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腐的问卷。
from你们俩……

奇怪我明明不很受……


第一題:你心目中理想的攻君是怎麼樣的?請具體說明。
能罩我的呀,可以但不要太。

第二題:你心目中理想的受君是怎麼樣的?請具體說明。
休总受……永远让我处于初恋状态……心……
(是没本事追到吧……)

第三題:哪樣的H場景最讓你萌啊萌?
我喜欢这样的H



也喜欢这样的H



还喜欢这样的H



更喜欢这样的H


可恶经过小星星教主的一勾引我现在想要手写板了……可是手写板长什么样子呢……用手写板来写文一定超级H(igh)吧……(你快去死,拜托)

第四題:你認為你是哪種攻君(受君)?
其实我到现在还觉得我是攻呢……窝,窝囊话唠攻……吧……受的话……也是窝囊话唠…受…呃……
……可恶!服部平次!我恨你!

第五題:請列舉五位友人,並寫出你認為他們的攻受度。
你们俩!
面包,哭着抖……皇家御用当今圣上钦点天上天下宇宙超级霹雳无敌贵族别扭攻……
……那什么,什么小姓!掀桌吼!(怒)
CZ,好掐好捏受,就是那种带着[都来捏脸]的表情挂着[不准掐脸]的牌子在大街上分发调查问卷[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说我是受呢]的受……
……因为你说我是傻愣受……所以报复你……捂脸……(你差不多一点……)
你俩收到就好啦/~

啊……再来五个……
娘子,活泼可爱温暖柔软居家旅行适合携带随时推……倒…………受……
yudi,亦攻亦受的奇妙生物,奇妙,非常的奇妙……
休总受,我都把名字写这么明确了……女王受,强受。万年追求中我要努力呀……
v,OTAKU热血搞笑正太眼镜控可恶总跟我反CP的受
小星星教主和菜窖合体因为名次不够了。你俩都是可供猥琐教作传教之宝用途的总受。坚决。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4.01 / 芭比娃娃奶咖 /
但为什么跑来了这里啊,一定是因为我的脑基因都突变成面条了啊,遗传之神快附我身吧,拜托了,呜



真理之门
[我的炼成理论没有错,但为什么不成功呢,妈妈,还有阿尔……]
[真愚蠢啊,这是个致命的不等价。你预先备份DNA序列了么?]


DINO微微笑。
[次黄嘌呤-鸟嘌呤-磷酸核糖转移酶缺陷,X染色体隐性遗传,多为女性携带男性发病,症状智力低下和强迫性自残。
XANXUS君,啊,怎么那么生气的脸呢,你知不知道有种病叫做自毁容貌综合征?]
[……]


科学班不是白出身。
[生物克隆所需掌握的全套遗传物质备份,人体克隆的讨论总伴随着伦理道的宣扬和争辩。但幻想十九世纪没有这么多的框架限制,星野说造物神的立场受到挑战,诺亚层出不穷。(端茶杯)神田君,这么信任我呐,不怕我把Y染色体改成X么?]
[…………所以我就说过……真不想低声下气的去拜托克姆伊这个混蛋……]


迁入迁出的基因频率变更过大。泽田家是非孟尔遗传平衡种群。
[阿纲,给我起床。你迟到了。]
[哇啊啊啊啊那也不用拿枪指着吧?!你想杀了我吗?啊啊啊!居然真的开枪!你是想杀了我吧!!]
[我还没开枪呢。]
[Reborn!最争气的杀手Lambo要杀了你吼-]
[等,等等!我家的门!啊啊墙,墙它……]
[十代首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
[啊……隼人,你也来了。(打鸡蛋)]
[哇!!…呃…呜呜……]
[嗨阿纲,我刚好路过进来看看,哎?狱寺你怎么在这里?]
[唔!……十代首领,原谅我!(冲出门)]
[山本武,带食物来吓跑我弟弟,这就是你的目的么?]
[啊,哎?]
[并盛中学一年级A班的三人集体迟到,所以我到最有可能聚众的地方来查,你们三个希望集体留级?]
[恭弥……你在我们特训的时候突然跑来的原因就因为这个么……]
[你是谁啊。]
[恭,恭弥,你好绝情……TvT]
[Boss,你的表情跟发言不太对]
[……为什么我们两个会出现在这里呢千种……]
[……大概,大概是骸先生的旨意吧……]
[首领~我来看你了~]


