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因为我就是要耀!
感想补完

*

昨天不顾浏览器死掉的危险刷了苍月的60000点,然而她却想赖帐不给vincent绘,简直可耻啊!(人家本来也没答应吧……)回风本开了二次预定,想要的人请继续到这里去抢同人志扒作者衣~TvT群里说我们来组一个据点吧,于是就去申了个乐趣论坛,于是这才知道乐趣这个地方竟然还没有倒闭(……)。如果Ying老爷没有找到更好的地方的话,那么估计不正之风就要席卷乐趣了……然后接到陌生号码电话,说是送快递的,不禁感叹他们真是敬业啊这都多晚了还要派件……
对方交给我的是一个牛奶盒子。记忆告诉我最近的快件应该就是休总受,躯体告诉我这东西分量不轻,直觉告诉我这里面真的装满牛奶也是说不定的事情,感情告诉我必须把这些牛奶分一些给猥琐室友要不然他一定会愤怒,但理智告诉我别傻了休总受就算整我也不会寄牛奶的……吧…………

回来之后拆箱,猥琐室友果然在念有牛奶分我半箱,打开之后此人念着失望走开,而我在屋子里雀跃的跳了半分钟……在灯瞎火的夜晚被快递叫出去绝对有好事情发生!
简直太激动了!
我爱你!!!管理员!!!!!!!!!


DSC01225 拷#36125;


DSC01231 拷#36125;

<ワールズエンド·スーパーノヴァ>

在几乎所有的宗教论里都对这自杀者有着严酷的判定,从以尊敬神灵为基础教育的村庄走出的罗修用枪指向了自己的头。
……天空……是……多么的蓝啊……

 

故事从螺旋王的战斗结束开始叙述,这被跨越的几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在和泉的笔下慢慢细数。
兽人种族战结束的那天,螺旋王留下了颇有深意的一句话。而罗修冲向前统治者死去的地方找着对方的遗体,想要了解那句话的意义,以及今后这个前路全新的世界将如何进行。最后他被人拉开。
那个年纪的孩子已经形成了足够伴随整个生命的习惯和性格上的倾向。即便是多么困难的事情也埋在心里,不对别人说,会把沾到血污的手藏到背后,这个小动作是对以后所有事件的悲伤隐喻。

 

在一次夜晚的时候罗修到街上去找没有回到住处的西蒙。对方的眼神回到了痛失兄长的那个时候。被压在墙上,呐你来安慰我吧。雨水从天空丧心病狂的直冲地面,他们另一种关系起始的夜晚最糟糕的姿态结束。
第二日的西蒙表现得完全忘记了昨天的事情,罗修在嘴角贴好ok绷。没有关系的,一切都这样就好……就算有了期待这种感情。
然后的辅佐官罗修仍然处理着每日的工作,温柔的一次一次安抚着“偶尔酒后发作狂躁”西蒙,即便对方每次在清醒的时候都好像人格变换般对发生过的情况一无所知。
直到后来,在一次过程中西蒙告诉他其实自己从来不曾忘记那些醉酒后的记忆,即便平日表现得没有差别,但是也清楚记得自己和罗修的事情。他们这样不对。但是却仍然贪恋罗修的温柔。会默默地安慰自己,而且又不会有小孩。或许他自己心里有着对罗修的需要但却并没有罗修的位置。
突然被告知这些的罗修震惊的整大了眼睛。自己在数次无论被强迫还是自愿的交合里也从来没有一次享受到快乐。自我欺骗的极限到此为止,罗修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于是进行了数年以来唯一一的反抗。
但是西蒙抓住他的手。贴上嘴唇。从指甲,到关节,还有手腕的轻柔摩擦。于是这唯一一次的反叛被轻易镇压。
书本的整个过程是H->H->H……肢体语言果然是超乎国界的,于是我看大概明白了一点……
非常的讨厌下半身西蒙,但是不能不说看到他温柔的吻着罗修的手的时候再怎样恨也就那么轻易就动容了。
事后罗修站在雨里,那雨势就像几年前荒诞的夜晚。
一切都冲刷干净吧……我一个人承受……也没有关系的……
对着来关切询问的女孩子,一直以来自己背负痛苦的辅佐官最终还是选择了惯性的回避。
卡米纳雕像揭幕的那天城市里一片欢腾,总司令官西蒙被人们团簇在中心,鲜花和彩纸包围着这一切,罗修在窗子的背后观看着不自觉地流下眼泪来。
自己一直以沉默和忍让坚守着这个世界,而到最后世界竟并没有自己能安置的地方。
最后一张跨页。罗修独自行走,而背后却是并没有招呼他参与的全世界的欢快气息。

