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DGM
……又没出……星野你去死吧……


Reborn160
reborn16001.jpg
云山[我没写反]什么的,最讨厌了!
reborn16002.jpg
委员长你还真想当总攻啊……快找个人来治治他吧……阿骸快出来哟,汪

reborn16003.jpg

reborn16004.jpg
芋头在姐姐的调教下越来越媳妇脸了……但是,碧姐,你这么鬼畜你弟弟他会坏掉的啦
对了,今天是芋头生日呢,生日快乐呀小隼人v


SS180
沉没了几百年的龙宫城浮出水面,乙姬释放了终极玉手箱G的气体,天元寿老炮的活力范围直指人类文明的江户中心,思念经过漫长的岁月竟也变成丑陋得如此不堪直视。那么让灵魂保持美丽却也是困难重重的事情。有一个瞬间坂田银时用苍白干瘪的手指点着胸口,老化的指甲和龟壳撞出细小的扣音。
数年前的攘夷战争时或许白夜叉也曾询问身后并肩作战的伙伴[你这家伙上了年纪的时候走路也会蹒跚吧],桂小太郎捂住伤口让站姿不太狼狈的纠正[不是假发是桂]。
几十年后我们仍然能够以笔直的姿态行走,纵然躯壳老去,但灵魂能够穿透时间重新汲取清新的活力。
SS18001.jpg


conan??
JUMP看到没!跟小学馆学着点!(……)
conanbl.jpg
我不知道这是第多少话……柯南我从来都是看单行的,但是我真的真的被73的大胆给吓到了……
呃……某种程度来说73进化了……或者说已经进化到了其他人都鲜少挑战的领域,你一直是一个默默地并劲爆着腐着的老前辈,令人钦佩呀,但我们下一次还是直击平新白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09 / 密西西比蘇打 /
20070902165144.png

在这革命就要胜利的当口真是心情无比澎湃,虽然速度仍然肾虚得让人心寒,但是无论怎样也比之前的二百二十三小时要有盼头多了,丕诺曹和赵小云,你们等我呀哈哈(你谁呀)


fenbianlv0.png
因为前几天看到了这样的话蛮在意的,于是就去看了一下访问屏幕分辨率记载……

fenbianlv1.png

接下来注意力就完全不在[主流还是1024x768的所以其他分辨率的就自行靠人眼分辨率纠正吧]上面了……
最后那个,那个640x480……


是,是谁啊?请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吧|||

里面是阅读笔记


2007.09.02 / 密西西比蘇打 /
Reborn155
因为考试没能上天野娘凶狠又刺激的狱寺受调教剧场,而回来的时候委员长已经把射线大叔给弄成破布一样的东西了,悲剧就这样被缔造着,又一代逼供攻惨死在了鬼畜攻的手中。
委员长救下山芋二人,然后向阿纲打招呼,竟然又扬眉又有点带笑的表情,等等,什么,不是吧。泽田纲吉泛着少女小红晕[云~雀~学~长~],若不是委员长提醒[山本和狱寺在那林子里]的话下一个画面一准是一个十年前流泪感动扑向另一个十年后。
草壁学长的飞机头在侧面来看更加雄伟了,我一直都很怀疑,正常人的发行没有办法梳理成这种效果吧,难道是假发?可为了做一个搞笑配角而让额头天天顶着如此大的压力这真的值得么……
委员长的设施入口幻影是雾指环制造的,可是后面还强调云雀这个人仍然讨厌群聚,那么必定就是单独帮忙架设的啦,天野娘你是想表达你还爱着骸云这CP么
白正露骨调戏。白兰的某些角度让我想到DINO……好想看十年后BOSS出来啊
然后,7的3次方不就是73么……啊哈哈……哈……(就你一个人笑得出吧这也太冷了混蛋)
川花和京子开始了可歌可泣的关于我给你内衣裤所以我们永远是朋友的可持续发展[至少能发展十年呢]的GL道路
然后,接下来……开始了……我的,我的小隼人……低头哭……你这样太招人疼了
reborn15501.jpg
人妻了!你人妻了!
reborn15502.jpg
夫妻,你们夫妻了!
reborn15503.jpg

reborn15504.jpg
够了,你够了啊!爸爸快被你这可爱劲儿感动得哭死啦啊……

reborn15505.jpg
这个CP中场出来插花,但是大家都不用在意啦……不过,好奇怪,十年后的云雀还叫Reborn做小婴儿?为什么不是Reborn先生?就算没有敬语但至少也该叫个名字吧

reborn15506.jpg
最后情报组归队,怎么看都觉得这两个人才是姐弟吧,我赌风太弟弟的人格不是变成了巴吉尔样板就是扭曲成山本武腹。
老姐10+版本,看在你弟弟这么虚弱的份上,呆会儿就不要再施展你的特长了吧……(不过仍然期待[隼人!你怎么被虐待成这个样子!][这只是战斗的伤怎么让你一说就那么奇怪……呜呃……你松手……呜……])



SS175
无人岛物语中大家都在抛弃羞耻心干着这样那样的事情。
SS17501.jpg

SS17502.jpg

SS17503.jpg

SS17504.jpg

SS17505.jpg

SS17506.jpg
为什么啊!为什么到阿桂的时候大家都在吐槽了!虽然他的确很傻呀!