ThatMan的亲切讲解。
[这个实验的开始目的是强化人类的潜能,挖掘生物机体和自然界元素的相谐调性,我们用显微手法,在人类基因组的第9号染色体短臂端发现了一段序列并使用转染的病毒法使其重复序列的拷贝数加。当数目达到正常值的126-137这个区间时,我们发现它翻译产生的酶将对机体的各方面产生奇特的影响。电视机前的小朋友不要擅自尝试,否则将很有可能造成各类畸形的产生。啊我们之前说到什么,对了,这个实验的目的是强化人类,所以经过上述的讲解之后我所要表达的就是,我们成功了,人类向前迈进了一步,一大步,大步,步-(拉彩花手炮)感谢实验志愿者Fredrick,啊,现在他醒了,我们来看看他的情况,你感觉怎样?]
[……杀了你这混蛋……杀了你……]



2006.12.02 / 密西西比蘇打 /
取君所好,大家南瓜节快乐。



五分钟捣蛋#

被门铃声打断看电视的御寺打开门。
他最开始以为外面没有人,而是自己听错了。后来低头才发现只是来访者海拔过低的缘故。
在他愣神的瞬间,描过重眼圈的Lambo就这么一扭一扭的挤了进来。
他站在门口,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回头只是火大的看见对方蹬着小短腿爬上了沙发,接着在客厅茶几上翻看烟灰缸里的东西,结果把烟灰弄撒到处都是,还蹭得自己一脸灰。
“喂,你干嘛?”
小心我揍你哦。
“……Trick or Treat。”
五岁的小鬼头想了很久才把不太熟悉的英文憋出口,狱寺眼角瞥了一眼日历,这才明白对方来这里的意图。
“……那你这是什么扮相。”
“Lambo牛魔王!吼!”
完全跟平时没什么不同吧笨蛋,还[吼]呢。
把手里的烟熄灭在已经被倒空的烟灰缸里,狱寺不爽的看着脏兮兮的地板和对方。
拎起来。
“你要糖对吧。”
拎着走走走。
“没错没错,手党最争气的杀手Lambo要所……”

把Lambo放进冰箱需要几步呢。
打开冰箱门,把Lambo丢进去,关上冰箱门。

狱寺非常满意自己的处理方式,连尸体都不用掩埋,明天直接把冰箱送到大件垃圾堆放处。
然后继续若无其事的回来看电视,换了台,继续百无聊赖的盯着屏幕。
厨房的方向隐约出来“放我出来”和“要·忍·耐”的呜咽声。
狱寺隼人强烈告诉自己,那些都是幻听。
他手里捏着一张列单,上面是泽田纲吉平时观看的电视节目列表,要了解一个人的最快速方式是了解他对那些信息感兴趣。我真的太聪明了。狱寺不禁为自己的睿智而正要陶醉,这时候电视屏幕上出现野比康夫的蠢脸,下一刻抱着机器猫开始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
抱定信心要成为彭哥列十代首领左右手的狱寺隼人一边表情抽搐的看着电视画面闪烁,一边感觉到自己所要前行的道路简直布满艰难险阻。
在机器猫把圆手伸入次元袋的时候,一个并非动画音效的外来声音传入他的听觉神经,就像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爆炸,接踵而来室内一片暗,整间屋子中断了电力供应。

“混账。”
他站起来,脑海里第一反应是Lambo那小子弄爆了了冰箱。他往厨房的方向探头,企图在不太佳的视野里发现些有帮助的信息,但同时有人猝不及防的抓住了他的胳膊,狱寺惊慌起来,空气里弥漫起致密的电火花,从冰箱冷藏室席卷而来的寒气毫不犹豫地长驱直入。
二十年后的Lambo在暗里微笑着扣住他的下颌,扭过他的脸,狱寺跌倒的时候闻到了之前被对方弄撒的浓烈烟灰气息。
还有无法忽视的危险的问话。
“看来你是选择捣蛋了?”