 

整个故事应该算是倒叙,在最后的最后接回最初的最初,彩页里罗修来到最初的荒野,与他第一次来到地面世界的时候看着同样的一块天空。然后装好子弹,枪口慢慢对准了自己。

 

其实早先还跟儿子说要一入手之后就把这本砖头书转手,然后再去败秋月亮的再录,可看完之后死也舍不得了。SR原本是我的雷,然而愣是让和泉画萌了。

 


DSC01229 拷#36125;

<grungeness>

Viral不是温柔的人,但是在Simon进入的那个时候他竟然没以应有的暴力相向。也许是因为单方面的过于沉默让他觉得一切都没什么意思了吧,Simon一直没有说话。连事后的解释以及收场的抱歉也从缺。只是关上身后的机舱。眼神充满了怜悯。兽人曾经以为那是对自己的施舍,但是最后才发现并不是那样。
Simon整个过程中盯着对面金黄色的瞳孔,在那里找寻着拥有那样眼神的自己的影像。

 


DSC01227 拷#36125;

 

觉得这两本的封面镂空设计特别棒>_<

 

 

 

DSC01232 拷#36125;


DSC01233 拷#36125;


DSC01234 拷#36125;


JAKE的《开店休业》平新白,和葵龙的《SILENT KARMA》8059

 

 

 


以及……收到的礼物们奊暥帤柤傪擖椡偟偔偩偝偄,太幸福了,真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奊暥帤柤傪擖椡偟偔偩偝偄奊暥帤柤傪擖椡偟偔偩偝偄奊暥帤柤傪擖椡偟偔偩偝偄///


DSC01237 拷#36125;

 


休总受送的情人节回礼T口T一看到的时候立刻就泪如泉涌了,桂花小姐的商业志太美丽了,管理员赞美你!!!谢谢!!!



DSC01241 拷#36125;

 


小翼亲送的情人节巧克力,虽然到现在我才收到(因为你假期离校了)……很好吃!乡下人一定要把7-11的小手拎袋压在书里当做纪念>_<
包装的粉色的丝带非常好看,相机没电了才发现忘记拍了……OTZ


 



太感谢了,我觉得我好幸福啊jumee仚thursday9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3.03 / 密西西比蘇打 /
花


[……干嘛?]
[给你啊。]

2007.12.16 / 密西西比蘇打 /
看着GG2的动画心中HIGH个不停,于是打开了GodIsAGirl的文档,看了一遍……发现完全填不下去呀!不是因为太烂了而接不下去,我是……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感觉,这可写的真好啊…这是我写的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啊……我真的,真的可以接着这么好的东西继续往下瞎编么…我不能啊,自己都不忍心………kappa
(够了你废柴了。)
——————————————
满篇翻过来调过去的车轱辘话让自己都恶心了OTZ……不想看第二遍有哪些错误
题目是因为内文是两个人相隔穿插的第一人称。