SS17507.jpg
银桂家暴,坂田氏你打桂的时候越来越顺手牵羊入虎口无遮拦也拦不下来了……

SS17508.jpg
阿桂你被打也是越来越充斥在这个漫画的每个角落了

SS17509.jpg
没有土方所以我仍然银桂了……捂脸

SS17510.jpg
这是……是十年后火箭筒呢,施主。(骗人的吧!一百年都有了吧!)



DGM
驱魔的翻译实在太慢了,现在还没有看到……T_T
不过按照上一夜的情形来看加藤估计还不会出场,严肃(喂)
路人某暴血槽成了驱魔师,这个龙套满天飞的世界不真实啊,要是还告诉我们[中心]异能感不是李娜丽而是赵治的话那么我就彻底囧了啊。赵治和入江正一从型号到外貌都不是一类的呀,最多就是个山中武的出场效果,所以星野你想学天野那么干应该不太行吧……
有传闻说加藤(你还叫上瘾了)要是再次出场的时候也许会短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口胡!要是真的那么星野你就用你的头发来赔罪吧!不用怕我们会邮寄假发给你的!

2007.07.28 / 密西西比蘇打 /
SS补习。

20070727135438.jpg

够了

20070727135449.jpg

真的够了

20070727135459.jpg

托孤都有了,求求你了,空知猩猩,我彻底投降了,拜托不要再这样了,你就是如此活生生的把一个银桂党人给硬掰成土银的……


劫火#

大动乱的那天天气都蒙着厚厚的灰,地表温度飙升到极限。人类属性的家伙都在屋里吹冷气,但总有人仍顶着如内心般热情的脑袋向老板灿烂微笑招呼,[两碗加冰荞麦面,啊不要芥末。阿勇,江户真是好热闹的地方啊],便有人及时纠正,[是“热”和“闹”]。
破烂警车以被挤压过的吐司形状轰然开过,夹杂着[坂田氏请不要这样,如此危险的事情在下是做不来的]以及[老子管你去死啊快给我把队服装备好]。万事屋的白蓝色被蜕换成金,像场鸿烈的蝶变,一个怪物从以前的模样换到另一个对立的形态。刚从几松拉面店走出来的伊丽莎白被喧嚣暴风掀得险些露出遍布体毛的下肢,店内的简单争执开始晋升为[我们一会就去拜访咱爸咱妈吧阿勇]和[现在就剁了你。]。它身旁的人看着远去的车影,影像退化,而声音从未断绝,真选组制服在车辆运行的人造烈风中鼓鼓作响,接踵远处的爆炸轰鸣,然后桂小太郎拉下斗笠,似乎确凿短暂存在过一些的叹息。
[竟然……很适合呢。]



20070727160936.jpg

20070727160943.jpg
当空知的编辑……真是辛苦呀,我当然不是指长相的层面


20070727160954.jpg
有了3Z和金魂了你还不满足?


20070727161001.jpg
银太……


20070727161013.jpg

20070727161023.jpg
知道了,你叫做土圆对吧
空知无耻的用这种方法表示了他的内心[很多人都说我是故事派的而画风不太行,但我要告诉大家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其实银魂里面的人物很美型啦,剥香蕉]


怎么这样啊#

[啊!不!我的最华丽2D!]
[嘘,嘘,别吵吵,变3D了我们才好看内裤啊……]
[哦,也对……内裤,JAM妹妹的内裤!]
[我是说让你别吵吵!]
土方从真选组的休息大厅里走过,里面嘈杂的让他想到数日前围剿桂小太郎为首的攘夷总部。
山崎在这种恶劣环境中还能变相集训羽毛球技巧,他关切的告诉运动系的部下,在追看网王连载休息的空档可以去切腹放松,这时候山崎感动的表情连泪水都快流淌来。角落里的冲田摘下耳机线站起身来,穿过薯片和泡面盒向他走来,已经有人开始下注今天一番队长对真选组副长S行径的开端是左边还是右边,土方最直觉的反应是在山崎拖着鼻水抱住自己一条腿的时候仍然做出下意识的防御动作。
冲田却什么也没做,把一直在阅读的周刊杂志拍在土方身上,头也没回的准备离开屯所找个清静的地方修练火箭炮。
是一本JUMP。
他不明所以的看着金发小子,前任萌系OTAKU自然无法解读他怀里这本书的终极奥义,冲田拧开脖子,但是脸上的表情跟每天说蛋黄酱真恶心一样平静。
[同性恋漫画杂志越来越无聊了。]