宝石糖#

“Ladies and gentlemen,welcome to my show——”
他在巨大的探照灯旁抬头仰视夜空。KID把刚得手的宝石在身前展示。这明显的对警方的挑衅受到了很好的成效,中森银三愤怒的用皮鞋猛踢水泥地面。这次极宏伟的追捕行动,但最终似乎仍然要以失败告终,那价值千万的宝石在这么多辉煌灯火照耀之下也黯然失色,只有绚烂的颜色依旧漂亮得像糖果罐最稀奇的糖球。
至于他而言夜空里最耀眼的东西从来只有一个。在警车旁站立的白马探突然安静微笑。
“还是……小孩子一样淘气呢。羽君。”



不领情#

“这是什么?”
“巧克力糖。”
“今天不是情人节,你老年痴呆了,无能。”
“……”
“这是报告,我和Alu今天晚上要乘火车去南方地区,听说那里……”

Roy Mustang的部下,是一个比他想象的还要老成很多的小鬼。



试胆大会#

“拉比。”
“嗯?”
“那个……晚上……敢去神田的房间要糖么?”
“……”
“……”
“……”
“果然,果然大家都不敢呢……”

神田勇在自己的宿舍中,抱着六幻坐在椅子里,面前是一箱的水果糖。
他感到非常奇怪,今天难道不是万圣节么?



小孩子不要闯空门#

Bridget是一个男孩,当他坚持称自己为男人的时候其实也并没有换来大家的奇怪目光,最强烈的反应也只是曾经向他告白过很多次的蔬菜店老板儿子哭着说“我会等你的,我会一直一直等你的,小BB……”
然后说着这话的痴情少年被正面直击的YUYU给打掉了门牙。

周围的人心照不宣的什么也不说,但大家用脚趾也知道Bridget真正成为铁血硬汉的那一天似乎连长命的Gear也看不到了。他本人也有所预感,这个世界的所有人似乎都在阻挠着他向正常的男人奔跑的道路,即便他抓捕众多通缉犯之后似乎仍然没有人对他报以他想要的肯定。
“啊!快逃!是她!那个用YUYU的很厉害的赏金小姑娘!”
于是最新发布的通缉犯又被缉拿归案。

[小姑娘]之于Bridget,等于[小矮子]之于爱华同样致命。

而万圣节当天,他一脸线的看着裁缝新送来的色的魔女装,迷你裙的目测长度是膝盖上二十公分,这让他产生了浓重的痛扁父亲之后离家出走冲动,总是想着[我儿子腿好白啊,鼻血]的老爹理应被全人类鄙视。

最后他还是不得不穿着这身走到街上,他想着姑且为了这一天而舍弃男人的尊严,但是在街道的第一个拐角碰到了假扮成海盗的(根本就不用假扮)May小姑娘,她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太适合了!”
Bridget的内心在汹涌流泪。

他站在当地警察局局长门口,在心理已经构思好了开场白。[看什么看,你敢看我的腿我就踢你],或者[混蛋,再看腿就让你没命](这两句有什么差别)。
这时候Bridget还不知道,如果正直的警察局长看到他的第一反应,估计会跟他展开关于[小姑娘不要这么晚独自出游]和[女孩子的裙子一定要膝盖以下十公分才行](你是训导主任么)的友好座谈。

“Trick or Treat?”
他发现按了门铃之后并没有出来回应,试着推了推门之后发现居然没有上锁,室内亮着灯,这表示主人没有走,碗筷也还在桌面上,从汤的温度上来判断用餐之后不超过半个小时。Bridget忽然发现自己有到X侦探X南客串的天赋。

他竖起耳朵仔细倾听,卧室的声音被捕捉到,Bridget沾沾自喜自己身为优秀赏金猎人的敏锐洞察力,他蹑手蹑脚的靠近那里,准备出其不意的吓里面的人一跳,而在门口的时候停了一下,低头拉了拉裙子过短的下摆,与此同时胸中更加产生了痛扁老爹的冲动。
在内心中回想了一下自己准备好的台词。然后他颇有男子汉气概的姿势猛地推开门。


May在街道上跟正面跑来的小魔女打招呼,对方捂着脸视而不见,后来她奇怪的把这件事情告诉了Johnny,Johnny问了她Bridget曾去过的地方之后,拉下帽子表示[我什么也不知道]的开始装睡。
Bridget从哭着被吓出KyKiske的寓所的时候,内心强烈的开始排斥男人们(?)的世界。



喂,你们……#

[Sol……刚才好像有人…唔…]
[……闭嘴,小鬼…………]



过期糖果#

“白色的头发让他显得苍老。”
Zack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回应他的是送到面前的细长正宗。
“Sephy……嗨嗨,别闹了,我开玩笑的,即便你长着四十岁的脸但我们大家也知道你只有三十……”
刀尖抵到了他的脖子上。
“Zack长官你越描越了。”
“Cloud,你快来帮我求情,快跟Sephy说[我们大家都知道长得老不是你的错,全是万恶的遗传基因在作祟……]……”
现在我说什么也救不了你了,长官。
Cloud捂住脸表示沉痛遗憾,同时在手指缝里露出眼睛观看伟大的Sephiroth为民除害的全程。

