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娘呃……古代背景可真卡死人了……换个方向休息一下……


Guilty Gear
[after war]

现在几乎没人记得,在人类胜利的喜悦还没有被褪去时候中央法院所受理的一次审判,或者还是在那之后两个星期尚特监狱所遭受的特大火灾。

终战管理局的政治家方程中,年轻的骑士团团长不幸成为了那个为求解而代换进来的换元值。而现在,庞大的未知数值已经开始露出明朗的端倪,于是他们准备着手把他剔除。

KyKiske站在冰冷的钢栏后,空气里是同样不温暖法律。在这个他一生都为了人民的自由和生存而战斗的土地内,并没有得到理所应当的公平的辩护权益,一个来自于国家的起诉,最终甚至剥夺了他拥有一个实习律师的权利。

终于陪审团开始陈述冗长的发言,里面子虚乌有的元素几次让他几乎发笑,Ky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而事实上这比在战场上控制住疼痛更加困难,听阈始终拒绝接受这些荒谬的谎言,人类是如何始终比Gear更擅长残忍。

于是他终于颤抖的用手抚摸出在战争中鼓励自己的金十字架,低下头用嘴唇触碰着已被磨损的棱角,而周围开始想起稀疏的谄笑,几乎没有人不把这当作一次讽刺意味的犹大亲吻。

此时此刻背负着如斯不善的对立,年轻而温和的圣骑士团领导者,以无数无声抗议中最具有终结意味的一次表明自己立场。
我的灵魂永远不屈服于此。

忽然的他抬起头来,在听审席里传出粗鲁而不羁的唏嘘,曾经相识的炙热目光二度灼烤他的脊背,他知道自己不是第一次如此热切的寻找着Sol,而此时此刻他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如初的厌恶。

Ky站在中央法院的被告席上向下发布着如同海难中幸存者的目光,在最上方的最高法官终于敲定审判[有罪]。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20 / 密西西比蘇打 /
菜窖给的,原本是真人题目,于是让我改成了ACG,我想我是一个羞涩的人,还是不好意思YY自己和我的后宫们艳史呀(屁)

脑残范围
Reborn
GGXX
DMC3


2007.03.24 / 密西西比蘇打 /
今天才看到GGAC的移植图,非常奸情一定是预料之中的,以前明目张胆的压倒强吻也就算了(KY:不能这么算了吧),但这次携手共创美好未来又是怎么回事?(SOL:我也觉得过于温和了)
让我最为欣慰的是小弟你越来越年轻了,越来越,越来越无法KS了…………

GGPS2


2007.03.15 / 密西西比蘇打 /
娘子我爱你
娘子


和疾病模型在一起的小姑娘
一平


肾上腺素受体分布真难背
1949的SK设想


蛋白质工程概述一下笔却成了这样
古留根宅的铿锵五(?)玫瑰



终于逃离了亚冬会开幕式都要用人工造雪的城市,暖冬效应正全国蔓延,在荒北地带即便仍然适用,但羽绒服依旧艰难抵御寒风凛冽。最后忘记了给猥琐室友发短信,摆弄了一路的动物管理员,看到苍白的雪色时候我知道离家近了,浪曲三千仍然没有看完。

在学校多呆得几天完全没有复习进去,哈,哈哈。这似乎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当初我这个傻x怎么就没有意识到呢?

2007.01.28 / 密西西比蘇打 /
ACSK



这种逆时针旋转九十度之后就成了标准的推倒图像,真让人产生了强烈的把它设成moonshell桌面的欲望。太腐不断的把大家往YY的底潭里摁,同人男的腐败上限是一个高深莫测的问题,太腐你到底要什么,还要什么,非要大家承认你是BL高H同人画师出身么,这个混帐

2006.12.10 / 密西西比蘇打 /
但为什么跑来了这里啊,一定是因为我的脑基因都突变成面条了啊,遗传之神快附我身吧,拜托了,呜



真理之门
[我的炼成理论没有错,但为什么不成功呢,妈妈,还有阿尔……]
[真愚蠢啊,这是个致命的不等价。你预先备份DNA序列了么?]