20070727204105.jpg


借贷#

从台阶上下来,他的表情里面有些放松以外的莫名紧张。衙府门口夫妻强打中的长谷川毫无疑问已经恢复了最常见的失败人生状态,喧嚣的声音在他身后,仿佛很近,但又很远。
他拉开停在路边的车门,看也没看的坐进去。
副驾驶的地方还能让人嗅到浓烈的弹药味,于是连常年驻军到底一天要发射多少枚火箭筒这种事情也放弃思考。坂田银时微微眯着眼睛,把身体往似乎充满无数爆炸可能性的空间里更加沉了一沉,从后视镜里看着过分放大的瞳孔。
对方从镜像中转开了视线,但这不是事件的完结,银时没有动,他知道相对于自己折线的注视,对方已经换成了笔直的观察。
[多串,巡逻很空闲么?]
[到这里顺便休息一小会。]
[两个半小时的审问算是一小会……啊,还要加上看A片一个半小时,大概是四个小时啦。你的人生也一定飞速开往火星吧土方小弟。]
[你说看什么?]
[A来的片子,我和陪审团法官还能看什么,你在想什么?好肮脏的脑浆哦十四。]
[把你那夜总会拉客MODE给我关了。]
土方发现等待着对方转过头来用同样的目光回应自己,或者意境和默契这种东西实在有点白痴,他不耐烦地拽过对方的领口,坂田的表情显得很随意,他看着那幅金丝镜框觉得有点眼熟。
[好像老师。]
对方扬起领带的一角。
[是嘛,我早就推测你喜欢制服系,没想到你还真是OTAKU体质,怎么样,还不错吧。]
[除了那个“大爷常来玩啊”的姿势以外都还好。这不是岔开话题的理由,你倒是提醒了我这套衣服还要让你还我。]
[哎,好麻烦啦……]
手开始解领带。
[但你可以到我家再还。]
他抓住他的手,在法院外墙停靠的警车内,叠上他的伶牙俐齿的嘴。




2007.07.27 / 密西西比蘇打 /
90071992550229984.jpg


没问题,任何名义下你们都是同志……

天地良心从三叶篇之后我就没动过这个了,今天晚上一口气突到159训,不断电的话应该能看到新连的……该死的断电
我对于动画下载有心理阴影……儿子对不起我没去看红缨篇!
2007.06.25 / 密西西比蘇打 /
昨天晚上

[身为双子座,娘子你不对骸,蓝波这俩同星座发表一下意见么……]

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我大概得有……半分钟吧……啥也说不出来……啥也……啊|||…………
娘子,咱们两个改出生日期吧……现在户口好不好改了还……

*


不能拣连载,一拣就放不下
继昨天晚上R同的速度非常畅快之后,今天的昆仑也让我刷开了新连载。哦,哦!你们终于敞开胸怀的从了本大爷了对吗啊哈哈,不过我现在刷晴空开始刷不进去了…………


Reborn147
上集休息,这集仍然休息。
拉尔小姑娘答应特训,开始逼着众人苦练爆发火焰。笹川和三浦仍然充当煮饭婆角色。
[那个看上去有些苦涩的美人是谁啊……?]
[肩膀上戴着猩猩头好可爱啊]
[果然,那个是猩猩吗?很……很可爱吗?][那个是剧团的衣服吧?]
[哈伊?这么说那个人是剧团演员?]
京子,你有着十足迟钝的本质,而且这种犯傻的表象跟山本武又完全不同,作为一个少年漫画的女性角色(完全放弃称你为女主角了),只有毛利兰跟你旗鼓相当……我,我败给你了。
地下训练场,仍然装天然的山本被拉尔揍了,这让我相信拉尔小姑娘和十年后山本武之间一定有着可以集结成册的不得不说的故事。然后狱寺激发火焰了……山本也激发火焰了……他们红蓝铅笔组合了……阿纲还没有激发火焰……
[你刚才的表情很性感哦]
……现在谁还从内心深处相信Reborn只有一岁?开玩笑,这种人站出来吧,让社会的正常认知观无情的嗤笑你。
[并盛中学2年A班,泽田纲吉君。]
呀……以前一直以为他们是一年级呢……我设定记错了OTZ