被Sephiroth留了半条命的Zack从糖果屋出来,他走到在外面等着自己的小兵面前,微微弯下腰。
“我和Sephy今天晚上有任务。”
哦,您保重。不被敌人杀也别被Sephiroth长官杀了。
“乖,我会给你带手信的。”
当地小摊小贩卖的毛片的话就不用了。
“本想跟你一起去捣乱Sephy的,但是现在又放你一个人了。”
Sephiroth长官解放了。
“自己一个人别寂寞。”
长官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很抱歉。”
……

从小的时候村子里都没有人愿意和自己一起玩,连被捣蛋的对象都不被列在考虑范围内,遥远的来到军队里面想要一切都重新开始,然后被提醒今天是他人生里第一次的万圣节。
Zack买给他糖,Zack跟他说对不起,他为他无数次不得已的留自己一个人而感到抱歉,那些糖他在从那天之后都没舍得吃过。

“小孩子最喜欢这个。”
而我最喜欢的是你。




2006.10.31 / 密西西比蘇打 /
钢64
高度概括。出发前的钢在大总统的儿子面前时而毕加索时而凡尔赛,头上的天线也避雷针化。
红莲去追马尔高医生,但是却只看到被斯卡掉包的人,然后他露出了一个经典的表情。
阿姆斯特朗家族的遗传变异非常奇异,少佐的姐姐和妹妹都长着正常人的脸和体格,由此我们可以结论出来,此家系的基因仅在子代是男性时显现出肌肉性状。
爱华和阿尔冯斯穿越了无数次死亡的深渊,终于走来了弱肉强食的北部地域。

这个表情太好了。
[你是谁呀]
64-00



DGM95夜
扉页的三个人太说明问题了。
95-00

诺亚一族都喜好玩SM,有了锁链更加方便出演少儿不宜戏码,然而阿勇姑娘,都这个时候了你还配合他玩cosplay耶稣就有点搞笑路线了吧。
95-01

本集小绷带和诺亚正面近距离对招,双双使出超杀,最后结果当然两败俱伤。太阳头诺亚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而神田则是异能感武器六幻溶化。但是我又预感太阳头还没死透,日后肯定要来向神田寻仇,阿勇姑娘你本来就不应该太过善良,回头补给敌人最后致命一击才是真正明确的做法。
种种迹象表示,星野总是在神田的脸上无限的向藏王致敬,这是明显的暗示对方[快来画我的神田受同人志]。
这个细节画面很可爱,阿勇姑娘就连内心活动也要加上口头禅
95-02

[我和你,谁会活下来呢,驱魔师。]
[应该是我吧。]

[我可一直在等这一瞬呢]
足够接近的这个瞬间。
我总是一步步的估错。神田勇仍然还是没有死,他的对手更不是英国绅士。他被作者最早作了必死宣判,但事实上他的躯体一次次徒步穿过了三途。他不能死,因为死亡已经不足以作为上苍赐于他的残酷宣判。

不死者。
只有死者才不死。
95-03

我们最早就理应有所预感,但是,为什么现在才发觉呢

[不死的人类,哪里会有这样的人类呢。]



[神不会就此轻易原谅我。]
背对着逐渐死去的诺亚,确定着能够离开这个房间的方向。
他向前走了几步。
神田赢取了他刚刚的战斗。或许也是最后一场,但管它呢。
这一场接近死战之中自己几乎是在不断的作弊,他所拥有每次都能复生的躯体,但是诺亚却不能。一开始的胜算就倾倒于自己这边,毫无疑问,无论过程多么艰难。可是……神田苦涩的皱了皱眉,被烧掉头的死法真是难看得要命。也许他还能自我嘲讽的庆幸,还好在狼狈的样子露于人前之前走了麻烦的教团众人。
灰烬被风气猛带向前,连同破损建筑的泥土尘埃,它们粘合在一起和氧气共同行进,接着被呼吸入气管。
神田忽然觉得鼻腔里被空气里异端的元素侵占,最简单的身体反射让他捂着嘴咳嗽起来。
现在整个鼻腔都是诺亚的奇怪气味。他就这么一边剧烈到近似干呕的咳嗽着一边想。而自己曾经还因为另外一个人被诅咒就拒绝和对方握手呢。
但他一点也不为自己从前所表现的种种排斥而有丝毫后悔,或许原因是他真的由衷的憎恨着亚莲也说不定。
接着除了他自己的声音以外,大地的撼动也连续轰鸣起来。
空间崩塌兵临城下的节节推进。