DINO微微笑。
[次黄嘌呤-鸟嘌呤-磷酸核糖转移酶缺陷,X染色体隐性遗传,多为女性携带男性发病,症状智力低下和强迫性自残。
XANXUS君,啊,怎么那么生气的脸呢,你知不知道有种病叫做自毁容貌综合征?]
[……]


科学班不是白出身。
[生物克隆所需掌握的全套遗传物质备份,人体克隆的讨论总伴随着伦理道的宣扬和争辩。但幻想十九世纪没有这么多的框架限制,星野说造物神的立场受到挑战,诺亚层出不穷。(端茶杯)神田君,这么信任我呐,不怕我把Y染色体改成X么?]
[…………所以我就说过……真不想低声下气的去拜托克姆伊这个混蛋……]


迁入迁出的基因频率变更过大。泽田家是非孟尔遗传平衡种群。
[阿纲,给我起床。你迟到了。]
[哇啊啊啊啊那也不用拿枪指着吧?!你想杀了我吗?啊啊啊!居然真的开枪!你是想杀了我吧!!]
[我还没开枪呢。]
[Reborn!最争气的杀手Lambo要杀了你吼-]
[等,等等!我家的门!啊啊墙,墙它……]
[十代首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
[啊……隼人,你也来了。(打鸡蛋)]
[哇!!…呃…呜呜……]
[嗨阿纲,我刚好路过进来看看,哎?狱寺你怎么在这里?]
[唔!……十代首领,原谅我!(冲出门)]
[山本武,带食物来吓跑我弟弟,这就是你的目的么?]
[啊,哎?]
[并盛中学一年级A班的三人集体迟到,所以我到最有可能聚众的地方来查,你们三个希望集体留级?]
[恭弥……你在我们特训的时候突然跑来的原因就因为这个么……]
[你是谁啊。]
[恭,恭弥,你好绝情……TvT]
[Boss,你的表情跟发言不太对]
[……为什么我们两个会出现在这里呢千种……]
[……大概,大概是骸先生的旨意吧……]
[首领~我来看你了~]


ThatMan的亲切讲解。
[这个实验的开始目的是强化人类的潜能,挖掘生物机体和自然界元素的相谐调性,我们用显微手法,在人类基因组的第9号染色体短臂端发现了一段序列并使用转染的病毒法使其重复序列的拷贝数加。当数目达到正常值的126-137这个区间时,我们发现它翻译产生的酶将对机体的各方面产生奇特的影响。电视机前的小朋友不要擅自尝试,否则将很有可能造成各类畸形的产生。啊我们之前说到什么,对了,这个实验的目的是强化人类,所以经过上述的讲解之后我所要表达的就是,我们成功了,人类向前迈进了一步,一大步,大步,步-(拉彩花手炮)感谢实验志愿者Fredrick,啊,现在他醒了,我们来看看他的情况,你感觉怎样?]
[……杀了你这混蛋……杀了你……]



2006.12.02 / 密西西比蘇打 /
http://www.kukuhome.com/kuku/music/lkjx.mp3
好像是浪客剑心里面的插曲,Departure,启程离开,google给的翻译比较文艺,离境。


-

Ky死在他最熟悉的战场。他最开始生于这个荒乱的世界里,没有享受过多明媚轻快的空气,就被骤然来临的死别硬生生脱离了亲人的身旁。Kiske在以后的许多年里都是一个象征着和平的姓氏,但是最初冠有这个姓氏的人却没来得及看到人类再也不用畏惧Gear的时刻。尽管他生前一直都那么虔诚的相信天主教的训条,可上帝仍然没有给他一个好的结局。

最佳的复原方式是再开始。

你是我无法继续的日程。


fr.人鱼骸骨
(都是骗人的)
2006.11.06 / 京月花茶 /
Bridget
BRIDGET


完蛋,我已经色弱了……
上了一晚上结果要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忘开QQ了||||
2006.11.03 / 密西西比蘇打 /
取君所好,大家南瓜节快乐。



五分钟捣蛋#

被门铃声打断看电视的御寺打开门。
他最开始以为外面没有人,而是自己听错了。后来低头才发现只是来访者海拔过低的缘故。
在他愣神的瞬间,描过重眼圈的Lambo就这么一扭一扭的挤了进来。
他站在门口,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回头只是火大的看见对方蹬着小短腿爬上了沙发,接着在客厅茶几上翻看烟灰缸里的东西,结果把烟灰弄撒到处都是,还蹭得自己一脸灰。
“喂,你干嘛?”
小心我揍你哦。
“……Trick or Treat。”
五岁的小鬼头想了很久才把不太熟悉的英文憋出口,狱寺眼角瞥了一眼日历,这才明白对方来这里的意图。
“……那你这是什么扮相。”
“Lambo牛魔王!吼!”
完全跟平时没什么不同吧笨蛋,还[吼]呢。
把手里的烟熄灭在已经被倒空的烟灰缸里,狱寺不爽的看着脏兮兮的地板和对方。
拎起来。
“你要糖对吧。”
拎着走走走。
“没错没错,手党最争气的杀手Lambo要所……”