DGM120
豆芽仔拿出了Buster Sword跟缇叔对决。是呢,换了武器之后战斗效果非常令人欣慰。Sephiroth,你还是继续留在记忆里吧。(只是声优而已……)
另外一方面拉比和罗的内心战,结果惨败下来。
接下来的剧情概括只能说……RA。太RA了。惨绝人寰的RA。[拉比,你听不到我的声音吗],最近JUMP正在全面女性向,同人作者的生存空间真是越来越小了……
A的过去知道了,R的过去也都知道了,L早在连载没几话就知道了,小库罗是连带着过去介绍一起收归教团的。下一次怎么轮也该到K了吧,星野你要把这个伏笔扣到什么时候呀……

141046_987678205_jacinsvh.jpg
真不知道该说这格是AK还是RK……一点都不想看RA呀……小绷带,我召唤你快回来…………


钢炼
糟糕!我刷不上去执行会了……


史上最让人声泪俱下的配对……连载新开,绝赞好评发售中!
NARUTOTOP.jpg

JUMPCP.jpg

这是调戏……
什么也别说了!接受AB的告白吧空知猩!


2007.06.03 / 密西西比蘇打 /
爹:[我们都是大儿童了哈哈]

对,我们将至死都保留着一部分的孩子气,即便早已被剥夺了所有儿童的权利,比如说难过时候不需理由的哭泣。






儿童节彩糖,请各取所好吧



将尼二……你……唉#

在这个世风日下群魔乱舞鸡犬不宁兵荒马乱的时候,骨折患者的损伤后医疗无法得到保证几乎是确定的事情。狱寺隼人怀抱着死刑犯被临场救下的庆幸心情坐在地上捂着胸骨。胸肋关节到底有几处脱扣,这跟对方的体重直接挂钩,他目测着将尼二依旧惊世骇俗的占地体积,然后突然产生了也需自己整个胸腔早就成了馅饼的潜意识心理暗示。
可是意欲篡夺自己左右手地位的人还在旁边呢,自己怎么可以就此撒手而去。
“唉,狱寺,你没事吧?”
说的就是你,离我远点……
“我的改造技术已经比以前有了很大的进步。”
那首先解释一下那堆多余出来的破水管。
“晚饭怎么做?嗯……还要做多一个人的分量吧?”
这时候最先考虑这件事情也太理智了吧。
“好……京子你做什么都好……”
十代目的表情……我看不见看不见……
“哦哈哈哈Lambo大人来了!最伟大的Lambo大人!”
蠢牛也来凑热闹。
“喂别乱碰——”
瞎闹吧你们就……
“啊啊啊山本快躲开!!”

将尼二最大的质变飞跃在于,十年前他造了[十年后火箭筒],但事实上功效相当于半桶水的[十年前火箭筒],十年后他造了类似的东西,而他心安理得的叫它为[十年前火箭筒]。

这一整天的逼真的糟糕经历是一部糟烂的穿越小说,但拿去冲刺好莱坞最佳剧情奖似乎应该没有问题。
狱寺扶着脑袋,在幼儿园版山本武对着自己露出相似到令人恐怖的笑容时,感叹出妖怪从娃娃抓起的无奈叹息。



Cloud讨厌别人说他是娘娘腔#

Zack·Fair有无数英雄救美的经历,这归功于他从小矢志不渝的追求小姑娘的坚定信念。
他爸爸在对他的早期教育里面掺杂着很多的PG-13级别以上的成分,比如王子解救了公主之后,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但是最后王子和侍卫又有了一腿,于是韩剧般展开了轰轰烈烈的纠葛三角恋。
他的母亲阻止了电视剧本投稿屡次失败的父亲的不正规教育。她抚摸着儿子扎手的头发指着客车窗外,看Zack,那蓝蓝的天,那白白的云,那绿油油的麦子,和蜡黄蜡黄没营养的小白菜。
相比于父亲的过多文艺无法抒发之外,母亲的修辞水平似乎的确有限。
但这对善良的夫妇都不知道,自己那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的健康风景而其实满心惦念着家中的playboy合订本的儿子,老早以前就读过成人版格林童话的事情。

中途休息的时候,他从贡加加旅游团的车上跳下来,准备在这个新到的镇子里随便逛逛。背后有父亲和母亲叮嘱着不要走丢了,Zack内心充满了[为了逃避韩剧和风景片我也不容易啊]的感叹。
这个镇子民风一片纯朴,除了远处阴森森的一个大庭院以外的地方都洋溢着美妙的和谐气氛。有几个小孩在玩他早已不屑的挖土和过家家,Zack对此嗤之以鼻,他把目光转向玩社会群架砍杀的另外一边。
当他兴冲冲的跑过去的时候,发现似乎实际情况跟自己的预想有很大出入,所谓的打群架更应该说是众vs一,被打的金发小姑娘可怜巴巴的看了他一眼,Zack断线的大脑立刻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从野兽(……)Mode里面转换过来之后,Zack一脚踏上旁边的一具“尸体”,他整理了衣领,又弄了弄头发,让它们在对抗重力的领域上作的更为出色,然后这一些都就绪,他开始了自己标准话唠的开场白。令人惊讶的是对方竟然能听得下去,所以这次他相信绝对有戏。