[天元突破fanfiction]
this fic is about these two persons

Simon - Viral





Simon x Viral x Simon

spiral canon
螺旋卡农


2007.12.06 / 密西西比蘇打 /
一个很喜欢的MAD,不知道BGM是什么

看到最后除了感动什么都没有了,这个结局我很喜欢,喜欢好姑娘优子,喜欢很男人的鸡蛋大哥,旦莉小姑娘和奇米小伙子七年后出落得非常之萌,还有罗修,其实你就还是个不成熟的孩子,人所能做的事情本来就是有界限的,为什么要自责呢。所有领了便当的大家,你们的努力所有人都看到了,后来者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继续战斗下去的。然后又看到了卡米纳大哥,将西蒙和优子从平行世界的迷失里点醒,虽然寝室里面洞洞的但是我非常的激动,如果是每周一集一集追着看的话在最后一定会大哭一场吧,事实上即便没有每周一集的追着看我也打算痛痛快快地流下革命泪水来抒发心中激扬的,但是我真的被27集ED突然后峰回路转的加料部分给______(空白)______到了……

……嗯……我好像曾经还跟猥琐室友说过日本的动画片在最后结局的时候,虽然本篇已经完结了,但是过了字幕都会有一些给有耐心坚持熬过字幕的观众的特别服务的很好料的后续剧情……我好像真的这么说过……扶墙……

以下这段对话是我现在的心情的真实写照。

Imam 19:43:51
这告诉我们,美少年的终点是大叔.....

凌月·雪 19:44:09
我宁可美少年的终点是死啊!是死!!






以及阿糕你不要往下面看了,我终于还是走上了偏离的道路,所以一准会雷到你的……僇儖僠儍乕


Simon x Viral


2007.11.30 / 密西西比蘇打 /
像是从小学开始向上的每一次升学考试一样,在一个时期里面的最强大对手,到了下一个阶段里面就显得微不足道。

上一个时代的战争终于结束,人类从兽人的手中夺回地面的登陆权,螺旋王死前意味不明的遗言动荡在听者心中,暗含着以百万为限的一个死界。而命运从不放过任何参与的关系者,他终究还是要被唤醒来解释以后人类将面临的种种战斗。
下一部分的故事是从相隔了空白了的七年之后开始,在宽阔的政府议事厅里面正展开圆桌会议。一个个以前开着颜面说着粗口的男人开始统一起正装坐在桌旁,曾满身泥土带风镜的男孩已经长成身为总司令的少年,他座位旁恭敬的站着野心勃勃的发辅佐官,而在室外西蒙心爱的女孩子即将接受他时隔七年的求婚证明。
当然一切都会这么和平地进行下去,如果忽略了两集前昭然若揭的伏笔。




在这里的所有人 我们曾经 一起战斗过

记得以前是有这样的片断还可以追溯:因为大家都去迎战敌军,被留在大红莲基地里的病号罗修,正好被妮娅逮到作为恐怖料理的试吃者,虽然吃到了味觉不能承受的食物,但是不忍心打击女孩子高兴的情绪还是忍耐着每一种都吃了一些。事后排山倒海的厕所奋战在所难免,战斗归来的大家无恶意的调侃着他的狼狈样子。
然后想起来几分钟前刚刚看到的独裁者,在小的时候其实还是一个这么温柔的男生。

新都卡米纳城原司令官西蒙,因为消灭了统治地上的螺旋王(希望让所有人都能到地上来),建立了人类新都人类种族繁荣起来最终数量超过了一百万(还在办公桌前为市民鸡毛蒜皮的抱怨苦笑),反螺旋族探测到这一结果开始发动了人类歼灭行动(第一百万个婴儿的诞生带来的噩耗),月球开始脱轨坠向地球(人类将在三周之后灭亡),这时候甚至违抗法律私自出动红莲之眼(仍然是为了保护卡米纳城市的人民)。作为替罪羊为这一切荒谬的种种承担责任,他被法庭审判为甲级战犯,死刑执行前扣押林坎尼监狱。
作为辅佐官的罗修,在本应公正的法庭上,用手段使这场不公正审判变得合乎情理。

