国的一个古老故事,似乎是关于一只猫收了了一只虎做徒弟的故事。
*

zy:
你真的要听我说么……那么就是关于阿纲同学作为和了平学长的摩天轮同乘者的曲折坎坷经历。
第一,热血的学长仍然在摩天轮上苦口婆心的劝导说服泽田纲吉,并企图论证加入拳击事业是多么有发展前途。
第二,学长在说到[远大][创造][辉煌]的时候忍不住配合全身动作来表达热血沸腾的情感,所致使的悬空铁皮盒左右晃动曾经一度使泽田纲吉觉得自己也许就要这么挂在摩天轮里面了。
第三,又是了平在指向窗外说我们的征程就在那里的时候似乎看到了什么,在他趴倒窗边确认之后,泽田听到了风太最不友善排行榜名列前茅,并盛最凶猛生物,拳击社常年动员入社人选,的名字。
第四,了平妄图拉开玻璃跟下面的人打招呼,但似乎是办不到的,他只好隔着透明二氧化硅介质手舞足蹈,地面上的云雀看到了他们。
第五,泽田纲吉明显地看到云雀似乎在向同盟家族的首领借用什么东西。
第六,云雀向DINO借用的是一把远程狙击枪。
第七,下一格的Reborn在窗口感叹云雀的枪法精准[也许又是一个天生的杀手],碧洋表情满满幸福。
第八,泽田纲吉强烈的感觉自己真的真的会挂在摩天轮上,了平看着穿洞的拳击手套(谁来解释一下他为什么逛游乐园业带着这个)感叹着诸如[我越来越欣赏了]之类的话。
第九,了平的拳击社团入社动员会之泽田纲吉专场继续轰轰烈烈的在小间里面展开,突然摩天轮顶部有裂缝扩大,被没有文化的作者形容为鱼叉造型的武器横在阿纲和了平之前,两人相视无语数秒钟之后泽田纲吉向上看。
第十,六道骸对他打招呼[哟彭哥烈^_^]
泽田纲吉确信自己今天真的会死掉在这里。

(这个摩天轮早晚会被操坏的。)


2.这个故事可能的后续发展是...

红零:全碎片。
1949:还看不出来这个发展么?是HD呀
zy:摩天轮坏掉了,所有人都被扣在游乐园里面打工偿还。(DINO&泽田纲吉:你在讽刺我们两个家族穷么)


3.结尾会出现出乎意料的逆转么

红零:碎片怎么逆转?·_·
1949:异常没用的BOSS……大家要他反攻么?
zy:罗马里欧拿钱来给BOSS赎身(其他人呢,喂还有其他人)


4.那么它会是HE还是BE呢

红零:全碎片没有过HE……
1949:HE
zy:大家都在游乐园里打工,一个月后致使整个游乐园都被迫关门了。SE。


5.文的主旨是

红零:山芋最高!吼!
1949:其实,也许HD也萌得很……
zy:各大游乐园请张贴出这些人的巨幅清晰画像严禁入内
2007.02.01 / 密西西比蘇打 /
我爱你,涟人姑娘,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神呀,阿拉,佛祖,的太没天理了吧!





2007.02.01 / 芭比娃娃奶咖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