“我叫做Zack·Fair,今年六岁,姓氏的意思是晴天,但是我相信也一定是在预示着我的人生中将见到无数的美人,比如你,我立刻就被你杀死了,但是法律永远也不会制裁则种形式的美好谋杀。是的,我刚刚救了你,但是不要再提这件事情了,它微不足道,非常的不足道。我不会要任何回报的,但是若你要执意嫁我我也不会狠心的拒绝,这位姑娘……”

Zack确认,在说出某个单词的时候,他的下腹被人狠狠的踹了。



时隔半年#

“这又是什么?”
去年也送了奇怪的东西。
“小白兔护齿灵牙膏。”
“什么?”
“钢,儿童节快乐。”
“你说谁是拖鼻水永远长不大矬到幼儿园阿姨需要从草丛里面挖出来能被看见的小屁孩?!!!”
……
“大佐为什么满脸血还笑得很高兴……”
“好长时间了,他被称做无能但终于在爱华君那里找回了攻的自信……”
“但我怎么总觉得这种自杀式的挑衅好笨蛋呢……”
“是这样呢……我,我也是这么想的……”



如何纠正恋父情结#

“哦,儿子们,我来啦~想爸爸吗?啊哈哈哈,来胡子扎一扎,Dante来扎一扎,哈哈,别哭,来Vergil也扎一扎,哦,扎一扎~再扎一扎~哈哈哈……”
“快,快停下……愚蠢的父亲……”



we iv#

迪奥·麦斯威尔从来不讨厌社会公益活动,但是对于今天的场景他实在说不上来喜欢。现在他的脸上仍然堆积起充满热情的笑容,但是其实他的内心在呼喊着天呐这一切快结束吧。

蕾蒂在几天前安排了他们五个前任高达机师在六月一号的时候到市中心的幼儿园来参加活动。希罗口头传达这个消息的时候,解开围裙并把刚出锅的菜肴端上桌面。
“要去么?”
“唔……嗯……”
他专心的辨认着希罗的手艺,据推测它很像糖醋辣椒……对……就是糖醋辣椒……希罗最爱的辣椒,他不爱辣椒就爱萝卜……可是这完全不像萝卜……萝卜被残酷的L1卫星人解剖之后不是这个形态的……
认真地思考着上面这些事情的迪奥,并不知道对方把自己思考时无意识发出的声音当成了接受任务的回答。

于是六月一日如期到来,他被糊里糊涂的拉到了会场参加活动。
冗长的大会发言,各位领导讲话,幼儿园学年代表致词,和向革命前辈敬献大红花。
经过了这些之后,迪奥突然能够理解五飞为何而借口不来。
接着一个额头上点着小红点的羊角辫小姑娘走到他面前,她拉了拉他的衣角让他弯一下腰,迪奥蹲下身来。对方把一朵皱纹纸折的红花用别针别在他的牧师服上。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有点僵硬的微笑感谢,而小女孩突然凑近,抱着他的脖子亲了他的脸颊。
与此同时来自希罗方向的自爆气场立刻开始启动。

自由活动时候更加让他欲哭无泪,在幼儿园的阳光明媚的庭院里面,他被无数个头仅在他腰高度的小鬼包围,而悲伤的是他们并不想安静的听高达闯世界的故事,这让麦斯威尔优秀的口才没有崭露头角的地方。
他的辫子被一些小鬼拽着,无数沾着泥土和鼻水的销脏手拍着他的裤子和衣服,站在他正对面的那个小男孩红着脸低着头,虽然他很出乎意料的并没有作出[攀爬前高达机师]的动作,但下一刻他更加令人出乎意料的肯求[大姐姐请嫁给我]。

迪奥彻底头晕了,他的脸看向希罗的方向,递过去一个眼神[我们偷偷逃吧],可是对方没能正确收到他的信息。
他的恋人此刻正立正站好,用最标准的军姿立在一堆团簇的小鬼头中间,面无表情的目视前方,并且脸上正逐渐泛着可疑的红晕。
迪奥看着对方那奇怪的表情,突然的他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希罗慢慢的把脸转向他的方向,然后身体也转过来。他在一群拖油瓶的小鬼拖拉之下向迪奥的方向迈步,并且在幼儿园小朋友簇拥拖着他的衣角的时候仍然满脸诡异的幸福。
迪奥下意识的想往后躲闪,但是他此时此刻的状况真的无法灵活实现这一想法。
希罗走到了他的面前,两方人堆会师之后,所有的小朋友们都扬起天真的脸庞看着这两个人。