把Lambo放进冰箱需要几步呢。
打开冰箱门,把Lambo丢进去,关上冰箱门。

狱寺非常满意自己的处理方式,连尸体都不用掩埋,明天直接把冰箱送到大件垃圾堆放处。
然后继续若无其事的回来看电视,换了台,继续百无聊赖的盯着屏幕。
厨房的方向隐约出来“放我出来”和“要·忍·耐”的呜咽声。
狱寺隼人强烈告诉自己,那些都是幻听。
他手里捏着一张列单,上面是泽田纲吉平时观看的电视节目列表,要了解一个人的最快速方式是了解他对那些信息感兴趣。我真的太聪明了。狱寺不禁为自己的睿智而正要陶醉,这时候电视屏幕上出现野比康夫的蠢脸,下一刻抱着机器猫开始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
抱定信心要成为彭哥列十代首领左右手的狱寺隼人一边表情抽搐的看着电视画面闪烁,一边感觉到自己所要前行的道路简直布满艰难险阻。
在机器猫把圆手伸入次元袋的时候,一个并非动画音效的外来声音传入他的听觉神经,就像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爆炸,接踵而来室内一片暗,整间屋子中断了电力供应。

“混账。”
他站起来,脑海里第一反应是Lambo那小子弄爆了了冰箱。他往厨房的方向探头,企图在不太佳的视野里发现些有帮助的信息,但同时有人猝不及防的抓住了他的胳膊,狱寺惊慌起来,空气里弥漫起致密的电火花,从冰箱冷藏室席卷而来的寒气毫不犹豫地长驱直入。
二十年后的Lambo在暗里微笑着扣住他的下颌,扭过他的脸,狱寺跌倒的时候闻到了之前被对方弄撒的浓烈烟灰气息。
还有无法忽视的危险的问话。
“看来你是选择捣蛋了?”



宝石糖#

“Ladies and gentlemen,welcome to my show——”
他在巨大的探照灯旁抬头仰视夜空。KID把刚得手的宝石在身前展示。这明显的对警方的挑衅受到了很好的成效,中森银三愤怒的用皮鞋猛踢水泥地面。这次极宏伟的追捕行动,但最终似乎仍然要以失败告终,那价值千万的宝石在这么多辉煌灯火照耀之下也黯然失色,只有绚烂的颜色依旧漂亮得像糖果罐最稀奇的糖球。
至于他而言夜空里最耀眼的东西从来只有一个。在警车旁站立的白马探突然安静微笑。
“还是……小孩子一样淘气呢。羽君。”



不领情#

“这是什么?”
“巧克力糖。”
“今天不是情人节,你老年痴呆了,无能。”
“……”
“这是报告,我和Alu今天晚上要乘火车去南方地区,听说那里……”

Roy Mustang的部下,是一个比他想象的还要老成很多的小鬼。



试胆大会#

“拉比。”
“嗯?”
“那个……晚上……敢去神田的房间要糖么?”
“……”
“……”
“……”
“果然,果然大家都不敢呢……”

神田勇在自己的宿舍中,抱着六幻坐在椅子里,面前是一箱的水果糖。
他感到非常奇怪,今天难道不是万圣节么?



小孩子不要闯空门#

Bridget是一个男孩,当他坚持称自己为男人的时候其实也并没有换来大家的奇怪目光,最强烈的反应也只是曾经向他告白过很多次的蔬菜店老板儿子哭着说“我会等你的,我会一直一直等你的,小BB……”
然后说着这话的痴情少年被正面直击的YUYU给打掉了门牙。

周围的人心照不宣的什么也不说,但大家用脚趾也知道Bridget真正成为铁血硬汉的那一天似乎连长命的Gear也看不到了。他本人也有所预感,这个世界的所有人似乎都在阻挠着他向正常的男人奔跑的道路,即便他抓捕众多通缉犯之后似乎仍然没有人对他报以他想要的肯定。
“啊!快逃!是她!那个用YUYU的很厉害的赏金小姑娘!”
于是最新发布的通缉犯又被缉拿归案。