神田仍在咳嗽着。
只是简单的呼吸道反应,然而他却因此接近窒息。
因为他觉着自己刚在的确在向出口迈出脚步,但是却又忽然预感也许一切行程到此为止。
失去了六幻的那一刻也同样失去了驱魔师的资格,他至此再也没有任何理由跟他站在一起。
他双手抓紧崩溃的焦土。梵字从胸口向周身扩散治愈伤口,喉咙的艰涩却由内部断裂向心脏。拉比。他想。用力艰难的想。然后持续接近脑海的是温绿色眼睛,它们渗透记忆侵袭直到自己再也无法推拒。
神田勇放弃所有无谓抵抗,慢慢跪在地上,粘满血迹和泥土的手指上仍然有皮肤烧焦的痕迹,他把苍白的脸孔深埋于掌心其中,缴械投降的闭上眼睛终于无声哽咽。
[因为我丑陋的感情,所以该死的神永远不会原谅我。]


2006.10.22 / 密西西比蘇打 /
DGM91夜
扉页的神田虽然走形了一点,但是还是非常清爽的,大家一定要去
上一夜末尾出现的手的主人居然是缇叔,可是我明明记得上一夜出现的是一只很漂亮的貌似女士的手。缇叔一出场就说嗨少年怎么还没有死?哦手怎么变得这么丑,别伤心,我不是故意刺激你,我是说这手还不错,就是有点丑,啊你别哭它丑真的不是你的错。(别打了)
然后暗教团(被划掉,改为色教团)的传统项目又来了,大家立刻出谋划策的集体给缇叔起了外号[超厚底]。
超厚底语言和行动调戏了豆芽仔,最后又装死还把遗赠物(钥匙)丢给了小绷带。小绷带接到钥匙的同时超厚底鬼畜的声音响起[狩猎驱魔师,可是很快乐的哦],于是我们可以理所当然的抛弃TA认为这段完全是为了TK出场。(殴)
蜡笔一直都没有给正面照,但是想必他也一定在旁边哭丧着脸:缇奇你一出场就调戏了我两个后宫,这让我情何以堪。
大家都齐心协力又令人感动的友爱升华的时候,小绷带在旁边拆台的那一格我很喜欢,然后接下来的部分都是非常AKA的你来我往。
蜡笔:(唱)情何以堪……
进了门之后远远地看到晃过来个诺亚,神田主动要断后,大家很感动,神田,你,我们大家会永远记得你的所以永别了(别打了会变笨的)
其实做什么[那家伙狙击我们的元帅了]这种元帅神田配对发言都是多余的掩饰。大家注意看晃过来这个家伙,还记得那张脸吧,在三夜前这一只跟拉比交过手,所以其实神田选择留下单对单的真相不是[我要为丢脸的夫君挽回面子]的跑去痛殴对方,就是[我要过去感谢他帮我收拾了那个窝囊废]的热烈感谢。
最近,是我错觉么,星野的画风……越来越藏王了。

最后附加页的声优表,
[Tiki:森川智之]
这个ZC监督原来不是ZC监督,而是SZC监督……我终于知道缇拉这配对要从哪里下手了……


钢63
我欠你的是,520。
牛阿姨一定不知道中文的这个数字读出来有多么的歧义,但是她还是做了这个剧情的设定,但这个时候我实在无法流着泪感谢她网开一面的焰钢转机,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未能确定的障碍阻拦着你我。
[等你当上大总统再还吧]

[就算那个钱还了我也还会再借,和你定下约定了]
[也就是说我一定要活下去喽]
爱华·艾尔利克是多么明确的知道自己一直都在向这个男人打着日渐累计的欠条,他负债累累的前行并许诺一定会偿还,偿还之后再继续无止境的追加借贷。
[……是的,别让中尉担心。]
罗伊·玛斯坦下颌抵在方向盘上,目光第一次拒绝了跟他的下属接触。

车上的剧情,姑且看作是牛阿姨对水稻的反击,即便就是真切的面临告别,我的故事也依旧没有结束。

[如果神真的存在的话,就请宽恕我吧]
[即便是这样的我,也可以尝到和家人一起喝咖啡的幸福吗……?]
荒川用了这么长的故事体系,我猜想她都要温柔的表达一个主题,直到有一天会被宽恕的,任何人都是。


2006.09.25 / 密西西比蘇打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