“希罗,冷静点,别乱来。”
“迪奥,小孩子太可爱了。我们也制造一个吧。”
“所以跟你说别乱来啊!我根本没那生理功能!等等!小孩子还在看……喂!!!唔…嗯………”

明年还是不要让高达机师来参加幼儿园小朋友和英雄人物互动活动了吧……
蕾蒂·安在庭院的外面困扰的扶着额头。



邪恶的科学家偶尔也需要休息#

这个研究生目不转睛的看着烧杯里面的反应体系,浓稠而滚烫的液体在冷却后缩成了一块物质。它是固态的,弹性并不很好,在玻璃棒的触碰下很容易的出现凹痕,一种确凿的粉红的颜色。
他紧张的吞了一口口水,看向自己的导师。Hojo的目光沉没在眼镜的反光片后,什么也没有说。
“老师,这是一种什么东西?”
“这是……是一块泡泡糖。”
“啊,啊?……”
“快!把Sephy找来我要测试一下这泡泡糖吹泡泡的大小!要快!!!”
“老,老师……”



是的是的,英雄大人你总是正确的#

“(脊背发冷)不知为何,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大大咧咧的拍拍肩)说什么呢Sephy~嗨,看Cloud来了,快打个招呼……唉?他怎么红着脸跑了。”



幼年的Dino被欺负了#

被抛起在空中,但是跌下来的时候并没有任何人拖着他的手脚。水泥地面的缓冲效果相对海面软垫糟糕到不只是差了一倍两倍。他没想过立刻的爬起来,对应反复折磨的最好措施就是消极待毙。有人往他的纹身上吐口水。在他脑海里想过一百种关于自己现在可笑姿态和出糗狼狈的形容词,但唯独没有想过该如何诅咒对方。
嘲笑的声音终于稍微离开,他躺在地上,日光强烈如初,无法直视上空迅猛穿透大气的光线,然后仿佛有云遮挡一切暴烈的惨白,阴影透过他眼皮暗下来。

Dino睁开眼睛,未能看清对方,之前被夺走的绒线马玩具重新砸在自己的脸上。
“就各方面来看你是个软弱的垃圾。”
XANXUS很少说话,一说话就必定涉及那几个固定的词汇,今天的句式和词组套路也不奇怪。
Dino想了想自己没有更多的东西被抢走了,于是他第二次睁开眼睛。强光里的对方的表情无法被读取,只有轮廓能够看清楚。Dino放弃了能够看清楚XANXUS这个高难的课题,将视线拉向旁边。

“但无论怎样我们是同盟。”
声音第二次响起。
远处,银色短发的Squalo正挥拳揍向最后一个恶作剧过的孩子。



别再小孩子气别扭了#

“啊,你。万事屋。”
“搞什嘛……怎么又是你,买东西不犯法吧……哦,你也买了,我帮你拿着东西,快把自己抓起来吧。”
“六一儿童节你也庆祝?不给你家那怪物女孩买点腌昆布么。”
“不对哦,我吃零食可从来不用特定的找什么日子作理由。”
“可我买零食只在特定的什么日子作理由。”
“……”
“……”
“多串,这下毒了吧。”
“你说对了。要吗?”
“不要白不要。”