[小姑娘]之于Bridget,等于[小矮子]之于爱华同样致命。

而万圣节当天,他一脸线的看着裁缝新送来的色的魔女装,迷你裙的目测长度是膝盖上二十公分,这让他产生了浓重的痛扁父亲之后离家出走冲动,总是想着[我儿子腿好白啊,鼻血]的老爹理应被全人类鄙视。

最后他还是不得不穿着这身走到街上,他想着姑且为了这一天而舍弃男人的尊严,但是在街道的第一个拐角碰到了假扮成海盗的(根本就不用假扮)May小姑娘,她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太适合了!”
Bridget的内心在汹涌流泪。

他站在当地警察局局长门口,在心理已经构思好了开场白。[看什么看,你敢看我的腿我就踢你],或者[混蛋,再看腿就让你没命](这两句有什么差别)。
这时候Bridget还不知道,如果正直的警察局长看到他的第一反应,估计会跟他展开关于[小姑娘不要这么晚独自出游]和[女孩子的裙子一定要膝盖以下十公分才行](你是训导主任么)的友好座谈。

“Trick or Treat?”
他发现按了门铃之后并没有出来回应,试着推了推门之后发现居然没有上锁,室内亮着灯,这表示主人没有走,碗筷也还在桌面上,从汤的温度上来判断用餐之后不超过半个小时。Bridget忽然发现自己有到X侦探X南客串的天赋。

他竖起耳朵仔细倾听,卧室的声音被捕捉到,Bridget沾沾自喜自己身为优秀赏金猎人的敏锐洞察力,他蹑手蹑脚的靠近那里,准备出其不意的吓里面的人一跳,而在门口的时候停了一下,低头拉了拉裙子过短的下摆,与此同时胸中更加产生了痛扁老爹的冲动。
在内心中回想了一下自己准备好的台词。然后他颇有男子汉气概的姿势猛地推开门。


May在街道上跟正面跑来的小魔女打招呼,对方捂着脸视而不见,后来她奇怪的把这件事情告诉了Johnny,Johnny问了她Bridget曾去过的地方之后,拉下帽子表示[我什么也不知道]的开始装睡。
Bridget从哭着被吓出KyKiske的寓所的时候,内心强烈的开始排斥男人们(?)的世界。



喂,你们……#

[Sol……刚才好像有人…唔…]
[……闭嘴,小鬼…………]



过期糖果#

“白色的头发让他显得苍老。”
Zack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回应他的是送到面前的细长正宗。
“Sephy……嗨嗨,别闹了,我开玩笑的,即便你长着四十岁的脸但我们大家也知道你只有三十……”
刀尖抵到了他的脖子上。
“Zack长官你越描越了。”
“Cloud,你快来帮我求情,快跟Sephy说[我们大家都知道长得老不是你的错,全是万恶的遗传基因在作祟……]……”
现在我说什么也救不了你了,长官。
Cloud捂住脸表示沉痛遗憾,同时在手指缝里露出眼睛观看伟大的Sephiroth为民除害的全程。

被Sephiroth留了半条命的Zack从糖果屋出来,他走到在外面等着自己的小兵面前,微微弯下腰。
“我和Sephy今天晚上有任务。”
哦,您保重。不被敌人杀也别被Sephiroth长官杀了。
“乖,我会给你带手信的。”
当地小摊小贩卖的毛片的话就不用了。
“本想跟你一起去捣乱Sephy的,但是现在又放你一个人了。”
Sephiroth长官解放了。
“自己一个人别寂寞。”
长官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很抱歉。”
……

从小的时候村子里都没有人愿意和自己一起玩,连被捣蛋的对象都不被列在考虑范围内,遥远的来到军队里面想要一切都重新开始,然后被提醒今天是他人生里第一次的万圣节。
Zack买给他糖,Zack跟他说对不起,他为他无数次不得已的留自己一个人而感到抱歉,那些糖他在从那天之后都没舍得吃过。

“小孩子最喜欢这个。”
而我最喜欢的是你。




2006.10.31 / 密西西比蘇打 /
今天做太多事情了(……),所以休息一周装死。


2006.10.22 / 密西西比蘇打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