人类的新政府正发生浩荡的政变。这些在历史的长远和征程上算不得足以丈量的长度,咏史者毕拉鲁在林坎尼监狱的阴暗隔间里发出讽刺问候,你好啊西蒙总司令官。这是何其尴尬的局面,我们互为前时代的死敌,此时此刻竟然都一败涂地,并且不是在对方手上。

是说要了解一个人的过去,就一定能够预知他的未来。
曾在那样的年纪经历了那样一场的变故,对过于敏感的西蒙来说,尊敬的大哥的死去,就像是易被晒伤的人被某一天的太阳突然灼伤之后,经过一整个冬天也还原不回来原本的肤色。
七年前罗修从村长手里接过法典,那时候他们如果还能够为了相互的目不识丁一笑而过。但现在的总司令辅佐官,为了平复人民愚昧的愤怒,而能够游刃有余的将曾与自己一同驾驶红莲之眼的同伴推上死刑的绞架。
西蒙在暂行扣押的牢房里面揪住罗修的领口大声质问,而后者冷静无比的阐述着一个死亡的必要性。至此以往在七年前那个会一脸担忧表情躲在墙后看着伙伴的温柔男孩子已经再也回不来了,是否又可以说曾经在贫困故乡里面的牺牲教育已经奠定了两千五百五十五日后的这个结局。


罗修背向着西蒙不同的方向,分野的理由仅仅是[你什么也不明白],西蒙留在司令室空旷的桌前持续着关于自己不能理解对方的大声质问,终于他们亏欠彼此的已经不再仅仅是一次心平气和的谈话。

而我们又何尝不想明白这个世界,改变了我们太多的世界。

2007.11.29 / 密西西比蘇打 /
男人是这样的生物,似乎总是要经历了与自己有关的死亡之后才能真正成长。而一些通用的套路里面,剧本方又总是喜欢在雨天里安排最后的分别。卡米纳第一次挥舞着刀踏上断裂的岩板咧开嘴角,对被村长欺骗着安于地下的命运发出了最强力逆袭。这个男人走向地面看到从前的天空和父亲的已寒多年的尸骨,他放声大哭之后又开怀大笑,我们毫不怀疑他会作为主心骨的力量贯穿这个动画下去,但若能更早的察觉将会是以这样一种亡者的形式,那么昭然若揭的结局到来时便不会如此嘎然安静。

听了四次的片头[这是一名仍未察觉到自己命运的男人],一次[男人终于知道了自己命运]。而所讲的中心人物在同一集里面便过早谢幕。即便对待敌人也从来不做背后偷袭,曾挑剔合体的气势而数次把只到自己一半身高的孩子打飞,让怯懦的兄弟相信相信对方的自己,跟中意的女孩子说我会凯旋回来,然后给你这十倍的吻。可他终于还是倒了下来,路程还没有进行到一半。

在最后倒是没有忘记把信仰这种事情重新归还回去,可能只是因为自身无法再继续给对方作为坚强的凭借。作为一个偶尔莽撞又不太成熟的男人,在这种时候却又婆婆妈妈的让人很快就流下泪来。

[听好了,西蒙。]

[别忘记。相信你自己。]

[你要相信你自己,不是相信那个相信着你的我,也不是相信那个相信着我的你,要相信那个相信你自己的你。]

[相信自己吧。]


螺旋钻头贯穿了敌人颜面的机身,积雨云开始缓慢的向降水中心汇聚。那些从天空掉落的雨水,你可知道它们来自比我们更接近月球的大气之中,足以熄灭这大地极暴怒的岩浆,足以形成这惑星最原始的海洋。卡米纳最后微笑着合上了眼睛,而被他拯救的孩子仍然要颠簸的继续走向以后二十集的年月。

『我要教给你一些事情,因为我们同是漂泊在世界这条河流之中。』



2007.11.27 / 密西西比蘇打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