late birthday present for vermouth only#

对于我家的平次,怎么说呢,我从来都认为他将来的职业是接任平藏叔叔而继续当一个警察,或者是SM俱乐部的终身制M角色。而今天发生的事情令我对他的印象稍微改观,为此我决定在服部平次适任职业的小册子上填上保育员一项。
小兰和她没用的侦探老爸来大阪玩,还有那个拖油瓶的小鬼,路上堵车非常严重,经常能够看到市内各个幼儿园的小朋友在老师的指导下穿过马路,其实今天的天气并不适合游园,稍微有点阴,但是还好的是一直没有下雨。
我和平次照例迎接了他们,带领着他们吃了一些特色小吃,并到通天阁随便转了转。下面是女孩子的逛街时间,所有的男性角色都被硬拽着逛了三个商业区,花掉了能让平次哭出来的数目的钱。采购结束之后他们都纷纷露出了人生绝望的表情。
晚上的时候大阪有放烟花,最开始我还担心如果下雨就无法看到了呢,而就如同我之前说过的,最终没有下雨,这真是太好了。
听说今年的烟花会很好看,当然来的人也很多,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位置,视野还算好,但小兰家那海拔过低的小鬼被淹没在森林般的人群中。什么也看不到蛮可怜的,但是他似乎又并不介意这些,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江户川柯南是个奇怪的孩子。
这时候平次拨开人群回来,有人抱怨他,但是他露出了[不满我就把这东西扣在你身上的表情],这么多年来我头一次看到他露出如此又痞又无赖的表情,看来他的人生正在向正常的男孩子转变,第一注烟花响起来,他把从外面买的冰激淋和饮料交给我和小兰,然后他抱着柯南的腰,让他骑在自己的脖子上。小孩子一只执拗的吼着[放我下去],似乎是因为小兰也在旁边的样子,所以[混蛋]这个粗鲁的词说的刻意压低声音。平次也不管,只是啊啦啊啦的讲着你看那个是牡丹花和满天星,这个笨蛋胡乱讲着自己也不懂的比喻,他对花卉更没有研究,但是还不停口,服部平次就是这么个粗神经的家伙。
小兰家那个戴眼镜的小鬼最后终于妥协的安静了下来,平次的话也渐渐少了,他问他[好看么],柯南也没回答,就突然扳过平次的脸亲了他的脸颊。
而在那之后一直到烟火完毕,平次都在很丢脸的擦着眼角。





2007.06.01 / 密西西比蘇打 /
学姐的同学问我:为什么每次我来都看到你在打电脑呢……
我的内心立刻回答:那是你来得太勤,绝对不是因为我总不务正业


DGM94.
诺亚的记忆,第二章
阿勇姑娘再临。
以后谁还敢在我面前说他是攻……
9401

星野的腐败本质充分暴露(早就暴露了),封面的格局分明就是亚莲x神田,各地美食x日式荞麦,或者说隐藏的库罗斯x缇严多鲁。
阿勇是左撇子么,还是日本的餐具就是那么摆放的?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睡着,分明就是在挑战野比康夫的三秒入睡法。
连续剧情,这几话都完全没有狗仔蜡笔等人的戏份,小绷带仍然和诺亚纠缠不清,很毁容的诺亚变了太阳头来调戏东洋小哥哥,接着是经典的禁锢剧码锁链配美人,星野桂你果然邪恶嘎嘎大拇哥
9413

[不过,若是像这样碰触我的话]
[怎么样,从体内被贯穿攻击的滋味如何]
[你太天真了,除魔师……不过,我最喜欢天真的家伙了。]
这些这样那样的台词被说出来的时候我只有泪流满面的想着对手为什么不是帅气的缇叔。
神罚。
觉得在这里面神田的躯体应该是死了一次,至少也是濒临死亡一次,然而梵字又让他活了回来,他扭过头来,费力的说切,然后用六幻去砍锁链,诺亚在他眼睛里看不到应有的恐惧,才知道这个人对死亡的概念如此从容。

这个房间。
开。始。崩。溃。


SS
这两训都完全没有看懂……(两秒钟看一页当然不懂)
但不得不说这个人。
机器猫,这个有着正义面孔的人也叫平次哦……
SS135



DN的动画比DGM的动画要好一些。CSI倒是蛮好看,但看的时候又总是忍不住盯着人家扮尸体的演员。从眼球动没动到有没有在呼吸,然后居然发现仁兄真的在喘气,镜头还偏偏给了视角从下往上,于是我们就能看到明显的腹式呼吸。

最讨厌一边看别人的作品还一边找毛病的家伙,但是不知不觉自己也变成了这样的人,以前看文章从[经过十二指肠蠕动进入胃部]笑到[同卵双生的龙凤胎]的各种桥段。但笑完之后还不是得乖乖看人家讲故事。其实做什么都还是不要太多的死心眼的考据,也不需要太多关注这些细枝末节,人类就是经历了太多这样例子的种族,总想要看清枝杈的每一个叶脉而忽视了整体的植株。

2006.10.18 / 密西西比蘇打 /
SS134训
还是眉尸抗战,伊丽莎白果然是有腿毛的大叔生物,大家丢下桂跑走的行径太无耻了

DGM92夜
小绷带驱同伴走开的方式并不算是非常特别,但是他居然真的用了界虫来砍向大家就比较让人=口=,然后没有情谊的众人[居然真的砍!][不管神田了咱们走吧][大家知道了吧平时他就是这么砍我的](拉比哪里说过这句话)
神田对李娜莉仍然没有辙,他出场的时候被这个女孩子用本夹子敲过头,现在对方又从背后对他大声喊着[回答我]。李娜莉跟嫌疑哥哥说,一定要跟上来哦,神田回头用已经藏王大志了的半侧脸说[知道了快走吧]。
有时候我有不祥的错觉,它们就能很轻易的衍生。这样答应了对方的神田,或者终有一天会如同挥刀砍向自己的同伴一样与一切诀别,他会抛弃自己同伴或者承诺,甚至连一定要找到那个人的决心都彻底背叛,死亡总是会召唤过于固执的人,而他自始至终都不愿学会任何一点的圆滑。

[我就是喜欢这样的阿勇]
我希望拉比曾经有一天这样告白。
[切,说什么鬼话。]
而神田会如此回答。


诺亚一族问着[你喜欢甜食么],神田回答[最讨厌了]的那一瞬间突然想到亚莲。
无数裂雷从他的身边拉过,明亮的频闪里二幻刀的光芒挤出一条迥异的色彩线路。

能让神田喜欢的东西并不多,荞麦面算是其一。能让神田厌恶的东西也不少,白头发的少年算是其中之一。对方温忍而善良让他曾经露骨的嘲笑起来亚莲的伪善,然后一无所知的对方又私自的耗费了他为数不多的生存时间。亚莲沃克的存在似乎从一开始就是要从自己这里剥夺去些什么,最开始是绝对的冷酷,然后是绝对的冷漠。他和对方吵嘴的时候拉比在旁边充当观众兼职耍宝,尽管每次都好像是拉架失败,但是实际上有心人都知道他是乐意于听到神田说出单音以外的更多句式。
有一次神田去食堂吃饭点单,结果亚莲给了他奇怪的活鱼寿司,他臭着脸让对方换掉,而亚莲仍旧坚持自己的美食配餐。他生气之后操起缇严多鲁刚刚塑好的蛋糕造型掷到对方脸上,而亚莲强装非常无所谓的[我正好非常喜欢它们]。他们两个刀光剑影的大打出手决一雌雄,而最后结果却都是不光彩的被杰利扣下来洗盘子作为破坏赔偿。
就算是包括了厌恶和抗争,这个世界上顺其自然的事情竟然这么多。

神田自己念着[顺其自然]而嘴角何尝不是挂着自我讥讽的嘲笑。他握着二幻刀的手没有一丝的迟疑,正如在那之前他也用同样的刀尖指着亚莲的鼻尖喝令对方离开。
他说着非常讨厌的同时突然想起了亚莲,然后有那么点想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偏好甜口。亮光映得他脸庞苍白如初,而除了诺亚再也无人知道在那个瞬间到底露出了怎样微妙的微笑神情。


2006.09.30 / 密西西比蘇打 /
银魂
129到132证明了空知一直想做第一个在JUMP上面画少女漫画的人,而且还是韩剧版的。

131训
[那些人也是男人和男人一起時候最高兴]
何其险恶的发言
[我们就是这种关系]
已经那种关系
[所以我们永远不会变歪,可以一直正直的]
分明都是弯的
[无论多少次我也会狠狠地揍你]
变成《不要跟陌生人说话》了
[到时候你要来揍我哦]
所以说这根本就不适合在JUMP上面刊登
[在那些重要的东西里面,也包括那家伙吧]
阿银说:你们终于土冲了。

最后三叶扣着吸氧装置欣慰地向外面看着,内心女神般无限感慨[在一生中轻易不会遇到的朋友,我竟然有三个]
……你不会是把自己弟弟也算进去了吧(进藤:喂,我,我啊!)

132训
三叶最终必将死去。
空知:因为我的漫画走的是男男暧昧路线。

133训
开场就要走恐怖路线,因为中心人物是凯瑟琳,不是的,我是说从凯瑟琳开始变种。在N18级别的GL压倒画面之后,老板娘也被侵染。接踵而至的异种扩散,他们的标志是浓重的麦当劳粗眉,仍然存留有理智的人受了重伤,不知道是否还能见到明日烧饼般的太阳,他们痛苦的存留着拖鞋带来的伤痛还有内裤店长的虚假的告白,依然无所畏惧的无用的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歌舞伎町陷入空前恐慌,一场你无法想象的眉毛引起的灾难。(我,我是很严肃的在说话,你们为什么都笑了)


DGM90夜
落入诺亚空间的时候正式摆明了攻受关系,所有的人都被小库罗压了。神田和亚莲的斗嘴对抗仍然在进行时,同时用制魔逼供南瓜伞的那一格居然又鬼畜得很有夫妻相。
异空间逐渐瓦解崩溃,倒数是三小时。
坏人之所以坏的不够彻底就是自己有机会的时候,不快把正义给扼杀,偏偏还要给对方一个生存时限,那么接下来的然后必然是预料之中的峰回路转
[有的哦,如果只是出口的话]。



2006.09.19 / 密西西比蘇打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